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一起去买帽子吧——离开的事实

    离开的事实

    这一天,他们毕业了。
    准确的说,是完成了毕业论文的答辩,顺利的。大家都约好第二天去拍毕业照。或许对这个年纪的他们而言,照不照毕业合照都无所谓了。

    早已没有把自己泪眼婆娑的样子示人的勇敢,也不愿表达埋藏在内心深处对母校、对一些人不舍的情意,他们更愿意让留恋、不舍、怀念、珍惜都随风而逝,不留痕迹。

    因为这样就不会引起轩然大波,满城风雨。悄然而深情的离开,把一切不愉快、不能带走的感情都留在这个住了4年的地方。是结束,也是开始,吴怡坐在校园的椅子上这样想着。
    正值芬芳六月,校园的柳树疯长,清风拂过,叶子窸窸窣窣的喧闹表达着热闹与生机;新长的松针随风摇曳,酷似壮年的沉稳;石榴花正娇艳盛年;情人坡一如既往风情万种。风光正好,拍出的照片肯定很好,可是不知道明天小庄去不去拍毕业照?吴怡对这个问题,心里没底。她第一次忽然在乎一个人去不去,这要是搁着以前的她,就算全班人都不去,凡是她想做的事,绝对不在乎是否单枪匹马还是全军上阵。
    最终,他还是如约而至。
    最终,他们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像跟所有普通关系的告别一样。
    最终,她没有找到要联系的理由。
    最终,或许他始终都未曾留意或者喜欢过她。或者曾经之种种,都不过让她产生了错觉,而他对所有的同学都一样吧,她并不例外。吴怡想。

    一时短暂的同桌

    那一天,很是意外。正常的情况是上课的人会比较多,不会是少到两个人。可是意外还是会有的。就像所有的邂逅都在意外中。而谁都没有想到,这会是一场难忘的经历在彼此的生命中(请允许我这样说)。

    那一天,就吴怡和小庄两个人去上了专业外语。刚好小庄没有资料的复印件,而吴怡有。按照平常的习惯,小庄是不会看复印件的,他一般看平板。可是今天,吴怡把复印件给了他。后来,在老师的建议下,小庄和吴怡坐在一起看资料。期间,吴怡的外语相对小庄较差,不能顺利口译出英文的内容,而小庄就比较厉害,可以很好的翻译出。很意外的是,看起来骄傲到不可能写纸条的小庄,居然给她写了小纸条。小庄写了具体翻译的内容在纸条上。吴怡想,这个行为在老师的眼里应该很明显。但谁都没有说什么。于是一场接近两个小时的课,部分就在写纸条的过程中度过了。这样的同桌关系,自从高中以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尽管在高中也没有写过纸条。或许他们谁都想不通为何会写纸条。
    后来,又到上专业英语的时候,小庄问她去不去。她说英语太差,太丢脸,不想去。小庄说不会的,去吧。于是去了,但是老师没来。于是他们和所有普通的同学一样,打招呼,离开。
    后来再也没有后来,一切短暂的停留都只是在历史的夹缝中。没有人能看破,更没有人有勇气打破。

    一个随意的消息

    那一天,很平常。刚好是北京一家酒店出现性骚扰事件被传的沸沸扬扬的时候。他给她转发了这个事件以及女子出门如何防身的消息在QQ上。很平常,没有任何其他特别之处。她其实刚开始就看到了,只是一时没有弄明白,她以为会不会是他发错了,原本是发给别人的,就发给她了。因为小庄从来只在乎学术啊。她等了几分钟以后,在回过去一个作揖的手势,没有回音。至今,她还在想,这个消息他是不是也发给其他同学了。而这是一场没有结果的猜测。

    一场没有完成的逛街

    那个冬天,他们选了一样的早上的课,刚好上完课就是吃饭的时间。所以,大伙一般约定俗成早上不吃早饭,下课后一起出去吃饭。那一天,下课后,同行的同学还有四五个,小庄说想买一顶帽子,叫吴怡和他一起去,没有提及其他同学。

    吴怡这时觉得空气凝固了,虽然这在其他人眼中只是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在她内心却是万马奔腾,毕竟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他说的“一起逛街”,更像是当众的表白。顿时她傻眼了。

    后来吴怡想过很多次那个场面,如果答应了,后面还会有故事吗?正应了那句话,因为喜欢,更害怕被所有人看明白。她便借口说没带钱。小庄说他带了。在没有其他理由足以拒绝的情况下,她拿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后来这场没有出行的逛街,就在摇篮里成为空洞的想法。大家相互打了招呼后就各自离开。这就是一场碍于面子后的永远的遗憾。如果年轻的时候,我们不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和意见,或许就不会留有这样的遗憾。

    一句突兀的疑问

    那天,和所有的一天一样,他们会下课后一起吃饭。那个时候这个城市的冬日略显明媚暧昧,阳光中显得有些燥热。他们去一家饭馆吃垫卷。期间,小庄若有若无的问了吴怡一句:你为什么没有男朋友?这在其他人眼中显得有些太过直白而不适宜,毕竟是私事。吴怡一下子被这句话,问的不知怎么回答,便说“如果有男朋友,就走不到现在了啊”。其实这也是原因之一。后来这个话题就不了了之。她特别想知道的是,对他,或许只是一个不经意间想要问到的问题;对她,或许被过度解读了。

    你以后也会化妆吗?

