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时光也不能改变历史

    “公元2128年6月,‘时光’首次尝试跨世纪穿越计划在现阶段是否应该被实施,来自世界各地的顶级科学家们经过时长超过一年的紧张激烈讨论,现在也终于是有了结果。据G.M官方发言人吴磊透露,终于决定在一个月后,也就是7月15日,进行首次跨世纪时空旅行。而志愿者石䟝叁博士将成为跨世纪时空旅行的第一人。‘时光’是无数个科学家夜以继日,在结合前人的探索研究的成果之下,终于在去年成功研造出世界上第一台时光机器。而根据G.M公司的消息表明,‘时光’已经经历过不下一百次短线程无人时空跨越,并且从未有过失败的先例。毫无疑问,这是划时代的一项科研成果······”

    “这劳什子时光机器有保障吗?”武将雄飞看完新闻报道后,对石䟝叁说。他与石䟝叁是关系紧密的好友,从小一起长大。事实上,他不仅欣赏石䟝叁他这个人,也非常欣赏石䟝叁的职业,因为国家科学院里的科学家都是为国家做贡献的一群人物。但是,对于他志愿成为“时光”的第一任“司机”,他还是心里没谱。“我知道我劝不住你,但我还是要说,你还是得多考虑考虑。毕竟这玩意儿以前也没人玩过。”

    “你太多虑了,‘时光’项目团队的科学家们通过实验所得的数据,计算过许多次。发生事故的概率比你找到女朋友的概率还要小的。”荧幕中的男人打趣似的说道。他望着正要发作的好友,连忙解释着说:“放心好了,没有万全的准备,我还是科学家?”

    “哎,我不跟你说了。你这人就认死理,只认数据,死脑筋。万一你传过去,那边的人把你当古董给供起来,你该怎么办?”他说着,主动关了屏幕。

    石䟝叁望着刚才屏幕悬着的方向,苦笑着摇了摇头。就在他正准备回房,为一个月后的旅行做一下所谓的准备时,那屏幕有突然闪现出来。武将雄飞那张热切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我也要去。”

    石䟝叁与武将雄飞两人坐在窄小的驾驶舱内,紧张的气氛使这两个刚三十出头的青年,此时脸上都蒙着一层硕大的汗珠。两人相视一眼,石䟝叁强笑着说:“现在出去可还来得及。”

    “少废话。”武将雄飞语气蛮横的说道,为了这个名额,他可没少拉下脸,求石䟝叁这个在他看来应当与他平起平坐的男人。

    甜美的电子女生适时地响起。“两位的心跳频率以及血压都有些偏高,请两位放松。”

    “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是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有感受。你就一个人工智能,当然不会怕。”武将雄飞埋怨似的说道,用左手推了一下坐在他左手边的朋友。“真羡慕你有我这么一个朋友。”

    “我也是啊!”两人相视一笑,气氛倒是活跃起来。

    “倒数计时准备,一分钟后开始倒数计时。”那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突然,两人眼前闪现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强烈的视觉冲击使两人都不自觉的闭上了双眼,而由于离心所产生的强大的拉力使他们的身体遭受巨大的负荷。眼睛上的刺痛以及心理生理上的负荷使得他们两人都不自觉大叫起来。剧烈的痛感转瞬即逝,等到白光消失,两人的眼睛开始适应之后。那甜美的声音再一次传来。“时空跳跃完成,欢迎来到2228年。”

    “就这样‘穿越’了?刚才那白光又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一分钟后开始倒计时的吗?”武将雄飞勉强睁开眼睛的一条缝,剧烈的疼痛使他的额头紧皱在一起。但即便如此,当他稍微清醒一些,便开始嚷嚷着抱怨,唾沫横飞。

    “我担心你们的心理压力过大,会对你们的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所以就撒谎说你们还有一分钟准备时间,这便会让你们产生先入为主的想法。这会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你们心理上的压力。”她说。

