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一如清雨入微泥

    一如清雨入微泥

    「老婆,这阵子辛苦你了,等妈身体好点,你就搬回来住吧。」

    楚千千收到老公沈昊这条短信时,已经在自家小区的楼下了。

    最近婆婆身体不好,沈昊让她住去婆婆家,照顾老人家的饮食起居,平日里一周也就回来一次。

    今天婆婆肠胃不舒服,一下午,就吐在楚千千身上三次,无奈,她只好回家来拿换洗的衣服。

    楚千千刚进门,就被门口的鞋子绊了一下。

    她回头,不大的玄关,摆放着两双鞋,一双男人的黑色皮鞋,还有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楚千千已经很多年没有穿过高跟鞋,那双鞋,不属于她。

    楚千千的心“咯噔”一下。

    她轻手轻脚的走向卧室方向。

    “亲爱的,千姐好,还是我好?”

    千姐,听见这个称呼,楚千千本来就惨白的脸上,更挂上一层霜色。

    她在大学时,当过宿舍长,那会室友都喜欢称呼她为千姐,毕业后,大家都各奔东西,唯一留在A市的,只有一个人。

    楚千千刚才就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为何这么耳熟。

    现在看着那栗色的卷曲长发,她几乎可以肯定,就是自己的好闺蜜——贺雅……

    楚千千站在门口,本来空白的大脑,一片爆炸。

    门,猛的一下被推开。

    沈昊抬起头,看着站在门口的楚千千,脸上一片错愕,“老婆。”

    “千姐。”

    “亲爱的,你快给千姐解释解释。”

    “还解释什么?你不都看见了?”

    “是要离婚吗?你确定好了,我们明天就去办手续。”

    贺雅没说话,但手指在男人掐了一下。

    沈昊马上点头,“我早就在等这一天了,你看看你,结婚才三年你都成什么样了,不修边幅,你这身上是什么味?臭死了!”

    她身上,是她婆婆,也就是沈昊妈妈吐的东西,因为没有衣服换了,她才穿着脏衣服回家。

    不等楚千千回答,沈昊接着说,“你说你不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至少在夫妻/生活上有点表现吧,跟雅雅一比,你真是连女人都不算!”

    这句话,刺的楚千千心脏疼。

    沈昊,贺雅,还有她,三个人是大学同学。

    那时候,楚千千是出了名的系花,多少条件优秀的男同学追她,她都没同意,最后选了出身平平,但每天会给她带早饭,例假会帮她冲红糖水的沈昊。

    还记得那会,宿舍同学都替她不值时,她还说,平淡是福。

    现在想想,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好,我知道了,明天早上9点,民政局门口。”

    说完,楚千千强忍着眼泪,转身离开。

    楚千千离开家,就去最近的商场买了一件新衣服,把身上的旧衣服扔进垃圾桶里。

    她和沈昊刚结婚的时候,由于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她很久都不舍得买一件新衣服,刚才扔掉的那件衣服,还是她大学时候买的。

    沈昊那会经常对她说,等以后他工资高了,就给楚千千买好多漂亮衣服。

    可,这转眼都要离婚了,沈昊都没有给她买过一件衣服。

    楚千千在外面吃了个饭,联系了几家房屋中介,约好明天看房。

    到晚上9点多,才回婆婆家。

    回到家里,婆婆李淑梅坐在沙发上指责,“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想饿死我啊?”

    楚千千站在门口,愣了愣,“沈昊没给您说吗?”

