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帝少的甜妻

    帝少的甜妻

    贺家大宅,贺梓楷走进客厅里,看见只有老爷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贺沛旭看见儿子回来了,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护工陪着你妈去医院做检查了,你哥嫂也不在,今天就我们俩吃饭。”贺沛旭笑着说道,知道这个儿子平时管理贺一帝国忙,但是一些事情,自己终归不能由着他拖下去。

    “嗯……”贺梓楷应了一声,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

    老爷子心里打的算盘,自己已经猜到了。

    午饭间,贺沛旭和贺梓楷对面坐着,桌上摆着丰盛的饭菜。

    “欧洲的项目我已经整理出来了。”贺沛旭淡然开口,眼底却隐藏着某种目的。

    “执行权,什么时候给我?”贺梓楷问,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尽快拿到欧洲的执行权,这样自己才有足够实力和大哥抗衡。

    “带个媳妇回来,我看到你的结婚证,执行权就给你。”贺沛旭清楚这个儿子的性格,不逼这个儿子一把,他永远不会考虑婚姻的问题,所以这次就用贺一帝国国际项目的执行权来逼他结婚。

    贺梓楷没有说话,老爷子上次就提到过,自己结婚了,他才给自己足够的权力,这就是老爷子心里所谓的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

    看见儿子沉默了,贺沛旭知道他同意了,笑着说,“明天就去相亲,给你三天时间,带个媳妇回来。”

    停顿了一下,贺沛旭继续道,“下午,我会让管家把这三天的相亲安排给……”

    “不需要。”贺梓楷说着,放下筷子,“三天,我会拿到执行权。”

    说完,贺梓楷起身,离开了餐厅。

    “呵呵……”贺沛旭满意地笑了,这个儿子说的拿执行权,那就说明他三天之内会拿到结婚证,看来,他心里已经有人了。

    看着贺梓楷走向大门口的身影,贺沛旭吩咐一旁的管家,“开始准备婚礼。”

    “是,老爷。”

    贺梓楷开着车,离开贺家大宅,目光坚定地注视着前方的道路,脑子里确是昨晚那个女人的脸。

    与其娶一个不相识的女人,倒不如就昨晚那个女人了,至少,自己对她的身体很满意。

    两天后。

    安麟拿着一叠资料,敲门走进贺梓楷的办公室。

    “贺总,这是那天晚上酒店那个女人的资料。”安麟说着,将手里的资料放在贺梓楷面前。

    贺梓楷没有说话,拿过资料,翻看了一会。

    “程诺?”贺梓楷叫出她的名字,想起那晚身下的她,眼底噙着一抹笑意。

    “嗯,她一直跟着她大伯一家人生活,现在是腾达公司企划部的员工。”安麟挑重点的说着,心想,老爷子逼婚了,而且上司让调查这个女人,难不成,这个女人是,未来的上司夫人?

    贺梓楷看完资料,最终只记得了她的名字,程诺。

    “今晚,去她家,提亲。”贺梓楷简单以及肯定地说出几个字,表情很淡然。

    “……”安麟有几秒的慌神,自己这次居然猜对了?

    “有问题?”贺梓楷眸光看向安麟,脸上全然是不满。

    这个特助最近有些呆滞,是不是应该辞退他?

    “没……我现在就去办。”安麟急忙回应,不敢去看贺梓楷的眼睛,微微点头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下班高峰期,程诺像平时一样,挤着拥堵的公交车,在家附近的那一站下车,迈着缓慢的步伐向大伯家走去。

    这两天,她再也变不回以前那个开朗活泼的自己了,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自己原本憧憬的一切美好未来都被打破,而接下来的人生方向在哪里?自己一点也找不到。

    不是闹市区的一排排独家小院房子里,程家是那排的第一家。

    程家客厅里,贺梓楷翘着二郎腿坐在最中间的沙发上,左边是一脸恭维的程志明,右边是夏佩和程杉杉,安麟站在不远处的位置。

    “贺总,您看我家杉杉,长得这么乖巧,而且很懂事,嫁给您一定再合适不过了。”夏佩一脸讨好地拉着女儿程杉杉的手向贺梓楷说道,刚才贺梓楷说他是来提亲的,那必然是看上自己的女儿了。

    “是啊,杉杉从小没有干过家务活,毕业后我也没让她出去工作,一直在家里养尊处优,她绝对配得上您。”程志明也附和着夏佩的话说道。

    贺梓楷一直没有说话,他知道程诺还没有回来,所以,自己等她回来。

    没有听到贺梓楷的回答,程志明和夏佩对视了一眼,瞬间有些尴尬。

    突然,夏佩用胳膊肘碰了一下程杉杉,一个眼色,示意程杉杉去靠近贺梓楷。

    程杉杉假装出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缓缓起身,向贺梓楷身边走去。

    在贺梓楷的身边坐下来,程杉杉主动地挽住贺梓楷的胳膊,用胸蹭着贺梓楷的身体,整个人都快要躺进贺梓楷的怀里了。

    “楷少,我一直很崇拜您呢,不仅长得帅,而且多金,您就是我心目……”程杉杉嗲嗲的声音还没有说完话,就被贺梓楷的声音吓到。

    “滚……”贺梓楷厉声呵斥道,没有去看身边画着浓妆的程杉杉。

    程杉杉知道贺梓楷生气了,小心翼翼地放开他,转过头,一脸委屈地看向夏佩,向老妈寻求帮助。

    “那,那个……贺总。”夏佩感觉脑子里有些混乱,“您,您刚才不是说,您来提亲的吗?那杉杉……”

    夏佩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够清楚了,来程家提亲,那就只有自己女儿一个人了,如果杉杉能嫁进贺家,那自己以后可有享不完的福,而且还是贺家的亲家,说不定自己还会拿到贺一帝国的股份呢。

