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咯

      要不是实在没办法,周大发也不会来当骗子。

      才进城没两年,他辛辛苦苦攒下的钱就被骗子骗了个一干二净,赔得连老本儿都不剩了。哪好意思回家去呢,难道去告诉乡亲们,“乡亲们啊,我因为贪小便宜被骗子的中奖短信骗了,要不是因为骗子从我这儿再抠不出来一分钱不搭理我了,我还上赶着给骗子送钱呢。”

      脑子是个好东西,但不是人人都有。

      所以说,上帝是公平的,给你一张好脸就必定把你的脑子拿走。是了,周大发长得好看,是那种万中无一,随便街上瞅一眼就能让路人脑补出十八禁的那种好看,而且,男女不限。

      就是脑子不大好使。所以他也没想起来靠他这张脸挣点钱。

      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拍拍平面、当个模特!又不是干什么其他会被和谐的业务。

      他自己窝在一百块钱一个月的小黑屋里,嘴唇都差点咬破了,才恨恨地下定了决心,别人能几天就把我在工地抗麻袋一年多挣的钱骗走,我咋就不能骗别人?

      于是他搓了搓手,花钱从某宝上淘了一份不知道什么网站的用户信息,在屋子自嗨了一会儿,开始编短信。

      “尊敬的用户,您被“非常幸运”栏目选为幸运观众,将获得奖金十万元,但由于金额较大,请先往支付宝账号为***********的账户汇3000元保证金,收到保证金之后,我们会在五个工作日之内将奖金汇入您的账号。”

      不错,群发。

      “爸爸,我在学校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给我汇点钱吧,这是我舍友王小明的支付宝账号:***********,我的手机忘带了。”

      不错,群发。

      “你好,我是演员林志玲,在国外被人偷了钱包、手机,只能借了个手机随机联系到了你,你借我5000块钱,发到我朋友的支付宝账户上:************,事后一百倍奉还,谢谢!”

      不错,群发。

      周大发笑眯眯地发了好几条短信,心里乐呵的不行,骗人也太容易了吧。

      没多久,他的支付宝账户就收到了转账,他更开心了,忙不迭地点开,看了一眼。

      “你爸爸”给你转账一元,备注:这一块钱是赏你叫我声爹,再叫一声,老子给你翻倍。

      周大发一脸懵,这是……被发现了?被发现骗人了还给钱?

      他哆哆嗦嗦地加了对方的好友,用手写输入法划拉了两个字儿“爸爸”给发过去了,那人很快就回了话:“2333333,果然是个傻帽,老子没你这么傻哔的儿砸哈哈哈哈哈。”

      2333333是个什么?

      周大发更懵了,他这是被人骂了么?

      他想发条消息问问怎么回事儿,结果摁下发送,页面显示了一个红叹号,你还不是对方好友。

      周大发真不应该靠脑子赚钱。

      他可能不知道,他百度搜来的诈骗短信都是网上早就火到不行的段子,网友巴不得碰上这样的傻骗子乐呵乐呵呢。

      不知道这事儿的周大发忍不住嘟囔:城里人智商真高啊。

      他决定从短信诈骗转为电话诈骗。

      也是这个决定让他遇见了那个被他骗了整整30次的郑女士,当然,这也是他的行骗生涯中唯一一个被骗的人。

      在遇见郑女士之前,他打了无数个电话,几乎每个人在他开口说了两句话之后就毫不留情地挂断了。

      倒是也有人跟他说了句话,说的是:“大兄弟,普通话不好就别出来骗人啊,你这一嘴骗子味儿的普通话骗谁呢。”

      还有骗子味儿的普通话?

      还有一个老太太,他差点就行骗成功了,但是,到了最后关头,老太太颤颤巍巍地问,“我只存了一万块,够不够”的时候,他打了自己一巴掌,骂自己不是人。

      “老奶奶啊,实话说了吧,我是个骗子,您以后可得注意着点,可别再被别的骗子骗了啊。”

      周大发叹了口气,继续拨号码,这才拨到了郑女士的号码。

      “尊敬的郑玉莉女士,我们这里是公益基金会,请问您有没有兴趣参与捐赠一千元,拯救千只流浪猫的活动呢?”

      “能救一千只啊。”

      周大发一听那边的声音,顿时觉得有门儿,赶紧说:“对的对的,能救一千只。”

      “那我怎么把钱给你啊?”

      “哦,我们的支付宝账号是***********,您把钱转过来就可以了。”

      “这么简单?”

      其实周大发也想问上这么一句,这么简单?骗人也太简单了吧,这么就行了?

