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自古金莲出淤泥

               

    【论淤泥的自我修养】

    我兴致勃勃地盯着西南方厚重的云层,金色的雷电之力即使在千万里之外都让人胆颤心惊。

    “啧啧啧,不知道哪个倒霉蛋这么幸运要被雷劈了。”我承认我是有点酸了,想我紫檀修炼千年也没召来这飞升的金雷,这个倒霉蛋飞升偏偏还召来了这么纯正的飞升金雷。

    果然,做人不能幸灾乐祸!下一秒,那道蕴含着纯净雷电之力的金雷便向我直直的砸过来。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我扫过我头顶的混沌金莲,那朵风骚的莲花此时金光大盛。这是什么破事啊,不能忍!我这是被他牵连的!

    睡梦里,有人在挠我的脸,酥酥麻麻的感觉。毛绒绒的,像是我经常用来骚扰那朵金莲的狗尾巴草。

    我心里那个愤怒啊,是谁?敢动你紫檀姑奶奶的脸面!怒气直冲心头,我一下就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一张略带羞涩之意俊朗的面孔,身着滚金边白袍,看起来挺人模人样的。也就勉强跟我的偶像临河神君相提并论吧,如果忽略他刚刚藏起来的狗尾巴草。赚大了,化为人身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个绝世美男!

    这简直是上天赐给我的机会,抚慰我刚被雷劈的受伤心灵。我极力地想要表现出一副温婉的形象,捏着嗓子细细的说:“多谢这位仙君搭救,不知仙君如何称呼?小女子定当重谢仙君救命之恩。”

    我在心里坏坏的笑,若不以身相许如何?却见俊朗的小仙君起身而立,收起脸上的羞涩笑意,换上一张冷漠的面孔。

    难道是我声音太难听惹到这位仙君了?这年头,声音难听有错了?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小仙君终于说话了。

    “我是风华。”

    “……”

    这句话的威力不亚于我刚受的那道金雷,在我那并不大的脑袋里炸裂开来。

    “啊,你这个混蛋!”我感觉我虚软的身体此刻充满了力量,一下跳起来掐到那人的脖子上。

    如果不是这个混蛋,我怎么会被那碗口大的雷劈!虽然我也跟着飞升成功,但是,你能不能提前跟我商量一下,让我做个准备也行啊。就这样直接被劈,我幼小的心脏实在是承受不了了。

    “两位仙君,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来接引我们的仙童看见我们俩的阵势一通劝告。“能一起飞升的缘分可不多,两位何必这样大打出手呢?”

    我扭过头恶狠狠地对仙童说:“你知道那种你正在兴致勃勃的看雷劫的时候,那道雷在你没有任何防备就劈过来的心情吗?”

    或许是我目光太凶恶,仙童缩缩脖子退后了一步。

    风华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我掐在他脖子上的手,卸下了我手上的力气。

    是的,就一招!风华就打败了我……果然,上天时刻都在提醒我就是那个走了狗屎运,连带被飞升的!

    仙童见我俩“解决”了矛盾,捧着册子走过来记录我们的身份信息。

    仙童效率很快,不一会儿就登记好了风华的,转来看我。他围着我转了几圈,敲敲自己的脑门:“怪哉,我登记飞升之事已有万载,却看不透仙子的本体。”

    风华恶劣的插话进来,完全颠覆了之前风光霁月的样子:“烂泥巴。”

    你才烂泥巴,你全家都是烂泥巴。

    忍住怒气,我尽量的保持微笑,指着一旁的风华:“我,紫檀,就是养了这朵混沌金莲的——淤泥!”

    那仙童似是没有想到淤泥也能飞升,不过万物皆可成仙,微楞一下,还是从容的登记了我的信息。

    作为生长在仙界的淤泥,我也是有伟大理想的。我的愿望就是早日飞升成仙化为人形,去追我的偶像临河神君。

    【不想下凡的仙君不是好仙君】

    在正式飞升成仙之前,我们还得去人间走个过场,经历凡人的七情六欲。按照仙界的官方说法,只有真正的经历过凡界的一生,才能知道凡间需要什么,才能成为造福一方百姓的好仙君。

    前面的大哥,别走那么快,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去见见我偶像啊!

    前面领路的大哥一直不理我,那他是不是心里默许了?