    李淑梅不满,“我儿子那么忙,他跟我说什么?赶紧做饭吧,我饿着呢。”

    楚千千没说话,放下包,转身进了厨房,熟练地淘米,洗菜,切菜。

    可是心里难免有些苦涩。

    她大学毕业后,她为了完成沈昊说的照顾好婆婆的一日三餐这个任务,放弃了大公司的邀请,找了个工资只有2000块,但是离婆婆家和自己家都近的工作。

    她每天下班第一时间来给李淑梅做饭,再回自己家做饭,一做就是三年。

    她本以为,李淑梅多少还是喜欢自己的。

    可自己第一次这么晚回来,婆婆却不问,只关心自己饿着了这件事情。

    楚千千切着菜,一走神,切到了手。

    赶紧用水将血冲去,才出去找创可贴。

    她出门,看见客厅里没有人,也没有多想,就去电视柜下面拿创可贴。

    刚贴手上,看见李淑梅在凉台上打电话。

    正是夏天,婆婆家又是老房子,窗台没有封,屋里开着空调没什么感觉,外面可是十分闷热的。

    她想去叫婆婆进来,刚开门,就听见李淑梅说,“哎呀,你这不孝子,再找,能找到楚千千这样的吗?”

    婆婆,这是在为她说话?

    楚千千鼻子一酸,想着刚才自己误会婆婆,有点懊恼,正想开口,李淑梅又开口,“这样带工资的保姆,伺候我吃,伺候我穿,还这么任劳任怨的,哪有这么好找?”

    听着李淑梅说话,楚千千愣愣的站在门口。

    原来,自己在李淑梅眼里,不过是个带工资的保姆。

    亏自己这三年对她那么好,每天变换着口味给她做饭。

    她还没离开,李淑梅又说,“反正楚千千这么傻,你回来买束花,编两句情话,随便骗骗她不就好了?”

    楚千千听着李淑梅给沈昊出的主意,凄凉的扯了扯嘴角。

    是啊,自己是傻,她和沈昊以前不是没吵过架,沈昊之前跟公司前台的女大学生扯不清关系,也被她发现过。

    当时她也闹脾气,却被沈昊几束花就哄好了。

    “妈,外面热,打电话进来打吧。”

    楚千千开口。

    李淑梅回头,看见楚千千站在阳台门口,不由有些惊讶,连忙把电话挂了进屋。

    楚千千炒好菜,端到餐桌上,李淑梅坐在那里,看着楚千千“随口”问,“千千,我刚才打电话说的话,你听见了多少?”

    “没听见呢。”

    楚千千微微一笑,满心凄凉。

    “哦,没听见啊。”李淑梅点了点头,好言相劝,“我儿子给我说了,你也别怪他,男人嘛,偷腥是难免的。”

    “嗯我知道了,我们明天就去办离婚了。”

    楚千千开口。

    李淑梅赶紧装出慈母的样子,“唉,你这孩子,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和昊昊可是千年修的缘分,别说气话。”

    如果楚千千刚才没有听见李淑梅的话,恐怕会觉得李淑梅真的是为了她好,可现在,她只觉得,李淑梅是为了留住她这个带工资的保姆。

    “他都不珍惜这千年的缘分,我又何必呢。”

    楚千千低头吃饭,和这个自己伺候三年的人,真是多一句话也不想说。

    李淑梅不干,“天下哪有不偷腥的猫,他不过是跟别的女人睡一下,古代的皇帝还有三宫六院呢,他这算什么啊?”

    一听这个,楚千千真是要被气笑了。

    “你家这是皇室吗?是有皇位需要继承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大学生吗?我家昊昊现在可是项目经理,不跟你离婚就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

    楚千千放下筷子,清亮的眸子静静看着李淑梅的脸,“既然您这么认为,我就更没有必要跟您儿子继续过下去了。”

    说完,拿着提包出门。

    关门前,还传来李淑梅生气的声音,“离婚是吧?你可别后悔!你以为你这样的黄脸婆离了昊昊还有人会要你?做梦!”

