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没说再见

    没说再见

    图片发自简写App

    (一)

    那是我在整理凌乱的书柜时候翻出来的,一张很久远的照片——阳光灼烧着大地,那棵至今还健在的柳树伴着了无生机的叶子等待着黄昏来临,没有狂风也没有大海,就这样炎热着。男生女生们穿着统一的服装,面向太阳的人们被照得油光满面,看起来都是需要补觉的瞌睡虫,他们站在同一个画框里,背面是那栋黄白色的教学楼,他们是见证了它的成长的一代人。

    那是我的中学毕业照,摄影师是一位业余爱好者,在错误的天气拍了一张错误的照片,我将这张照片胡乱塞在错误的地方,它本该就这样就着错误的命运沉寂下去的,是我,又一次地反转了它的命运。

    照片中的我蹲在最下面一排的位置,留着厚重的刘海,眼睛被刺眼的阳光驱赶着只剩一条缝隙,和他之间隔了两个人,一男一女,我们穿着同款校服,戴着同款红领巾,在快门被按下的那一刻,我们唯一的合照就此产生了,略带不完美的合照,属于几十个人的共用财产。

    从此,合照成为纪念的唯一载体,然后,我们分开了,他没说再见,我也没说,就这样,分开了。

    (二)

    朴楠是和我做了两年同桌的人。他天生就是一个孤寂而又傲慢的人。因为生病,所以他只能每天待在见不了光的房间,脸上养成了惨重的白,像山顶常年不融的雪和一堵悲惨的墙。同样他又很冰,像是雪花结了冰,带着尖锐的冰刺。我想他肯定是需要有一个像火一样的人来点燃他、融化他、温暖他的,甚至是迫切需要的。她一定要有一双温暖的手,一双深情的眼睛,那样的话,才能为他驱寒,并且带来快乐。

    或许我可以成为那个人呢?但是我却没有这样想过。

    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所有的声音都在睡意中死去,沉寂来临,我慢慢地走进梦乡,那是我离他最近的地方。曾经的我从未想过,亲近,会是一件这么奢侈的东西。我的梦里反反复复出现他的身影,有时候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有时候清晰地像一部电影。他频繁地出现在我的梦里,我想,我要占有他。

    但是不管是现实还是梦里,我都只是单纯地想要和他待在一起而已,和那两年做同桌时候一样而已。我到底是离不开他,还是离不开那两年?分别匆匆,没说再见。

    我们升到同一所高中,在不同的班级各自过活。

    希望总是在绝望中挣扎。他说冬天很美,因为会下雪,这样就可以玩冰。他说生病不好,等你生了病,就知道健康有多重要。他说寂寞是个好东西,这样可以活得久一点。他说了很多话,对我。

    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习惯在角落里听,或者做自己的事情。他喜欢看书,手里总是捧着一本我记不住名字的书籍,他说这是一本好书。我问他什么是好书?他说你喜欢的书就是好书。

    他对我应该是有特殊对待的,因为他总是对我说很多话。

    或许有一天他会想起我的,想起那个扎着高马尾,喜欢听他说话的同桌。或许有一天我们偶然碰到,他会吃惊的——小女生长大了。他一定会吃惊的,一定会假装不认识我的——朴楠,为什么不能干脆潇洒一点?为什么没说再见?

    (三)

    我们有很多次的偶遇,可能在喧闹的课间,或者在嘈杂的路途中,我的眼睛总是灵敏地第一眼就看到他,他还是很少笑,很少说话,一个人寂寞地站在阳光照不到的阴影下,或者走在昏暗的走廊里,又或者静静地骑着那辆黑色的自行车。他缺少一个听众,或许他是难过的,因为他曾经有一个完美的听众,可是现在他失去她了。我总是这样强调着自己的重要性,即使我对他的重要性,仅限于听众,而不是喜欢,但是我不介意!朴楠,来找我吧,我依旧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听众,听你诉说那些热爱生命、热爱书籍的激情和澎湃。

    然而他从未找过我,除了偶遇,我们没有一次的刻意见面,即使见了,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或许我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所以不敢去说,连无意间的眼神相遇都是小心翼翼地避开。

    那段时间我喜欢上了踮起脚尖的快乐,因为那样可以看到他。我总是在人群中搜寻他的身影,那个穿着红色校服,推着黑色自行车的身影,他一定会出现在我的目光里!要是相遇了,那就请继续相爱吧!缘分是我的神灯,满足着我的一次又一次幻想。

    他还是那么白,因为生病的原因。但是我却从没问过他生的是什么病。也没有问过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他未来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他会不会一直快乐下去,还是一直不快乐下去,还有,他会不会记得我,在某个安静的黄昏夕阳,在那栋刷成黄白色的教学楼旁边,他的脑海里会不会浮现出我的身影?

