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一场暗恋,一次离别

    这个故事,我怕再不写出来,我自己都遗忘了

    青春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人。后来,我把这个人的故事讲给了一些人听。每次讲述的时候,我都能清晰完整的讲述出来。或许是生活太过平淡,他们都惊讶于我的青春发生过这样的事,遇到过这么特别的人。

    说起特别,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无非是一个男生,成绩好、性格好、长得好。这样的人,很容易成为学生时代的明星,大家会好奇他,会偷偷暗恋他,会在做早操的时候,计算着与他之间的距离。

    我和他之间的故事,也很平淡,至少在外人看来,我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任何特别的事情,只是玩的还可以的朋友。从我内心来讲,他是我青春期的一个例外,也许是因为我曾在某个夜晚为他落泪过。在他那里,我获得过表白失败之后的那种轻松感,也沉溺过周而复始的折磨感。青春期的暗恋,总是痛楚多过欢喜。

    距离最后一次聊天,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十年里,他的印象在我的脑海中慢慢淡化,偶尔打开他的社交主页,那只在森林中奔跑的白马,才让十二年前的情愫荡在眼前。他已经十年没有更新了,留言板上最后一条留言也是三年前的了。

    从最早的一条的日记开始读起,那是2006年7月发表的,题目是《武中,我来了》。那一年,我们刚刚初中毕业。在炙热的夏天,大家陆续收到了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我也收到了这张决定我未来命运的纸。他在日志中,表达了他的斗志。他希望凭借他的才智征服武中。一开始,他确实征服了。文理分科后,每次考试他都文科全校第一,比第二名的分数多50多。他是老师们眼中的旗帜,是学校重点关注的榜样,是未来进入清华或北大的天之骄子。他不是没日没夜学习的书呆子,他很会玩,也很爱玩。但他就是成绩好,好成绩让他获得了无数荣耀,好性格让他获得了全班的朋友。在高中时代遇见这样的人,并且喜欢上这样的人,于我而言,是幸,也是不幸。

    与他的第一次交集,是因为一部电视剧。2006年,中央八台晚上播放《昭君出塞》,因为从小的草原情节,我爱上了这部电视剧。草原的风光、悠远的音乐、缓慢的节奏、洗练的台词,每一帧都契合我的口味。那个暑假,我为这部电视剧着迷,至那以后,再也没有一部影视作品能让我产生这样的情感。第一次对他产生好奇,是因为从他口中得知,他也看过这部电视剧,也很喜欢草原。我就像一个突然找到知音的人,魔怔般的想去亲近他。后来,我们从普通的同学,进化为普通的朋友了。

    现在回想我的高中三年,我最先想到的一个词是压抑。学习压抑、情感压抑、生活压抑,连时间都是压抑的。我那时候无法排解,只是每天都不开心,而且是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不开心。我能记得,这种压抑在高二下学期达到了鼎峰。从高一下学期到高二下学期,因为有他在教室里,所以感觉虽然偶尔不快乐,但更多时候还是以一颗小心翼翼的心,去尝试在另外一个人身上获得某种快乐和满足。

    我已经记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但是一些零碎的记忆,提醒着我,的确在青春时候有过那么一次悸动。每天走进教室,第一缕目光就是在偌大的教室里寻觅他的身影。作为语文课代表,总是“不经意”把他的本子和我的本子叠在一起交给老师批阅。每天九点下晚自习,等他收拾好东西,我也“恰好”跟在他身后一起走。他站在旗台升国旗时,站在人群中的我,会默默为他捏一把汗,在升旗节奏与国歌节奏保持一致,从心里为他松一口气。早上来学校发现校门紧闭,赶紧借同学手机给他打电话让他不要来学校。汶川大地震时,从教室到操控,从操场到食堂,就想找到他和他说一句,地震好危险,保护好自己哦。

