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青春的旋律上部

      第一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灵, 一个人的心海里属于纯真感情,美好记忆的那一片,又有多少?青春,除了书本,我们还有什么?

    入读肇庆贸易学校两个多月了,我对学校环境已经基本了解,学校选班长的规律永远是男为正,女为副,我又被选做了副班长,班主任似乎是特意为我安排了这次班干部选举一样,每人发一张卡片,上面写上自己曾经在初中的班里任过的职位,有副班长经验的我,就这样被任命了。

    我的课外常常还有其他任务,有点累,但时间很充实,我以为我又可以重新开始我的快乐生活了。

    这个周六,阳光普照,天气晴朗,我要做黑板报,没有回家,我们整个宿舍的人都没有回家,大家都睡到自然醒,她们去市场买菜。

    我忙完了早上的事便回到宿舍,把家里带来的莱干拿了出来,今天是我大显身手的日子,我要煲个菜干猪骨汤给大家尝尝。

    “诗哥,你煮的汤都一个多小时了,什么时候可以喝呀,我都快饿死了?”丽娇这时候喊了起来,我站在电饭煲旁边,大概是菜干猪骨汤发出的香味,在引诱着这个小馋猫。

    “快了,快了,再等一会。”我一边用勺子搅拌着汤一边回答。

    有婴儿肥的丽娇,是肇庆本地人,本地口音特别重,常常在我面前使出撒娇的本领,都快把我叫成真的哥了。

    青春的旋律上部

    图片发自简写App

    全宿舍八个人,他们七个都是财务班的,只有我是企管班,因为我们班宿舍不够,所以只能被安排跟她们一个宿舍,还好我性格开郎活泼,很快跟她们混熟了。

     “阿诗,只有你才受得了她,哎呦,诗哥诗哥的,叫得真肉麻!”单眼皮的玉香,来自新兴,和我最聊得来,也常常跟丽娇抬杠。

    “你管我!我喜欢啊!听不过,你也可以这样叫啊!”丽娇也不示弱,和她顶嘴起来。

    “我可叫不出,留给你做专属好了。”玉香把手上的书打开,低头看了起来。

    学霸小莲在温习功课,闪动那大大的眼睛,朝她们看了一下,摇头笑了笑,又低头做题了,大家对她俩抬杠的场景都习以为常;秋洁在洗脸,她的脸上有长过青春痘留下的印,大概是脸上油脂太多了,每时段放学,每次从外面回来,她都要洗脸,其他三个人还没回来。

    突然,有个男生走了进来,一边走进来一边笑盈盈的打招呼:“你们好!我是九五届财务班的李剑平,大家都叫我水手,今天拜访你们是带给你们一款最新的手表,价格不贵的,你们想了解一下吗?”

    “水手?这不是新近很流行的一首歌吗?你很会唱吗?唱来听听?”我也比较喜欢这首歌,听到他居然用这首歌名做绰号,不禁多瞄了他一眼,鼻子不是很挺,脸蛋不是很帅,高高的个子,一米七左右吧,不胖也不瘦,一点都不像唱水手的歌手,呃,倒有点像香港电视剧演员陶大宇。

    “不是,我不是很会唱,你们,要看看手表吗?”水手今天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来推销手表的。

    “财务班的?那不是我一个村的姐姐勤娣一个班?你认识她吗?”

    “对,我们一个班的,这位小师妹,既然是熟人了,你买一个手表,我给你打八折。”真佩服他,每说一句话都离不开手表,能利用假期来赚钱,除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也这样,说话间,他已经拿了几个精美的盒子出来,里面装着手表。

    “我看看,你这是男生戴的,我买来干嘛?给,诗哥,你要买吗?”丽娇看了一下,递给我。

    我看了一下,问了价格,很便宜,便看向水手说:“下两个星期买可以吗?现在没有钱。”

    我看中了一条碎花裙子,还没存够钱买,这些日子我都是省吃俭用,每天吃饭都是吃青菜,就是为了省下钱,买那条裙子,对于吃,我是很随意的,对于美丽的东西倒少了些免疫力,只要我有钱,东西够美丽,我又看中了,没有做不成的生意,对,我习惯了带给别人惊喜,就是别人眼中很好说话的人。

    “可以,可以,这位师妹有眼光,那下星期我就留一只给你了。”水手听到我有想买的意思,喜出望外。

    “是不是买给男朋友的?恕我多嘴问一句。”接着,这位师兄舌莲开花了,在宿舍里滔滔不绝的聊了起来

    “不是啊,没有男朋友。”我坚决的回答。我走出了初中那段不算初恋的初恋阴影后,还没真正领悟到,恋爱是什么呢,只写过几封信,送过一些礼物,同一个班相处一段时间,连手都没拉过,到底是不是恋爱啊!?

