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猝不及防

    鲁安今年刚30,但已经被生活折磨的不成样子,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眼袋沉重,目光涣散,小腹微凸,曾经一身结实的肌肉现在已被一层100页书本那么厚的脂肪覆盖。当他再次凝视镜子中的自己时,不禁从内心里发出带三个感叹号的问句来,这几年生活到底对他干了什么啊!!!

    是的,生活不易,尤其是在这几年里经济退步,每个人必须加倍努力的工作才能维持以前的样子,再加上他已完成了生命中所谓的几项大任务,恋爱,成家,生子,压力更加排山倒海一样涌向他,曾经意气风发的青年一下子被生活的洪水扑倒,卷入琐碎日常的漩涡,换气的机会都没有。他怀念以前自由自在的日子,他也怀念妻子以前的模样。

    那时候的他们刚刚相识,雯雯不是公司最漂亮的女孩子,但是当他第一眼见到就知道她是那个命中注定了。追雯雯没有花费很大气力,她是个懂事温柔的女子,不想折磨自己的爱人。之后两人顺理成章的结婚了,婚后半年,雯雯怀孕,便辞去了工作专心安胎,生产之后便全职在家带宝宝。幸福美满的小日子似乎就这么开始了。然而小夫妻想的太简单,生活哪那么容易被人征服。雯雯辞去工作后两口子的收入立马捉襟见肘,再加上在高位价入了一套小套二,接踵而来的装修,账单每个月雪花一样飞来,鲁安有点吃不消了。每天努力工作,矜矜业业,越来越害怕自己在失业潮中被裁掉,竟然也主动加班起来,想到自己以前得过且过的日子不禁胆战心惊。怎么能如此明目张胆?!然而这样高压的生活竟然也有让人喘息的时间,鲁安还有一个秘密的情人,差不多十天半个月他们会幽会一次,那个女人叫奈奈,是个刚出入社会的小姑娘,不知怎么见了中年大叔就沦陷了,心甘情愿的跟着他,明知没结果,却还是抓着不放,也不挑唆他离婚,她从不提,这一点是鲁安最喜欢的,享受崇拜和爱情的同时不用承担责任。于是他们就这样相安无事的活着,直到那天下午,7月22!该死!是的,鲁安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天是他生日。

    提前两三天奈奈就约了鲁安要一起庆祝。其实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犹豫的,他更偏向于和老婆一起过,然而雯雯明显的沉浸在孕期的烦恼与喜悦中,对这档子事儿仿佛完全不记得了,要知道在以前他们都是精心准备好好庆祝的。鲁安应了奈奈的约,晚上七点半去樱花居酒屋吃日料和蛋糕,奈奈还准备了礼物,是什么呢?有一丝丝期待。

    盼到下班,他便直接打车去了樱花居酒屋。他早已提前告知妻子今天加班,会晚点回家。没有后顾之忧了。鲁安意气风发。来到餐厅,奈奈早已在等他。两个人入座之后,点了菜,甜甜蜜蜜的开动,两个人还像小孩子一样脚在桌子底下打架,简直羡煞旁人。酒足饭饱,两人手挽着手离开,在路边等车的时间,突然鲁安听到有人叫他名字:鲁安。平静而又忧伤。那是雯雯的声音。那一刻他有点眩晕,心里一紧,甚至不敢环顾周围去寻找那声音的来源。奈奈回头了,她推了推发呆的鲁安,递了递下巴示意他方向。雯雯站在离他10来米的路灯下,眼里噙着泪水,一阵风吹动她单薄的衣衫,那么无助。他心里痛了一下。立刻走上去,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说:你怎么来了?她没有动,眼神恨的吓人,仿佛要把他吞没。他不敢直视。奈奈在身后说:我先走了。然后是她蹬蹬蹬远去的高跟鞋声音。雯雯还是一动不动,像个雕像,只有眼睛是活的,恨着他。僵持了半晌,他怯懦的伸出手去拉妻子,她的手冰凉,没有回应,任由他拉着,他叫的车到了,他牵着他上了车,回家。