    学生时代的爱恋,只要产生,大多是悲剧。平凡女生对优异男生的爱恋,更大概率会不快乐。爱而不可说,爱而不可望,爱而不可得,爱产生了,却没有归宿,终归会对心灵产生一种折磨。学习课本的时候,我们知道事物的发展总会经过开始、发展、高潮、结尾四个阶段,他的学习和情感生涯,我与他之间的距离,我自己内心的感情,都是按照这四个节奏开展来了。有种命运的归宿感,也有种深深的无奈感。

    他在班上结交了几位好兄弟,也有几位玩得好的姐妹。我算是他的一个好朋友,也不算是好朋友。因为我们之间的友谊,是我主动“强加”上去的。有一阵,我们班上盛行传小纸条的风气。我、他、他的朋友、别的同学,几个人每天传纸条,从教室最东边传到最西边,语文课传,数学课也传。终于,在一个同学举报后,他被班主任找去谈话,然后他把我们几个好朋友都“供”出来了。即便在这么一件“不光彩”的事件中,我当时仍然感到开心,至少他把我当朋友了,而且能和他一起“受罚”,似乎也很幸福。

    青春期的孩子,情绪总是捉摸不透,变幻无常。他的情绪却一直很正常,对待朋友,对待学习,对待老师,他一直能做到好同学、好学生、好班干的“三好学生”模样。对比起来,我的内在情绪就像过山车。从小我就胆怯、自卑、内敛,遇到他,内心的各种情绪都变得更加激烈。因为爱恋而引发的情绪地震,在高压的学习中,还不能爆发,只能自己去天台发愣,或者在黑夜里痛哭。听到他有一个初中女友,我面无表情去操场走了两个小时;一个周末下午,他答应带我去网吧见识一下,我顿时消除了网吧是“不良少年聚集地”的恐惧印象;春游和他没有坐到一个车上,去庐山的两个小时车程就变得枯燥乏味;放假和他去步行街买鞋子,那条街就成为高中时代一个难以忘记的地点;因为他给其他朋友端生日蛋糕,而没有主动端给我,气到在黑暗的楼道里痛哭不已;和他还有另一个朋友一起去拍大头贴,在三轮车上谈论未来的理想,那个下午感觉自己变成了电视剧的女主角;上课偶然知道他和班上一个“女汉子”谈恋爱,身心在那一刻掉入冰窖,寒冷至极。那一年,所有发生的事,都很平淡,但在我的内心,却像是被无数颗炸弹侵袭过,声音很响,弹痕很深,浓烟化为浓愁,日夜清洗与擦拭,虽满目苍夷,终归于平静。

    暗恋真的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在经历过无数次内心的波折之后,我选择向他表白。借一个亲戚的手机,在晚上偷偷发给他的,他回了,我也放下了。第二天早晨,我记得那种如负释重的轻松感。疏离他的过程,很纠结,很孤独。我时常一个人去长江岸边,也时常一个人去人群涌动的步行街。我期待在江堤散步的时候偶遇他,也期待在转角的文具店与他擦肩而过。有一次,真的碰到了他,和他的妈妈,他说这是我的妈妈,我说了声阿姨好,轻轻招了一下手,微笑走开。再回头,他们已经走远,看不清背影了。

    在高中时代,我总觉得自己得了抑郁症,最后,却想不到,他得了抑郁症。所有人都不理解,那么开朗、那么优秀、那么强大的他,为什么会这样。一个享受着鲜花与掌声的明星,突然在舞台上,在迷茫、绝望、不甘中倒下了。老师不解他为何总是请假不来上课,同学不解他在空间发表的消极日志,我在安慰他与疏离他之间纠结痛苦。有一天,他终于斗志昂扬的回来了,他在球场开心的踢球,他和朋友们说,他吃了医生开的药,感觉状态非常好。过了两天,他又不见了。过了一周,他黯然回来,一个人坐在教室的角落,脸上有了摩擦的伤痕。犹豫很久,我故作轻松上前问了他怎么回事,他说没事,一切很好。反反复复,他在兴奋与抑郁之间,像奥运会比赛中的一颗乒乓球,剧烈的撞来撞去。最后,他放弃了,放弃和我们一起为高考奋战。直到高考结束,我们陆续拿到大学通知书,他的社交头像才点亮。

