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离婚后,她从一无所有的中年大妈活成了妖娆女神!

    离婚后,她从一无所有的中年大妈活成了妖娆女神!离婚后,她从一无所有的中年大妈活成了妖娆女神!离婚后,她从一无所有的中年大妈活成了妖娆女神!

            陶燕子与赵克毅维持了五年的婚姻在今天终于结束了。

            与克毅满怀沮丧相比,燕子很平静很轻松,如释重负,从此以后再也不用看到这个恶心的男人,从此以后海阔天空,感觉空气都清新自在了许多。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同枕眠。

            这种孽缘不修也罢,燕子漠然地想道。

              家里人竭力反对她离婚。

            “哪个男人不会犯错,他既已悔过,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哥嫂劝道。克毅虽然花心了点,但他有能力可以赚钱,能给燕子富足的生活,这年头,有钱的男人哪个身边不围绕几个女人?

            “你一个三十好几的女人,再婚未必找到比克毅好的……”陶父虽然很愤怒很心痛女儿受的苦,却担心孑然一身年龄又大的女儿,再嫁找到的男人比克毅还差,心痛之余仍然苦口婆心地劝燕子。

            “你没有正式的工作又没有孩子,以后怎么办……?”

            陶母泪水涟涟而下,拉着燕子的手悔恨万分,当初如果不是以死相逼燕子与陆诚分手,强迫她嫁给克毅,今天是否结果完全不一样?

          “妈,我已经浪费了5年的青春在这段无望的婚姻上,我不想再这样过下去,看着他左拥右抱,春风得意,自己则日夜煎熬,心如死水……我今年已经三十好几了,不想就这样耗完一生,妈,我要为自己活着,妈,您就让我为自己活一回,好不好?妈?……妈!!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过得比现在更好的!我应承您,妈,好不好?”

            “我苦命的女儿啊,妈对不起你……”陶母看着苍白瘦削,憔悴不堪的女儿,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燕子大学时谈了男朋友陆诚,父母是D城郊区附近的菜农,家里清贫得很,陆诚从高中起每个寒暑假打工赚学费生活费,直至大学毕业。毕业那年,他父亲送菜进城车祸身亡,他母亲多年来辛苦劳累,恶耗传来,承受不起此打击一病不起,缠绵病床多时。

          而赵克毅,是富二代,父亲是本市知名企业家,陶父是市工商局一把手,两人认识多年。在燕子毕业那年,自初中即留学美国多年归来的赵克毅,初初见到如青莲初绽般静美淡然的燕子,一时惊为天人,立刻抛弃同居多年的女友,马上对燕子展开疯狂的追求。见燕子对他的追求无动于衷,从拒绝再三到避如蛇蝎后,立刻改变策略,从陶父陶母和燕子哥嫂侄子处着手,甜言蜜语,从时常送高级滋补品和名牌奢侈品,到无微不致陪伴陶母四处旅游等等方法,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让燕子全家都站在他那边,一致支持燕子嫁给他,反对燕子与陆诚在一起。

          赵克毅父亲更是全力支持儿子追求燕子,除了燕子本身非常优秀,更看重陶父的社会地位,甚至暗中出手压制打击陆诚,逼得陆诚不得不辞职离开D城,带着病弱的母亲远走,去了南方的海滨城市S城打工。

          陆诚走后渺无音讯,燕子苦苦等待了三年,在陶母的又一次“吐血昏迷”后,心灰意冷的燕子,不忍病重的母亲伤心失望,最终同意嫁给痴情等她回心转意的赵克毅。

          赵克毅终于如愿以偿娶到了那仿若青莲般静谧美好的女子,欣喜若狂,举办盛大隆重的婚礼,昭告天下。见证了那场婚礼的人,多年以后仍津津乐道:真正的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如童话里的王子与公主,从此一定要幸福婚后,赵克毅如珍似宝般宠爱着燕子,两人如众人所愿,幸福而甜蜜。

            一年之后,燕子怀孕了,是双胞胎。

            就在燕子慢慢放下陆诚,对克毅敞开心扉,正式接受克毅,对未来满怀憧憬之际。

          克毅却与“旧爱”丽娜――其在美国同居多年的女友,旧情复燃。面对燕子的质问,克毅解释是丽娜算计了他,借他醉酒之际爬上他的床,让燕子原谅他这回,丽娜已经让她回美国了,以后再也不会与她相见。

            燕子抚摸着肚子里的孩子,伤心失望之极,却又不忍心孩子一生下来就父母离异,在双方父母的苦劝下,选择原谅赵克毅。

          克毅小心刻意,燕子处处迁就。

          两人很快恩爱如初,甜蜜如昔,仿佛患了健忘症一样,忘记了第一次出轨带来的伤害。

          很快,孩子九个月了,是一对双胞胎,还有十二天就到预产期。

            那天中午,克毅打电话回来,说公司有急事需立刻去隔壁城市出差一两天,不回来吃饭了。

          燕子午饭后,在婆婆的陪同下在别墅附近的花园撒步。初夏的天气很好,阳光灿烂,轻风微拂,木兰花香幽幽,抚摸着鼓鼓的肚子,感受着孩子的胎动,燕子心里软软的,孩子就快要出生了,满怀的都是要做母亲的喜悦。

