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李白原名李小刚

    李白原名李小刚

       李白还不叫李白的时候,叫李小刚,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

      苦了一辈子,写的诗文卖不出去,倒是养成了喝大酒的毛病。

      喝着喝着,就给自己喝死了。

      李小刚很冤。

      他觉得自己才华横溢,不说当个什么文坛泰斗,但用诗文换点酒钱,这没毛病吧。

      怎么好好地,就死了呢。

      带着这个疑问,李小刚去见孟婆。

      正赶上孟婆在吟诗。

      “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李小刚呆了。

      这明明是他写的诗,拿出去想换酒喝,被酒铺掌柜一阵埋汰。他恼羞成怒,一把火把诗文烧了,孟婆是从哪里知道的?

      “哎哟,是你。来,赶紧喝了孟婆汤,争取下辈子投到你大红大紫那个世界里。”

      孟婆拍着李小刚的肩膀,对他很熟悉的样子。

      “哎你等会儿!”李小刚急了,一把抓住孟婆拍他肩膀的手,“你给我说清楚,是怎么个精神?”

      听完孟婆的解释,李小刚更呆了。

      原来在另一个世界,李小刚不叫李小刚,叫李白,是大诗人。皇帝给他赐过座,贵妃跟他喝过酒,大太监给他脱过鞋。

      李白写的诗,跟李小刚写的是一样的。

      “我我我,我不服!为什么?为什么都是大诗人,那个世界叫李白,是大诗人,我就是个潦倒而死的酒鬼?”

      “这有啥?佛说一沙一世界,我们这管着三千世界的人。你还算好的,还有叫李二狗的,一辈子不识字,那也是李白。”孟婆汤熟练地舀一碗汤递给李小刚,“乖,赶紧喝了上路转世,别让我加班。”

      “我不!”

      李小刚是个耿直的性子,他不服。

      本来他就冤,知道真相了之后,他气呼呼的。

      因为情感丰富,他还哭唧唧的。

      又气又哭,两下里没调节好,嘎,李小刚成了冤魂。

      这可就投不了胎,转不了世了。

      孟婆那也不久留,李小刚就到处漂泊去了。

      当了冤魂的李小刚反倒轻松了。

      因为他可以随意穿梭三千世界,找了很多年,他终于飘到了李白是大诗人的世界。

      好啊,真是好。

      小学课本里就有李白的诗,还有以李白为形象的游戏,把李白画得贼帅。

      李小刚附到一个玩家身上,玩了几把,搞了个五杀,感觉很是赤鸡。

      虽然李小刚是李小刚,只能算李白在另一个世界的投影,但他和李白做过一模一样的诗,他坚信他就是李白。

      看到别的冤魂,他就这样称呼自己。

      “你好,我是李白,诗仙李白。”

      懂点儿的鬼就很疑惑。

      “诗仙李白?那不是位列仙班的太白金星吗?你又是哪里来冒充的?”

      “我是李白丢弃的肉身化成的魂魄。”李小刚的瞎话张嘴就来。

      人家也信了。

      再说了,信不信的,能怎地。成了冤魂的死人,都忙着复仇、报恩,谁有空管真假李白的事。

      于是李小刚,现在可以叫他李白了,就这么飘下去了。

      一直飘到他遇到韩信。

      遇到韩信那天是个晚上。

      韩信那地方闹鬼。

      办公室的灯忽亮忽暗的,还有看不见的手唰唰翻文件,韩信的同事全都要疯了。

      李白坐在文件柜上边看得清楚,是一个很漂亮的女鬼在捣乱。

      “老妹儿,你怎的了?和哥说说呗。”

      “你谁啊!”女鬼将一本字典从房间这头扔到那头,发出很大的响声,屋里的人一阵惊叫。

      “我是李白。”

      女鬼回头看他一眼,继续搞破坏。

      李白松口气,看来这是个新鬼,对古代鬼的归属和修仙问题不怎么理会。

      “你是有冤仇吗?还是闲着没事扔东西玩?”

      “谁有空扔东西玩!”那女鬼长得很漂亮,声音却很粗,感觉很英气,“我憋屈!我老憋屈了!”

      “是憋屈。”李白心想:不憋屈也不能成鬼啊,早就喝了孟婆汤该干啥干啥了。

      没容李白继续问,那女鬼开了话匣子。

      “我死了,我死了你知道吧?就是被那个男人气死的!他劈腿!”

