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一场阴差阳错的邂逅

    1

    小冬卸下工作围裙随手抖了抖,走到最后一位客人面,对她说“小姐,我们要打烊了哦。”

    她歪头,露出不好意思的笑,然后趔趄的拿上帐单,去收银台结帐。

    然后又趔趄的离开。

    我很不放心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这么深的夜,外面那么黑。

    “老板,天气预报说今天有暴雨,她一个女孩子,还是不放心,要不我偷偷地去送下她。”小冬说。

    “你也是女孩子,赶紧叫你男朋友过来接你吧。我去看看,或许就住附近。”我关闭电脑电源,让小冬锁门,快步往门外走去,对于这个女顾客,还真是有点不放心。

      一个单身的女孩子,每晚出来喝酒,喝到不省人事,十有八九是感情上受了挫折。

      我关注她,是从她第一天来我们的茶餐厅那天开始,别人都是以吃饭为主,她来得很晚,也不吃饭,只把这里当成酒馆。隔三岔五过来,喝到半夜就走。

      远处闪了一道亮光,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小冬说得没错,真的要下暴雨了。

    她就在我前方不远处,晃晃悠悠地走着。我与她保持着安全距离,不让她受到伤害,也不让她知道我在背后。

    这年头,开个小店做生意,还得保护着顾客的安全,万一出了意外,我的生意没法做了。

    她拐了一个弯,走到一个小区里,我犹豫着还要不要再跟进去,或许已经到她的楼下,她已经到了安全地带。

    年轻的女孩子,这样的自暴自弃,多半是受了感情的伤,我还是继续跟着她,直到她进了A幢的楼梯,我在楼下听了一会儿她的脚步声,渐渐地听不到声音了,我才快步转身离开。

    2

    第二天晚上她又来,坐在老位置。

    “老板,她真把我们这当成小酒馆了,我们家进的酒好像都是她一个在喝。”小冬说。

    “酒吧有酒也有图谋不轨的人,来我们这喝酒,至少安全,她很聪明。”

    “还有老板做私家保镖。”小冬笑了笑。

    “赶紧去干活,少在这闲聊了,等下扣你奖金。”

    我心里有点怪小冬多管闲事,但是她也是好心,女生对女生的同情。

    我仔细打量她。

    一身棉麻素色的外套,一条同款宽大的长裤,脚上穿的是老北京的绣花布鞋,她的脸在刚落坐时总是苍白得很,脂粉未施,在这灯红酒绿的夜晚,她素得像杯清茶,却又在我这茶餐厅一口一口的喝着酒。她没有悲戚戚的神情,酒德相当好,每当我们打烊请她离开,她都会微笑,而且从不赖账,真是个合格的顾客。

    “她应该不到二十五岁,看样子应该未婚,收入也不会太低。每天来喝酒,难道是遇到了烦心事,为了感情又不像。”小冬收完盘子,坐在柜台前巡视着面前的顾客。

    我们的店真小,哪怕隔出了上下两层,全部坐满也只有十几位客人。小到我只请了一个员工,我收银管帐,小冬送餐。厨房里有两个厨师打理,几乎从来不到大厅来。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她夜夜买醉,因为上次送她,发现她醉得摇晃,之后每晚她离开,我也都会暗地里送她到小区。

    她突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才发现她的面容如此清秀,像极了金庸小说中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可是她饮酒,我也客气地回敬她一个笑。我还以为她眼里不会有任何人。

    天刚落幕,远处又是几阵响雷,客人都走光了,小冬也请了假回去陪男朋友过生日。

    我的茶餐厅里,就剩下她和我。

    她还在一杯一杯的喝,我缓缓走到她面前。

    “女人还是少喝酒为好,多喝伤身。”我说。

    “我知道,那你愿意替我把剩下的喝完吗?”

    我犹豫了几秒,立刻坐在她的对面,我的酒量不错,曾经一人大战一桌,我也没有输,只是开店之后,再也没有喝过。

    “好的,今晚我替你喝完,你可以早点回家。”

    “那你今晚还会送我回家吗?”

    我一愣。

    “我知道你一直在送我回家,谢谢你,其实,我不需要。”

    “每个女人都需要男人来保护,你看每天给你送酒的小冬,她的男朋友每天晚上都来接她下班。”

    “是吗?可是我独来独往已经习惯了。”

    我从厨房端过一个大啤酒杯,准备两下搞定剩下这两瓶酒,趁雨还没下来,还可以早点送她回家,这次不用偷偷跟踪了,可以光明正大说说话。

    有了些小私心,心里便格外亢奋。

    3

    喝完酒,关上店门,我与她并排走,一路上,我几次想开口问她,你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会是一个人喝酒?

