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祝福

    祝福

    除夕是一个特别让人饱尝冷暖的日子

    想起《祝福》的开头

    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

    村镇上不必说,就在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

    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闪光

    接着一声钝响,是送灶的爆竹;

    近处燃放的可就更强烈了,震耳的大音还没有息

    空气里已经散满了幽微的火药香

    在这样的气氛里,祥林嫂显得更加的凄凉

    小区已经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几十年的传统一时半会儿也改不过

    时代再也不是那个可以从村口走到村尾就到了学校的光景

    还是可以听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不爱热闹

    除夕的年夜里只有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茶,看春晚

    父亲带着小孙子出去串门子

    母亲和舅父也去找她的牌搭子玩上几把

    弟和表弟带着他们的酒友们出去吹牛逼了

    想起去年的除夕给二舅父打电话,送去我的祝福

    只是今年他再也无法听到我的祝福

    二、

    祝福

    这已经是大舅在我们家过得第三个年头

    在我们家的沙发上睡了有两年多了

    一直想让母亲给舅父安排个房间

    只是家里不够住,也只能睡沙发了

    舅父也乐得睡沙发,可以看电视,也不给家里添麻烦

    去年九月份的时候,红舅母得子宫癌去了

    舅父大抵是伤心的,毕竟他是真的很爱红舅母

    红舅母这一世也是辛苦,自古红颜多薄命这句话就是一个咒语

    诅咒着那些个不愿意向命运屈服的女子

    谁又能与病魔争夺朝夕呢?生命也不过是稍纵即逝

    许是这些年受的苦,经历的事情也让内心更加的清明,没有少年时期的浑浊

    更能接受人世间的困苦,美好而诚然如斯

    对生命有了更多的怜惜

    对人世间的苦与乐有了更多的包容

    红舅母去世了,二表弟也没了家

    想起下葬那天他在朋友圈发那一句话,我本以为只是他的玩笑话

    知道他母亲去世了,才知道是他内心痛苦的自嘲:孑然一身,再无归途

    在这个举国欢庆的日子里,我开心不起来

    看着身边的人受苦,我无能为力

    我甚至觉得那些佛系的安慰都是一种讽刺

    如荆棘一般无论从什么角度去摘取都觉得扎手,然后鲜血直流

    三、

    祝福

    盯着电视上播放的春节联欢晚会发呆

    不自觉的拿起手里的杯子猛喝了一口

    茶凉了,苦涩的滋味从舌尖传到心头

    思绪才从刚刚的悲伤里抽出来

    看到屏幕上的时间,已经快10点了

    竟不知道放到哪个节目了,只觉得大家都穿着红色新衣带着欢快的表情

    门口有些吵杂声,传来小侄子咿咿呀呀的叫声“姑姑,快点开门——”

    母亲他们回来了,就陪着我在客厅喝茶

    我重新烧了一壶开水,泡了新茶给大家都续上一杯

    母亲喝了一口,表情有些扭曲,对我吼“怎么那么苦,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喝”

    父亲在旁边附和“你个乡下妇女懂啥,这叫品茶,喝的是文化,是传统”

    门又重重得被关上了,弟弟带着他好友来家里做客

    母亲热情的招待,多添了几份果饼之后重新躺在我的身后

    又喝了几口我刚给她倒的茶仍絮絮叨叨的说好苦

    觉得母亲有些可爱,我倒是觉得新茶入口之后有些清甜

    我也给客人倒上新茶,看到弟脸上有些得意

    手机不断的传来收取短息的嘟嘟声,亲朋好友的祝福也通过这台智能的机器传递到我

    习惯性的打开微信去刷朋友圈

    看到表弟那一句“我想我妈”,拿茶杯的手有些颤抖

    原来活着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漫长的思念会一直萦绕在心头

  • 0
  • 0
  • 0
  • 50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