    “媚儿,你这个是跟谁学的?”石䟝叁揩了揩额头上的豆粒大小的汗珠,苦笑着说道。他的眼光开始打量着四周,仪表盘上的数据显示一切正常。“媚儿,镜像化驾驶舱。”他说完,眼前原本是乳白色的钛合金隔板变得虚晃,最终变得透明。这里像是一片原始森林,因为这里的树实在是太高大粗壮了。“这里是哪?我们难道来到了非洲热带雨林了?”根据我们试验了上百次的数据显示,时空跳跃只是在时间上的位移,空间上并不会发生改变。他皱着眉头,显然是因为事情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以至于他的计划被全盘的打乱。

    “这里是亚洲南部,仍旧是在中国境内。地理坐标显示我们的位置并没有发生偏移,但是根据我刚才扫描的情况显示,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在一片十分广袤的森林之中。”那个石䟝叁口中的媚儿说道。

    “我们实验基地周围的确有一片小森林,但没理由在百年之后变得如此的广袤。”他疑惑的说道,“扫描空气成分。”

    “扫面完毕,空气质量级别:优。氮气含量73%,氧气含量:25.3%。”

    “空气成分变了,氧气含量变高了,我们会不会醉氧?”武将雄飞眉飞色舞地说道,很明显从刚才的据他疼痛感中恢复过来。他露出他那一口大白牙,眉毛也至少向上移了一厘米。

    空气组成成分都变了?这一百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石䟝叁心想。“不管怎样,我们先下去看看,既然氧气空气质量优秀的话,省的我们要背这么一大罐氧气。”他推开舱门,灵活地从离地一米高,大小只有大脸盘大小的舱门中一跃而出。在他之后,武将雄飞也轻松的跳下来。他的家族是武术世家,而他更实在国家武术比赛中夺得冠军。“启动隐藏模式。”

    “隐藏模式启动。”说话间,那原本乳白色的机体开始变色,在三秒钟后便在武将雄飞比之刚才更加夸张的表情之中消失不见。他伸出脚往前踹了一下,小腿上的疼痛感告诉他那机器还在,并没有离他们而去。“这——”他搓着小腿说道。

    “无数个纳米级的显示器组合在一起,通过微型摄像头的扫描周围景色,经过简单的镜像处理之后,再通过显示屏给显示出来,所以会从我们眼中‘消失’。”石䟝叁耐心的解释道。“我们出发吧!”他抓起两把大砍刀,将其中一把丢给武将。“我不需要。”

    两人在这森林里走了将近四个小时。“听。”武将雄飞一把抓住走在前面的石䟝叁,另一只手做成喇叭状,挡住耳朵。“伐木的声音。”

    武将雄飞走在前面,顺着声音,他们找到了一辆伐木机,以及两辆运输机。“都是无人驾驶。瞧,那有摄像头。”他指着伐木机顶上的两个摄像头,说:“打声招呼?”

    “喂、喂。”石䟝叁朝那摄像头大喊,双手在空中不断的挥舞。

    “喊什么,别人又听不见。”武将雄飞说。

    “你们两个在那里干什么?赶紧离开。”一道严厉的声音传来,从伐木机上的摄像头旁。“赶紧离开那里,那里不安全。”

    “不安全?”石䟝叁重复着他说的话,心里有些担心。便开始向四周巡视,但并没有发现他所说的危险。“我们是从2128年来的人,我们乘坐‘时光’来的,‘时光’。”他收回他的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

    “怎么了?”一个女人身着一套典型的黑色职业套装。由于乳房太大,有一大部分白花花的肉露在外面。此时,她对那个呵斥石䟝叁离开的操作人员说话。

    “‘蚂蚁林’离突然出现了两个来路不明的人,他们扬言说是乘坐时光机从一百年前来的。”那操作人员很明显并不相信石䟝叁他们的话,只是把他们当成了精神失常的人。“只有脑子有病的人才会出现在那个鬼地方。”