    两个人回到那咫尺之地还是相对无言。直到宝宝醒来的哭声打破了这潭死水。鲁安慌张的去看孩子,哄了半晌,手忙脚乱。雯雯也不动,只是坐在沙发上,仿佛坐在一个隔绝的空间,不听不看。孩子终于再次睡过去。鲁安给雯雯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她面前挨着她坐下来,在他挨着她的那一瞬间她本能的一缩,不想有任何接触。雯雯,说说话好不好?不要这样。他试着去缓和气氛。良久,她终于开口:你们一起有多久了?鲁安如释重负。他早就做好了弃车保帅的准备,他准备坦白一切,留住妻子,结果如何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是一个难熬的夜晚。一个中年男人承载着生活的压力,犯了错,必须卸下所有自尊,在另外一个人面前投降,毫无保留的展开自己所有的心事。这是冒险的,但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他不这么做,他努力支撑的家庭将支离破碎。他怕妻子在没有他的日子过的幸苦,他不敢想象自己的孩子没爸爸。奈奈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他从头到尾事无巨细的坦白了他和奈奈的种种,妻子仿佛慢慢活过来了,有时候甚至语气严厉的逼问他一些难以启齿的隐私,他还是回答了。经历一一番大考之后,妻子也不再问他。他对妻子说:我承认我是对她有感情的,但不及你的万分之一。妻子冷笑了一声。转身进了卧室,反锁了门。他把孩子移到次卧,摇摇她,捏捏脸,这时候的他竟然有一点如释重负。反正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不会亏吧。

    第二天他出门上班时妻子的卧室门还是紧闭着,他想到了她冰冷的脸。看一眼手机。奈奈发来信息问他怎么样了。他想都没想就删除了。再看看吧,妻子这边不行再去哄她。亦或妻子这边哄好了再去哄她。我上班去了。他对着门说了一声。记得给宝宝喂饭。

    公司一切如常。他却暗自感叹自己的生活已经翻天覆地。整个上午他都心神不宁,时不时瞄一眼前台接待倩倩,她看起来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两个人眼神交汇,她友好的笑了一下。他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倩倩是雯雯的好朋友。午休时间老板叫他去谈话,他的神经又绷紧了。仔细回忆了一下最近的工作,没有什么大错,甚至可以说无懈可击。嗯。他挺直了腰板进了办公室。

    听说你出轨了。上司李头儿直截了当。措手不及。他大脑停止了运转,3秒之后又开始飞速运转。李头儿怎么知道的?他如何看我?这对我工作有什么影响?难道是雯雯告了状?她有李头儿有什么关系?一瞬间脑袋被各种疑问充斥。但他表面还是故作平静,张嘴说,李总,有什么事吗?李头的眼神严峻又有一丝狡黠。没什么,就是问问。李头儿顿一下,又接着说:要处理好自己的私人事务,不要影响到工作。我准备给你放个假,半个月吧,你先处理好,再来上班。说完不再理他,对着电脑假忙。鲁安感到自己一直努力苦苦支撑的那根柱子瞬间轰然倒塌。他微微发抖,什么也没说。回到自己位置,继续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此刻心里已是暴风骤雨。谁有注意到他颤抖的双手和空泛呆滞的眼神呢?这个男人突然觉得自己一无所有。他还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头。

    下班。他回到家。此刻夫妻的那点琐事和失去工作的后果起来已经无足轻重。至少还有家。他这样安慰自己。家里有一种可怕的安静。他没有听见孩子的声音。也没有妻子的气息。他强颜欢笑大声呼唤雯雯。声音在房间回响,空洞洞。这时候他注意到了桌子上的一封信。一丝不详略过心头。他打开一看,是妻子的笔迹。我们完了。孩子归我。我净身出户。离婚协议书我稍后寄给你签字。下个月10号去民政局。简单几句,却如刀子直剜人心。怎么就变得这么快?他一个踉跄跌坐在沙发。一下子全身瘫软,天昏地暗。

    过了几天行尸走肉无人问津的日子后,他等来了离婚协议书。期间他也无数次拨打妻子的电话一直是忙音。微信QQ已全部被拉黑。信息发了一百多条泥牛入海。短短几天他有了白发,瘦了10来斤。欲哭无泪。

    10号。民政局。鲁安按照雯雯的指示按时到达,他还是不想放手。他还想挽留。当雯雯出现时他感觉到自己从未如此急切的需要一个女人,只想抓住她,只想拥抱她,只想和她共度余生。雯雯一脸冷漠,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回答。他不想离,雯雯说:今天不离无所谓,以后你别想见到孩子。他看着她的脸,仿佛有一层薄霜,冰凉。

    还是离了。他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民政局大厅时,雯雯走在他前面,脚步轻盈,仿佛获得新生。她头也不回,很快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鲁安浑浑噩噩。出民政局走了一两百米感觉十分吃力。便干脆坐在了公交车站等车的小凳子上,麻木的目送来往车辆。公车来了,他正要上车,突然瞥见前面一辆奥迪车牌那么熟悉,772LL。妈的,那不是老李的车吗?怎么会在这儿?     

    妈的!!!

  • 1
  • 0
  • 0
  • 663
  • 猫和鱼鱼_58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