    在每个安静而孤寂的夜晚,我都告诉自己,他会的。这样的话,我会睡个好觉,并且和他在梦里相见。可是突然的一个深夜,眼泪从我的眼角里溢出,流过脸庞,滴落在我的白色枕头上,像一副水墨画一样晕开了,被子是我的外衣,掩盖着我这朵哭泣的绒花。

    (三)

    表姐告诉我说,一定要喜欢送你红色玫瑰的男生。她双手捧着那束红色玫瑰,像是捧着那段美好的爱情,寻找摆放它最适合的位置。只能是红色玫瑰吗?我小心翼翼地问出口,或许他送给我的,是白色玫瑰怎么办?万一我喜欢的是白色玫瑰怎么办?

    表姐走过来笑眯眯地揉着我的脸庞,说,红色才是爱情!

    那你一定要送我红色玫瑰,知道吗?朴楠。于是又一个晚上,我梦到他,梦到他送了我一束花,一束红色玫瑰,开得正艳,我们之间终于不再只是水墨画。我笑出了声,声音有些沙哑,可是我不在乎。就像我明明喜欢白色玫瑰,但是期待收到红色玫瑰一样。

    高二那一年,我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束花,他送出了人生中的第一枝花。

    嘉奖是对一个人的肯定,即使这种肯定可能会引起朴楠的不适,但是我依旧期待着嘉奖时刻的到来。因为那样我可以站在台上,是他一眼便可以触及的地方,或许那样子他就可以想起我了。我是没有本事的人,没有本事去接近他、吸引他,那些被我回忆到快要烂掉的记忆从清晰到模糊,又从模糊到清晰。难道我要抱着回忆过日子吗?难道我要靠着做梦来度过每一个黑色的夜吗?至少也让我在你心中留下一个印象吧,朴楠,这样或许可以公平一些,你知道吗?唱独角戏太辛苦了。

    那天又是一个午后,老师又一次选了一个错误的时间。炎热!炎热!炎热!我不喜欢夏天,冬天快点来临,然后下一场很大的雪,遮盖住这滚烫的一切。我站在台上的阴凉处接受老师的颁奖、同学的祝福。那个时候他在哪里呢?我的目光来来回回搜寻,却没有找到他,整个校园也没有看见他的影子,是我们的缘分被判了死刑吗?我唯一可以被你瞩目的机会就要这样如流水般流走吗?

    后来我才知道,白色玫瑰代表爱情。因为他送给她的,是一枝白色玫瑰。她有一双迷人的眼睛,一个好看的鼻子和嘴巴,她有一切美好的东西,她一定是很温暖的人,可以融化他、温暖他,而我不是,我只能偷偷地擦去脸上冰冷的眼泪,在严寒的冬季瑟瑟发抖。

    那段时间,我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变化,他不再沉默、不再冷漠,笑容总是浮现在他的脸上,他们相爱了,即使在飘着雪的冬季,他也不再寒冷了。

    他还是穿着那件红色校服,骑着那辆黑色自行车,但是他已经不再是他了。在他送给她那枝白色玫瑰的那一刻,他便已经变了。然而我是一个没有本事的人,即使是这样,也没能阻挡我追逐他的目光。

    朴楠是快乐的、是幸福的,可是我的眼睛却是忧伤的,因为给予他幸福的人不是我,而是一个在我之后进入他生命的女生。

    黑色依旧来临,我还是整夜整夜地做梦,梦里的我和朴楠回到了初中,回到那些灿烂而真诚的日子里,那时候的我,是多么快乐,我是拥有他的,他永远都坐在那里,坐在我一进教室就可以见到的地方,坐在我的旁边,戴着白色耳机,听那些被他听烂了的曲子,他说音乐是药,可以治愈他的伤。于是在那些难以入眠的深夜,我都是爬进被窝,听着忧伤的曲子睡去的,渐渐地,不知不觉地,我就那样睡着了。后来,我已经不再苛求自己什么时候得睡觉了,而是静静地听着歌,等待着睡意的主动来袭。有时候睡意很乖,在我听了不到三首曲子的时候便来了,有时候它又很调皮,总是在我背诵历史或者政治的时候早早来袭,又或者来得特别晚,它一定是先去找朴楠了。朴楠是快乐的,我想,应该是快乐的吧?

    (四)

    朴楠是第一个让我经历分离的人。他让我明白,成长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分离,所以我们需要音乐和书籍,为了疗伤和自救。

    我和朴楠的真正分离,是高三的第二个学期,他终于放弃了学业,为了追随那个给予他温暖的女孩。

    他已经变得炽热,变得勇敢,这和当初我所认识的朴楠是不一样的,有很大很大的不一样。那些回忆随着时间渐渐稀释,他的模样慢慢变得模糊,但是我还是依旧纠结着,朴树,在你心里,我是谁?

    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我一辈子也不会问出口,他也绝对不会平白无故来回答我。他想,他依旧沉默,所以才有听那些忧伤到想要掉眼泪的曲子,看那些悲伤的故事。

    那是我问朴树的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总是喜欢悲伤的故事?他说,因为悲伤让人铭记。

    所以他给予了我悲伤,为了让我记住他。

    分别匆匆,没说再见。

  • 2
  • 0
  • 0
  • 413
  • 猫和鱼鱼_58wuxiangyu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