    黄脸婆?她明明才25岁。

    离开李淑梅家,楚千千找了离车站很近的小旅店住下。

    夜里,楚千千做了梦,梦见大学的时候,那时候的她,长发长裙,无论在校园里的任何地方,都能吸引异性的目光。

    大学相恋一年,毕业后三年,四年的时光,她用来爱一个渣男。

    更可笑的是,今天以前,她还以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翌日一早,楚千千穿上昨天买的新裙子,长发散下,镜子中的人,肌/肤瓷白,漂亮的杏眼,睫毛蜜长,仿佛还是七年前那个校园里的少女。

    今天是8月6日。

    当楚千千来到民政局门口时,来领结婚证的男女已经排成了长队。

    “老……千千你来了。”

    沈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明显,他还没有适应对楚千千的新称呼。

    楚千千转身,看见沈昊旁边站着的是贺雅。

    今天的她打扮得格外张扬,栗色的波浪卷发散落在肩头,一条很省布料的吊带连衣裙,脚上踩着红色的鱼嘴恨天高。

    正红的唇彩,夸张的假睫毛,十足的夜店小姐装束。

    她看见楚千千一身素色连衣裙,长发垂下,明明没有擦粉,皮肤也是粉白粉白的,扬起声线,质问,“千姐,你这是做什么?想让沈昊回想起大学时光吗?”

    不可置否,此时,沈昊的眼睛盯着楚千千,一时有些不可自拔,今天的她恍若是从七年前走出来的一般。

    楚千千淡淡一笑,“怎么可能,之前有点眼疾,昨天看了那么辣眼睛的一幕,一不小心给治好了。”

    贺雅拽了拽沈昊,“听见没有,还等什么,赶紧进去吧。”

    虽然结婚的人多,离婚的人却寥寥无几。

    “千千,我先给你说,房子的钱,我是不会退给你的。”

    进去的路上,沈昊率先开口。

    他们的房子是沈昊单位分的福利房,首付三十万,楚千千家出了十万,沈昊家出了二十万,后面的贷款,楚千千也只是出了自己的公积金,她本身也没打算要。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在即将离婚的时候,沈昊跟她说的话居然是这个。

    “我知道了。”

    楚千千点头。

    “还有,虽然是我出轨,但是你也有责任,也不要指望我的赔偿。”

    沈昊继续说。

    “我知道了。”

    楚千千继续点头,尽量把自己那一点点卑微的难过藏起来。

    沈昊说的没错,自己是有责任的,自己错就错在为沈昊他家付出的太多,以至于忽略了自己。

    “千姐,沈哥这种器大活好的男人,你放着不用,我就替你用了你也别怪我。”贺雅如水蛇般的胳膊挽住沈昊的腰。

    楚千千看着贺雅,她从来没想过,贺雅是这样的人。

    “赶紧把离婚证领了吧,你好用的光明正大。”

    楚千千有些不耐烦,想想见面之前的那一点点不舍,真是可笑到不行。

    因为楚千千和沈昊的财产划分非常明确,离婚手续非常简单。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之前的红本就变成绿本。

    “行了,千千,你以后有什么事……”

    沈昊话还没说完,贺雅就用手肘轻轻戳了一下他,“亲爱的,你想说什么?”

    被她提醒,沈昊也没再说下去,只是摆摆手离开。

    民政局门口,沈昊和贺雅离开。

    楚千千一个人提着包,看着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顿时觉得非常迷茫,无助。

    她一个人走到花坛的边沿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睛空洞的望向远方。

    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在那里停了许久。

    车后座上的男人,隔着暗色的玻璃,看着路边那个清素的女孩,深邃幽暗的眸子中,泛出一丝异样。

    “霍总,公司的视频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坐在车前座的助理林杰好心提示。

    就在刚才,他们的车路过民政局时,霍总突然喊了停车,然后就一直看着窗外一对在来办离婚的小夫妻。

    看起来是一对夫妻闹离婚,男人带着小三来了。

    从三个人扯皮,进去扯证,到现在男人和小三离开,他就一直这么看着。

    林杰有些纳闷,霍总一向以高冷著称,怎么突然变得八卦起来了?

