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好的作品就是让人物活起来

    好的作品就是让人物活起来好的作品就是让人物活起来好的作品就是让人物活起来

    好的作品中有生动形象的人物、起承转合的情结及鲜明独特的语言,所有这些融为一个优秀的整体,读者只要看了开头就停不下来,直至读到结尾才长舒一口气,还会时不时的回味。

    余华的《活着》满足了上面提到的所有要求。在小说的开篇,主人公福贵老头儿与老黄牛一起出场,老黄牛有很多名字,一会儿叫凤霞,一会儿叫友庆,一会儿叫家珍,一会儿叫二喜,一会儿叫苦根。

    读到这里,就吸引了读者的好奇心,为什么要用那么老的牛犁地?为什么一头牛会有那么多名字?

    故事就此展开。

    前半部分余华塑造了一个渣男福贵,他吃喝嫖赌、打怀孕的老婆、骑着妓女到岳父门口炫耀,终败光了家产,气死了老爹。

    后半部分,浪子回头,我们本以为会是大团圆结局,但余华并不偏爱笔下的人物。福贵被抓了壮丁,九死一生回到家乡,却发现母亲早已含泪而终、一场疾病夺去了女儿的声音、儿子与自己形同陌路。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高潮,儿子被无良医生抽干了血去世、妻子病死、女儿产后大出血、女婿死于意外,最后小外孙被几颗豆子噎死了。

    只剩下福贵老人与老黄牛相依为命,他用亲人的名字命名老黄牛,仿佛他们都在。

    写出这样的小说,需要有三种能力。

    1、逻辑主线

    如果将写作比作放风筝,那逻辑主线就是风筝的线,它决定了风筝的方向和高度。读者在读小说时,也会始终注意着这条线。

    没有逻辑主线的小说,是不完整的。整本书会显得拖沓散乱,像极了那些不知所云的烂片儿。

    所以,动笔之前一定要先列好大纲,反复揣摩。

    2、想象力加持

    放风筝不仅需要线,还需要风,想象力就是风。它决定风筝能不能飞。艺术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写自己的小说,如果只是单纯的罗列事实,那是日记。

    小说如果没有了想象力加持,便会索然无味,而且也会大大限制了可以写的范围。

    比方说《三体》如果没有大刘丰富的想象力,故事就会变成,一个对国家失望的女科学家,想要报复社会,找来了外星人帮忙。当地球人与外星忙于博弈之际,另一波更高级的外星人趁虚而入,双方团灭。

    再比如《玛格丽特小镇》如果没有了想象力加持,就会变为,女子结婚两年出轨隔壁老王,丈夫出轨前女友进行报复。女子愤然离家,自杀之际得知自己已有身孕,艰难生女后自杀身亡。

    流水账一般毫无美感可言。

    想象力源于生活,如果实在没有想象力可以试试走出去,看看大自然观察一下周围的人和事,或者头脑风暴一下。

    3、用事件推动

    毋容置疑,短篇小说应该具备悬念和戏剧性的结局,普遍的做法是平地起波澜,一个事件接着一个事件发生,随后再一一解决问题。

    让人物活起来的关键是为人物安排属于他的事件,用事件推动故事的发展。

    麻烦和冲突是故事的灵魂,而事件是体现麻烦与冲突的唯一方式。

    在塑造人物时,你说你开心,但开心是一种内在情绪,直接写“我好开心”,读者非但无法感同身受,还会失去读下去的耐心。

    同理,你说你悲伤,悲伤的低调而隐晦,没有事件的支撑,无法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

    比方说,《红楼梦》中,黛玉初入贾府,什么都不懂,处处留心观察,跟着大家做,吃茶时“早见人又捧过漱盂来,黛玉也照样漱了口”,可见她谨慎敏感。葬花一事又展现出黛玉多情的性格特点。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通篇没有提到原生家庭对松子的影响,但通过她一次次飞蛾扑火,为爱不顾一切的事件,展现出了一个因为从小缺爱而为爱奋不顾身的女子。

  • 0
  • 0
  • 0
  • 52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