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电话那头的男老师

    网上有这样一个问答:有什么意见或建议给大一新生?其中一个回答获得高赞——女生如果请假超过一星期,一定要发旅游照片,不然大家肯定认为你是去打胎了。

    王小玲当初如果也被过来人这么告知,也许她的风言风语不会来得那么早,不过相比后来的事,同班女生背后的这点嘀咕也不算什么了。

    王小玲从大学入学就不避讳自己跟男朋友睡过的事。室友们试探性地说某某某跟男朋友出去玩了好几天,是不是住一起了?刚进大学,谁也不好意思挑这个话题的头,一旦挑开,都跃跃欲试。王小玲一副少见多怪地抛出一句:那还用问吗?

    大学生假期多,王小玲的男朋友来北京找她,或者两人一块约好去哪玩几天。室友们也见惯了王小玲半夜十一点冲着手机那头愤恨地喊一声“傻x”,啪地挂断电话,然后再一遍遍挂断男朋友打过来电话,直到一两点,俩人又你侬我侬地好了。

    大二那年,王小玲消失了十几天,这之后没多久传出她跟男朋友分手的消息。王小玲打小父母离婚,最受不了男人遇事开脱找理由。跟男朋友是高中时候开始的恋情,小男生天天粘着自己也知冷知热地照顾自己。

    王小玲在女生圈里不算出挑的,但是眼神格外超脱,一副什么都看不上的样子,偏有男生着了她的道,她自己也能看到那些个眼神,未免更恃宠而骄。

    男朋友家世好对自己好,在当时是不错的选择,就是他凡事没什么主意,王小玲想着男生需要时间成长,到了半社会的大学肯定会好的。

    压死王小玲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次俩人吵架,男朋友把电话打到了王小玲妈那里,然后对王小玲说了一句:“你能不能跟你妈学学,你看她多善解人意。”王小玲妈妈是瑜伽老师,能周旋顾客也能周旋男人,王小玲为自己父亲不值,瞧不上她妈。王小玲想到男朋友跟自己妈一块在电话里数落自己,恨不得立刻甩出两个大耳光。

    “甩走一个拎不清的男朋友,世界果然清净明朗很多”。王小玲在一次实践课上看着柳树下的小陈老师想。学校有一片专门给农林专业学生实践的园林,园区里有几间屋子,做库房和临时办公室用。小陈老师是园子的主要负责人,学生来实践上课的时候,帮忙做助教。

    女生们都很喜欢小陈老师,甜糯糯地喊一句:小陈老师。小陈老师低头笑笑算是回应,王小玲不愿意与这些女生为伍,从来不问好。每次上课之前会给学生们准备好会用到的东西。虽说这个专业女学生本来就少,小陈老师对她们也只认个脸。

    王小玲想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在校园网查到了小陈老师的资料。怪不得叫小陈老师,年龄也没多大吗!她就决定这节课不跟着老师去园里瞎转了。她在园区办公室门口的椅子上坐着,小陈老师等同学们去上课之后,走了过来,想不起这个女生叫什么,问:你怎么没去上课?

    王小玲寻找着说完话就甩开的小陈老师的眼睛:我来事了,身上难受。

    小陈老师撇过头说:哦。然后就回办公室侍弄那几盆花。小陈老师不想听女孩子直白地说这些。

    王小玲追了过来:小陈老师,你这有热水吗?

    “有,你自己去接吧。”小陈老师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

    “我没有带水杯啊。”王小玲不依不饶,虽然这个女孩语气冷冷的,但小陈老师还是听出来了这位女学生不是特意来喝热水的。

    “柜子里有一次性水杯,你自己拿吧。”小陈老师其实心里顶讨厌学生们把自己当做什么话都好说的老实人,但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为这个小女生的两句话生气。

    王小玲喝完水,见小刘老师不冷不热,这次就不再纠缠。

    再一次的实践课上,王小玲课上了一半被两个女同学扶着去了办公室,她被园里突出来的石头绊倒,脚踝肿了起来。好在办公室有冰箱,小陈老师见状急忙找冰块。两个女生说这节课还有测试,不能在这里陪王小玲了,所以只能小陈老师帮王小玲敷冰消肿。

    王小玲看着蹲在脚边的小陈老师,脚上的冰块寒意袭来。她突然想到很久直接父亲背着母亲给自己买冰棍,回来两个人一起被母亲骂。两人都以为做的天衣无缝,但是母亲在王小玲的衣服前襟上发现了滴下来的红色的冰棍水。

    这次王小玲没有主动说话,直到小陈老师觉得有水滴到自己手背上,抬头看到有豆大的泪珠悬在这个姑娘鼻梁上。

    王小玲看到小陈老师喉结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

    “你怎么不说话,你不问问我疼不疼吗?”王小玲有些负气。

    “崴脚没多疼的。”小陈老师拿走了冰块,敷得差不多了。他们各自坐在一边直到下课。王小玲分手后第一次想到了男朋友,男朋友从来没碰过自己的脚。想到这,王小玲知道自己的心思其实拐个弯还是到了小陈老师这里。

    王小玲提前发短信给女同学说不用来接自己,她想看看小陈老师会怎么办。于是就有人看到小陈老师用自行车推着王小玲到女生宿舍楼下,王小玲像女王一样挥挥手说小陈老师回去吧!