    马苏望着摄像头之中的两人,略微沉思了一会,说:“不管他们是什么人,先救回来再说,报警。”

    石䟝叁两人还在一个劲的挥手,这片森林太大,他们也没有什么交通工具。显然现在的那运输车就是一个不错的工具。“你们两个人老老实实呆着那儿,不要到处走动,我们已经排派直升机过去了。”马苏强势的声音传来。“你么最好是躲在伐木机上。”

    马苏望着屏幕上定格的影响,心想:这两个人似乎并不像看神经失常的人,那为什么会闯入‘蚂蚁林’。她盯着屏幕,许久才说:“伐木机停止工作。”

    “躲在伐木机上?为什么?”武将雄飞小声嘀咕着,但是当他注意到,喊着 “伐木机停止工作了,上来吧!”的石䟝叁已经爬上了伐木机。他往地上啐了一口,跟了上去。

    两人靠坐在驾驶舱内,石䟝叁从口袋中掏出一支烟,在武将雄飞兴奋的目光中,递给武将雄飞,然后又给自己点上一支。他深吸了一口,然后笑着说:“你说这烟,一百年了,算不算是过了保质期。”

    “那你别抽啊。”武将雄飞伸手去抢石䟝叁嘴里的香烟,“早知道可以带这玩意儿,我也带上几包,都还没尝过抽古董香烟。”

    武将雄飞闲来无事,便开始四处打量。他的眉头突然一皱,然后跳下伐木机,往稍加深处的森林里走去。过了一会,他喊着“你发现了什么事情没有,这些树”,走回来,手里拿着一支粗大的树枝。从断口颜色上来看,是他刚才折断的。他发现,这里的树异常的粗大,在他的视线之中,就连最细的那棵树,其树干也有一人合抱粗大。而且,最让他赶到惊奇的是,那些伐木机伐木之后剩下的树桩,一颗粗壮的树桩,其上的年轮,居然只有十圈不到,而且那些年轮的形状格外的规则。按照树木正常的生长情况,十年的时间一棵树是不可能长得如此粗壮。十年时间,就算每天不间断的施肥,最大只能长成水桶粗细。但当他一想到:我们现在可是身处在百年之后,百年的时间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就在一百多年前我们还发明了时光机呢。他就释然了。他随手将手里刚折断的树枝丢掉,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回到驾驶舱上。

    “怎么了,发现了什么?”石䟝叁对于他这个一向不靠谱的老友刚才的举动,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感叹科技迅速发现罢了。”他从石䟝叁的口袋中掏出一支烟,自顾自的点上了。心想,早知道我也带上一些的。但是嘴上却说:“真是好东西。”

    时间一分分流逝,但却迟迟不见那个女人口里所说的直升机过来。

    “伐木机一般只在森林的边缘作业,按照时间来说,直升机应该早就到了吧!”武将雄飞脱下帽子,挠了挠光头。他露出一口大白牙,冲着摄像头喊道,“这一百年,科技发展快了,但效率可降得不低。”

    武将雄飞正准备伸出头,去咬那摄像头一口,但是他却感觉背后的老友在轻轻地拍他。“我一定要咬它,谁也拦不住。”

    他转过头,眼前的景象让他的后背瞬间就蒙了一层冷汗。那是一群身躯如脸盘大小的蚂蚁,深棕色的外表在高大的树木所造成的阴影下更加幽森。“这是什么?”他打着颤音说道,他之所以陪老友来到这,无非是担心他的安全。但此时眼前的场景已经大大的超出了他的预料。他伸手在背后掏出一把手枪,原本以为会有所保障的情况。但是此时他拿着手枪的双手也忍不住在颤抖。蚂蚁的数量太多了。

    石䟝叁一把将老友拉近驾驶舱,然后扣紧舱门。“这是什么东西,生化危机?”他气急败坏的说道,才将实现从窗外的蚂蚁移到老友手里的手枪上。“这玩意儿,你是怎么带进来的。”