    “会议取消。”

    车后座的男人说完话时,已经打开车门,大步走向坐在花坛边的女人。

    林杰惊讶的都合不拢嘴,从来都是万事以工作优先的霍总,居然说取消会议,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楚千千在花坛边坐了许久,理了理情绪,想着下午还约了中介看房,正准备起身离开,就撞上一堵“黑墙”。

    这一撞,把她包包也撞飞了,包里零零散散的东西全部都撞到地下。

    包括那个离婚证。

    “对不起。”

    楚千千蹲下身子去捡包里的东西,男人也半跪下来帮她一起捡。

    在其他东西都捡完后,两个人的手同时伸向飞的比较远的那本离婚证。

    楚千千的手指轻轻触碰上男人的大掌,迅速弹开,乖乖等着男人把离婚证捡起来,递给她,她才把头抬起来同男人道谢。

    “谢……”

    楚千千抬头,另一个谢字还没说完,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霍……司承?”

    “好久不见,楚千千。”

    霍司承身高一米八八,站在她面前,完全将阳光挡在身后。

    楚千千站在这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面前,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霍司承比楚千千大两岁,他们二人是大学同学,曾经都是学生会一员,不同的是霍司承是学生会会长,而楚千千是宣传部成员。

    那时候身为主持人的楚千千,经常排节目到深夜。

    而霍司承,总是陪着她。

    虽然两个人没有确定关系,但在别人眼里,他们就是一对情侣。

    可这所有的美好,都在霍司承毕业那一天戛然而止。

    那一天,在楚千千陪霍司承拍完毕业照后,霍司承的妈妈在学校里把她叫住,也是从那天,她知道,霍司承是富家少爷。

    也知道,有一种差距叫云泥之别。

    她今天还记得,那一天霍司承妈妈说的话,她说,“像你这种想攀上枝头做凤凰的土鸡,我见多了,我们霍家不是你这种货色的女人可以进门的,你父母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楚千千看来,他妈妈说她可以,但,说她父母就是不行!

    楚千千从霍司承手里抢过离婚证,勉强扯出一丝笑容,说,“我还有事。”

    她以为,离开大学,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永远不会再相遇。

    却没想到,大学毕业后,他们不但相遇了,还是在她这么狼狈的时候。

    她刚想离开,胳膊就被霍司承的大掌抓住,男人低沉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悦,“我也有事。”

    楚千千没想到他会拉住自己,尴尬的说,“那你去忙。”

    这些年她也从同学那里偶然听见,霍司承现在已经继承了家里的公司,做起了大总裁。

    他们的差距,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我的事,和你有关。”

    男人的声音强硬,掷地有声。

    说话的同时,手掌一直握着楚千千的胳膊,完全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楚千千挣扎半天,都没有挣脱,最终还是放弃希望,转过身和霍司承面对面,认真的问,“有什么事?”

    霍司承低头,看着身前一身素色连衣裙的楚千千,这么多年,她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变。

    还是那副乖巧的模样,可是他最了解,这副乖巧的模样下,是比谁都倔强的心。

    “我奶奶最近身体不好,我家里人让我娶个妻子冲喜。”

    男人缓缓开口。

    楚千千低着头,问,“你不会是想找我这个刚被人抛弃的女人去充数吧?”

    一听楚千千说自己刚被人抛弃,霍司承俊逸的脸上覆上一层冰霜,他抬手用修长的手指勾起女人小巧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冷声说,“你的眼光不是一向很差吗?”

    男人俊朗的星眸定定的望着身前的女人,完美的五官,恍若神祇。

    楚千千有些愣住,她已经五年没有见他了,现在的霍司承比起五年前,更加成熟,有男人的魅力。

    她也知道,他说的是五年前的事情。

    五年前,在霍司承妈妈侮辱过她父母后,楚千千就选择退出他的世界,拉黑他的一切联系。

    “是,我的眼光一向很差。”楚千千倔强的抬起头,清澈的杏眸对上男人的黑眸,倔强的说,“所以,请霍总放开我这个眼光很差的人。”

    看着女人这么说,霍司承的心没有来的揪了一下,他修长的手指捏住楚千千的下巴,“五百万买你一年,跟我结婚,等我奶奶身体稍微好点了,我们就离婚。”

    “我不同意!”

    她对婚姻失望了,她不要应了霍司承妈妈的话,也不要再给霍家人侮辱她家人的机会!

