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废柴江湖第五季小说组1号【玉面玲珑】

    废柴江湖第五季小说组1号【玉面玲珑】

    大漠荒野尽狼嚎,

    狂沙漫天无归人,

    在这荒沙野地之中坐落着两间相连之古朴木屋。

    木屋外或坐、或站、或躺、或卧着六个汉子。

    “NND,老七怎么还没回来?老二,莫不是老七连送个信都送不好吧?”一个满脸络腮胡,右脸从眼睑至下巴处留有一长长刀疤的汉子斜躺与一土垛上嚷嚷道。

    其由上至下套着一身牛皮衣裤,皮衣间可见一块块壮硕肌肉,甚为勇猛。脚蹬一马靴,身旁立有一柄二尺长大砍刀,与人群中亦是威风八面,足显其“沙天刀匪”老大之霸气。

    “老大莫急,老大莫急,老七出去才半天时间,估计再过几个时辰便回来了。”说话的是一瘦弱男子,眼眶上架着一副细小金丝边眼镜,嘴巴上有两撇小胡子,看着动作却十分搞笑。他身套一黑色褂子,对着刀疤老大毕恭毕敬道。

    “老五,给我盯紧了周围,我先进屋子里看看那俩货!”刀疤老大对着手拿单管望远镜的汉子嚷道。

    “好嘞~!”那叫老五的,身材也是十分壮硕,一身的粗布麻衣,时刻警惕地用望远镜朝四周观望着。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门内传出了“啪”、“啪”、“啪”的鞭子抽打之声。

    屋内有三人,其中两人分别被反捆在两根柱子上,还有一人站与两人身前,光着膀子,露出了黝黑黝黑的肌肉,手中还拿着条两尺半长的马鞭,朝二人不时抽打着。

    黝黑汉子看到有人进来,回头见是老大,忙执鞭恭敬道:“老大,您怎么来了?”

    刀疤老大问:“老四,问出什么来没有?”

    “这俩倔牛我已经拷问了半个时辰,MD,嘴太严实了,咋也撬不开。”老四道。

    刀疤老大走上前去,绕着被拷打的二人身边走了两圈。

    柱上捆着的是一老一少,老的胡子略有斑白,年约五十,看着很是干练,两眼圆睁,紧咬着嘴唇,嘴边还挂着几道血迹。

    年纪轻的,是一富家读书青年模样,十分清瘦,他紧闭着双眼,一副视死如归之样。

    观二人身上,皆是遍布红色鞭痕,衣衫已完全破烂不堪,身上伤痕有浅有深,嘴中咳血不止,却还是闭紧了嘴,不发一言。

    “哟呵,想不到啊,想不到啊,今儿个竟然还抓回来俩硬骨头!”刀疤老大阴笑着,突然拿起地上一水桶,将满满一桶水朝着两人身上泼去。

    “啊~~~!!”二人惨然狂叫起来,这斑驳之伤,再加上冷水洗礼,怎是人所能受?

    那青年哼了两声,便没声音了,似是昏死了过去。只有那老者竟狠狠地咬着牙,直咬得牙齿“嘣嘣”作响,硬生生地给挺了过来。

    “哟嗬,老家伙,挺会熬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们李府的银子都藏哪了?如果说了,兴许我一高兴就把你们放了呢?”刀疤老大笑道。

    “我呸,去你NND!”老者一口鲜血喷出,给了刀疤老大一个大红脸。

    “哈哈哈哈,我就喜欢你这种又臭又硬的倔脾气。不过么……”刀疤老大说着,不知何时他的手里多了一把小刀。也仅在一刹那间,那把小刀刺进了老者的腹中。

    “啊!啊!你你……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老者瞪大了眼看着刀疤老大,像似要用尽最后的力气去诅咒他。

    “老头,哈哈哈,还没那么快!”刀疤老大放开拿着小刀的手,发现手上都是老者的鲜血,便放在嘴里开始舔舐起来,他一边舔着一边道:“老头,那把刀还在你身子里,只要我不拔出来,你就只能等着身上的血慢慢流光而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刀疤老大狂笑着,那丧心病狂的模样像极了地狱的恶鬼。

    “啾~~~~~~~~~”忽闻得外面传来一声似虫鸣的哨声,这是他们“沙天刀匪”的专业暗号。

    “老四,你把这小子弄醒,我出去看看!”刀疤老大对黝黑汉子道。

    刀疤老大几步跑到屋外,见是老五吹的哨,问道:“什么情况?”