    丽娇插嘴了:“你介绍一个给她呗!”

    我用手肘顶了她一下:“不要乱说话。”

    “好啊!介绍我自己可以吗?”他倒不害羞,自信满满的,我们宿舍的几个人都喜欢会哄人又会说话的他,这天他居然聊了足足有四个小时才离开我们宿舍。

      第二章篮球场上

    青春的旋律上部

    图片发自简写App

    我们学校建在半山腰,背靠一座大山,门口没有海,只有西江,我常常一个人,拿着口琴,坐在学校后山的悬崖边,悬崖下面是我们通往市区的公路,公路再下去就是西江。

    有时候,我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会越长大越多烦恼,我静静的享受着江风的温柔,趁机理一下凌乱的思绪,从前的烦恼在新的环境下,终于慢慢放了下来,可是,新烦恼又来了。

    中专的生活,没有初中的有压力,一般是上午有课,下午或自习,或上体育课,到16点10分已经放学,又到19点才上晚自习,所以,一天中有很多时间是可以自己做安排的。

    “班长,打球啦!”这是下午下课后,我们自己组织的常规活动,班上的男生女生,都喜欢和我打蓝球,并不是我打得有多好,而是,他们觉得和我打球,很放松,很快乐。

    “高妹,传这边!传这边!”我们班,我不是最高的了,还有一个比我高三厘米,比一些男生还高,一米六八,而且蓝球打得不错,我还得靠她抢到球给我,没错,她就是我们班的女队先锋,而我专攻投篮。

    “班长,你这个三步跳不够规范啦!”我们班的体育委员小刚,指出了我的问题。

    “班长,哪里不规范了?”我把头转向老实不会说谎的班长,他们口中的班长是我,而我口中的班长就是正班长。

    “呃,这个我也不知道,问体育委员就没错了。”他指向小刚。

    我在初中没有学过打篮球,对这个运动还一知半解,我们的体育课主要就是学拍球,传球,带球和投篮,当然,也要考试。学校每年还会有一次篮球比赛,为我们的校园生活增添些色彩。

    我一个班长,如果不努力,何以做榜样,如果不练习好,怎么带着我们班迎战球赛呢。所以,虽然我从前没有学过,但体育课都很认真,课外之余,也很努力的去练,跟体育委员,小球,班长,高妹,高佬,还有其他几个热爱打篮球的同学一起在球场练习。

    “小刚,教我一下嘛!”我虚心的求教。

    “老师不是教了吗?”小刚故意刁难我一下。

    “就在体育课看老师示范过一次,我当然是学不会,我又不是体育天才,也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你是体育委员,你有责任教我。”我也不示弱,搬出了他的责任来。

    “好,好,我说不过你,看着啊!”小刚拿起球,做了一个漂亮的转身,接着,带着球,一步,两步,三步,跳,手一扬,一扣,投中了!小刚做了一个规范的三步跳,全场的掌声响了起来,果然是练过的人,体育委员可不是白叫的。

    “OK,太漂亮了!我来试试!”看他做得那么干脆利落,我跃跃欲试起来。

    可是,篮球到了我手中,却变得那么僵硬起来,一时半会,我还是学不会这一招,毕竟,打球可是要经过多练习才能挥洒自如的。

    “吃饭啦!诗哥!”这时,打饭经过球场的丽娇向我叫,不知不觉间,已经到打饭时间了。

    “那我们明天再练吧?!”小刚解散了大家,各自去打饭了。

    “你就吃青菜啊?会不会饱啊?”当我打完饭,转过身,水手看到了我和我打的菜。

    “会啊,我就随便吃点就行。你也打饭啊,快去吧,等下没饭了!”和他打完招呼,我就走了。

    “诗哥,诗哥,好消息,那天来推销手表的那个水手,是四会的,是他们班的篮球高手,很厉害的,还是我们学校升旗仪式的旗手,群娣告诉我的。”下晚自习后,我回到三楼宿舍,丽娇马上从床上探出头来。

    “那关我什么事?”我漫不经心的,我们班也有几个同学打得不错啊!他是旗手吗?我倒没留意到。

    “那关系大着呢,你没看出来他喜欢你吗?那可是难得的一见钟情啊!”