    霍司承也不勉强,他了解她,楚千千是个内心比外表坚强许多的女人,一时半会他很难改变这个女人的想法,除非楚千千自己想通。

    他拿出一张黑色的名片递给楚千千,“我的话时效一个月,今天是8月6日,9月5日前,这句话都有效。”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楚千千将手里的名片攥的很紧,直到男人上了车,她回头将那低调奢华的黑色名片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们本身就是两条渐近线,无论离得多近,永远都不可能走到一起。

    下午楚千千去租了房子,依然她的工资很少,手上又没有多少积蓄,只能暂时租了个30平米的一室,在一个老小区里,房龄大约有20年。

    她的房子在5楼,还好房东是个老太太,虽然房间老旧,但打扫的还算干净。

    楚千千虽然大学不错,可这些年在小公司做的都是些简单的文员活,她在租了房子后,倒是投了不少简历,可当HR问起她的工作经历后,都纷纷摇头。

    日子已久,她每天不是上班就是面试,生活没有起色,却再不是那么糟糕。

    9月4日,是她弟弟的生日。

    楚千千用积蓄给她买了一双打折的球鞋,作为生日礼物。

    “姐,你回来了。”

    楚千千刚进家门,弟弟楚威就接过她手上的东西,然后帮她从鞋柜里拿出拖鞋。

    “嗯。”

    看着弟弟的行为,楚千千心里一暖。

    五年前父亲出车祸去世,弟弟一直和妈妈生活着,十分懂事。

    “大学怎么样?累不累?”

    楚千千换上鞋,关切的问。

    楚威从小学习就不用人操心,今年高考更是以600多分考上了全市最好的大学。

    今天是开学第三天。

    “不累,大学可比高中好玩多了。”

    楚威又为楚千千端来杯水。

    楚千千把她买的运动鞋从盒子里拿出来递给楚威,“试试,合脚吗?”

    “是姐姐送给我的?”

    “是啊,看你喜欢不喜欢。”

    “喜欢!姐送的东西我都喜欢!”

    看着楚威捧着那双球鞋高兴的神情,楚千千心里有点心酸,自己买的是那种很一般的牌子,打完折也就300多块,弟弟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肯定是更喜欢阿迪耐克这种名牌。

    可她的钱不够买。

    “你放心,姐以后赚钱了,给你买更好的。”

    “不用啊,姐,我是男人,应该是我赚大钱给你买好衣服,让你过好日子。”

    姐弟两正在聊天,楚千千的妈妈,景惠然从厨房里端出美味的饭菜。

    “千千快来吃饭。”

    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坐在一起。

    “祝小威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谢谢姐姐,谢谢妈妈。”

    楚千千结婚的时候,很少回家,现在吃着妈妈做的饭菜,看着可爱的弟弟,心里真是别样心酸,感觉自己这些年,忽略了爱自己的人,把青春付给了狗。

    “姐姐吃肉,你都瘦了。”

    楚威夹起一块鸡肉,放在楚千千的碗里。

    “你也吃,你正长身体呢。”

    楚千千也夹了菜放在楚威的碗里。

    “千千,我看你真的是瘦了你少,你别委屈自己。”景惠然看着楚千千,苍老的脸上满是心疼,起身,从身后的木箱里拿出一千块钱,递给楚千千,“这些钱你拿着,想吃什么,就买点什么,别委屈了自己。”

    楚千千知道,那个木箱子里放的是景惠然父亲的死亡赔款。

    五年前,父亲出车祸身亡,司机是酒驾,那家人一共赔偿了楚家五十万。

    景惠然上年纪了,不放心把钱放在银行,就全部放在家里。

    这些年,景惠然一直很节约,除了楚千千和沈昊买房时拿出十万,以及楚威交大学学费拿出几千,其他时候基本没有动过这些钱。

    “妈,不用!”