    老五:“老大,有人来了!”

    刀疤老大:“来了多少人?看的清楚吗?是不是官兵?”

    老五:“风沙太大,看不清,但…………………………只有一人。”

    “哈哈哈哈哈~~~~!”六人听完,全都大笑起来。

    “老五,你太小心了吧,兴许就是个过路的。”光头老六笑道。

    “不会,这人就是朝我们这边走的,又走近了一些,是个…………女的。”老五拿着望远镜道。

    “什么?女人?还独自一人过来?”刀疤老大绕有兴致地舔了舔嘴巴,调笑道:“NND,总算能换换口味了,城里那些老娘们老子都玩腻味了。”

    风沙渐小,六人定睛而观,女人越走越近,众人看得也是越来越清晰。

    “这…………………………”刚才还在调笑的光头老六坐在屋外最远处,看的最是仔细。

    只见来人是一位清眸明唇,长发及肩,脸颊淡粉,身材曼妙之十七八岁少女,晃如一天仙跨着莲步从天边向着木屋缓步而来。

    “NND,美……………………太美了!”刀疤老大说着,竟不知不觉流出口水来。

    老二:“世间竟有此等出尘绝艳之女子……………………”

    直到那女子走近刀疤老大跟前,所有人还是呆呆地愣在原地。

    女子轻咬珠唇向刀疤老大问曰:“你便是沙天刀匪的老大么?你们绑的二人现在何处?”

    刀疤老大闻女子开口,似莺啼似珠落,声声置地,又婉转与耳。这次老子可真有艳福了!他嘿嘿笑道:“小娘子,你要找那两人哪?行行,你跟我来便是。”

    他将女子引入刑房之中。

    房门再次被打开,黝黑汉子坐在一旁正休息着。看见老大带着一女子走进屋内,再定眼观瞧此女子,一时间也是愣住了。

    刀疤老大道:“小娘子,你找的可是此二人?”

    女子想未听见他的话一般,蹙眉看着二人身上累累伤痕,她走到了青年人身旁,手指放与颈部,不一会儿,她松了一口气。

    后又走到老者身旁,见老者身下已流了一大滩鲜血,似已血流待尽,却也还有一丝气息尚存,见来了一人,也是抬眼瞧去。

    这一看,老者忽得脸上神色一变,似完全没有了刚才死气沉沉之色。女子靠近了老者,在其耳边低声而语。

    这时 ,老四走近了刀疤老大,轻声道:“听说李府这少爷刚娶妻不久,这小娘子应是其结发之人。”

    刀疤老大摸着下巴轻声嘀咕道:“这么漂亮的小娘子跟了这软蛋也真真糟蹋了,不如现在就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真男人吧,嘿嘿嘿嘿~~~”

    再看老者与女子轻声而语,老者嘴巴渐渐露出了笑容,缓缓闭上了眼睛道:“接下来,就交于你了……”

    老者已然断了气息,女子站起身来问:“你们为何要劫李府之人?若不是知道“关中刀侠”?”

    ““关中刀侠”?莫不是抗击鬼子之关中侠义两夫妻?他二人与李府可有关系?”刀疤老大思索一番,又说道:“我们做刀匪的也就求个女人求个财,我见李府夜夜皆有大量金银粮草进出,必是大富大贵之人,便绑了府中公子以做要挟。只要李府肯交出金银,吾必定立即放人。”

    女子微微蹙眉,从怀内掏出几把银票,指着那青年道:“这些是府内百万两银票,给予你们,我可带他走了么?”

    百万两!那可是足足的百万两银票啊!刀疤老大和老四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两人立马跑去捡钱,刀疤老大边弯身捡着钱边笑道:“哈哈哈哈,小娘子,这个小白脸我们可以放了,不过你今儿个可就走不了了!”