    “你怎么把香烟带进来,我就怎么带进来的。”他说,然后扯了扯嘴巴,想笑却没笑出来。

    石䟝叁干笑了两声,“当初就不应该同意你来。”

    “可现在咱两在一根绳上,而且绳子就要断了。”他指着越来越近的蚂蚁群,说:“你是博士,告诉我其实蚂蚁是吃素的。”

    “第一,而蚂蚁什么都吃。第二,你们死不了。”马苏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们抓好。”话音刚落,伐木机便开始剧烈的摇晃,武将雄飞刚刚恢复人色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

    这里是一间类似审讯室的房间,马苏将他们两人就救出之后,直接将他们移交给当地警察局。此时两人的眼前,一男一女两位将官正面色不善的盯着他们。由于其实那个男警官,那眼神,似乎是想立刻将这两人剥干净。他管辖的这片林区就要被推选上“示范林区”的称号,这要这个月末,考核结束。就要成功了,可是就是这两个来历不明的人,还带着一把早就停产的古董配枪,甚至还有子弹。他心想,“你们最好考虑清楚,我是根本不可能相信你们是乘坐时光机,从一百年前的时代穿越过来。”他眼神不善的,眼前两个人从刚开始便说他们来自一百年前,并且出示了G.M公司的工作证以及一系列证明资料。这就是荒谬,而且身上还携带着古董枪械。警官心想。“你们是怎么进入我管辖的林区的,我警告你们,别在拿你们所说的时光机糊弄我。”他猛地一百桌子,桌上的LED台灯由于剧烈的震动跳离了桌面,然后摔在上面。

    审讯室里陷入一片寂静。

    敲门声突然想起,一个穿戴整齐的女警察推开门,对男警官说:“张队,出来一下。”

    “怎么,有什么发现。”张队急切的问道,他想立刻结束这一切,然后写份报告向上级解释这件事。“他们的证明材料是假的吧!”

    “正相反。”女警用一种非常确信的语气说道,“他们的证明材料我查了一下,并发了一份给G.N集团,也就是G.M集团的前身,他们那边发来资料,证实了他们这两个人的身份证明材料的真实性。而且,他们两人的身份证确实就是我国的第五代身份证。”女警察也是十分的费解,这凭空出现的两人,难道真的是乘坐时光机来的。短暂的失神之后,她继续补充道:“G.N集团也证实,他们集团在百年前的确有一个‘时光’计划,并且获得了成功。”她的预期中充满了惊讶。“但是不知出于什么方面的原因,原本成功了的项目却突然被终止了。这到现如今来说,仍旧是一个不解之谜。”

    “那就是说,那两个人真的可能是来自过去?来自2128年。”他语气震惊,目光复杂的看向单项玻璃窗。“这怎么可能。”

    “G.N集团要求我们即刻安全护送这两个人去G.N集团本部,并且强烈要求我们保护这两个人乘坐来的那个‘时光’。而且,这件事也得到了市长先生的同意。”

    “什么,这件事惊动了市长。”他瞪大了眼睛,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张队回到审讯室,对那位女警官说:“给他们解开手铐。”

    “张队?”

    “这是命令,执行吧!”他向女警察解释道,然后转向石䟝叁两人。对分身份已经得到确认,他便换一种语气与他们交谈。于是,他用一种对待最尊敬的客人的礼仪态度,对他们说:“两位,你们的身份得到了确定。刚才的冒犯,多有得罪了。”

    石䟝叁笑了笑,用手揉了揉刚才铐手铐的手腕,语气轻松的说:“没事儿。你做的很对。”他看向武将雄飞,然后说:“没事吧!”