    “钟你个头啊!别乱说话,我有说喜欢他了吗?”这小蹄子,什么叫一见钟情还分不出来就在那里乱说,嘿!其实我也不知道。

    “你不喜欢他,为什么那天和他说那么多话?”丽娇嘟着嘴,接着说:“他说这个星期六带我们去牌坊玩,他还特意交代要你也去。”

    “我和谁都那么多话说啊!你没发现吗?别烦我,我烦着呢!班上那几个十分喜欢聊天的同学,每天晚上自习都在大声聊天,影响了其他同学,我还在想对策呢。”我挠挠头,走到床边。

    从前出现过的问题又重遇了,初中当班长那会,我就在这个问题里栽跟斗,那时是用自己的声音盖过他们的声音,怒吼大骂一会,以为可以震住他们,可是,用了两次就不凑效了,这次我决定改变战术。

    “阿香,你和我们班那个黄小球是同乡,对吧?”我坐到玉香床上,她正在看书。

     “黄小球?对啊,听说他家条件不错,你问这个干嘛?”她放下手上的书,凑过来,我回来和她聊天了,她就把书摆一边了。

    “他和另一个同学最头疼,天天晚上自习大声说话,吵到别人同学都无法专心学习了,我正想找他们好好聊聊,明晚自习后你陪我一起,约他们聊聊?”我决定用谈心的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好吧!没问题,聊天嘛,我也会啊!可是解决问题后你要答应星期六和我们去肇庆步行街和牌坊玩啊!我也没去过,很想去,听说有音乐喷泉的。”玉香把手搭在我肩上,好像我不答应就不会放手一样。

    “好吧!我答应你!”我答应着,大家一起去玩一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诗哥,你真偏心,我叫你去,你就说烦,玉香叫你去就一下子说去了。”这边丽娇又探头出来。

    “那是因为你说得不是时候啊!来,亲一个补偿一下!”我伸手轻轻捏了一下她又粉嫩又肉嘟嘟的脸蛋,作势要亲她的样子,她赶紧把头缩回被窝里,用被子盖起来。

     “不来啦?!哈哈!”我笑着拿起桶,去打水洗澡啦!顺便去楼下小店买包方便面作早餐。

    小店里,又遇到了水手,他正和几个同学坐在小店聊天,看到我,笑了笑:“买东西啊?”我点点头“嗯”了一下。

    早上升旗的时候,他认真护旗升旗的样子还蛮好看的,下午放学我看到他和他的同学在球场打球了,很精彩,他的球技很熟练,这让我开始注意起他来。

    可能以前他也是每天到饭堂打饭,我们擦肩而过却不认识,或许以前他也常常坐在这里,从前的每个星期一都护旗升旗,只是我从不留意。这些情况从上个星期六开始,就变得不一样了,他推开了我们的宿舍门,从此也慢慢推开了我的心门。

    “星期六去牌坊玩,你去吗?”我买了面走出小店,他跟在我后面问。

    “哦,不知道有没有空,到时候再说吧。”我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事实是如果我要做黑板报,可能就没有空去了,下个礼拜六老师还要我策划一个文艺晚会,我也要提前想想节目内容。

    “你好像每天都很忙,做班长压力好大,来,我帮你提。”他帮我关掉水龙头,提起水,我跟在后面,心里升起了一丝被照顾的暖意。

      第三章一场谈话

    我们在懵懂的年纪,有着懵懂的感情,那是成人世界找不到的,毫无杂质的一种美好纯净。热爱校园生活的我,在这里,每天都希望过得有意义,我努力并坚持着自我成长,把学习的知识记住外,也把候老师安排的任务完成了。

    花了一个多月的伙食,费了很大唇舌,磨破了嘴皮,通过重重关卡,我才从老板娘那里买到了这条碎花吊带长裙,经过这次交易我发誓,以后我要有穿不完的各种各样的衣服,回到宿舍,我配上一件白色短袖T恤,虽然有点成熟,还是挺满意的,我决定在班里的晚会上才穿。