      “哦。”李白觉得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放在古代,这算个啥。但在这年头,人的心比针眼都小,没准妹子就真的想不开,气死了。

      “我要他好看!”女鬼高举这一个台灯,砸向地面。

      这能有什么好看……李白翘了二郎腿,心里想着要是有点瓜子磕磕就好了。又忍不住评价这新鬼,估计再闹一个时辰,消了气,就自己找孟婆了。

      气性大的鬼是这样,但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真的有泼天之仇,哪有扔个台灯就了事的。

      女鬼又抓起一大盒文件。

      “砰!”有人开枪了。

      正好击中飘在半空的文件盒,文件盒被击得粉碎。

      “别闹了!”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管你是什么玩意儿,先吃老子一颗子弹!”

      “韩队!”吓得抱头鼠窜的人反应过来,“你怎么能在这里开枪?”

      被叫韩队的人一脸不在乎,“不管是什么,子弹不长眼睛。”

      那女鬼果然吓得化成一缕青烟,消散了。

      李白就是那个时侯看见的韩信。

      是个刑警。

      韩信非常粗鲁,非常直接,还有很严重的直男癌。

      交的女朋友很多,但都以他变心劈腿而告终。

      在业务上,韩信办案还不错,屡屡建下奇功,是个毁誉参半的人物。

      李白知道韩信。

      名将韩信死得太惨,没有升仙,一直在轮回,而且打不破被女人所困的诅咒。

      没想到能遇上他。

      但这一世的韩信好像是开了挂,只要他踹女人,没有女人能治住他的。

      遇上就遇上了,李白放下二郎腿,准备走人。毕竟没热闹看了。

      他刚起身,就看到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自己。

      “柜子上坐着那个,你是人是鬼?”

      “韩队,你魔怔啦,柜子上哪有人!”

      李白愣了。

      韩信居然能看到自己。

      他飘了一千八百多年了,从来没遇上一个能看见自己的活人。

      李白消失了。

      再次出现时,是在韩信家里。

      他对韩信产生了兴趣。

      韩信在睡觉,一睁眼,发现有人,不对,是有鬼,在盯着他看。

      “干啥。”韩信从枕头下面摸枪。

      “你怎么能看见我呢?”李白坐在韩信床边,一只手托着腮问他,眼神腻歪歪的。

      “我哪知道?”韩信掏出枪对着他,“我也亲手抓了不少罪犯,你是不服被枪毙,来找我报仇的吧?告诉你,爷爷不怕。”

      “我是李白。作诗那个。”李白对韩信一笑,“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能对话的活人。”

      李白开始跟着韩信。

      韩信烦不胜烦。

      “你既然也不是报恩,也对我没有仇,总是跟着我干什么!”韩信抱怨,“家里总是湿乎乎的!床褥子底下都有水!”

      “哎我是鬼嘛,阴气重了些,你多包涵。”李白还是跟着韩信,“我喜欢你啊。”

      “我有什么好喜欢的。”韩信哼一声,“女人们最多喜欢我几个月,以后就恨得我咬牙切齿。”

      “我不是女人啊。”李白说,“我连人都不是。”

      韩信无语。

      有个鬼跟着,对韩信也不错。毕竟李白是个一千八百多年的鬼,有点道行。

      可以帮韩信破案。

      多狡猾的罪犯,让李白看一眼,就能准确地说出藏尸地点或者是凶器。

      有了这两样,一般罪犯都会供认不讳。

      但韩信还是有点烦。

      “你总跟着我,我怎么谈恋爱?”

      “你女友刚去世,你就又要寻觅新欢?”李白说,“我都没见过你伤心。”

      “我女友?去世?”韩信愣了,“没啊,她出国了。前两天我俩还微信过。”

      “那我见你时的那个到处扔东西的女鬼是谁?她说她是被你气死的,因为你劈腿。”

      韩信放空,呆了一会儿才问:“长什么样啊?”

      “头发特别特别长,像个女将军,哦对了,手里好像还拿着个锤子。”李白反应过来,这形象,好像不是现代人啊。

      “哦……”韩信乐了,“这不是我玩的那款手游里的兰姬吗?我嫌她不厉害,把她卖了。”

      “卖了多少钱?”