    “还是有点麻,现在的手铐可真的劲儿。”他笑着说,并不在意。

    “上头要求我们将二位送到G.N公司,连同二位的那台神器的机器。”

    石䟝叁两人坐在警车之中,马苏就坐在两人的对面。由于是她发现石䟝叁二人,所以她也被要求录口供。这是一辆磁悬浮轿车,车速非常快,而且异常的平稳。这辆他们那个时代还没有的产品,倒是吸引了他的注意。于是他开始四处打量,“磁悬浮,现在的公路上应该铺的不是柏油,而是一种优质的导体吧!想不到短短的百年时光,科技发展浪潮是如此的迅猛。”

    “真不愧是能发明出时光机的人,这东西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马苏嘲笑似的说道,“这一百年前的世界,女人有没有我漂亮呢?”

    石䟝叁笑笑,并不解释。对于马苏这个他不认识,更谈不上有来往的女人,他是不会向她解释的。

    G.N一件招待室,石䟝叁被一群人包围着,就像是动物园里的猩猩。而武将雄飞自从对外声明他只是被雇佣的保镖,护送石博士安全到达此地。之后,他的那片区域,到算得上是门可罗雀了。而围着石博士打转的都是现如今科学界的领军人物,其中不乏年逾古稀的老头。他们都是G.N公司的活宝,最大的财富,所以对于时光机的事情,G.N公司并不加隐瞒。事实上,他更是在高级别科学研究团队里大肆宣传。这也是为什么石䟝叁依赖到这里,便被一群人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们是怎样实现第四象限的穿越的?”、“那相对跨越点真如广义相对那样,只是在一定的质点上进行了转移?”、“你们对于定点传送有什么研究没?”······石䟝叁那儿已经乱作是一团了。

    两人被集团董事长的个人助理带到了一间规格更高的会议室之中。

    此时石䟝叁与武将雄飞安静地坐在沙发之上,认真打量眼前的两人,北京市现任的市长先生——周口朝阳以及G.N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董不得先生。石䟝叁此时心中的感受并不是想脸上所表现的那般平静。事实上,他们此次跨世纪航行,并不仅仅只是以试验的目的,不然就当他们成功穿越之后,便已经回去了。他们更肩负着带回一定未来科技,已更早的将中国带入科技强国行列。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要得到现任的国家元首的首肯。而想得到元首的首肯,就必须得到一封颇有影响力的人的推荐信。而北京市市长先生以及G.M,现在的G.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联手签名的介绍信想来是最佳的打算。

    周口朝阳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两人,并不说话。董不得则是像只饿狼一样,盯着他眼中犹如最鲜美的猎物的石䟝叁两人,他的秘书小张则是移动不定的站在他的身旁,眼观鼻似的,犹如木乃伊一般静止。

    最终,还是市长先生打破了平静。“我了解到你们是从林场那边过来的,那里的一些情况,想来你们也知道了”市长先生脸上露出丝丝苦笑,而董不得听到此,脸上也是收回了刚才的渴望,转而换成一副不自然的表情。

    “您是说的那一大群蚂蚁?”石䟝叁反问道,心里还是一阵后怕。他挺了挺原本就已经很直的身子,左手不留痕迹的碰了下老友。

    “是的,那是我们G.N公司的一大败笔。”董不得重重地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副懊悔不已的神色。但随即他又说道:“在四十年前,那是我们集团还是叫做G.M集团。当时我们集团的一位年轻的科学家发明出一种名为‘催生素’的生物药剂。顾名思义,这种药能够在极短时间之内,极大限度的促进植物细胞分裂,进而使植物快速生长。我们在实验室之中试验了整整两年,不,三年时间,也没有发现什么副作用,更别提什么基因污染状况。于是——”他沉静了一会,又叹了口气,“于是我们便在全国范围内广泛的进行推广,产生了非常好的效应。一些国家出高价购买我们的配方。那位李博士也因此获得了国家科学进步一等奖。”