    青春的旋律上部

    图片发自简写App

    班主任候老师,可能想把我锻炼成一个可以全方位发展的学生,把班里的大小事务都交给我,出校内任务黑板报,班内黑板报,校内任务活动,班内活动,都由我去组织,策划,晚自习的课堂纪律也是我管,班上那两个无视纪律的男生,每晚上自习都喋喋不休,就是我最头疼的了。

    星期二晚上自习课后,我和阿香找到他们,在课室前的走廊里,开始了一次长长的谈话。

    “你们这段时间学习怎么样了?”阿香先开口了。

    “怎么这么有空找我们聊天啊,班长?哦,黄玉香,你也在啊?你们俩约我们俩,有什么企图啊!?”大奔扶了扶他的黑边眼镜,高高瘦瘦的身体,两只手总爱插在牛仔裤的裤袋里,一边把手放出来,一边走近阿香,还一边嘻笑着。

    “对哦,班长,我们这种差生,还是不要太接近,免得我们把你们带坏了。”小球一边说话,一边把玩着手里的篮球,篮球似乎是他最好的伙伴,他走到哪里,都会带着一个篮球。

    “别这样说话嘛,大奔,我知道你在家里没有人管习惯了,在学校有人管就不自在了,对吗?”阿香好像挺了解他的,大奔也能停下来听她说话。

    “对呀,他们很久都没有回家一次,只知道寄钱回来。”大奔对阿香像遇到久别重逢的故友,你一言我一句的,聊了起来。

    “小球,你很爱打篮球吗?”这边我也和小球聊了起来。

    “对呀!我看到你上篮球课也挺认真的嘛!”我很意外他还留意到了我,我知道是因为篮球的关系,虽然他平时看起来玩世不恭,但有关篮球的东西他还是蛮细心,很有热情的。

    “那下次我们班要组队参加校园比赛的话 ,就非找你不可了,回头我跟体育委员商量,要他早点组队练习,你不会拒绝吧?”视篮球为生命的他,一定不会拒绝,我心里想。

    “好呀!好,小刚早就和我说过,他说还要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想不到,你和小刚还挺心有灵犀的嘛。”这个小球,说起篮球就滔滔不绝的。

    “但是,听说比赛不只是同级别比,还要和高年级的比,因为我们学校班级太少了吧,全校才十几个班,一个级的才三班,同级评前三名不用比都行啦!”小球继续展示着他听到的关于篮球的小道消息。

    “也是哦,不过,和高年级的比,我们不是很吃亏?他们都练多一年了,肯定打得比我们好。”我应和着,好拉近彼此心间的距离。

    “也不一定的,我们班像小刚和高佬他们,有几个打得也很不错啊!班长你不要长别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嘛!”小球对小刚挺崇拜的,他们几个也是常常一起练习。

    “好,我相信你们有希望的!你们几个,以后就肩负重任了,加油!”我扬起拳头,举到半胸前,给他一个鼓励。

    “呵呵,班长,一起加油!女队你也可以参加啊!”小球似乎被我感染了,来了一个食指顶旋转篮球的动作,这个我还没学会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学会。

    “好的,一起加油!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得先把学习搞好,老师才会无条件支持我们。有件事想和你们商量一下。”我话锋一转,想切入主题了。

    “什么事啊?这么神秘?”他看到我欲言又止的,不禁皱了皱眉。

    “就是你和大奔上晚自习旁若无人,大声讲话的事啊!老师找了我很多次了,说还不能解决就不让我当班长了。你们以后能不能不要在晚修课上讨论问题?真有事,可以小点声,或者传字条?”

    “哦,这个啊!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么大的影响。”小球低了一下头,接着转过去跟大奔说:“大奔,听到没,以后上课时候不要和我说话,影响同学学习,也影响班长了。”

    “呵呵,你个死人头,是你撩我说的,是你以后不要和我说话才是,班长教训他就对了。”大奔继续嘻笑着。

    “我不会教训你们,只是想你们注意一下就好了。小球,别理他,你是不是不喜欢来这里读书的?”我继续问。

    “唉,对呀,我不想来的,是我妈妈非要我来,我只喜欢打篮球而已。”问题源终于找到了,一个人不喜欢做的事,家长逼着做,怎么会安心做呢。

    “哦,原来是这样,唉!你妈妈也真是的!不过来都来了,你在这里也可以打篮球啊,就安心的在这里读三年好了?!”

