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灵秋(聊斋故事)

    灵秋(聊斋故事)灵秋(聊斋故事)灵秋(聊斋故事)灵秋(聊斋故事)

    徐州的书生徐欧博家境贫寒,父母早逝,一次,几日暴雨后,他家破旧房屋倒塌,幸好他此时去了茅房,才躲过一劫。无奈带上许书,骑上家中仅有的毛驴遂去外地投奔叔父。

    几日的跋山涉水,艰辛劳顿。终到达叔父家,那婶子张氏和叔父目睹他穿戴破旧,面黄肌瘦,心中甚是瞧不起他。可挨于面子,只好强壮笑脸把他迎进去,端来一些粗茶淡饭招待他。道自己家近日生意不好做,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只好委屈他吃些粗茶淡饭。

    那徐欧博目睹他们夫妻满身的绫罗绸缎,屋里琳琅满目摆设,厨房里没有端上来的美味佳肴。心中甚是难过,然想着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要饭吃岂能嫌饭馊。遂安心吞下饭菜。

    饭后,他被丫鬟带至甚是荒芜破落的后院安歇。此时,已是深秋时节,天气很凉,而他居住的屋子矮小破旧不堪,屋里甚是潮湿,一股股霉味令人作呕。那丫鬟领命将他带至便不再理他,他只好寻找扫帚自己打扫。

    晚上,床上只有一条单薄被子,阵阵寒气袭来,刺骨的冷!他冷的浑身颤抖着,牙齿咬的咯咯响。冻的难以入眠。睡不着,索性坐起来走出屋子。

    此时外面月光如水,银色的光芒撒在大地上,甚是阴冷,徐欧博裹紧薄衫,来回在院中度步。思绪万千。想着自己之前在村里教人读书,而今暂且在叔父家中安顿下来,不知接下来自己做些什么谋生?

    正想的入神,忽听院里有嬉戏之声。不由甚是惊异,听那丫鬟说此院子已荒芜数年,只有些老鼠,蟑螂在此肆无忌惮的出行。并没有人居住,何来嬉戏之声,他遂奔声音处奔去。

    近前他在一大树后面望去,不由惊愕住!只见前方,两个美貌少女嬉笑声不绝于耳,互相追逐着奔向前方。直到没有踪影,徐欧博方才醒过神来。至屋里,那女子在眼前挥之不去,久久盘绕心头。一夜未眠。

    早上起床,至叔父家中,欲吃早饭,却是叔父婶子二人用完早饭,桌上皆是些剩饭残汤,他遂给叔父婶子请安后,坐于桌前在桌上吃饭,此时婶子至桌前把桌上的几块骨头扔给屋中眼巴巴看着的黄狗,嘴里刻薄道:吃罢,吃罢,吃完好好看家,如若不然要你何用?说罢,鄙视望一眼徐欧博,扭着身子离开。屋里几个丫鬟都捂着嘴嗤嗤笑着。

    徐欧博目睹此景。心中甚是难过,强迫自己吃完饭,便出去欲想找些授课谋生。可是他在外行走几个时辰,皆没有人请他授课。

    他垂头丧气的至家中,无颜去叔父家中混吃食,遂在外面摘了几颗野果子充饥。打算明日再去找事做谋生。他又想起那两个女子,不由得期盼夜幕降临。

    几个时辰后,天终黑。徐欧博遂至女子嬉戏地,却是失望而归,回至屋里苦读诗书至深夜,困倦躺在床上,阵阵寒气袭身,他冷的蜷曲在床上。睡不着,遂叹口气又起身读书。

    不大会,趴在破旧的桌上睡着。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轻轻拍自己,皆有嬉笑声,遂挣眼,登时惊愕住,只见面前站着前几天晚上院中嬉戏的两个女子,看穿着打扮应是一主一仆。皆都甚是美貌,尤其那小姐仪态万千,眉目如画。甚是美丽。真是人间少见之美貌女子。那女子目睹他痴呆望着自己,遂也含情脉脉望他一眼。面现桃花低下头。

    那丫鬟目睹她们如此这般模样,不由噗呲笑出声来。两人目睹丫鬟如此,忙把目光移开。徐欧博忙问女子是何方人?为何深夜在此荒芜院中?那女子道:小女子名唤灵秋,住在此地不远的柳家村,因父母管教甚严,遂晚上偷偷和丫鬟雅儿出来透气。却是那日目睹公子容貌俊美,举止温雅,心生爱慕,说罢脸色越发通红。低下头。

