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夺命生日宴

    阿伟把宴会厅的正门轻推开一条缝,探头往大厅看了一眼,确认没人后,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宴会厅正中央摆放着两张圆桌,一张上是高档红酒和整齐摆放的酒杯;另一张上放着蜡烛和还没有打开过的蛋糕。一看就是精心准备的,看来今天的寿星将会收到一个大大的惊喜。

    “有人吗?有人吗?”阿伟象征性地喊了两声,没人回应。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看来我是第一个到的。”然后径直往里走去,在宴会厅后面是一间很小的储物间。

    拉开储物间的门,阿伟吓了一跳。

    只看见一个肥硕的脑袋,上面顶着几根稀疏的头发,齐脖子以下全被杂物遮掩。那脑袋眯着眼笑嘻嘻地对着阿伟打招呼:

    “你好!你也是来参加生日宴会的?来,进来进来。”胖子说完,使劲往后挪了挪,给阿伟挪出一块地来。

    “你才是第一个到的,为什么刚才我喊话的时候你不应?我还以为没人。”阿伟挤进储物间,将一些杂物放在脚底勉强站稳,然后看着只露出半个脑袋的胖子郁闷道。

    “我这不怕是寿星来了嘛,说好要给他惊喜的,你不也是为这个来的吗?”胖子往上抬了抬脑袋,张嘴露出两排大黄牙, 对着阿伟一边打嗝一边说。

    狭小的空间里,气息打在阿伟脸上,让他直犯恶心。

    头歪向一边,阿伟憋住气难受地问“你和凯什么关系?怎么也来参加他的生日宴。”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凯的发小,他一直叫我胖子,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了。这次我也是受邀才来的,不知道他近况如何?”

    “凯最近在职场上有点不顺,一会儿他来了你尽量别提工作的事儿。”

    “你怎么知道?”胖子伸出油腻乎乎的手,挠了挠后脑勺问。

    “我和凯之前是同事,现在我是他的顶头上司。不过……他最近不在状态,公司准备把他辞了。”阿伟小声说。

    “有人吗?有人吗?”一个女声突然传来,打断了两人的交谈,接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离两人越来越近。

    “嘘……”阿伟止住了声音,对着胖子做了个嘘的手势。

    “已经有人先到啦!真不好意思,能往里挤一挤吗?”来人拉开杂物间的门,看着里面已经有人了,抱歉道。

    胖子终于站起来了,人如其名,他站起来之后,杂物间的空间更显得拥挤,只是地上腾出了不少空间来落脚。

    阿伟不情愿地往胖子身边挪了挪,他就这样站在来的女子和胖子中间,女子身上传来的香水味混合着胖子难闻的口气,就变成了一股不可描述的味道,让阿伟憋得脸色发紫。

    “怎么了?你没事吧。”女子把抹得发白的脸面向阿伟,红唇一动关心道。

    “没事没事,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来,这个地方装不装得下。”

    “这个不知道。不过,只有凯不知道我们会躲在这里,如果来的人没有打开这间门,那就是凯了。到时我们一起突然出现,保证能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女子拍着手开心道,她从来这有干过这么有创意又刺激的事。

    这时,阿伟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打开杂物间的门,发现这扇门只能从外面锁住,从里面没有办法关上。如果杂物间装的人太多,就只能用手拉住,门才不被挤开。

    “宴会厅的门你关上了吗?”阿伟站回储物间用手拉住门,转头问向女子。

    “好像……没有。”女子记得关上了,又记得没关上,为保万一,只好说没有。

    “我出去关一下。如果来人看到宴会厅的门是开着的,再笨的人也看得出有人来过,心里肯定会有所防备,这样制造的惊喜效果就不明显了。”说完,阿伟忙走出杂物间,借机大口猛吸着新鲜空气,杂物间里的气味实在让他难受。

    宴会厅的正门果然没有关上,阿伟把它关上之后,心想“这女的和天门什么关系?做事真让人不放心。这个凯,工作上不认真,原来是交了这么一群“朋友”。”

    “咚咚咚!”宴会厅的大门突然传来声响,吓得阿伟慌忙往储物间跑去。路过拐角的时候,他不小心碰倒了什么东西,停下弯腰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一瓶汽油,忙把汽油放回原位,大伟闪电般跑进储物间,拉上了门。