    “是的,幸好我们班有几个会打篮球的同学,不然我在这里一天都很难熬!好吧,以后我再也不大声说话影响同学们学习了。”小球拍了拍手上的球,答应我。

    想不到事情这么顺利就给我解决了,我要好好报答阿香,除了以后对她更好外,还早早的做好班里的黑板报了,准备陪她们去肇庆市区逛逛街,看看牌坊的音乐喷泉。

      第四章第一次逛街

    这一天,水手早上在我们还在被窝里的时候,就来到了我们宿舍,把全宿舍都动员起来了。8班几个男生女生,加上我们宿舍的玉香和丽娇,一行约十个人,跟在水手身后,一个个都不知道去哪里好玩,他高我们一年级,来的时间比我们多一年,对这里比较熟悉,所以,今天由他带我们去肇庆玩。

    “是啊!我也没去过,你们谁去过了?没去过的,今天我们一起去好吗?”我不能丢下自己班上的人,和其它班的人去玩,这样显得我太没义气,太没团体精神了,选班长时我宣过誓要带领好他们的,现在可不能独自去偷欢。

    “高要去肇庆市区,可以走桥,也可以渡大船,离我们学校几公里就可以上船,你们想怎样去?”水手凭着自己的经验,向我们介绍。

    “坐船,坐船吧!”我一听坐大船,很想试试,以前在家乡去姑姑家坐过小船,大船却没有坐过,没想到大家和我一样的想法,于是,三三两两的,各自找伴,一边走,一边聊天,一行人嘻嘻哈哈,欢快的说说笑笑,几公里的路程很快走到了。

    大船很高很大,每人收费一元钱,我们参观完船上的设备后,都走到船头去,江风把我们的头发和衣服吹得飞飞扬扬,大家嘻嘻哈哈说笑着,一起看船头迎着江水向前进的磅礴气势。

    青春的旋律上部

    图片发自简写App

    水手一直不离我的左右,也时不时的看着我笑,我莫名其妙的:“你干嘛老看着我笑?你和他们都熟悉的,也可以跟他们聊天啊!”

    “我就是想跟着你,看着你,怎么了?不给吗?”他真的很直白,我也不想一直跟他说话,于是找其它人去说话了。

    “过了西江,没多远,就是水果街,商业街了。”大船开了大约20分钟,我们要下船了,水手继续向我们介绍。

    “同学们,你们有看到好东西,想买的,自己随便啊,我刚买了裙子没多久,没钱了,我只是来逛逛的,都留意一下队友,别走丢了。”我叮嘱大家结队走,免得走散了。

    “诗哥,我也来过肇庆的,不用担心。”这时候,丽娇挽着玉香的手,说话了。

    “对哦,丽娇你是肇庆人,不用担心走不回学校,大家也可以跟着丽娇。”我们走在商业街上,这里摸一下,那里看一下,然后,各自评论一下手中的商品,各式各样的商品,其实都有各自的特色,但我们不想买,就都说不好看,不喜欢。街上人声鼎沸,商品多到眼花缭乱,大家这时候都把学习的烦恼,抛于脑后了。

    “你们干嘛也看着我笑?”水手一直在我左右,我走到哪里,他就走到哪里,我看什么,他就看什么,同学们都发现了,我也察觉到同学们的异样。

    “没有啊!没有,你走啊,看路,看我们干嘛?”丽娇捂着嘴,看着我和水手笑。

    “咦,他们呢?”走了两条街,我一回头,身后只有水手一个人了,顿时有些急了。

    “不用怕,他们那么大的人了,走不丢的,不是还有丽娇吗?来,我带你再四处逛逛。”我想了一下也是,丽娇可以带他们回去,而我,不认识路,反而要水手带回去了!