    嘿嘿嘿,大哥,你是个好仙!等我下凡回来上位成功,我一定重重提携你。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见我偶像临河神君了!在我不懈努力的打听之下,我终于找到了我偶像的临河神宫。

    我是选择机会渺茫的等人通传一下我这个无名小卒,还是直接翻墙进?在线等,挺急的……

    不行,时间不等人,我还是直接一点选择翻墙吧。我偶像今天是一袭青袍,站在仙界纯净的天空之下,像是散发着柔柔的光。他笑着,还是那么的温柔,好想沉溺在他的眼睛里。我好恨,我不是他的眼珠子!

    可我万万没想到,我偶像他此刻正拿着一面镜子说:“我好喜欢你,我愿永远和你相伴……”

    那不是他经常跟我说的话吗?每天临河神君都会来瑶池跟我说话,还每次都在我面前的位置,雷打不动的那种。

    现在想想,可不是把瑶池当作了镜子吗?

    我紫檀现在单方面宣布,临河神君再也不是我的偶像了!从此再无瓜葛,他有什么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

    当我匆匆赶到落凡台的时候,小仙童快要急哭了。因为找不到人,这干了几千年的饭碗都快要砸了,着实是职业生涯里的一个败笔。

    于是,等待我的是被狠狠地一脚踹了下去。等一等,啊喂,我还没有摆好姿势!

    很好,我记住你了,等我回来一定要让你好看。

    盘踞在天羽大陆西南方的岑南国皇宫此刻一片喜气洋洋,那个出生就带来久旱甘霖的紫檀公主今日满月。

    岑南国皇帝很是宠爱紫檀公主,特为她大赦王国。在民间大开流水席,举国同庆紫檀公主满月宴。

    我要投诉,为什么下凡历劫会变成刚出生的婴儿!没人告诉我!

    刚失去偶像的沉重打击,还有变成婴儿的控诉,这一桩桩一件件,让我这一月来都没能接受这个事实。整天除了吃就是睡,我才不会给那些来看我的人一个好脸色。就算今天是我的满月宴也不行!

    作为一个婴儿,成天只会吃喝拉撒的婴儿。我在我满月宴这天被折腾的够呛,从一大早我就被我这具肉身凡体的母后大人给抱出了温暖的襁褓。我只能用我嘹亮的嗓音来回报她了!

    于是,整个凤息宫都回荡着我那中气十足的哭声。我的父皇专程过来笑嘻嘻的夸我:“我儿生来就是不平凡的,连哭都这么惊天动地。”

    我怀疑我现在就是冲着我那父皇撒泡尿,他都会拍手称赞,我儿不凡!

    算了,我紫檀仙君,作为一个有着优秀道德修养的好仙君,是不会这样做的。哭的有点累了,还是睡一会儿吧。

    【染黑那朵臭莲花】

    鼻翼间还是那股熟悉的瘙痒感,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哈欠。

    这个拿着鸡毛来骚扰我鼻子的小混蛋怎么和风华那个大混蛋长的这么相似?八卦之火顿时在我心里燃烧起来。

    风华那个大混蛋比我先下来的,搞不好这个小混蛋就是大混蛋生的!

    呵,找不到老子,找小的报仇也可以啊,我早就不知道廉耻两个字怎么写了。

    于是,在来凤息宫祝贺的众官眷看到的就是,紫檀公主挥着她满是肉的小胳膊,情绪激动地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纠缠着一个五岁的小男孩。

    一个华服逼人的美丽妇人急匆匆地跑到我的塌前,冲着我父皇大人面前跪下:“皇兄,华儿他不是故意招惹公主殿下的……”

    原来是长公主的儿子啊,我看着长公主一派雍容华贵的模样,难道风华好这口?

    我父皇大人笑呵呵的说:“不碍事,你看,这是檀儿喜欢他呢!你看她何时像这个样子想开口说话了?”

    才不是,我才不喜欢这个小混蛋!

    我父皇大人突然话锋一转:“两个孩子感情这样好,不如……”

    母后大人打断了我那便宜父皇的话:“陛下,檀儿还小……”

    母后,我承认你了,关键时刻还是你比较给力。这便宜父皇还想给我赐婚,不能忍!