    “于是你们就开始不假思索的大肆砍伐树木,开采资源。”武将雄飞冷哼一声,“这是人之常情。我是说为什么只有十年树龄的树能长到一人合抱粗大,真是好打算。”

    “雄飞——”

    “没错,的确是这样。因为有了‘催生素’,我们便没有了后顾之忧,便开始大肆砍伐树木。”市长说,声音有些低沉。“不仅仅是我国,在全国范围内,都是这样的。”

    “但是,让我们万万想不到的是——”

    “副作用来了。”武将雄飞说,武术世家的人都讲究循序渐进,日积月累。依照天性发展进步,像这张依靠外力的成长,是他们最快看不起的。就好像现在与人公平比武,其中一人却服食药物,从而获得了胜利。这种胜利,是武术世家最看不中,甚至是嗤之以鼻的行为。

    “没——没错。一些食草性动物,在食用了依靠‘催生素’催化生长的植物的之后,也开始疯长,不可控制。接下来,一些肉食性动物也是如此。但是我们曾经尝试过无数次,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上的。”

    “但还是发生了。”

    “这——”董不得一时语塞,“这的确是我们不想看到的。万幸的是,由于是转基因制药,所以我们并没有投入到粮食生长之中去。”

    “那G.M公司转移,都是因为那些大虫子了?”石䟝叁问道。

    “是的。现在那片林场四周都设置了警戒。”

    “难怪!”他说,“我有个问题,动物吃了植物之后,都是要经过消化系统进行消化。而我想你们发明的‘催生素’,应该是一种类似于生长激素的药剂吧!这东西怎么让动物变大的?”

    “这个问题我们也想过,我们抓住过一些变异的冻动物,进行大范围软色体检查,发现他们的软色体上并没有什么异常。这也是为什么这些东西没有被解决的原因之一了。”他为难地说,“这些变异的虫子虽然体型变得十分巨大,但是它们并没有产生智慧和——”

    “如果产生智慧,那我现在就要跟虫子谈判了。”武将雄飞说。

    “雄飞,不得无礼。”石䟝叁制止了他的无礼,然后对眼前的两个人说:“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位朋友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的。”

    “没什么,那我接着说。那些虫子的力量并不大,但是它们的数量却是无穷无尽的。所以我们不能一次性就将他们全部消灭。而世界各国也开始向我们施压了。”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撤离集团本部,并更名的原因了。”

    “可以理解。”

    “所以——”董不得期盼的望着石䟝叁,欲言又止。

    “董先生请说。”

    “所以我希望能借用你的时光机,去提醒当初发明‘催生素’的李东喜博士,提醒他这个存在的副作用。”

    “为什么不直接阻止‘催生素’的出世。”武将雄飞职责道。而石䟝叁只是别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但也没说什么。

    董不得揩了揩额头上的细汗,也没说什么,只是干笑着。

    “这毕竟是对于全国的科技发展有着重要意义,甚至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巨大影响力的发明。而且,这之间的利润,也是巨大的。”石䟝叁说。“市长先生也是这么想的?”周口朝阳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件事的影响十分的恶劣,对于我们国家的国际形象以及地位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片刻之后。

    “董先生,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如过真这样做了,那就是改变了历史。先不说我能不能在回到这儿,我的任务只是考察,并且学习一部分的未来科技回去。改变历史,我不敢、也不能这样做。历史之所以为历史,便是因为它的不可改变性。历史是值得人反思,值得人敬畏的。”石䟝叁站了起来,深思一口气,说:“对不起,先生们,我不能这样做。做不到。”

    “但是你知不知道,每天有多少人死在这些变异的物种之下。你这样做,我承认,改变历史的确不妥。但是,相反的,你救下了千千万万个人,无辜的人。”

