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醉红尘

        白云城的徐公子,正是百里之内出了名的美男子,眉清目秀,唇红皓齿的模样不知牵动了多少大家闺秀的芳心,若单单只论皮囊,就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可他却是个妙人,不仅文采是一等一的好,更耍得一套好剑法,“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大概就是他了,像红尘中的一枝青莲,与众不同的纯白诱惑。

        初春时节,正是出门踏青的好日子,徐公子在自己宅子门口摆了一桌笔墨纸砚,一壶热茶,书童在一旁侯着,雨淅沥沥地落下,把青石板的路面敲打成坑坑洼洼,望着雨幕,徐公子不禁陷入了沉思,手中的笔也停了下来,门前的树枝冒出了新芽,一副生机盎然的模样,生命的律动从心头涌动。

        突然,一驾马车从门前疾驰而过,打断了徐公子的沉思,一瞬间,他看到了车里的人,妖异的眼神,深邃空灵,而这双眼睛的主人正是马车内的陌生女子,这一刻仿佛时间静止了,马车不再前行,女子从车上下来,和他凝视了万年,可这些都是幻想,关于未来的故事幻想,而现实就是徐公子痴痴地望着远去的马车,手中的笔也掉落在地上,书童在一旁偷笑,“公子,您脸红了”,总说二八少女害羞的模样最为动人,没想到这徐公子也会有这幅痴情模样。

        “你这小厮胆敢嘲笑我,看我不揍得你满地找牙”。

        说着便扔下手头的事情,佯装要打书童的样子。

        “哎哎哎,公子饶命,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

        “哼,下次敢戏弄你家公子,定不饶你…”

        打闹归打闹,可徐公子的内心世界的波澜却一直平静不下来,总感觉脑海里被那双眼睛占满了,有人说好看的眼睛会说话,那个女子到底说了什么?这成了徐公子心里最大的谜团,于是他赶紧趁着记忆还在的时候,把那位姑娘的模样画在了纸上,可那双眼睛的位置他迟迟不敢动笔,生怕画错了,于是这张画上就空了这么一块,在细节之处,他把那颗泪痣点了出来,可这么好看的眼睛真的会流泪么?

        茶饭不思,如此三日,徐公子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整天捧着那幅画仔细打量,像是丢了魂一样,时不时嘴里喃喃自语道:“此情深处,不及眉眼”,书童跟了公子这么多年,多少也知道公子在想什么,于是在街头到处打听那天马车上的女子,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书童在消息最灵通的酒楼伙计那里打听到了一点线索,王员外家的小孙女儿刚从京城回来给王老夫人祝寿,于是书童在王员外家等了一天,终于在傍晚时分看到了那架马车,可车上却遮盖地严严实实的,看不到车里的人,书童回到家中把今天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徐公子,只见徐公子两眼放光,三日以来的颓废之态早就消失地烟消云散,可到底怎么才能不唐突去见这位姑娘呢?

        “祝寿,祝寿…对,就是祝寿”,徐公子突然冒出几句莫名的话让书童一头雾水,公子该不会又痴了吧,书童心里嘀咕着,第二天,徐公子托好友从外地带回了一支鎏金龙纹银簪,在一家银首饰店内挂着这么几个字“寻异瞳,赠宝簪”,一时间店内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这鎏金龙纹银簪确实好看,可徐公子却不卖,于是有人问道何为异瞳,徐公子笑笑不语,只是在纸上又添了一句话,“不许清风吻你的眉眼”,众人议论纷纷,却不知何意。

          终于在第五天,徐公子终于等到了那个心心念念的佳人,那马车缓缓驶来,车上下来的人正是那天的女子,只见她看着银簪和备注在一旁的文字,不禁遮面笑出声来。

        “你这银簪不错,说个价钱,我想买去送给奶奶祝寿可否”,女子轻声问道。

        “我只想看看异瞳,这簪子便赠给那个有缘之人”,徐公子回答道。

        “何为异瞳?”

        “非于常人。”

        “好一个不许清风吻你的眉眼,你这人好生霸道。”

        “念念不忘,必有回声,只为再见一面,出此下策,见谅。”

        徐公子和王姑娘的对话再次把围观的众人带进了云里雾里,只有一旁的书童在偷笑,看着公子心事已了,心中的担忧早就消失不见,只见王姑娘上前那下簪子,坐着马车远去,只留下目光呆呆的徐公子在原地…从那以后,徐公子多次拜访王府,说是找王老爷探讨诗歌,可醉翁之意不在酒,全府的人都知道他对自家小姐有意思,却装作不知道。

        深秋时节桂花飘香,王姑娘在院子里散步,闻着淡淡的桂花香,想起了徐公子之前说过的话,“我最喜欢桂花,也喜欢秋天,颜色,香味,感觉…会让我醉死在这风里,久久不愿醒来”,你说这人多奇怪,总是赤裸裸地把喜欢挂在嘴边,却不敢说出“我喜欢你”这句话,真是个榆木脑袋,这样的疑惑一直持续了很久,当两家的长辈开始频繁接触的时候,她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在一天午后约徐公子一起赏花,两人独处的日子其实不多,身旁总有家仆陪同,言语中不会透露出露骨的话,于是王姑娘特找了个理由地摆脱了随行的仆人,于是气氛顿时安静的下来。