    那天,是毕业照片的采集。结束后,大家伙一起聚餐。之后他回宿舍,她去图书馆。他们都看到,那天有好多女生因为重视毕业照片的采集而化了浓的妆。在路上他问她,你以后也会化妆吗?她说,会的。后来,她会化淡淡的妆,而他估计早已忘了他曾经不经意间的问话。

    你以后也会考博吗?

    在回去的路上,他问她,你以后也会读博吗?她说的很认真,说会的,会在之后的几年内,一定会的。
    仅此而已。毕竟所有重大的人生决定,都只是一个人平衡各种生活现状的抉择,不是所有人都能顺意于人生的每一个转折,不是所有人都活在同一层级中。

    一段有其他深意的通话

    毕业结束,各自离校前夕。这个校园对所有毕业生而言是熟悉的也将会是陌生的。在夏日的燥热中含有几分淡淡的哀伤,是即将离去永不相见的告别,是各自踏上新征程的开始,是一个转身就是江湖的怒放。在满园弥漫的离别中,在少年看不清未来的摸索中,在不想留有遗憾的时光里,在还能找到有一个联系的理由的时空背景中,这所有的一切,转瞬即逝。这也只是一张火车票的距离,只是一架飞机的腾空而起,只是一个背包的行李,只是一场没有再见的分离。
    这天,她想到了考博。一时也找不到关于考博可以咨询的人。于是给他打了电话,半个小时。最长的通话时间,说的不过是平常的事情,就是英语的准备,专业的准备。他说,考博,如果不是真心喜欢学术,性价比不高。而且他不担心费用,不担心家里,不担心未来,不担心结婚生子。从未被这些打击到的她,却在一时之间看到了差距,她虽从未在乎或者有意和别人攀比过这些东西,但还是被深深的击倒了:我不担心经济状况,不用贴补家里,父母年轻。后来,因为准备考博,问他要了考博计划书,没有寒暄,没有聊天,还是很简短,没有意外的惊喜,比平常的同学更平常。亦没有然后之后的问候。其实,她可以向其他人打听考博的事,于他更像是一种专门的一场告别。而谁都没有提及其他的深意,它被掩藏在岁月深处,随时光流转,直至殆尽。

    余论

    这些事情让她懂得,人世间应该是有真爱的。但或并不会发生在她身上,吴怡这样想。
    他们之间有QQ、微信、电话,吴怡会留意他是否有动态,她会在发了空间或朋友圈后期待他的回应。然而,没有。她会看到他发了《我爱你,就像黄河九曲,不问归期》后,自己也转发一下。而他从未出现在空间浏览人的位置里,也从未给她在朋友圈点过赞,评论过。她会小心翼翼的评论一下,点赞一下,装的就跟普通同学一样。不过原本就普通的关系,还有什么装不装的。只是在意了,就会患得患失。后来,她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的头像,不时的进去看一下,却再也找不到可以聊天的理由。
    吴怡开始羡慕那些敢于大胆表达表白的女孩子,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不会留下遗憾。而她是那种打死都不会主动说喜欢的那种人。但是她又想到,当同学们问他:没有遇到喜欢的吗,他曾经说,遇到了,但是没有喜欢到要在一起的程度。或许在他心里,她也是没有喜欢到要在一起的那些女孩子之一,或者连简单的喜欢都算不上,仅仅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后来,在毕业的时候,吴怡又小心翼翼的想要和他有一个合照。于是便和专业所有的男同学拍了合照,到他这里看起来只是顺理成章的一个过程而已。多么精心的设计。在这个过程中她注意到他好像有打算要和她一起拍照的意向,甚至后来,她还认真的看过这个照片,她觉得他和她的合照中的他表情是微笑的。又或许,因为在乎,因为有那么一些喜欢,尤其在分离的时候,便会过度解读别人的心思。
    三年前,她给自己定的底线是不要有感情问题。所以一直避免。还是遇到了。说实话,她对学术的认真与热爱大多数还是源于他的。她看到他对学术的专注与认真,这种精神一直促使她不断提高自己,虽然后来的成果证明,她没有多大进步,但还是有一点收获。有时候能够感动别人的不仅仅是你为他人做了什么,仅仅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做的出色就是一种精神的传递,一种感动。
    她还是很感谢三年的时光会遇到他。尽管没有任何的结果。别人都说:友达已满,恋人未致。可是,他们连最好的朋友都算不上。说他们是普通朋友,可是连联系的理由都没有,任何一个不经意的联系就像是刻意的问候。

  • 0
  • 0
  • 0
  • 3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