      “是的女士。”

      “行,等着吧。”

      不知道为什么,周大发觉得郑女士这个“行”说的异常豪爽,他回味了一下,竟然脸红了。

      没过一分钟,就有条消息蹦了进来,他点开一看,“负负得正”向您转账1000元。

      备注:以后基金会还有什么新项目,联系我就行。

      哇!

      这是他第一次骗郑女士。

      长得这么好看的周大发刚进城那会儿实在是因为找工作吃了很多苦头,说实话,所有的单位见了他这张脸都心动了,什么服务员啊前台啊促销啊,都一脸热切,恨不得给他双倍工资,可是当他说完第一句话的时候,那些脸都忽然恢复了常温,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说:“回去等通知吧。”

      一回去,就再也没消息了。

      这么一来二去他自己也琢磨出来了,这是嫌弃他的普通话呢。

      最后他是靠着老乡帮忙,才在工地找了个抗麻袋的工作,挺好的,虽然累点,但挣钱多。

      这年头普通话不好还真是寸步难行啊,就连骗人都干不好。

      从骗完郑女士之后,周大发怀着极大的热忱又连续打了十来个电话,一直到他嗓子冒烟儿都没再成功。热乎劲儿过去之后,他的罪恶感上就来了,郑玉莉的1000块钱他一点都没敢花,也没敢再去骗人。

      有那么半个多月,他都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做骗子。

      直到,郑女士再一次联系他。

      “你好!最近基金会没有什么新项目吗?”

      周大发没忍住,送上门儿的吃的哪有不张嘴接的道理,他马上回复,“有的,拯救鸟类基金。”

      “哦?多少钱?”

      郑女士的声音很轻快,还带着点笑意,周大发都忍不住结巴了,愣是没好意思说一千。

      “一百块。”

      “哦?这次不多嘛。”

      周大发觉得她说这个“哦?”很好听,带着一点上扬的音调,莫名的好听。

      “对啊不多。”他哪儿好意思多要啊。

      有了这一次,郑女士和他的联系就多了起来,他也这么一次一百的骗了郑女士不少钱。但虽说是骗,倒不如说是郑女士乐此不疲地给他送钱。

      周大发工地上轮休的时候,他就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有时候看看杂志。不过那些杂志都是一些不孕不育医院,男科疾病医院在路上发的,里面除了硬广就是些看了让人脸红的成人文章。

      他躺在床上看一篇让人面红耳赤的文章时,郑女士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周大发拿起了手机,摸了摸脸,还是烫烫的。

      “喂?是周先生吗?”

      听见郑女士的声音,周大发的脸更烫了。他马上直起了身子,哆嗦着声音说:“是。”

      “你们基金会最近还有没有活动呀?”

      “啊?最近没有。”周大发只想快点结束这次通话,他快被滚烫的脸憋得没气儿了。

      “没有啊——”这句话,郑女士拉长了声音,带着点粗粗的声音,好像传声筒漏电似的,粗粗剌剌地刺得周大发的耳朵麻麻的,“方便的话能加个微信吗?以后好方便联系。”

      “啊?”周大发整个人都不好了,微信?他倒是听说过,可是没有啊!难道大家不是都用QQ聊天吗?微信什么时候这么流行了?

      他犹豫了一会儿,说:“要不,你把号码给我吧,我有空加上你。”

      “行啊。”郑女士还是回答得很爽快。

      挂掉电话,周大发马上进了应用商店,下载了微信之后,他又忙活着申请账号,修改个人信息。

      他选了一张和工友在公园里照的照片放上当了头像。

      犹豫了一会儿,他又在相册里翻了翻,要不放这张背影的?还是这张海边的?这张用工地当背景的照得脸好看,可惜背景一看就是在工地里,海边那张衣服不好,背影的身材挺好,但是没有脸,挑了半天,还是决定用那张公园里的,不换了。

      叫什么名字呢?

      周先生?周大发?周周周?

      想着想着,他竟然就这么睡过去了。

      这是来到城里以后,周大发第一次做梦。就连他被骗走血汗钱的那天晚上他都没做梦。

      郑女士轻快的声音在他耳边响:“周先生?”

      他不知所措,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郑女士笑了一声,凉凉的手就盖在了他的眼睛上,他使劲眨了几下眼睛,眼睫毛扫过她手心儿的感觉很奇妙。

      他伸了伸手,想抱一下她。

      手伸到一半,他甚至都碰到了凉凉的衣料,关键时候,郑女士说了一句:“你们基金会有拯救单身狗的项目吗?”

      他及时住了手,满身大汗地醒了过来。

      周大发活动了一下肩膀,后背的汗把床单粘在了身上。

      他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抽了自己一巴掌。“我呸,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手机亮了一下,是垃圾短信,周大发看了一眼,直接摁了删除。一抬眼,看见了那个绿绿的图标,他打开,看了看自己精心挑出来的头像,为什么精心挑头像?就为了给郑女士看?为什么纠结昵称?就为了给郑女士看?给郑女士看,然后呢?为什么精心准备好了给郑女士看?