        “你喜欢我嘛?”,王姑娘很干脆地把话说了出来,只是想得到一个答案。

        “我不…不确定,喜欢一个人和爱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我只知道我喜欢你的眼睛…”。

        “眼睛?你这人真的很奇怪,和徐公子相处这么久,感情缺抵不过一双眼睛,你走吧…”王姑娘的眼泪落了下来,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心疼,一双眼睛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徐公子呆滞在原地,他终于发现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心病——感情残缺,对于人,或者对于异性产生不了感情,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他害怕失去这一次心动的感觉,害怕失去对于感情的初次探索,于是强迫自己说出那句话,心底压抑了很久不敢说出来的话。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由吞吞吐吐到流畅地说出那句喜欢,徐公子好像使出了全身的气力,却还是不够。

          “我喜欢你,我,徐亦欢要娶你为妻!”终于,把自己的声音发了出来,内心的魔障被一声呐喊冲破,压抑的感情像潮水一般涌出,一旁的王姑娘也愣住了,被一遍又一遍的喜欢感动了,转眼间,泪水消失不见,那双眼睛也回到了往常的模样,一丝羞涩在脸上浮现…

          半月后,正是良辰吉日,徐、王两家的喜事传到了大街小巷,迎亲的队伍足足有上百余人,两人成婚后,感情就像那陈年的老酒一样,在时间的沉淀下越来越醇厚,徐公子在书房看着她的娇妻,为她画了一副又一副肖像,双眼的空白也被填补上了,王姑娘在一旁为他温茶,备上他最爱吃的点心,如此幸福的画面真是羡煞旁人,如果时间能暂停在这一刻的话,将是多么好的福祉,可时间不会等你,意外也不会…

        三年的举案齐眉,三年的柴米油盐,三年的时光最后凝聚成了怀胎十月,徐公子要当爹了,他心里惴惴不安,一直守在妻子的床边,不敢离开半步,王姑娘,不对,是王夫人从小身子不好,怀孕的这段时间甚是虚弱,一直到那个风雨交加的夜里,产婆问出了千古最难的问题:“保大还是保小?”面对在床上痛苦不堪的妻子,徐公子没有丝毫犹豫选择了陪他走出深渊的妻子,可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他的妻到最后也没能熬过那晚,爱人离他而去,香消玉损,徐公子一直痛哭到昏厥过去。三日后,徐府挂满了白色的纸花,看那徐公子宛如变了一个人,没有丝毫的感情能在他的脸上捕捉到,像个行尸走肉一般,时不时嘴里喃喃几句,喊着亡妻的名字,徐公子他疯了,人们都这么说,可徐公子自己知道他没疯,只是灵魂已经随着那天的事故一起死去了,心里的感情魔障彻底把他吞吃成渣子。

          走到熟悉的书房,房子还留着妻子的味道,一股淡淡的香味,他驱散家仆,谁都不准进来,一连三日,徐公子在书房里看着曾经给妻子画的画,似乎能给他一些慰藉,他想起来了妻子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想起了他们相知相遇,想起了很多很多…最后一夜,他望着画中人的眼睛,仿佛好像有人在和他说话一般,画中人嘴里慢慢说了一句:“我爱你,请你好好,活下去”,他被眼前发生的异像吓住了,幻觉?这是幻觉么?他走近一看,那幻觉却消失不见了,“活下去?好好活下去…”徐公子单独念叨这两句话,仿佛像一道光重新照亮他未来的路…

        没过几天,徐公子做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他在不远处的云雾山修了一间寺庙,这一生,因情所生,因

    情所困,最后却看破了红尘,做了个闲云野鹤之人,当真是看破了红尘?果然,徐公子之后做的事情更加令人惊奇,他在路边捡来了一个弃婴,先天失明的婴儿被狠心的父母放在路边,于心不忍,只得带上山上,僧人,婴儿,一副独特的画面在云雾山上上演,城里的人知道山上有个好心人会收留弃婴,于是这个人心深处最黑暗的地方被挖掘了出来,弃婴一直是有的,可有人却上山放在了寺庙门前,只为求得心里安稳,徐公子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把婴儿抱起来,慢慢地向庙里走去,这云雾寺不知不觉间成了一间“护生小居”,伴着诵经声和婴儿的哭喊声,时间就这样流逝而去…

        又逢亡妻的祭日,和尚安顿好婴儿,匆匆下山祭拜,在坟前烧了纸钱,那纸钱上分明写着这么一句话:此情深处,红尘无味…

  • 1
  • 0
  • 0
  • 334
  • 猫和鱼鱼_58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