    楚千千连忙拒绝,“我都上班的人了,这些年也没给你买什么东西,怎么能拿您的钱。”

    “你拿着。”景惠然把钱放在楚千千面前,“我知道,你在沈家过的不好,沈昊的妈妈,我当年见她的时候,就知道她对你不会好。”

    楚千千还没有把离婚的事情告诉景惠然。

    听景惠然这么一说,想起上个月李淑梅那些刻薄的话,楚千千的眼眶红了一圈,扑进景惠然怀里,“妈,我以后好好赚钱,不让您受累。”

    景惠然拍着她的背,像哄小孩一样的哄她,“你常回来看看,妈就满足了。”

    “姐,我们知道你不容易,我和妈都是你坚实的后盾,如果你在沈家受了气就告诉我,我去替你打抱不平!”

    楚威攥紧拳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楚千千坐起来,一只手拉着妈妈,一只手拉着弟弟,发自内心的说,“谢谢你们,我爱你们。”

    说着,楚千千心中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常常回来看妈妈和弟弟。

    楚千千陪弟弟过完生日回家,是晚上10点多了。

    加上工作的疲倦,回到家倒头就睡。

    半夜,睡的正沉的楚千千被手机铃声吵醒,她看了一眼来电显,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请问是楚千千吗?”

    电话对面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背景音很杂乱。

    “我是。”

    楚千千迷迷糊糊的回答。

    “您好,这里是人民医院,景惠然和楚威因为现在正在医院抢救,请您迅速过来交钱。”

    “什么?”

    楚千千猛然从床上坐起来,瞬间清醒。

    当她赶到医院时,整个医院急诊大厅弥漫着烟火的味道。

    楚千千冲到前台,询问值班医生,“医生,医生,我是景惠然和楚威的家属,请问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值班医生看了她一眼,淡定的回答,“两个人现在还都在抢救,你办一下入院手续吧。”

    “好好。”楚千千脑子里一团乱,只得听从值班医生的话,先去办了住院手续。

    “押金,你每人先交五万,不过这五万肯定是不够的,你后续再补。”

    “五,五万?”

    楚千千身体一软,整个人差点倒在地上。

    她哪里有这么多钱,这几年工资很低,她也没存下什么钱,银行卡上也就两万多的存款。

    “医生,我身上没这么多钱,能不能先交两万,其他的我再想办法凑。”

    楚千千拿出卡,焦急的问医生。

    她很害怕,很害怕医生拒绝她,然后把她妈妈和弟弟赶出医院。

    医生探出头来看了看她,想了一会点了点头,“行吧,你先把两万交了,不过这两万在前期也就能撑两三天,如果你拿不出钱,我们恐怕就……”

    “我知道,我知道,谢谢您。”

    楚千千感恩戴德的谢过医生。

    警察也在医院里,她又过去问过警察情况,原来是家里蚊香烧尽,点燃了窗帘起火,当时两个人本来安然逃出了,结果景惠然又回到火场,再次被楚威救了出来,楚威的背部烧伤面积较大。

    楚千千明白,妈妈一定是去拿木箱里的钱了,那是她爸爸用命换来的钱。

    她坐在手术室门口,脸色苍白,全身无力。

    刚才,她急急忙忙,完全没有功夫去思考,可现在坐下来,看着亮着“手术中”灯的手术室,非常无助。

    十万,她去哪里弄?

    后期的治疗费,她去哪里凑?

    楚千千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早上7点10分,天已大亮。

    平时沈昊这个点应该已经起床了。

    她想着,她和沈昊的婚房,她家出了十万,之前她急于离婚,没有要那部分钱,现在她家有困难,沈昊应该是愿意把钱给她的。

    楚千千虽然之前已经把沈昊的电话拉黑了,可他们毕竟结婚三年,这三年,她早就把沈昊的号码烂记于心。

    她在拨号页面输入了沈昊的电话,静静的看着那个号码,足足等了十几分钟,才下定决心按下拨出键。

    电话,很快接通。

    “喂,谁啊?”

    沈昊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带着刚睡醒的含糊。

    “沈昊,是我。”

    楚千千鼓起勇气开口。

    “千千,有事吗?怎么这么早打电话。”

    沈昊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但是至少她可以感受到,沈昊对她的来电并不反感,这让楚千千的心放下不少。

    “对不起,明明离婚了,我不该给你打电话的,可……”

    “别说这个,好歹我们也一起生活过三年,你有什么事吗?”