    不过从那件事以后,长公主殿下倒是经常带着她儿子风华来跟我玩。我已经快确定了,这个长的像大混蛋的小混蛋就是那个混蛋!听说,这个混蛋出生的时候,正好天边日出泛起一层金光。他的胸前有朵莲花模样的金色胎记……

    凤息宫又传出了一段风言风语,紫檀公主老想扒了风华公子的衣服。

    我好惆怅!好想扒了那个小混蛋的衣服看看他胎记,确认一下他到底是不是那个大混蛋啊。

    我紫檀仙君,作为一个有着优秀道德修养的好仙君,是不会错伤到任何一个凡人的!

    三岁的我已经可以在皇宫里随意行走了,这意味着我扒那个小混蛋衣服的美好愿望即将实现。

    强来是不行的,只能智取。三岁的我又打不过那个小混蛋,我好恨!

    这个公主的身份勉强好用吧,最起码我把风华那个小混蛋身上弄满了泥巴以后,没有人敢责怪我。如果忽略那个混蛋恶狠狠地瞪着我……

    哈哈哈,奸计得逞了。现在我只要小心翼翼地跟在风华后面,隐藏好自己就行了。

    风华乖乖地跟在小太监身后,去净室沐浴更衣。小太监把风华带到净室以后就被风华摒退了,这实在是太符合我的心意了。

    我蹑手蹑脚地钻进净室,偷偷摸摸趴在屏风后面。哗啦啦的水声,美男子在沐浴,真是对人的一种考验。

    我就喵一眼,就一眼!

    我小心的移动自己的头,探出巨大的屏风。“啊……”

    风华眼疾手快的捂住我的嘴巴,粗鲁地把我搂到怀里。飞身一转,跳进沐浴的大木桶里。早就听闻长公主为了请了最好的师傅教他练武,看来这一年来还挺有成效。

    有小太监慌慌张张地冲进来:“公子!”

    风华早就把我按到水下,赤裸着上身坐在木桶里风轻云淡的回答着小太监:“无事,只是一个嘶呀咧嘴的老鼠而你,你且退下吧。”

    我迫不及待的钻出水面,冲着风华那张小白脸吐了他满脸水。

    风华皱着眉头,又把我按到了水下。

    混蛋!就算成人了也还是那么的恶劣!

    在我濒临窒息的时候,风华终于良心发现的把我提上来了。

    风华皱着眉头看向因为呛水咳嗽不止的我,在我后背拍了两掌:“你怎不知羞?”

    这一句话突然间的问到我了,我沉思着该如何回答他。

    风华又自顾自的说道:“母亲说了,男女授受不亲,你我如今在浴在同一个木桶里面。我,会对你负责的……”

    “谁要你负责了?如果不是你,我会被泡在这里吗?”

    “可如果我刚才不是这样做,待会整个皇宫都会知道你我共处一室的事情。现在就只有你我知道,不会损你清誉。你放心,我会娶你的。”

    “啊啊啊,没法交流了。”

    【金莲也要有春天】

    可能是因为浑身湿透的跑回凤息宫,在路上吹了冷风。从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只觉得脑袋昏昏胀胀的,我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却感觉有块大山压在我头上,遮住了我的视线。

    迷迷糊糊地,有人把我额头上降温的帕子取了下来。那人用手感知着我额头的温度,冰冰凉凉的,真舒服啊。

    在察觉到那个冰冷的东西要离开我的时候,我迟钝的脑袋竟然指挥双手抓住了那丝凉意。我听见那人叹了口气,有点像那个混蛋的,还没等我仔细思考,就对脑袋里传来的睡意缴械投降。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走廊外挂满了宫灯,映着我这黑漆漆的殿里也有了丝光意。借着这道光,我这才看清趴在我床头的人,竟是风华!

    我已经确认,他确实是那朵风骚的莲花,不过他好像没有了之前的记忆了。

    我盯着风华那嫰的能掐出水来的脸蛋沉思许久,他眼皮微动,颤抖着睫毛,睁开了眼。不得不说,上天真的给了他一副好皮囊。

    风华眨眨眼睛,刚睡醒的眸子湿漉漉的。他伸手摸摸我的头,呼出一口气:“可算是退烧了。”

    他手的温度,让我确定就是我昏睡时感觉到的清凉。原来,那声叹气真的是他。

    风华站起身,活动下蜷缩在我床边的酸痛身体,向我俯身道:“公主殿下既然退烧了,那在下就告辞了。”

    “皇上驾到!”