    “多说无益。”他斩钉截铁的说道。

    雄飞此时也站起身来,他看了看眼前的两个人,又将目光转向自己的老友。“虽说历史不容亵渎,但是我们本就不属于现在的历史。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本就不属于现在的历史,我们改变的只是现在的历史。谁知道我们以后回去,这历史会朝着哪个方面发展。我们救的是人,改变的不是历史······”雄飞极力劝阻自己这位顽固的老友,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让他勉强答应。

    第二日,在石䟝叁的强烈要求下。得到了“时光”坐标的董不得不得不立刻安排人,由悬载武装直升机护航,将“时光”从那片危险的区域移出。根据四人达成的协议,“时光”由石䟝叁单独驾驶,回去阻止“催生素”的产生。而武将雄飞则是留在这里,等待石䟝叁回来,进而完成他们此次实验的目的。

    他将“时光”安置在已确定的,在近五十年之内不会变更的地点。启动,六十秒之后倒计时。然后跟原来一样,突然的消失。

    一分钟之后,“时光”再次出现在原地。不同的是,刚刚站在一旁的市长先生以及董不得先生都消失不见了,就连周围负责护卫的警察,也全部消失了。

    “没多大变化。”石䟝叁一出舱门,就开始打量四周。

    “你还想有什么变化?”老友笑着说,“解决了?”

    “恩。那片树林子,它还在那。”他朝北边的一个方向一指,在他刚离开的时候,那儿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雄飞顺着他的方向望去,也看见了那片林子。“你确定阻止了那个药的发明?”

    “我跟那个李东喜博士聊过,他是个非常有能力的年轻人,但是他太年轻了。我规劝他放弃这一实验,他答应了。我还跟G.M集团的领导层谈过此事,他们也答应了。”他说着,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不管了,反正我已经做了,尽力了。”他说,“现在,完成我们的任务是关键。媚儿,启动隐形模式。”

    “隐形模式启动。”

    “走吧!去找市长,周口朝阳市长先生。”他认真的说道。

    市政府大楼是一栋非常宏伟的建筑,它的规模非常大,从整体上透露出一种严肃。两人来到前台,站在服务台前。

    石䟝叁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又看了看自己的好友,在老友不善的目光中。然后说:“你好,我找周口朝阳市长。”

    “您好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他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恢复自然,说:“哦?不好意思,我们没有预约。但能不能麻烦你通报一声,就说是一位名叫石䟝叁的朋友想见他,跟他商量些事情。”他笑着说道,开始玩弄起自己的手指。

    “请稍等,先生。市长先生亲自下来了。”询问台前的美丽女士挂掉电话,脸上带着招牌似的微笑,用一种她认为是十分缓和的语气说道,以压下内心中的不平静。

    “这样,打扰了。”

    “不客气。”

    “走了。”他扯住武将的衣服,拖着就往外走。

    “先生,你们去哪?市长先生马上就下来了。”前台小姐心中一紧,想到市长先生刚才听到石䟝叁这个名字之后的激动,并且要求她务必留住他。

    “我出去有点事,马上就回来。”他笑着说,有往外走了几步。

    他突然停下脚步,沉思了一会,好像想到什么,于是又跑回前台“小姐,我想再请问你件事儿。”

    “您请说。”

    “那片林子里也有大虫子吗?”他指了指北方。

    “什么大虫子?”台前小姐不解的问道。

    “这样啊!没事了,谢谢。”他直接转身离去。

    他们除了市政府大楼,然后直奔北京市边区的一座世贸大楼的天台。“时光”就在那。

    “你确定要回去?就这样?”武将不解的问道,“不完成任务了?”

    “就这样回去,没什么好说的。”他一脸正经的说道,脸上的坚毅说明了他的决心。

    两人回到他们所处的年代,这里又是一片森林。剧烈的心理压力使他们的心跳许久平静不下来。半晌之后,武将雄飞才问:“为什么未来都没有出现‘时光’的影子?“

    “我知道为什么。“他说,挥舞起手中的铁棍子,猛的砸向那台造价昂贵的机器。

  • 0
  • 0
  • 0
  • 24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