    “是吗?”女子忽然笑着问了一句,两人再次观瞧,女子却与原地消失不见了。

    刀疤老大和老四只觉身体忽得不能动了,一个声音又幽幽从其背后传来“这些银子是给关中百姓的灾银,你们可动不得。”

    自己被点穴了!刀疤老大立刻便意识到,忙问道:“你………………你是何人?”

    女子:“我是何人并不重要,只是这李府可是“关中刀侠”之府地,里面存的都是民众之义银,你们打这些银子的主意便已是找死………………”

    再看屋外五人,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老大可真真地太爽了,能上了这小娘皮子让我少活五年都中啊!”

    “莫说是五年,就是少活十年老子也赚到了啊,哈哈哈~~”

    “你说老大平日里半柱香时间就能搞定,今儿个可是过了一个多时辰了,咋还没出来呢?也该出来让兄弟们爽爽了。”

    “这你就不懂了,老大这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正待几人说话间,身后房门打开了,一女子口中含笑,面若桃花,衣衫不整地靠在门框之上,向众人招手道:“几位小哥是否也进来玩玩?你们老大没半炷香功夫就躺着睡着了,好得无趣。”

    “我道是哪个国色天香呢,原来也是一小浪妮子啊!哥哥这就来!”老五也是一急先锋,听完忙冲进了屋,几人见老五进屋,亦争先恐后往屋里跑。

    老二最是瘦弱,跑在了最后面,嘴里还骂骂咧咧道:“娘个西皮,看见女人都TM跑得跟恶狗似的,MD,还拿不拿我当二哥了?”

    老二一步迈进门里,见几位刚到里面的兄弟都直愣愣地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MD,你们几个跑那么快,到这儿还都TM停住了,不想上的都让开,让我先过去。”老二急嚷道,他扒拉着前面众人楞是挤到了最前面。

    到了人群最前处,老二发现女人不见了,捆在柱子上的人也不见了。只有地上两具已身首分家的尸体,那是刀疤老大和老四的尸体。

    老二惊出了一身冷汗,再看身边四位兄弟,还是直愣愣地一动不动站着。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可这时他已走不了了,因为他看到一把刀的刀尖,那是自背后将他刺透的长刀,刀尖从身前透体而出。

    老二瞪大了眼睛问道:“你…………你是谁?”

    女子:“呵呵呵,既然你们绑了我儿子和王管事,更是让王管事惨死,我就在你死前让你们都死个明白!

    我叫柳玉颜。”

    “柳……玉……颜,关中刀侠,玉面玲珑——柳玉颜?外界皆称玉面玲珑有不老之颜,果是……………………名不虚传哪……………………”老二说完最后一句,便倒与地,死的不能再死了。

    柳玉颜抽出长刀,只见屋内再次刀影纷飞,余下被点穴四人,皆被屠与长刀之下。

    柳玉颜长吁了一口气,望着王管事之尸身道:“我终究还是来晚了,只能让这伙刀匪为你偿命尔。”

    一青年从屋内隐蔽处缓缓走出,见满地刀匪之尸,也是叹了口气,道:“娘,您不是在关中杀鬼子吗?怎的回来了?”

    柳玉颜道:“我确是为你而来,二来关中战事告急,我回来亦是组织一批民兵义士以求抗敌。如此便百里加急,赶了回来。”

    青年:“好,娘,这次我愿与你一同去关中杀敌!”

    柳玉颜:“哎,你都这么大了,我也管不了你这性子。不过去之前先一把火烧了这匪窝,再帮王管事办了后事。”

    “哦,这帮刀匪应该还有一人去府内送信去了,是否应先去抓了此人?”青年忽然想到一事。

    柳玉颜忽的拿出一金手指,扔在了众多尸体旁,道:“那匪人还没到府宅之前就被我抓了,问到了你们被绑地点,就一刀让他归了西。”……

    过了不多久,大漠中升起屡屡狼烟,旅人皆观望之,以为是何信号,然只是一木屋及几个刀匪化为这荒漠飞尘…………………………

  • 0
  • 0
  • 0
  • 3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