    我那父皇来的可真是时候:“檀儿醒了?精神看起来不错。华儿可是一大早就来了,守了你一整天呢。华儿留下来用个晚膳吧!”

    风华向皇帝行了一礼:“华儿该回府了,不然母亲会担心。”

    皇帝向小太监摆摆手,强势的拒绝了风华:“小李子,你去。给长公主报信,让华儿留下用过晚膳再回府。”

    风华见拒绝不了,只能顺从了皇帝的意思。

    这顿晚膳用的真是宾主尽宴客欢,最起码明面上是这个样子。我父皇一个劲的夸风华的体贴,青年才俊,我丝毫不怀疑我父皇想要把我嫁给风华的心。

    我吃的恹恹的,风华失去了以前的记忆,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陌生人,我还有必要把仇抱在他身上吗?尤其他还说要娶我。

    从那以后,在皇帝陛下的有意撮合下,风华便成了凤息宫的常客。随着他慢慢的长大,每日要习的功课也越来越多,却每月都抽出时间来进宫看望紫檀公主。

    今日他早早的便来了凤息宫,我诧异的看着那个直立在廊下的少年。少年的身量在习武以后蹭蹭地上涨,到达一个需要抬头让人仰视的地步。

    上午的日头还很温和,光晕打在他身上,恍惚间我仿佛看见天庭里那个羞涩俊朗的少年。

    我抬头轻声唤道:“风华。”

    少年转过身来,微微一笑:“外面风大。”他向我走来,解下肩上厚重的披风,轻搭在我肩上:“快些进去吧,莫要冻伤寒了。”

    我笑着,看他低下头为我系上披风:“你太紧张了,我又不是瓷器,只是出来了几步而已……”

    风华快步推着我进了凤息宫,我心下确比吃了那进贡的蜜饯还要甜。在我有意的调教下,风华已经成为了会嘘寒问暖、温柔体贴人的好孩子了,成就感满满。

    刚跨过门槛,我便被少年宽厚的胸膛拥住。少年的身子抖的厉害,声音更是颤抖不已:“阿檀……”

    他平日也唤我阿檀,那时是柔和的。今日,竟连规矩也不守……那声颤抖的阿檀,更让我觉得像要失去他一般。

    风华把下巴放在我头顶,我还没习惯他与我这样的亲密,头顶的那个声音说:“我想去边关……”

    我挣开他的怀抱,转过身来:“什么?去边关干吗,那里那么危险,你怎么可以去?”

    风华那张羞涩的脸上,有着少年人特有的锐气:“边关已经乱了,战火就在眼前了,我想要建功立业……”少年怔了怔望向我的眼睛:“建功立业,才能娶你!”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少年,此刻我才相信,原来他是真的想娶我。

    风华从袖中取出一支金簪,簪尾雕着一朵惟妙惟俏的莲花:“我从出世之时便有一块莲花形状的金色胎记,她们都说,这是天神庇佑的记号。我用它雕了这支簪子,我不在的时候,希望它能保护你。”

    我接过这支金簪,确实和那朵金莲长的一模一样,它被打磨的很精致,可见是下了功夫的。

    风华在我接过簪子细细查看的时候,趁机抓住了我的手。我大惊道:“流氓!”

    我想抽回双手,这与礼不合。风华却抓的更紧了,像个赌气的小孩子:“我不放,这一放开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到你。如果可以,我也不想离开到那么远的地方。可我如果不去,谁来为你守着这个国家呢?”

    这小孩说的真是动容,令人眼眶发热……

    风华手忙脚乱的为我拭去眼泪,重新把我揽到怀里轻声安慰:“阿檀,你别哭啊。”

    “你才哭了,我那是风沙迷了眼睛。”

    【等淤泥开窍的那些年】

    在天羽大陆各方势力的角逐下,岑南国败了……

    有人私下在讨论:“据说岑南国帝后带着最宠爱的公主共赴黄泉,一家三口也算是死在了一起。”

    “我听说了,真是可惜了那个公主,大好年华生的是花容月貌、惊为天人……”

    我坐在汀溪楼的雅间,能清晰的听见外面人的讨论。回想起破国的那一天,火光冲天,映的黑漆漆的天空像是傍晚的晚霞。

    伴随着破国的消息一同传入我耳中的是风华战死的消息。马革裹尸、战死沙场,在沙场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可那是风华啊,独一无二的风华啊!我不相信,他可是仙体下凡,有神灵庇佑的啊!