    这时,大门被推开,程诺拎着包包走进来。

    贺梓楷一眼就认出了程诺,她那张脸这两天一直在自己脑海里,此刻看到她,自己莫名地心安了。

    “大伯,大妈,我回来了。”程诺走进客厅,像平时一样问候了一声。

    当看到客厅里坐着一个陌生人,不远处还站在一个人时,程诺没有多想,以为这个人是来和大伯谈生意的,他全身散发着高贵的气息,还有一种不容人靠近的感觉,想必是一位大老板。

    “你好。”程诺主动向贺梓楷打了一声招呼,随后看向大伯,“我先上楼去了。”

    说完,程诺转身向楼梯口走去,就在程诺的脚刚要踏上楼梯时,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

    “我娶她。”贺梓楷薄唇轻启,坚定地说出三个字。

    顿时,客厅里除过安麟之外的其他人,都傻眼了。

    而程诺的脚步也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向客厅里,不知道此刻是什么情况?

    “贺,贺,贺总。”夏佩一脸不相信地看着贺梓楷,手指指向程诺,“你今天来提亲,要娶的人,是她?”

    “是。”贺梓楷简单一个字,是无比的肯定。

    程诺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刚才大妈和这个人的对话,什么提亲?什么娶的人?自己现在还没想过要结婚。

    “不,不,这绝对不可能。”夏佩不相信,不停地摇着头。

    程志明一脸憎恨地看着程诺,怎么也没有想到贺梓楷会看上程诺,自己的女儿哪点比不上程诺了?

    程杉杉眼里的怒意早已经膨胀了,三天前,自己想让程诺身败名裂,没想到程诺居然逃走了,第二天那个老大就吩咐人来找自己要钱,自己刚处理完还钱的事情,这会程诺居然跟自己争贺梓楷,自己怎么能放过她?

    “程诺……”程杉杉突然怒吼了一声,站起来,向程诺面前走去。

    程诺看着程杉杉靠近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就听到了“啪”一声,随后,自己重心不稳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这个狐狸精,楷少是我的,你什么时候勾搭上他的?”程杉杉表情早已经扭曲了。

    贺梓楷看着眼前的一幕,眉头微蹙,凶狠的目光放在了程杉杉身上。

    程杉杉,打我的女人,你是找死。

    程诺感受着脸上火辣的疼痛,想到自己失去第一次是拜程杉杉所赐,程诺心里的那股坚强上升起来。

    抬起头,程诺对视上程杉杉的目光,坚定地说道,“程杉杉,你身边的男人不是很多么?怎么?这个就搞不定了?”

    “你……”程杉杉瞬间被噎住了,这个该死的程诺,居然在贺梓楷面前提自己的过去,那些男人怎么能和贺梓楷比,他们的财产连贺梓楷的百分之一都不如。

    夏佩看到女儿吃亏了,也站起来。

    “你这个贱蹄子,和你妈就是一路货色,怪不得你妈短命呢,这是遭到报应了。”夏佩一开口就是粗暴的怒骂。

    程诺的心在疼,脑子里也被激怒了,这母女俩平时欺负自己就算了,居然还辱骂自己的妈妈,夏佩有什么资格?我妈不是她能诋毁的。

    “大妈,希望你说话放尊重点。”程诺压住自己心里的气愤,毕竟家里有外人在,自己不想大闹。

    “尊重,你配得到尊重吗?你这些年赖在我家,我们供你吃供你穿,不让你当牛做马就不错了,还谈尊重,程诺,你不觉得好笑吗?”夏佩一脸狰狞地盯着程诺,恨不得一刀子捅死她。

    程诺一点也不退缩,看着夏佩说道,“是你们当初卖了我家的房子,让我无家可归,而且我爸妈出车祸后,你们拿走我爸妈的赔偿金,你们答应过养我的。”

    夏佩没有想到程诺会反抗,而且还跟自己谈钱,顿时,整个人都急躁起来。

    “不要脸的东西,居然敢跟我谈钱。”夏佩说着,就准备走上前两步,对程诺动手。

    贺梓楷一直听着她们的对话,就在夏佩伸出手,准备去抓程诺的头发时,贺梓楷突然命令道,“安麟……”

    安麟听到贺梓楷的声音,清楚自己将要做什么。

    快步走到程诺身边,安麟看着夏佩正抓住程诺的头发准备撕扯时,双手捏住了夏佩的胳膊,狠狠用力。

    夏佩惨叫起来,手松开了程诺的头发。

    安麟一股力道,直接将夏佩推向一边。

    “妈……”程杉杉看见老妈有些站不稳,急忙扶住老妈的身体。

    夏佩站稳后,看着眼前,只见安麟高大的身体挡在程诺面前,气得牙痒痒,却不敢乱动。

    客厅里一下子安静了,程诺站在安麟身后,看不到眼前,也不想知道是什么情形,只是被夏佩刚才这样一闹,眼眶瞬间就红了。

    妈妈那么漂亮善良,如果她此刻在自己身边,她一定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自己。

    贺梓楷起身,迈着轻盈的步伐,向程诺面前走去。

    程诺感觉到刺骨的冷意袭向自己,抬起一看,对视上了男人的目光。

    这张妖孽的脸,确实很好看,可是这张脸,貌似在哪个杂志上或者新闻上见过。

    贺梓楷在程诺面前站立,抬起右手,轻柔地梳理着程诺凌乱的秀发。

    “去拿行李,跟我走。”贺梓楷薄唇微动,坚定地说出几个字。

    自己想要的女人,必须要跟自己走。

    续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读点故事懂人生”,请转载注明出处。

  • 0
  • 0
  • 0
  • 29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