      “一块。”韩信补充,“占地方。”

      李白有点明白为什么游戏人物都有了冤屈。

      韩信还是谈了恋爱。

      对女孩子确实不太好。

      很粗鲁,动不动就骂人,急了还挥拳头。歧视女性,没事就嘲笑女朋友那小身板能干啥。

      但对女孩也算大方,花钱的时候不皱眉。

      即便有那么一点缺点,但韩信确实花心劈腿。

      这是所有女朋友都无法忍受的。

      女孩们总是和他大吵一架,哭着离开,留下韩信独自抽一支烟。

      烟抽完,他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真是赤裸裸的渣男。

      李白忍不住抱不平。“你又不和人家长长久久的,为什么撩她们啊?”

      “我帅啊。”韩信说。

      好吧,李白承认韩信很帅,直男那种帅,剑眉星目,鼻如悬胆。

      一双桃花眼没关系,笑起来的时候还挺邪魅。

      要不李白怎么也喜欢上他了呢。

      韩信被李白逼得大夏天买电褥子烘床,李白看着挺开心。

      他漫无目的地飘了这么久,忽然觉得就是为了遇到韩信。

      韩信问李白:“你怎么不去投胎?我看你也没什么冤屈,怎么能当鬼当这么久。”

      “我冤啊。我老冤了。”李白伏在床前做哭天抢地状,悲悲戚戚地告诉了韩信自己的身世。

      “哦……”韩信听完了若有所思。

      “你也不用心疼我,我习惯了。”李白怕韩信伤心,赶紧说。

      “不是,我在想别的世界的韩信。”

      “没良心。”

      “有。”

      “那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害行。”

      但韩信终究还是要赶李白走。

      这一次是毫不留情面地赶,把庙里的和尚都请了过来。

      和尚说韩施主家里有很重的阴气。

      韩信说没错,家里有只死活赖着不走的鬼。

      韩信话刚说完,李白恰到好处地把个花瓶“咣当”砸和尚脚边。

      给和尚吓得蹦老高,咳嗽着就走了,扔给韩信一个符,说贴门口。

      韩信翻来覆去看那符,黄绢布上写着红色的恶灵退散。

      李白凑过去,也乐了。“这不是道符吗?那位大师道僧双修,还是个双职业呐!”

      “滚滚滚。”韩信没好气地说朝李白挥符,“你别老在我这赖叽不行吗?”

      “为什么?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我也不耽误你事,还帮你破案。你看看,我来这俩月,你破了五件案子,局里都要给你立功了。”

      “我烦你。”韩信说。

      “我烦死你了。”韩信说。

      李白瞪大眼睛,脸上做出惊惶的神色。“韩信,别以为鬼就没有感情,不会受伤。”

      “鬼只是一道烟。”韩信看着李白说,“我对人都不耐烦,何况一个鬼?你也不是没见过我赶人走。”

      韩信说的是他上一个女友。女孩抱着韩信的腿哭着不肯走,说所有毛病都改,不花他一分钱,只求不要离开她。

      韩信当着女孩面找小姐,丽丽花花叫得开心。

      女孩哭得眼线糊一脸地走了。最后挣扎了一下,说夜太深,害怕,能不能让韩信送她最后一程。

      韩信给女孩叫了专车,“遇到危险,你打110,人民警察会救你的。”

      这是多么绝情的男人,才会对女人做出这样的事。

      韩信那样对李白,李白不惊讶。

      他只是有些伤心。

      他当一个鬼,还是个冒牌货,飘了一千八百多年,连怀才不遇的愤懑都要消失时,忽然遇到了可以看到他的韩信。

      就像鬼生突然有了意义。

      但这韩信不喜欢他,总赶他走。

      他什么都没有做过,为什么他这样对待自己。

      李白不肯走。

      “你信不信我开枪?”韩信掏出枪,“我先告诉你,我这把枪,和那个和尚骗人的玩意儿不同,它是会真正伤到你的。”

      李白摇头。“你是不是总得告诉我,我到底哪里不好,让你这么讨厌我?”