    “这是皇朝酒店,这是皇朝商场,皇朝是肇庆比较出名的了,走,我带你看假日酒店,听说毕业实习是在这酒店实习的。”我们走到皇朝酒店门前,水手也介绍了它的来历,他知道的还挺多的,见识也多,至少比我多,我不禁对他敬佩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单独和一个男同学在街上走,还走了半天,下午回来时,我们是从西江大桥走回学校的,从桥上看西江,西江有另一种美,江里来来往往的大船小船,船笛的鸣响,为它增添了美丽的特色,我很感谢水手陪我,过了很轻松又美好的一天!

    “要不要看完音乐喷泉再回去?不过要晚上才有。”水手在街上时就问我。

    “还是回去吧!下次再看,我怕他们找我。”我有些顾虑,同学们不知道回去没有。

    我们走在街上,有些路人会回头看我们,不知道是因为我们年纪轻轻的像学生,学生拍拖此时还是不为大人们接受的,还是因为其它原因。

    “你说他们为什么看我们?”我有些心虚,虽然我们并不是在拍拖,但单独一男一女逛街,总是有这个嫌疑。

    “是看你长得好看,多看几眼呗!你不要那么紧张,天天在学校各种学习,处理各种鸡毛蒜皮的事,你已经够紧张的了,连逛街都搞得那么紧张,你想累死自己啊?!”水手说出来的话总是让我不自觉的信服。

    “哪里?我又不好看,是看你长得帅吧!”我无言应对,只好这样回应他。

    回到学校,已经快天黑了,同学们已经回到学校,一个个都已经休闲的,在企管班宿舍谈论着今天的见闻了,看到我回来,都贼贼的笑,大眼小玲先说话了:“呵呵,班长,拍拖回来啦?!”

    “拍你个头啊,你们竟然甩下我一个人走了!?”我有些恼怒的质问。

    住在隔壁的丽娇和玉香听到我声音,都跑过来了,丽娇笑着说:“我们不想做电灯泡啊!看你们拍拖我们没得拍,多没意思!”

    “原来你们真是故意甩下我一个的!谁拍拖了,谁和他拍拖了,你们不要那么鸡婆好不好?等一下候老师知道了,我就麻烦了。”

    “怕什么?你们多般配啊!走在街上都令人羡慕吧!?你看我们班阿琼,和毕业班的那个师兄,都公开拍,还天天一起出入饭堂,一起练球。你怕什么?”丽娇和玉香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从那天起,在他们眼中,我和水手就成了一对了,他们的茶余饭后又多了一道谈资。

      第五章烦恼左右

    说实在的,我开始有点喜欢水手是在那一个下午,可是我感到了莫名的烦恼,不知道这是不是正确的。

    这一天下午放学,我又打算吃青菜白饭糊弄这一顿,我掏出饭卡,挤在人群中,打饭的人很多,我在人群后面,看着他们,有一点烦心。

    “怎么啦?还没打到饭啊?不能在这里干等,不然等一下没饭吃了,到后面的人常常是没有饭打的。”水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后面了。

    “我……我……”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在他面前,我好像没有了班长的气概,只是像一个需要帮助的小女孩。

    “来!我帮你打吧!”他抢过我手里的饭碗和饭票,也拿着自己的,很快就挤到饭堂的窗口,打了两个人的饭菜,然后,又用力的穿过人群,回到我面前。

    “给!走吧!”他把碗塞到我手里,我连谢谢都忘记说了。

    “这……怎么还有排骨和鱼?我要的是白饭和青菜呀!”我看到了碗里的菜多了,不禁叫了起来。

    “你看看你,瘦得像排骨一样!天天吃青菜白饭怎么行啊!放心,算我请你的,不用你还钱。”水手轻描淡写的说着,然后端着他的饭回宿舍去了。

    我在后面看着水手的背影,一边走向宿舍,心里一边感动着,这是第一次,有人关心我每天吃的是什么,也是第一次,有人心疼我的身体单薄。

    “诗哥,回来啦!今天怎么这么迟?哟,还舍得吃排骨和鱼,你不是喜欢每天吃白饭青菜的吗?”丽娇在喊着,阿香和几个舍友都在,听见丽娇喊,也围过来看。

    “我哪里有钱,加一个排骨我都心疼,还有鱼,更加不是我的作风啦!是水手打的!”我压低声音,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兴奋的说出来,在她们面前,我没有秘密。