      他又抽了自己一巴掌,“不照照你自己什么德行,人家郑女士可是随手就能把一千块捐给小动物的城里人,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回味过来这一巴掌之后,周大发就把自己那个刚下载下来的绿图标给删了。

      这个时候,太阳光照进了阴暗潮湿的小屋里,他转头看了看四周,很用力地笑了一声,穿衣服下床,又该开工了。

      这么着平平静静地过了五天,郑女士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周大发看了一眼烂熟于心的那串号码,犹豫了一会儿,没接。铃声刚停还没一分钟,又响了起来,他叹了口气,在衣服腰侧擦了擦手,接了起来,“喂?”

      “周先生?我是小郑啊。”

      “啊,怎么了?”

      “怎么一直没加我微信啊?是忘了吗?”郑女士的声音有点委委屈屈的。

      “不好意思啊,最近太忙。”周大发尽量控制着自己的音调,不让自己哆嗦。

      “没事儿,那……你们最近有什么新项目吗?”

      周大发听她这么问,脸都皱在了一起,咬咬牙,说:“不好意思啊,其实,我是骗子。”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马上摁断了电话,一下快过一下地喘着气儿。

      他把郑女士总共打过来的3900块钱转了回去,然后拉黑了郑女士。

      一系列动作做完之后,他才被抽了劲儿似的塌下了肩膀。

      这样,郑女士就彻底不会和他联系了吧,郑女士该骂他了吧。骗了一个这么有爱心的女士真是过意不去啊。

      突然,周大发本来就不丰满的生活更加空虚了。

      抽走了郑女士的生活突然没了什么意思,最舒坦的轮休日没意思了,那些成人杂志不好看了,天花板也不好看了,躺在床上好像也不怎么舒服了。

      他特意去找了工头,把自己的轮休日都让了出去,工头呲着牙一下一下地拍他的肩膀,“不错啊小伙子,很积极啊,肯定有出息。”

      郑女士郑女士郑女士。

      周大发每扛一个麻袋都在心里默念一遍“郑女士”。

      扛第一个麻袋,一个郑女士,扛第二个麻袋,两个郑女士,扛第九个麻袋,九个郑女士。扛到十一个郑女士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把麻袋往地上一甩,围着麻袋溅起了一圈灰尘,跟小水花儿似的。

      拿起手机,是郑女士那串号码。

      他犹豫了一会儿,怕不是找他要钱吧,可是他已经全还了呀。

      到最后,他还是接了起来,“喂?”

      “周先生,你们基金会最近有什么新项目吗?”郑女士的声音还是以前那样,轻轻快快的。

      “我都说了,我是骗子!”周大发喊了一声,四周的工友都转头看了看他。

      “我知道啊。”

      郑女士带着笑,我知道啊,声音脆生生的。

      她,知道?

      周大发定在了原地,不知道怎么反应,她,知道?为什么还心甘情愿地被他骗?因为什么?

      一定是做梦!

      周大发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皮糙肉厚的,竟然真的没疼。

      “你们基金会有没有关于单身狗的项目啊?”

      郑女士的声音还是笑吟吟的,周大发想,果然是做梦吧!

      他又不甘心地掐了自己的脸一下,竟然很疼。

      他结结巴巴地回答:“还……真有。”

      说完又补了一句:“不要钱,白送。”

      郑女士其实不叫郑玉莉,只不过总有个蠢骗子这么叫她,叫着叫着,她倒也觉得郑女士这个叫法还挺顺耳。

      郑女士其实叫付正。

      她第一眼看见那条短信的时候就噗嗤笑出了声,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骗子啊,她特意截了图发给了闺蜜,两个人用表情包233333地笑了半晚上,闺蜜才问,“这个骗子的备注是个什么鬼!”

      备注写着:楼下胡同的帅小伙儿。

      “字面意思咯。”郑女士回答。

      “卧槽!卧槽?”

      “对,是的,没错。”郑女士回答。

      “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帅炸天的住户?”事实上,楼下胡同里的房子,一大半都是付正家的,而且,这片儿地段好,一月一百块钱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声音比脸还性感。”郑女士回答。

      “卧槽?他不是个农民工小哥么,怎么改行当骗子了?”

      “副业吧。”郑女士回答。

      “骗子?不能忍吧,你还是喜欢他?”

      “骗子……”郑女士回答。

      “so?”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郑女士回答。

      那么好看的脸,不愿意原谅的还是人么!

  • 0
  • 0
  • 0
  • 21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