      “我讨厌鬼。”韩信看着李白说。

      “那我去投胎成人,回来找你。”李白赌气。

      “别。我讨厌你,你是人,是鬼,我都讨厌你。”

      “你,你有病。”李白终于生气了。

      “对啊,我是有病,我还是个坏人。”韩信对李白举起枪,“你不是第一天知道。”

      “那你打死我得了。”李白眼一闭,躺在地上耍赖。

      人类的子弹伤不了一个鬼,尤其是李白这种千年的老鬼。

      韩信的枪口冒出轻烟。

      他开枪了。

      但并没有枪响的声音,也没有火药味。

      李白惊讶地看见自己的胸膛,开始慢慢透出一个大洞。

      他的身体,渐渐变成烟雾状。

      “我为什么可以看见你。”韩信用枪对着李白,“因为我不仅是刑警,还是——鬼警。”

      李白愣愣地看着韩信。

      “你从不作恶,不杀人,不吸人阳气,你只看热闹。所以我没有必要抓你,但你干扰了我的生活,我希望你走。”

      李白在一阵烟雾中消失了,最后化成烟雾的,是李白深深看着韩信的眼睛。

      李白没有死,只是受了重创。

      韩信伤得他不轻。

      原来是鬼警。

      李白躺在一个垃圾堆里苦笑。

      他躲了一千八百年,就怕鬼警找到他,质疑他冒用李白的身份,没想到鬼警没有找到他,反倒是他对鬼警一见钟情。

      是啊,他喜欢上韩信了。

      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可他又能怎么办呢?

      他支离破碎地躺在垃圾堆里,想想韩信为了他夏天用电褥子烘床,韩信让他发点金针菇好吃火锅,韩信问他这一次的案子哪个是凶手,韩信搂着女友睡觉,半夜醒来看到他,甩下女孩去喝酒,他一个人一个桌,一瓶酒,两个杯,自己喝一杯,帮李白喝一杯……

      原来都是假的。

      李白很想哭。

      但鬼是没有眼泪的。

      李白只好吟了一首诗。是人类李小刚最喜欢的一首。

      ……

      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

      《长干行》,写的是年轻女子思慕远行的夫君的诗。

      李白现在,很有这“爱而不及”的心情。

      他存在的意义全是为了韩信。

      但却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鬼会死吗?

      鬼死了,是下地狱?还是化为轻烟,消失于无形,一切的爱恨情仇,都随风而去?

      李白恹恹地躺着,很羡慕那个真正的、已经在天上做了太白金星的李白。

      他算什么。

      他不过是李小刚,一个李白在别的世界的投影。

      “你可真行。”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至近地赶来,“我找了你快两千年,你还真能藏。”

      是孟婆。

      她扶起李白,手里端着一碗汤。

      “你这小青年也是气性大,这有什么啊?不就是在你的世界没成名?这世间多少人求不得,又何止你一个?”孟婆温柔地对李白说,“老婆子我在别的世界,并不是奈何桥上舀汤的,而是一代女帝。老婆子也羡慕她啊,可光羡慕有什么用,还不是要过好自己的。”

      李白对着韩信没哭,对着孟婆却哭了。

      眼泪是一阵烟,刚从眼眶盈出来,就消散了。

      “这回好啦,你也是运气。太白金星知道了你,要接你上去。你可知道三千世界都有李白,太白金星却只有一个,可他却只接了李小刚你。”孟婆递给李白一碗汤,“来,把这汤喝了,前缘了尽。三千世界,再也不会有李小刚,而太白金星,会多一个分身。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李白看着那碗清汤,忽然问:“婆婆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孟婆说:“我们是先知道了潜逃的鬼警韩信,他藏得比你还久,足足有两千多年。他从不行驶鬼警的权力,就像你从不使用鬼力,我们无法确定你们的位置。但在刚刚,他对你开了一枪,简直是自己暴露了在哪个世界。我们很快就抓住了他,同时找到了你。”

      李白看了看孟婆,说声对不起,忽然就把那碗汤打翻,消失了。

      韩信沉默不语地跟在黑白无常身后,手上、脚上,拖了长长的铁索。

      “你得时刻牢记自己的身份,你不是名将韩信。你只是个空有热血的武夫。你的世界里,刘邦被项羽早早就杀了,哪有你出头的机会。”白无常说。

      “老白,这冒牌韩信也有意思,我调查了他的经历,他居然还替韩将军出气,对女人都很差,哈哈。也不看看他是谁。”黑无常一边说,一边粗暴地推搡了韩信一把,“快走,事到如今,你还指望谁来救你吗?”