    我凡界的父母,他们有着一国之主的尊贵。在生死关头,他们愿意舍弃性命,宁愿用肉体凡身抵挡住飞来的羽箭,也要让疼爱的女儿逃出生天。

    这……便是爱吗?如果要这样让我体会爱的含义,这代价未免太大,我宁愿不懂,宁愿他们还好好的活在人世。

    父皇母后早就为我留了一条后路,就是这座闹市里的花楼——汀溪楼。他们告诉我,忘了报仇,活着便好。我也确是如他们所想,安安静静的待在汀溪楼,幻想着有一天早上醒来。睁开眼,看到的是凤息宫的穹顶,那是一座有父皇有母后,还有……风华的宫殿。

    连续数天的阴雨连绵终是停了,婢子劝我去花园走走。我搀扶着婢子的手臂,在汀溪楼的红帐中穿过。有人与我侧身而过……

    我猛地抓住那人的衣袖:“风华!”

    那人转过身,平凡的五官并不似风华那样出众。我松开了手:“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有泪水冲破了我的眼眶,我再也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情绪。父皇、母后、风华,他们都不在了……

    后来,我看着汀溪楼里的妓子,有被恩客赎身出了汀溪楼,马上又有新的美貌女子入了楼,一批又一批的更换。

    我的眼睛变的浑浊,行动也没有那么方便了,一直服侍我的婢子在上月去世。

    明明今天是个好天气,为什么我感觉浑身乏力呢?眼皮有些沉重,我记起好多年前,我浑身湿透跑回凤息宫,第二日也是这般模样。睡一觉吧……

    【仙君请上座】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盯着这座陌生的宫殿想了许久。

    有仙童过来送茶水,惊喜的看着我:“仙君,你醒了?”

    我回过神,感受着浑身澎湃的仙力,这便是成仙了吗,我的嗓音有些嘶哑:“这是哪里?”

    仙童很是伶俐的回答了我:“这是飞月殿,大人已经请奏仙帝让仙君来主理飞月神宫,就等仙君您休息好拜见过仙帝就可以上任了。”

    仙童看上去很高兴:“仙君您慢慢休息,我先去告诉大人这个喜讯。”

    风华他,回来了吗?

    很快又有人打破了我的思绪:“仙君,别来无恙啊。”

    这个人很眼熟啊,这不是接引我成仙的仙童吗?

    这缘分还挺深:“是你啊。”

    仙童自顾自的坐下为自己倒了杯茶:“仙君是否疑惑为何还记得凡尘往事?”

    我问道:“难道不是大家都记得?”

    仙童抿了口茶水:“非也非也。”他放下杯子郑重的看着我:“说起来,这是我的一个纰漏。仙君本应在下凡前用忘尘术,前尘往事全都忘下,做一个纯粹的人。历劫归来,也会忘了凡尘琐事,做一位合格的仙!”

    我疑惑:“既是为了让我感知凡界的七情六欲,又为何让我做一个不问世事的仙。”

    仙童的目光飘向门外,说的风轻云淡:“仙条自有它的道理。我早已禀明仙帝,让你接管飞月神宫,主管仙君们下凡历劫之事。”

    仙童突然话锋一转,像个狡猾的狐狸:“这样,在你身上出的重大披露,你不说我不说,仙帝就不会知道了。你因此得到了高位,我不会被罚,岂不美事一桩。”

    我更加混乱了,这仙童为了不被罚拱手献上了他马上就能得到的飞月神宫,我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换上仙界统一的官袍,还真有点飘逸仙人的感觉。呸,我本来就是仙!

    我在殿外等候仙帝召见,左等右等,就是没人传召我,这都一个时辰了。有人从殿内出来,滚金边白袍,青涩稚嫩的脸已经有了棱角。

    臭莲花,再看见你可真好啊!

    风华见到我还是那么的恶劣:“烂泥巴,你哭什么,是不是别人都觉得你特别吵凶你了?”

    我想打一拳爆他的头,怎么还是这么气人:“我话多那不是因为你老是不理我,所以我才老想烦你让你回应我嘛。”

    有仙童禀报,仙帝召见我。

    再出来的时候,风华已经走了。我已经记不清仙帝长什么样子了,我满脑子想都是风华。

    那只金簪不知为何缘故竟随着我来到了仙界,我日日佩戴。耳边有人在说:“等我娶你!”