    还没走到小区入口,一阵冷风吹来,我浑身起了鸡皮,转头看她,她正好也在看我,微笑着,喝到微醺的她,眼神迷离,美得不可方物。

    几颗雨砸到我的脸上,我发现她的头发也已经凌乱了,眼看着马上就到小区,我慌乱地拉住她的手,快速地往小区里跑去。

    我们还是淋湿了,雨水沿着她的头发丝一颗一颗滚下来,她面色如冰,冷得瑟瑟发抖。我拉着她的手,也觉得冷得彻骨。

    我送你上楼吧,她点点头。

    这是一幢老式的小区,楼梯房,她家在三楼,她打开了铁门,直接推开了里面的木门。一股陈年木制品的气息扑鼻而来、我有些不适应,用手捂住了鼻子。

    “你进来吗?”

    我点点头。

    “大雨天容易想起往事。我先去换件衣服,”她便走进房间。

    她很快出来,我愣住了,她穿的竟然是我们大学足球宝贝的服装,连头发都绑成了两个大马尾。

    “你还记得大学的足球队吗?”

    “当然记得。”我想起三年前我在校踢的最后一场球赛,那是与邻校足球队的比拼,我们大获全胜。我还记得,比赛的那天晚上,我还约了心仪以久却从未见面的邻校足球宝贝宁宁见面。

    “你记得宁宁吗?”

    “记得,她是邻校的足球宝贝,在见面之前,我们在网上聊了好久,我记得两校踢球,我们还在网上约好了见面的时间。”我努力地回忆当时的情形。

    “后来你们见面了吗?”

    “我跟宁宁约好八点半在学校公园后山的亭子里见面,但是当天我们学校足球队赢了,晚上大家喝酒庆祝,我实在走不开,大家都拖着我。等喝完酒赶过去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我去晚了大概一个小时。”

    她坐在我的身边,目无表情地看我。

    “没想到,我再也没有联系上她,三年了。她也够狠,说不见就再也不见,连招呼都不打,我有去找过她,学校都说她走了,同学们也没有一个人跟她有联系,我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难道她凭空消失了。”

    “对了,你怎么认识我?你怎么知道宁宁?”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你也是足球宝贝,你肯定认识她,是不是她对你说了什么?”

    “我差点就认识你了,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有一张你的照片。”她从口袋里拿了半张照片,那是一张合影,另一个人已经被剪掉了,剩下我,裂开大嘴在傻笑。

    “你怎么会有我的照片,我记得这张照片我是寄给了宁宁,当成我们见面的信物。”

    “我就是宁宁啊。”她的声音飘渺,越来越轻,“我累了,要去睡一会儿”。

    看着她走进房间,从我眼前消失。

    4

    我准备离开,出门的时候,我顺手带了一下门,发现门上的锁锈迹斑斑。

    接下来几天,宁宁晚上也没来喝酒,但是我简直就像被勾了魂一样,收银的时候也找错钱,甚至把小冬都认错。

    “咳,老板,我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

    “我听说离我们店不远的那个小区,叫屏山小区,很旧的那个,你前几天不是送客人回去过吗?”

    我点点头,对,那是宁宁住的小区。

    “那里面闹鬼!”小冬把手作成喇叭状,对着我的耳朵说。

    我浑身一激灵,“胡说八道。”

    “我男朋友说,那里以前出过人命,又有老人在那里过世,因为风水不好,房子也卖不掉了,那小区里的人干脆都搬出去了,有过世的亲人,骨灰和灵牌都放在房间里,当成公墓来用了。”

    我脑子里想起这些天来,我每晚送宁宁回家,一路上真的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一进小区,就觉得阴森森,连宁宁家里透着一股子的怪味,那既然如此,宁宁为什么还在执意住在那儿,她为什么不搬走呢?

    我决定今晚她不来,我便去她家里找她。如果她没地方住,我就带她回家,三年前如果发展起来,说不定她早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晚上客人刚走,我便叫小冬先回去了。

    小冬说那个小区闹鬼,我是不怕的,我去过这么多次,连宁宁一个女孩子都不怕,我怕什么。

    我从店里带了几瓶红酒,是我白天刚订的新酒,我不想让宁宁再喝啤酒了,只要她愿意,我每晚陪她喝一杯红酒。

    走进小区,顺利上了三楼,她家的门竟然是虚掩着的,我轻轻推开了。

    “宁宁,宁宁,你在家吗?”我大声喊着。

    有声音从房间里传来,好像是在哭泣。

    “宁宁”我跑进房间,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

    宁宁一袭白裙,躺在一副水晶床里,不,准确的说,那是一副水晶棺。她侧卧着,正在低声哭泣。

    我走近去,她便歪着头,不看我的脸。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5

    “你快走吧!你走!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

    “宁宁,我不知道你是人是鬼,但是我感觉这些事情跟我有关,你能告诉我吗?这三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华”她叫我本名“你真的想听吗?”