      “指望倒是没有。”韩信平静地开口,“就是问问二位官差,我伤的那个冒牌李白,会怎样?”

      “哈,他啊,他运气好。他要被太白金星接上天宫做分身了。”白无常是个八卦达人,忍不住对韩信多说几句,“那个冒牌李白没做过什么恶。这次不是你暴露自己,我们哪里有空管他!三千世界有的是不甘命运的,他实在是个小角色。没想到运气还挺好。”

      “什么运气好。”黑无常说道,“是让这鬼警害的。遭受无妄之灾,太白金星心生同情,才要把他接回天宫。”黑无常又推搡了韩信一把,“你就别羡慕人家了,等着你的,一定是十八层地狱的刑罚。你以为你能喝了孟婆汤化烟?想的美!身为地府官差,居然临阵脱逃,阎王殿下怎会轻饶你。”

      韩信勾勾嘴角,没再说话。

      什么鬼警,不过是阎王地府在人世间行凶作恶的打手。

      人间不需要鬼,亦不需要鬼警。

      既有能力阻止鬼,又何必设立鬼警这一职位,然后只能抓阎王允许抓的那些没有背景家世的鬼?

      韩信摇摇头,那傻家伙这回该如愿了吧。

      罢了。他喝了孟婆汤,也不会记得我了,就去天宫,做个逍遥散仙吧。

      我本就是个坏人,值不得他对我这样痴心。

      “韩信,快走!”空中传来大喝声,下半身是烟雾的李白,手持一柄剑,朝黑白无常袭来。

      “你有病!”韩信急了,“谁让你来救我!”

      “别废话!”李白急忙忙地施术,“我鬼力很弱,术也很差,可打不过他们啊!”

      “切!那还来送死!”韩信咬牙。

      “没良心啊你,我来救你啊!”李白向黑白无常刺去,剑歪歪扭扭,没什么力道。

      “真是——烦死了。”韩信一用力,缚在手上和脚上的铁索断了。

      “韩信,你敢造反!”黑白无常大惊。

      “我不早就反了吗?”韩信对黑白无常邪魅一笑,掏出怀中鬼枪。

      无声的枪响。

      枪口青烟冒起。

      黑白无常的身体被撕裂。

      “可恶!”在消失之前,黑无常向没有防备的李白投向一枚灭魂钉。

      “小心!”

      韩信说晚了。

      本来就只剩下半具躯体的李白,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韩信,就被灭魂钉击中。

      唰——

      李白被打得烟消云散。

      二十年对鬼来说,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

      韩信在三千世界,又游历了二十年。

      他不再做刑警掩饰身份,也不通过谈恋爱报复女人,他来回穿梭三千世界,只为找到李白。

      他总觉得,李白还在。

      确切地说,是那个不甘心自己喝酒喝死的李小刚。

      要是再遇上他,他一定不赶他走。

      三千世界很大,很广。

      李白游历了一千八百多年,才机缘巧合地遇到了他。

      韩信不知道找到李白,要花多久。

      尤其是还要躲避地府的追杀。

      但韩信愿意一直找下去。

      以前李白对他说一千八百多年,都在糊里糊涂地飘着,直到遇到了他。

      “我才觉得,做鬼,真挺好。”

      他嫌李白烦。

      “我不觉得啊,你让我跟着你嘛。”

      韩信唇边抿起一抹笑,眼睛里却是无穷无尽的伤感。

      李白,你在哪儿呢?

      “《长干行》是讲一个年轻的女子,等待她远走的夫君的故事,是我最喜欢的李白的一首诗。”

      ……

      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

      补习班的年轻老师念着念着,就停了下来。

      他在走廊里看到一个很熟悉、又很陌生的身影。

      “你……”他追了出去。

      “你是叫李白吗?”那身材高大、眉目英俊的男人问他。

      他摇摇头,“我姓李,叫李柏。松柏的柏。”

      那男人对他笑笑,一只手撑住他身边的墙壁,一只手撑在他头顶,将他整个圈了起来。

      这是壁咚,这个动作的暧昧意味无比清晰,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反感。眼前的男人他不认识,可他总觉得男人身上有一种熟悉和安心的气息。

      他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男人抬起他的下巴。

      “终于找到了你。这一次,换我跟着你。我会让你想起,我们在一起做过的所有事。”

  • 0
  • 0
  • 0
  • 28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