    与他再次相识,也是源于一部影视作品——《泰坦尼克号》。我们第一次谈到了“死亡”。2009年,我进入大学,他休学在家,和他妈妈相依生活。了解了他的近况,也分享了我在大学里碰到的新鲜事。我说,死亡太恐怖了。他说,他想自杀。不安在我心中拢起。劝慰过、激将过、祈祷过,半年平安无事。他没有说为什么突然就抑郁症了,但我还是慢慢拼凑出他从阳光走向黑暗的那段路程。父母突然离异、被喜欢的女孩子否定、身体生病耽误了学习、成绩排名跌下第一、班主任失望的眼神、升入高三的沉重压力……没有一个是致命项,但全部叠加起来,却能瞬间摧毁一个看似坚强其实脆弱的人。他入院接受了两个月的治疗,当所有的朋友为高三忙碌而无暇顾及他时,他在自己失衡的生活中独自挣扎,就像一个走钢丝的演员,在快要掉下去的时候,用尽全身力气让自己回归平衡。最后,他坦然放弃了高考,接受了自己的失败。他没有征服武中,最后,也没有征服自己的抑郁症。

    2010年1月10日,天空飘起来小雪。正在期末考的我,接到了一条短信,问我有没有看见他。短信是他爸爸发的,我知道事情不好了。他曾向我表明过一些不好的想法,我只能用语言宽慰他。当我感觉到事情无法控制时,我从别的朋友要到他爸爸联系方式,提醒他爸爸注意下他。然而,他还是在一个平常的早晨,不告而别了。没有带身份证,没有拿手机,可能也没有带钱。考完试,我坐大巴去找他爸妈,和他爸妈在镇子周边寻找。去每个村子问人,去荒山上扒拉草堆,去长江边找寻足迹。他爸爸走向一口枯井时的背影,让我感到害怕又心疼。如果他在那里面,该怎么办!如果他不在那里面,又该怎么办?从他出走开始,每一个可能的结果都令人痛心而惊恐。天黑了,回到家里。楼道上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妈妈说他回来了吧?上楼去,没有人。多么希望,那一刻他能站在门口说,爸妈我回来了。快十年了,没有任何音讯。

    曾经,很多次梦到他回来,一次比一次真实,醒来之后,发现只是一个梦,最后,在梦中告诉自己这次是真的回来的,不是在做梦,然而,终究还是一个梦中梦,梦醒之后,他依旧没有回来。社交网上的年龄从19岁到28岁了,他的头像却再也没有亮过。这十年,我毕业了,工作了,从广州到武汉,从武汉到北京。我遇到了相爱的人,很少再想起他了。去看过一次他的爸妈,他们复婚了,和女儿们住一起,带着女儿的孩子,偶尔出去旅游,脸上也绽放出笑容。她妈妈和我说,从他出走,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我牵着他妈妈的手,无能为力,只能心底里祈祷他保持了理性,平安的活在这个世界。

    十年,过的很快。如果他现在回来,都28岁了。28岁的他,是否还记得当初那个斗志昂扬要“征服武中”的少年呢?我过去的人生,平淡如水,只有他在我18岁的人生里掀起过一丝波澜。然而,我并不是一个深情的人,青春期的爱恋也逐渐在岁月里消磨殆尽,就像一颗掉入水里的石子,激起点点水花,最后永远沉入黑暗的水底。

    在他走出我们世界的那一天,时间停止过。只是,我们无法让时间一直停止。我们只能跟着世界继续前行,去新的地方,遇见新的人,过着新的生活。但,我期待他能知道,这十年来,有很多朋友,在不同境遇下,都回头张望过,期待看到那个笑容满面的少年,勇敢归来。

  • 0
  • 0
  • 0
  • 1.4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