    “嗯 !”我点点头。

    “你走过来,靠近我,我快没有力气说话,大概说完我就得走了。”

    我一步向前,立刻看到她一双血红空洞的眼睛,才三天不见,她这是怎么了。

    “我等了三年,目的就是想把你带走,但是现在我又反悔了,其实我也不恨你。”

    我把手伸进她那如同冰柜一般的水晶棺里,握住她的手。

    她好多了,缓了一口气。

    “你听完马上就走,不然我会控制不住,吸干你的阳气,我可以再留几天,你却活不了几天。”

    “没关系,你吸,我愿意。”我把手伸到她鼻子底下,她却把头扭开了,我看到她苍白的脸孔上,满是泪痕。

    “李华,你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们约好在公园的小桥下见面,我提前到了,结果你一直不来。到了八点半,那里就没有一个人了,我开始害怕,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遇到两个校外男人。他们见我一个人,问我是不是在等人,要不要陪他们玩一下。我尖叫着要跑,被他们抓住,我越反抗,他们越凶。就在那片杂草堆里,他们强暴了我。我一直反抗,叫喊,筋疲力竭,最后昏厥了。他们一不做,二不休,把我扔进了公园里的池子里。”

    我感到无比的震惊。因为我的失约,因为我逞强陪队员喝酒,我忘记那是在晚上,平常白天都人少的公园小桥,我约她在那儿见面就是因为人少。天呐!我太自私了,宁宁经历这么多的伤害。而我却无所事事地活着。

    “李华,我在那冰冷的池子里泡了三天才浮出来,学校的清洁工发现了我,为了不把事情闹大,他们隐瞒了所有学生和老师,偷偷处理了这件事。连我父母都以为我是自杀,但是我双眼未闭,家人舍不得我去做法医鉴定,又担心我心事未了,便为我订制了这个水晶棺材,把我放在爸爸原来的单位房子,我小时候住过的房间。”

    我心绞痛,眼泪不停地掉下来。双手也紧紧抓住她的手。

    “你知道这水晶棺有多冷吗?我每天就是在这么冷的环境里躺着,保持着我的肉体不坏。大概也是水晶有灵性,一直在保护着我的三魂六魄不散,我成了鬼。前段时间我知道你在附近开了家茶餐厅,我每晚都过去看你,我其实也受够了,不想在再这受罪了,我想在离开之前,把你也带去。”

    “没想到,你主动送我回家,怕我一个人不安全。你不是坏人,你只是……”她又嘤嘤地哭了起来。

    我顾不了人鬼殊途,我脱掉鞋子也跳进水晶棺材里,紧紧地抱着柔若无骨却冰冷的她,“宁宁,对不起,对不起。”

    6

    “你走吧,此生好好做人,不要再辜负任何一个女人。”

    “我欠你一条命,我还你,你带我走,我做人不能照顾你,我做鬼也要陪着你。”我吻她的手,她的脸颊,她的唇,我不顾一切地想做些什么。

    “李华,我不怪你了,我走得安心了,如果还有缘份,我投胎了也会来找你。”

    “不不不,我不让你走,要走一起走。”我紧紧抱着她不松手,我的脸贴着她的脸,我知道我只剩下这一口阳气,这是我能给她最好的东西。

    最后我睡着了。

    醒来时我竟躺在自己家店门口,一身疲惫,太阳都照到我身上,我还如同宿醉未醒一般。身边两个空了的红酒瓶证明我是个醉汉,可我明知我经历了什么,如同一场梦。

    回到家立刻打开电脑,搜索三年前关于女孩自杀的新闻,果然跳出来本市一则新闻,日期就是自己与宁宁约定见面的三天之后:今天凌晨,在本市G大的公园,发现一名20岁女大学生在人工湖中溺水身亡,死亡时间在三天前,警方推断为自杀,具体原因正在调查中。

    没多久屏山小区被政府收购,没多久开发商便把小区夷为平地,重新盖了安置小区。工程起动那天,来了四台挖机,尘烟滚滚,机器轰鸣。我对着屏山小区的方向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宁宁,你安心地去吧,来世如果有缘,我做牛做马做猪做狗,伺候你!”

    之后我把茶餐厅改成了小酒吧,我想梦如果继续做下去,宁宁还会再回来的。

  • 0
  • 0
  • 0
  • 22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