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四十多年前的一次校园欺凌

    最近江西上饶某小学事件爆屏,不禁回忆了自己四十多年前读小学四年级时发生的一件事。

    那个时候的小学,学习还不是最主要的事,语文课本上口号和语录很多。学生上着课还要时不时停课,让老师带着去给生产队割草、割麦子,学校整修操场需要沙子,也是学生停课浩浩荡荡去十来里外的河滩,每人背一书包。不过,老师们大多在课堂上还很认真,除了一个谢顶、鼻子带勾的老师除外,他是班主任。

    记得夏天的某一天,正趴在桌子上写作业,同桌非要拉着出去玩。不想去,惹得他很不高兴,掀起他那头的桌子使劲晃,桌子上课本、作业本都掉了一地。于是,跟他分辨了几句。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就扭打到一起了。同桌家里当时是吃商品粮的,天天白面馒头,时不时还有猪肉炖粉条,当然比天天靠红薯填肚子的力气大,加上那伙计平常就富有经验,指甲长且尖,被同学拉开后自己脸上已经满面桃花开。当然那哥们也不是全身而退,脸上也被抓了短短一道。

    鼻子带勾的老师来了。教室一下安静了。

    老师来了后,赶紧把那伙计拉到一边,仔仔细细看他脸上的那道口子,嘴里“啧啧”着表示同情和怜爱。然后扯着我的衣领,让站到讲台做检查。具体记不得检查了什么,只记得流泪了。晚上父亲带着我去那个老师家里讨说法,说法当然是没有说法。估计大家能够猜到,当时父亲没有工作,成份也不好。

    后来一个女同学告诉我,那天那个同桌是准备叫我出去打三角(一种把烟盒纸叠成三角,放到地上相互拍打的游戏,通过拍打让三角翻面的为胜),所以对我武力镇压,是他没有想到从来不敢反驳他的,那天竟然不听他的话。女同学说,当时男孩子玩的游戏,打三角、打玻璃蛋,每次都是那个同桌输,但是最后都把赢他的如数还给他了。那个时候,只要与同学有争执,鼻子带勾的老师的处理方法一样,就是我去讲台做检查。

    几十年过去了,鼻子带勾的老师已经早已不在,那个当年天天有白面馒头吃很有力气的同学也不在了。当时很多老师和同学已经不记得名字,但是这个老师和这个同学的样子,一直都没有忘怀。甚至被打那天晚上去老师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小学同学间有争执很正常,但是如果是欺凌,既不能低估这种欺凌给孩子造成的影响,也不能高估孩子及家长对这种欺凌的容忍。

  • 0
  • 0
  • 0
  • 56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