    “哦!原来如此啊!还说他不是喜欢你?!怎么没看到他打一些好菜给我吃呢!”丽娇失声叫出来,狡黠的笑着,她笑的时候眼睛只有一道弧形。

    “我怎么知道!刚好见到,顺便帮忙而已,我也答应帮他买手表了呀!他是感谢我答应买他手表才请我的呀。”我说的理由连自己都觉得牵强。

    我又开始在后山吹口琴,每次烦恼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在那里吹,虽然吹来吹去只有那几首曲,可是已经够我借曲倾诉的了,《总有你鼓励》《烟火》是我最爱吹的两首,吹《总有你鼓励》的时候,我就想着同学兼闺蜜燕,这是我们曾经最爱一起唱的歌,我们会在放学路上一边唱,一边聊着班上的八卦,她总是在我身边,为我分担我的烦恼。

    吹口琴这个兴趣是来到学校以后,看着班上的陈桂华总是吹,觉着好听,就存钱买了一个口琴,自学而成的,我常常请教他吹口琴秘籍,他总是说不清,只在我面前不停的吹,我也只好自己慢慢摸索了。

    从那以后,看到水手跟他班上的同学在球场打篮球,我也会跟着其它同学一样,站在宿舍门口往下看了;有时候,他也会有意无意的往我们宿舍的位置扫描;有时候,晚上自习课后,他会在课室到球场的校道边坐着,看到我来,就过来和我打招呼,然后,一边走,一边聊天,把我送到宿舍门口,再回去他们宿舍,他总是很多话说,也爱逗我笑,而我在他面前,失去了平时的活泼,总是忐忑不安、闷闷不乐,好像很多烦恼的样子。

    有一天晚上,天上只有一弯月亮,借着月亮和繁星暗淡的光,看见他又在半路等我,我想起我们班白天在练的三步跳,他不是高手吗,或许可以请教他一下,。

    “你,可以教教我三步跳吗?我怎么也练不好。”我抱着篮球,轻声的,显得比平时有些腼腆。

    “三步跳啊?可以啊,来,我们去那边篮球架。”他对我一笑,走在前面,领着我走向比较清静的一边。

    “这个三步跳,是带球技术和投篮技术好的人常常用的绝招,动作要快一点,要有连贯性,不要停顿,来,看我做一次!”水手拿过我手上的篮球,熟练的完成了整套动作,当然,完成得比小刚还漂亮,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投篮,动作潇洒,干脆利落,他在我心里不知不觉的又加分了。

    “一步,两步,三步,跳,投篮!好,再来,动作加快,连贯性,记住连贯性,不能有丁点的停顿。”我在努力的修正自己的动作,水手在旁边指导着。

    “你这个投篮的动作太生硬,注意手腕,手腕柔软一些,球投出去时,手掌和手腕之间呈弧形,拍球要五个手指出力,不是用掌心拍,看我!”他又给我示范着,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技术太差劲了,还得再加把劲练练才行。

    “不行啦!不行了,我要休息一会再继续练,几趟下来,我都快累死了。”我停下来,坐在水手旁边,气喘吁吁的。

    “呵呵,这么快就累啦!这套动作,一定要多练才行,别看我现在这么熟练,当初我可是每天下课练一个多小时,练了一个多月才熟,后来也要经常练,今天的成绩可是花了我不少的时间和汗水的。”水手和我又在聊全校哪个班打篮球厉害,哪个男生最厉害,还有哪个女生最厉害。

    “三年级的一个班最厉害,其它几个班不怎样,我们班是全校第二,全级第一的啦!”水手又滔滔不绝的讲了以往的篮球赛,来满足我充满期待的好奇心。

    “原来你们班这么厉害的啊!我们班不够你们班打怎么办啊?”我嘀咕着,心里算计着一定要他们加紧练习才行,就算两个班对决,我也不希望我们班男生队和水手班男生队有摩擦,因为水手和同学对我都很重要。

    忽然,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往教师楼走去,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候老师!

    “哎呀,是候老师,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们,如果看到,他心里会怎样想呢?怎么办?”

    看清楚是候老师后,我慌张的躲到篮球架后面,水手倒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不动,看到我这么慌张,干脆拿起篮球,走出去投起球来,真不愧为球队的主将,遇事不慌不忙。

  • 2
  • 0
  • 0
  • 869
  • 猫和鱼鱼_58wuxiangyu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