    “会不会是凯来了?”胖子问。

    “不知道,是凯也没关系,他应该没有看到我……”

    阿伟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觉得储物间的门在往外拉,自己从里面拉住门的手不由得加大了劲,可门还是从外面给打开了。一个满面春光,油头粉面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三人眼前。

    “对不起!我来晚了,还进得去吗?”来人绅士地朝几人鞠了一躬,询问道。

    “进得来,进得来。来我这里!”女子突然响起妩媚的声音,往后使劲一挤,把身后的胖子都挤得变形了,才勉强腾出一个身位,绅士男子走了进来,阿伟又急忙把储物间的门拉关上。

    狭小的空间里,大家都默不作声,只有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声,空气一时沉闷起来。

    “噗!”一个声响打破了尴尬的沉闷,几人同时捂着鼻子望向胖子,胖子讪讪一笑,红着脸说“不好意思!小时候和凯玩的时候就这样,习惯了,一时没忍住。”

    “你们也收到请帖了?”刚进来的绅士男子低声问。

    “嗯嗯。发帖的人好像是一个叫安的人,她应该就是凯的妻子,想让我们配合她给凯一个惊喜,她应该快到了。”阿伟现在已经把发帖人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

    如果没猜错,她是想把凯的好友都聚起来,藏到同一个地方,也就是这个储物间——请帖上清楚写着。然后等凯进屋后,大家突然出现,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想到这里,阿伟都有点羡慕凯有这么个用心良苦的妻子了,真是傻人有傻福。

    “不对!如果是他妻子安发的帖子,不应该邀请我来的呀。”浑身散发着香水味的女子听完阿伟的分析,疑惑不解。

    “你,你和凯什么关系?”绅士男子把头弯向女子,在她的耳旁低声问。

    “这个,不太方便说。”

    “有什么不好说的,难道是情人?”胖子心直口快,一下说了出来。

    女子没有反驳,转目看向绅士男子,略带娇羞地问了一句“那你和凯什么关系?”

    绅士男子沉吟一声,说道“我和凯大学时是室友,准确来说,他还是我的情敌,他现在的妻子安就是我曾经深爱的人,要不是看在帖子上署名是她的份上,我才不会来。”

    听完几人的对话,阿伟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这时,宴会厅里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是朝着储物间这里来的,看来又有人要加入进来了。

    还没等来人拉来储物间的门,大伟主动推开门,示意身后的人往里挤一挤,好腾出位置。

    “安,你来啦!!!”绅士男子首先认出了来人,正是凯的妻子安。

    安一看这么多人藏在里面,张大着嘴很是惊讶,不知道是惊讶会在这里见到绅士男子,还是被眼前夸张的景象给吓到了。

    储物间空间太过狭小,又堆了不少杂物,现在里面已经被几个人塞得满满的,安实在不知道怎么挤进去,这么小的一个房间怎么就装得下那么多人呢?这些人太疯狂了。

    好不容易才塞进去半个身子,可是怎么也进不去了,没有办法,安只好把目光转向阿伟说“要不,我藏到别的地方去吧,这里实在装不下了。”

    “那可不行,你藏到别的地方效果就没了,你等我出去,你先进来我再想办法进来。”阿伟走出储物间,让安先挤进去,然后自己侧着身子,脚朝里头朝外面向地面,见缝插针,终于扎进了人堆,艰难地把门给关上了。

    门刚关上,安就低声道“为了给凯一个惊喜,公司真是煞费苦心了。”

    “什么?生日宴会的请帖不是你发出来的吗?”大伟不可思议道。

    “不是我,不是你用公司邮箱给我发的邮件吗?我以为一切都是公司策划的,想给凯一个惊喜。”安反问阿伟。

    众人听完皆是一脸狐疑。“那会是谁发出的请帖呢?”

    只有阿伟面色一变,他拉住储物间门的手往外推了推,门并没有打开。他又加大了力,身体也往外使劲,可门还是丝毫未动,看样子是从外面被锁死了。

    这时,一股不明的液体从门底下的缝隙里流进了储物间,伴随而来的是一股浓浓的汽油味,门外同时传来了凯的声音:

    “感谢你们应邀来参加我的生日宴,再见!我亲爱的朋友们。”

    (改改还能继续发,反正你们也不知道我写没写过╭(╯ε╰)╮)

  • 0
  • 0
  • 0
  • 51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