    飞月神宫美轮美奂的软塌上,我睡的正酣。突然间的呼吸不顺让我感到不妙,我睁开眼就看见风华正捏着我鼻子。

    我坐起身来就想跟给他一拳,在我要击中他鼻子的时候他才缓缓抬手,用他的掌心包住我的拳头:“阿檀……”

    多么熟悉的名字啊,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这样叫过我了呢。

    黑暗中,我看见他眼角的泪水在反光。我想也没想地扑上去,紧紧抱住他:“你记得了对吗?”

    风华点点头,用力地把我贴紧他的怀里:“我记起来了,我都记起来了。”

    真好,我失而复得的爱人。

    风华轻轻捧起我的脸:“你知道吗?那日我被身后的副将捅了一刀,他是最后的漏网之鱼。我为你守住边关,可我也因此而死。岑南国的颓势已显,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不是恐惧死亡,而是害怕我的公主无人守护。”

    他轻轻的在我嘴角落下一吻,我浑身颤抖。我一直都不知道,他对我的爱竟如此深……

    我疯狂的回应他,在汀溪楼的那些年,每晚夜深的时候,思念总是紧紧缠绕上来。我看着长大的少年,已经紧紧扎根在心房,我想那便是爱吧。

    一吻后,我气喘吁吁的趴在风华坚实的胸膛上……

    “你被下了忘尘术的,你怎么会记得?”

    “我下午见你的时候,觉得你神色不对。我莫名觉得可能跟我下凡历劫丢失的那段记忆有关,我就去求了南海仙人。直到刚刚,我才恢复了记忆。”

    “风华。”

    “怎么了?”

    “没事,我就想叫下你。”

    【金莲还是出淤泥】

    风华和我偷偷的下凡了,不知道我人间的父母现在过的如何?

    扬州城的杏花开的正灿烂,花团锦簇粉饰了满城黑白。梅雨时节,打湿了满地的粉色花瓣。

    有调皮的黄衣少女,撑着杏色油纸伞小步穿行在扬州城的小巷。身后跑的气喘吁吁的婢女:“小姐,你慢点!”

    黄衣少女回过头,满头珠翠碰在一起,发出叮泠的清脆声:“阿桃,你快来追我啊。”

    女子话还没说完便与对面走来的人撞到一起,那人身着天青色儒衫,抱着的一摞古籍也零落的散布在地上,任初春的丝雨晕染了字迹。

    男子慌张的想要补救湿了的古籍……

    黄衣女子看自己惹了大祸,也蹲下身帮忙捡起散落的古籍。她把古籍递给男子,四目相对的瞬间,似有万种言语……

    我像个无骨动物一样倚在风华怀里,悄悄打了个避雨术给在雨中愣着的两个人。我凡界的父皇和母后在命运的安排下相遇了,这世没有亡国之殇,有的只是平安富足与喜乐。

    风华跟着我回了飞月神宫,像我这样年纪轻轻却坐了一宫主位的人已经不多了。

    我紫檀仙君,作为一个有着优秀道德修养的好仙君,才不会承认这是走了天大的狗屎运!

    我还是低估了自己的能力,以前管理我自己一个人都够呛,现在我要整理好一整个神宫的事情。我恨不得马上长出三头六臂来应付这些杂碎琐事,不过,还好我有风华。

    “风华,这有一殿的杂物要整理……”

    “风华,这个钕麓神君和瑾泉神女一起下凡了,上面交代了……”

    “风华,我饿了……”

    于是,被我拉来做苦力的风华神君,从一大摞公务中抽身出来,认命的端了一盘糕点过来。

    他气呼呼地把蒸的圆润的糯米团子整个塞我嘴里:“这几步路而已,你就走不动了?”

    我嚼着松软的糯米团子,口齿不清的回答:“这不是处理公务太累了吗?”

    风华拿他那根根分明的细长手指戳我脑门:“到底谁在处理公务的?”

    我狗腿的献上糯米团:“仙君,您消消气,吃一口吧。”

    风华咬了一口白软的糯米团,眯起眼睛:“还真有一件事,需要你来做主。”

    我点点头,看在风华处理这么多公务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他一次吧。

    “你说,我们婚期定在哪一日比较好?”

  • 1
  • 0
  • 0
  • 730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