•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第3天——写作技巧词典——(二)观察

    【意识观察】

    指作者观察事物的过程中有更多的思维活动参与的观察。所谓观察,就是主要用眼睛察看客观事物,但并非无目的、无意识第感觉,而是指有目的、有意识的的感觉以外,还必须有思维的积极活动。所以,写作者在观察是要尽可能地调动思维更多地参与,在观察中调动过去的经验和知识,进行初步的思考。这样,对事物的观察才有意义,而且能更多地接近对事物本质的认识。

    我国现代作家周立波说:“不但要事事留心,而且要挖掘得深,体察仔细。”丁玲说:“在生活中,即使在极平凡的生活中,作家不仅要看见旁人能见到的东西,还要看见旁人看不见的东西。”这就是要求作者在观察时要积极进行探索性思考,作者有意识观察。一般来说,作者都是“有心人”,他们总是有预定目的去观察生活的。法国作家巴尔扎克认为,作者应该具有“蜗牛般眼观四方的目力,狗一般的嗅觉,田鼠般的耳朵”,就是要有全面自觉观察生活的能力。优秀的作家都有很出色的意识观察能力。例如我国现代作家沈从文在童年时,就“各处去看,各处去听,还各处去嗅闻”,能“十分容易”辨别“死蚊的气味,腐草的气味,烧碗处土窑被雨淋后放出的气味”;对于声音,如“蝙蝠的声音,一只黄牛当屠刀刺进它喉咙时叹息的声音,藏在田埂土穴大黄喉蛇的鸣声”,都能辨别得清清楚楚。这些细微的差别都分辨得很清楚,正是他有意识观察的结果。

    优秀的作家还经常锻炼他们意识观察的能力。据记载,前苏联作家高尔基、安德烈耶夫和蒲宁在意大利一家饭店里曾作过一次观察力比赛:见一个人走进来,限定对此人只观察三分钟,然后说出各自的看法。高尔基观察后说,这是个脸色苍白人,穿着灰色西服,长着一双细长的发红的手。安德耶烈夫胡诌了一通,连西服的颜色都没有说对。蒲宁观察得最仔细,从这个人的服装说到他结的是一条带点的领带,以及小指的指甲有些不正常,甚至连此人身上的一个小瘊子也给详细地描绘出来。他断言,这是个国际骗子。他们当即找来饭店的招待询问,此人果然来路不正,经常在街头游逛,名声很糟。列夫.托尔斯泰记述过此事,他认为这是蒲宁锻炼观察力的结果。

    当然这种意识观察,最好是让被观察者在不知不觉的自然状态下有意地观察,用我国清代诗人蒋骥的话说,叫做“彼以无意露之,我以有意窥之。”他在《传神秘要》中说:

    凡人有意欲画照,其神已拘泥。我需当未画之时,从旁观探其意思,彼以无意露之,我以有意窥之……若令人端坐后欲求其神,已是画工俗笔。

    蒋骥强调这样进行观察时很对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观察到事物自然呈现的面貌,人自然流露的神态。

    【随机观察】

    指作者在工作时进行的观察。随机观察与意识观察时相对而言的,它是指作为观察主题的作者随意的,既没有自觉的目的,也没有意识到本身努力而获得的一种意外的观察。这种意外的收获,往往获得得自然、真实的材料,后来一旦用得着时,便成为很好的原创材料。“文革”后,我国文坛出现了“知青作家群”,如张抗抗,王安忆,梁晓声,柯云路等。在“文革中”,他们都是上山下乡安家落户的知识青年,他们中的很多人,也许这辈子根本就没想到会当作家,他们当时对生活的观察当然是无意的。但他们一出现在新时期的文坛上,就伸手不凡,这主要得力于当知青时的生活积累——随机观察的结果。

    再如我国现代作家冰心写《一只木屐》的情况:1951年秋的一个傍晚,在日本码头,冰心正准备登船回国。她看见在离船不远的水面上,漂着一只木屐,“这本来是一件小事情”,是在旅途中偶然遇到的。十五年后终于写成一篇散文,寄托着作者对日本劳动人民的情谊。

    我们现代作家赵树理在《也算经验》中说:我的材料大部分是拾来的,而且往往和材料走得碰了头,想不拾也躲不开……例如《小二黑结婚》的二诸葛就是我父亲的缩影,兴旺,金旺就是我工作地区的旧渣滓……这一切便是我写作材料的来源。

    赵树理讲的材料是“拾来的”,也是在生活和工作中随机观察的意思。前苏联作家列夫.托尔斯泰说:“艺术家的观察事物的触须所碰到的许多事物,看起来好像是一些毫无意义的支离破碎的东西”。可是在不可抑制的冲动的一刹那之间,一个完整的过程就出现在他眼前一个创作的思想;他观察过的所有的东西重新获得了重大的意义。这是作家应练就的本领。

    小结:观察分为意识观察和随机观察。

    意识观察时有目的的去观察,是用心去观察。周立波说要事事留心,而且要挖掘得深,体察得细。丁玲的说法也很有代表性,她说写作者要看见别人看见的东西,还要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所谓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就必须是用心去看了。其中沈从文和蒲宁的例子非常能说明观察的重要性,沈从文用眼去看,用鼻子去闻,用耳朵去听。连死蚊子的气味都能闻出来。蒲宁的观察很仔细、很用心,连被观察那个人的小指甲有些不正常都看了出来。他们观察入微,难怪他们能写出那么经典的文章来。

    随机观察是作者亲身经历或者见到的事,事后写出来。如果当时不留心,恐怕也不会有那些“文革”作家了。那几位“文革”作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梁晓声,梁晓声的《年轮》我看过两遍,我认为这些文革作品的代表。

    正所谓:处处留心皆学问,事事留心佳作出。

  • 0
  • 0
  • 0
  • 11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