    王小玲觉得这次受伤是值得的,只是摔的时候没掌握好力度,确实疼,修养的时间有点长。但是想想那天小陈老师为自己做的那些,抑制不住的得意。

    能正常走路的第一天,王小玲就带着一只在校园角落里捡到的小流浪狗走向了园区办公室。小陈老师第一眼看见的是穿裙子的王小玲,第二眼看见了她怀里被衣服包着的小狗。

    “送你的!两个意思,一个是感谢你,第二个是这园子平时就你一个人,给你找个伴儿。够诚意吧!”王小玲说着就把小狗往小陈老师手里送。小陈老师像第一次抱孩子的男人一样,不知道轻重,全身紧张。

    “这,我没说要养狗啊。”

    “没让你养啊,它自己会找吃的,你就当它是一棵仙人掌,让它在园子里随便长就行。”说着王小玲像个蝴蝶一样转着裙子走了,不给小陈老师拒绝的机会。小陈老师吃完晚饭回来,发现王小玲抱着个饭盒蹲坐在办公室门口,小陈老师想起来自己小时候跟姐姐放学回家,也是这么坐在家门口边写作业边等父母回家。

    “小陈老师,你回来啦!小石头该饿了吧,我给它送饭来了!你看,我说了不用你养吧。”王小玲发现自己跟小陈老师说话的时候,像小时候跟大人求表扬时候的心情。

    “小石头?”

    “就是我给你的小狗啊,我给它取的名字叫小石头,好听吧!”

    “哦,还行。”小陈老师想到自己确实忘了给这只小狗带点吃的,小陈老师打开门,那只小狗已经叽叽歪歪跑到了门口,闻到有饭的味道,就更激动了。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叫它小石头吗?”王小玲边说边把吃的放到角落里小石头的临时住所。

    “为什么?”

    “因为我上次脚崴了,就是被石头拌的。”

    “哦,这样啊。”

    于是同学们再来实践课的时候,发现小陈老师后面跟了一只小奶狗,女生们呀呀哇哇地去摸它,只有王小玲冲着小陈老师说:小陈老师,你这狗叫什么名字啊?

    其他女同学也附和,对啊,叫什么啊?

    “叫,叫小石头。”小陈老师还不习惯王小玲直勾勾的眼睛盯着自己,但是他知道王小玲眼睛里这会儿满是得意,当天晚上也从王小玲发来的信息里证实了。

    室友们看王小玲最近总是去查看手机消息,还会盯着手机屏幕自己傻笑,就默认王小玲又跟男友复合了,只不过这次和好貌似打电话少了。

    尽管王小玲攻势不减,但始终没有捅破,王小玲想,自己能有个人说话也挺满足了。小陈老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话题已经从小石头的日常蔓延到自己的整个生活上,还知道了关于王小玲的一切,甚至她那怒其不争的男朋友。

    七夕节那天,下午王小玲去了园区。说园区空旷,今天想在那里看星星。

    快到宿舍门禁的时候,小陈老师提醒王小玲该回去了。王小玲抬头看着天说,今天不想回去了。

    空气沉默了好一会儿,小陈老师说:王小玲,我有女朋友的。

    王小玲觉得天上的星星突然转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得赶快平静下来,不能让自己太尴尬。说:哈哈哈,我也有男朋友的啊!

    王小玲没有让小陈老师送自己,小石头跟着自己走出一段距离后还是转身回了小陈老师身边。回去之后王小玲直接倒在床上,第二天也不起床上课,舍友见怪不怪,知道无非又跟男朋友吵架了。

    这天晚上王小玲还是去了园区,她不甘心,但是他说了他有女朋友,还要怎么拒绝呢?那这些天算什么?不能就这么算了,女朋友怎么了,多少个女朋友成为了前女友,不差小陈老师那一个。

    小陈老师开门看见王小玲赤红的双眼,也猜出了八九分。他说:你跟我来。

    王小玲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跟着小陈老师后面,走到了教学楼的天台。

    “手机借我用一下,这里拍星星比较清楚。”王小玲笑着把手机递过去。

    “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小陈老师摆弄着王小玲的手机。

    “为什么?”

    “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在这个学校当老师吗?因为我父亲,他是某某大学的教授。在我小时候,父亲、母亲、姐姐和我,一家四口生活得很幸福。直到一个女学生的出现,她威胁我母亲,以我父亲的名声逼迫她,父亲当时也站在女学生那边。母亲沉默了很多天之后,她带着我和姐姐开着父亲的车出了门,她拼命地踩油门,我和姐姐在车上拼命地喊:妈妈!妈妈!你知道风把账着的嘴吹成一个巨大容器的感觉吗?后来,只有我一个人被救了回来。”小陈老师声音很平淡,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这···你···”王小玲开始觉得不对劲,这不是她认识的小陈老师。

    “小姑娘,我昨天告诉你了,我有女朋友啊,你今天为什么还过来呢?”

    “我,我不是···”

    “不,你是!你我都知道你为什么找我。大学毕业,我找到我父亲,说自己想在大学里工作,他给我安排到了这里。那么清净的角落里,你们都不放过。”王小玲看到小陈老师脑袋上的青筋在跳动,下一秒就要从皮肤里跳出来。

    “小···不,陈老师,我先回宿舍了···”

    王小玲的一只胳膊被小陈老师抓住,“小陈老师,怎么不喊小陈老师了?”

    保安巡逻到教学楼背后的时候,发现地上有个人形。之后王小玲跟男朋友分手之后自杀跳楼的事,在学校里发酵了几个月,很多女生晚上都不再去教学楼附近。

    新学期开始,小石头长大了很多,有女生甜甜地问:小陈老师,这小狗叫什么名字啊?

  • 0
  • 0
  • 0
  • 54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