    那徐欧博听罢,心中大喜!自己早已爱慕于她。当下两人双目含情,深情相拥。那雅儿不知何时从哪里置办了缎子棉被,屋里摆设皆换。而后消失。

    待佛晓之时,徐欧博醒来,旁边却是不见了那灵秋,不知她何时离去。桌上放有热气腾腾的美食。不由心中甚是失落,他吃下饭后。遂又去街上欲找些谋生。却是不仅没有找到,心中甚是失落!想着自己一身才华,却是竟处处碰壁,天地之大竟没有自己立足之地。他想着屋里的崭新布置,不由得心中愧疚,自己堂堂一男人,却是要受之女子相赠。他连连叹气回至家中。苦读诗书,心猿意马等待着天黑灵秋到来。

    灵秋终来到,见他神情甚是沮丧,遂好生安慰他,此后自己可在这里住下,只不过自己只有晚上才能出来。家中事都由她来打理,他只管读书就好。几年后定会中举功成名就!

    徐欧博担心她父母不同意嫁给他,灵秋听罢只是笑而不答。此后,徐欧博只管日夜勤奋读书,家中一切事务皆有灵秋打理。夫妻俩相敬如宾,甚是恩爱!

    却说那徐欧博叔父婶子见他这些时日皆无前来吃饭,不由得又喜又惊,甚是惊异他如何过活。遂偷偷至后院查看究竟!竟听闻屋里有女子声音,不由大惊,忙贴近窗户,用手在嘴里沁湿把窗户纸捅个洞,目睹里面那艳丽女子正给徐欧博披上衣衫。屋里已焕然一新。两人登时惊愕住。

    回至屋里,两人心中一团疑问。婶子徐氏猜测那女子应是妖精变幻,此后院,已荒芜多年,除了有许耗子,黄鼠狼等等动物,那里会有人进去。他们越想越害怕。遂欲想明天去找法师来降妖除魔。

    第二日,夫妻俩找来了法师,那法师晚上和她们偷偷至后院,却是刚入院子,忽的现一身高八尺,眼如铜铃,嘴如簸萁般怪物,嘴里吐出长长的红色舌头。样子甚是恐怖,三个人吓得连跪带爬的出了院子。那法师吓得浑身颤抖,脸色苍白,狼狈不堪离开。夫妻俩皆吓得魂飞魄散。不敢在家中居住,第二日又请了两个法师同去院中捉妖。却是又连连无果惊吓离开,都道从未见过如此可怕妖怪!无能为力。让她们另找高人。

    夫妻俩惊吓的无奈去报官。那地方州官闻听此事不由得觉得甚是惊异,遂白天带人前去查看,刚进院子,里面传出朗朗读书声,近前,却是目睹那徐欧博穿戴破旧,坐在破旧桌前读书。不由得恼怒他们夫妻无事生非,害他们白跑。夫妻俩也被眼前惊愕住,忙惊慌失措道晚上可来,那妖精白日定不敢出现。那州官晚上又带人前来,却依然如此,除了徐欧博自己在那里读书,别无他人。州官甚是生气把夫妻俩训斥一番,扫兴离去。

    晚上,夫妻俩不甘心,壮着胆子至后院,竟目睹那女子出现,可她们不敢至前,遂想出一毒计。第二日晚上,她们去买了黑狗,至屠宰场杀掉,他们把盆里狗血撒在院里四周。

    而此时屋里的灵秋坐在徐欧博旁边,面容忧虑,她伤感的道:夫君,我今晚说出我的身世,看徐欧博一脸惊异,她接着说道:我乃是鬼,当年在这后面的清湖溺水而亡,成一孤魂野鬼,甚是孤独。

    那日晚上目睹你模样俊朗,满腹才华,却是穷困潦倒,被婶子羞辱,心中甚是不平,遂喜欢上你,遂前来欲与君共度时光,却是被你婶子发觉,遂除掉我!前几日她们请来道士皆被我施法吓跑。如今却又弄来致使我魂飞魄散黑狗血,如今我甚是危险,只有相公助我离去。我甚是不解,我虽是鬼,却不曾害人,且帮助你度过难关,却是让她们如此处心积虑的除掉我!实在可恶!可恨!那我怎么帮你?徐欧博甚是不安、忧虑道:明日晚上,我的魂魄在这个桌上的盒子里,夫君白日可带我出去,至你家乡,我们从头再来。三年后,你皆有功成名就之时,而我也将托生人家。第二日,徐欧博带着那个盒子离开了叔父家。至家乡,在深山盖一木屋。暂且安家。此后,他只管读书,家中由灵秋打理,夫妻俩相敬如宾,恩爱无比。三年后,徐欧博果中举人,功成名就,而灵秋也终托生人家。此后,每每晚上,徐欧博携妻在院中,窃窃私语,一起祈祷灵秋安好!幸福!

  • 0
  • 0
  • 0
  • 5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