    沈昊倒是很大度。

    “我家里出了点事,我妈妈和弟弟现在都在医院,你能不能……借我十万块钱。”

    楚千千纠结半天,最后还是说了借字。

    沈昊在电话那头愣了愣,沉静许久,才开口,“千千,我也很想借给你,可你也知道,我跟小雅要结婚,她说不喜欢现在的房子,我的钱都拿去付新房首付了。”

    “十万不行吗?那……五万!五万可以吗?”

    楚千千追问。

    沈昊那边还没开口,电话就被贺雅抢了过去,“喂,楚千千,我说你要不要脸,都离婚了还打什么电话?”

    电话那边的贺雅,声音蛮狠,轻蔑。

    “贺雅,我是家里真的有事,我妈妈和弟弟正在抢救,我不是迫不得已不会给沈昊打电话的。”

    楚千千低声下气的跟贺雅解释。

    她没有什么亲近的人了,而这些钱关系着她妈妈和弟弟的命,这时候,就算是贺雅让她去磕头,恐怕她都会照做的。

    “抢救?他们抢救关我们什么事?我告诉你楚千千,现在沈昊的钱都是我的,我一分也不会借给你!”

    贺雅的声音可以听得出,她十分得意。

    曾经那么优秀的楚千千,如今却混成这样,这就是贺雅最乐意看见的局面。

    “嘟嘟……”

    电话被挂断。

    楚千千握着电话的手指有些发麻。

    她保持一个坐姿,许久都没有动一下。

    无助,绝望,扑面而来。

    一面,是妈妈和弟弟的性命,而另一面,是绝情的前夫和前闺蜜。

    “景惠然和楚威的家属是吧?”一个护士走了过来,“病人手术结束,不过麻药还没过,你可以去看一看,但不要吵到他们。”

    “谢谢。”

    楚千千强打精神站起来道谢。

    她先走到妈妈的病房,看过妈妈,景惠然的烧伤面积比较小,主要在手臂上,想来应该是她拼死想去拿装钱的箱子。

    看着妈妈缠着厚厚纱布的双手,楚千千心疼的不得了。

    她又到弟弟的病房,弟弟楚威烧伤主要在背部,身体大部分地方裹着绷带,脸上罩着氧气面罩,情况一看就比妈妈严重许多。

    昨天还和乐融融的一家子,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就成了这个样子。

    楚千千内心真的是无比难过。

    她后悔,如果自己不是安心做个家庭主妇,而是好好上班工作,给妈妈和弟弟买个好房子,也许就不会发生今天的悲剧了。

    “病人家属,病人等一下醒来需要用药来缓解痛苦,你要用什么价格的。”

    护士进来,问她。

    “缓解痛苦……”楚千千喃喃,妈妈和弟弟现在昏迷着,等一下醒了肯定会十分痛苦,她怎么忍心在上面省钱?“我们用最好的,最不痛苦的!”

    护士看了她一眼,有些为难,“那可贵啊,你好像住院费还没补齐吧?”

    “我补,我很快就补齐。”

    楚千千解释,可她的心像是飘在空中的叶子一样,无助,无奈。

    这么多钱。

    她要怎么办?

    “五百万,跟我结婚一年。”

    在楚千千绝望的时候,霍司承的这句话再次撞入脑海

    五百万!

    楚千千本来已经黯下去的眼眸,再次闪起希望的亮光。

    她看了一眼手机,9月5日。

    今天,是他那句话的最后一天有效期。

    她翻开包,去找霍司承的名片,可翻遍整个包都没有找到,她才想到,那天她把他的名片扔了。

    楚千千洗了把脸,坐着公交车狂奔向霍司承的公司!

    她要见他,要告诉他,她同意嫁给他冲喜!

    本文节选微信公众号:“美阅中文”,请转载注明出处。

  • 0
  • 0
  • 0
  • 36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