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怎一个钱字了得

            钱梅毕业将近两年了,途中没有回过家,生活不但没有过得很滋润,还欠了不只一股债,是一屁股债、满屁股债。所谓毕业就是自食其力地生活,力不足,难以生活。回想读书的日子多么幸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更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没钱了一个电话,家里不出两天就打来。潇洒了四年也该吃点苦头了,还是那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有了工作之后反而更穷了,以前读书的时候一千块钱够用一个月,甚至还有盈余可以出去走走。上海好玩、拉萨好看,大学四年钱梅把中国地图上做了标记的城市都逛了一圈,甚至毕业旅行花了一个多星期去了台湾。想想也是,学生时代有钱人的钱都是自己存下来的,这里的有钱人指自己能省下来生活费或者拿奖学金或者打工兼职有一点钱的人,富二代官二代是有钱,但不是有钱人。

            读书的时候能花很久的时间存钱去一个城市、去看一场演唱会,那种激动和兴奋,自从毕业后,钱梅再也没有了。即使是现在很有钱也没有那种快乐,更何况还没有钱,也不再有一个好的计划去一座城市,无非就是出差,探亲,访友。

            这个被称为“小上海”的城市,房价倒是很上海、很大上海,涨幅高得离谱。出租房都那么贵,就真的过分了,不足二十平米的小地方,带个妹子回来都不好意思,巴掌那么大的地方,单单房租都要将近两千块钱,六千的工资能干什么?房租水电、吃饭、混得好的再搞个车贷背着,除此之外呢?总得有点业余生活吧,泡个吧或者泡个妞,喝顿酒再参加一个礼,所剩无几,或者变成负的。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家都没成就没经念了吗?什么《佛经》、《金刚经》、《般若波罗蜜心经》,有的是你念的。有时候吃饭的钱都没了,硬是打肿脸充胖子,换一把好的全单吉他,买一套像样的衣服……朋友来了总不得请他喝一瓶没有颜色的娃哈哈纯净水吧,那也太单调了,缺了那么点意思,人家大老远的来看你,怎么着也得请一瓶冰红茶吧!一来二往,这个借点,那个先欠着,就这样,慢慢地从名副其实的大学生变成了名不副实的上班族。

            这哪里是上班啊,明明是被班上了,完了自己还要掏腰包。十几平米能干些什么,可以做饭,又懒得去买菜。冰箱除了夏天完全没有必要存在,夏天还可以冰一个西瓜或藏几根冰棍,偶尔可以爽一下。可以睡觉,又不得不开个空调,电表的度数然后又猛的一增,指数函数都不过分,反正没有最大值。在这个没有春秋的城市,夏天热得要命,冬天冷得要死。论宜居,全国上下有几个地方比得上大凉都六盘水啊!

            有人无数次问钱梅,六盘水这么好,你怎么不回去呢?很简单,没脸回!毕业两年没回过家,一个人连过年都不回家的话那就是他真的混得不怎么样,何况债主这么多,遇见了那多不好!很少有人是真的太忙了。一个酒吧都没有的小县城怎么能装得下心里那个文韬武略呢。回去能干什么,要关系没关系,要背景没背景,做服务员还是靠嘴?也曾无数次醉酒,北岛说,“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却还是为了那个渺小的梦干了,奈何伍佰又说,“喝完这杯还有三杯。”碎吧,一个一个的碎吧,随他吧,随他吧。无数次想要落泪强行忍住,反正都是水,让汗水来代替吧!

            梦想与现实,就是前途光明,钱途黑暗。有时候学会撒谎之后真的很难不继续下去,感情如此,生活亦如此。午夜前醒来,迷惘如海一般。未来究竟是怎样的,去争取还是潦草的结束。连房租交不齐或者交不起的人能有什么作为。房东也很难做啊,不然包租婆怎么会想出“一三五停水,二四六有水”来整那群咸鱼呢!

            一次音乐酒馆的经历,至今难以忘却,自己竟然被一个连大学都没读过的漂亮女歌手大波浪给教训了!

            “美女,给我再唱一个呗!”迷糊之间手也伸到了歌手身上,人家反手一个防狼喷雾教做狼,并在一阵骂声之中醒了过来。被打也是该的,人家是卖声的,又不是卖身的!

            “妈的,你干什么?”

            “打狼啊,是你干什么吧,大哥,有点脑子?有钱的话请到那种专门的场所去。”

            “操,你防狼喷雾倒是去喷狼啊,老子又不是狼!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弱智东西。”

            “XX部钱梅,你的证件掉了,请你收好,你不是狼干嘛乱摸,您一个大老爷们叫这么一个名字不觉得尴尬吗?”

            “小妹,‘梅’字就代表女的么,那姓钱是不是很有钱啊?有钱还会来你们这里?读过书吗,这么片面。”

            “您不是很有钱吗?原来钱梅就是没钱啊!看到女的就动手动脚的,我的防狼喷雾是用来自卫的,抱歉啊,还有就是我连大学长啥样都不知道!”

            “自慰,算了吧,我帮你啊。”

            酒后乱性真不是闹着玩的,敢说敢做,大丈夫敢作敢当,然后一巴掌是少不了的。钱梅没少挨过过巴掌,爸妈扇过,女朋友扇过,兄弟扇过,现在一个没上过大学的歌手都动起了手,不过巴掌是偏方,迷醉陶醉也好,烂醉大醉也好,就没有巴掌治不好的醉。

            “帅哥,希望你醒一醒,你的丑态已经很多了,别再继续下去了。下班就回去休息吧,没钱就别乱跑了,老老实实待着,要喝酒自己去超市买,要听歌自己去网上听,要听故事,你可以去读读书。你真的毕业了吗?那这样问吧,你真的上过大学吗?大学就教的这些东西?可以没钱但请别没骨气,有钱也别忘了你是人,不是野兽。防狼喷雾你回家可以自己治,要是换别人你可能就是去医院治了,治不治得好就看你造化了!请你自重,好自为之!”

            发呆了一阵,然后离开了酒馆。天空下起了大雨,钱梅缓慢的朝公寓的方向走去。回到家里,全身湿透,不过好在酒醒了,人也醒了,然后脱得一丝不挂,倒在自己不足二十平米的小窝里。反正是在属于自己的荒岛,无论贝爷还是德爷,还是钱梅钱爷,没有人能在意,也没有人会在意。醉了两年,一瞬间的醒就好像练就了乾坤大挪移一样,那个女歌手,那个大波浪,注定要和钱梅有个下文的,生活就是小说嘛,而且远比小说精彩,酸甜苦辣咸,最后会是甜的,无论钱途如何!

           

           

  • 0
  • 0
  • 0
  • 31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