          护着肚子,燕子小心翼翼地慢慢地倘佯在树荫下。

          “燕子,小心!!快让开!!”旁边陪着的婆婆惊叫起来。

            侧斜处草坡上突然冲下一辆儿童自行车车,车上的小男孩惊慌失措,一个老太太在后面焦急万分地跌跌跌撞撞追着喊着。

            说时迟那时快,燕子还没反映过来,自行车就要撞上来了。

            燕子婆婆以不符于年龄的敏捷冲上前,一把推开燕子,挡在她面前给车撞倒了。

          摔倒在地的小男孩吓得呜呜大哭,燕子婆婆脸色煞白大汗淋漓,满脸痛苦倒在地上叫道“哎呀,我的腿……”。

            一阵兵荒马乱后,救护车来了,载着婆婆和燕子往离家最近的医院驶去。

              路上,燕子打电话给家里人,告知情况,让家里人赶来医院。克毅的电话关机联系不上,也许他在飞机上,燕子想。

              到了医院,因公公不在家,陪同来的只有小区的保安,老太太和小男孩,经检查:男孩子没事只是轻微擦伤,燕子婆婆左手和左小腿粉碎性骨折,医生立刻安排做手术,燕子挺着大肚子去办住院手续。

            “你慢点,医生都说胎儿没事,是你小心过度,情绪激动所致。”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经过妇产科门诊部门口时。

              这不是克毅的声音吗?他不是去隔壁城市出差了吗?燕子愣了一下。

          “我能不激动吗?眼看孩子九个月,还有十几天就要出生了,你一再说想好了办法,不会让我们的孩子做一出生就被人歧视的私生子,问你什么办法,你迟迟不肯告诉我!”女子激动地道。

          “好啦,好啦,我不肯告诉你,还不是为了你们母女好,怕你嘴巴大,保不住密。”男子继续哄道。

            “快点说给我听,这会没人,我一定保密的。”

            “我之前不是一直阻止你去著名的x×妇科医院做孕检吗?不是不疼你和孩子,一来燕子在那里做孕检,二来怕她碰到你,不好解释,燕子是我费尽功夫才追到手的,我还爱着她,不想让她伤心。”

              “既然这么爱她,你还管我们母女做什么!”女子推开男子的拥抱,酸溜溜地道。

            “你们都是我的宝贝,这不,我已买通给燕子做孕检的医生,说燕子怀的是龙凤胎,生产时安排你们同时进产房,到时候你提前剖腹,让俩孩子同时生下来,你提前跟医生说孩子你不要,我抱养,再花点钱,就可以瞒天过海……”

            …………

          燕子慢慢地从拐角处挪出来,看着自己的丈夫赵克毅,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丽娜,温柔备至地,细心呵护地,慢慢远去的背影,心里一片冰凉,浑身发冷。

          “呵呵,这就是他的深爱?!这就是他说的情深不悔?!这就是他说的坦诚相待?!永不欺瞒?!呜呜……老天爷!我究竟做了什么孽!要这么对我?!啊啊啊……!”

              燕子抱住双臂,怕冷般蜷成一团无力地软倚着墙壁。

              “妹子,妹子,你怎么啦!流好多血啊”不知过了多久,有个声音焦急地轻推着燕子。“快来人啊!医生!医生!!”

              “没事,没事……”燕子从僵硬中回过神,行尸走肉般往前晃。“肚子怎么这么痛?我怎么啦……我的孩子!!!”燕子一脚踩空,眼前一黑,从楼梯上滚下去。

                  …………

              六个月后……

              克毅怀里抱着个孩子,推开房门,拉开窗帘,幽暗的房间立刻明亮起来。

              克毅讨好地微笑着,对如幽魂般蜷缩在厚重被褥里的燕子说:“燕子,别伤心了,我们的孩子虽然不在了,你养好身体,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个孩子,你看,这个小女婴可爱漂亮吗?我们抱养她好不好?她妈妈生下她就抛弃了她,很可怜的。”

            背对着克毅一动不动的燕子,闻言慢慢转过身来,挣扎着坐起,伸出干枯瘦削的双手,示意克毅将孩子给她抱。

          克毅小心地将孩子放到燕子怀里。

            婴儿又白又胖,小脸蛋肉嘟嘟,红扑扑的,漂亮可爱极了。睫毛又黑又长又翘,正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燕子,突然咧开如花朵般娇嫩的小嘴唇甜甜一笑,那小酒窝与丽娜如出一辙,眉眼依稀有克毅的影子。

            泪水一滴一滴地从眼眶涌出,顺着脸颊滑落,燕子紧紧抱着婴儿,用尽全身力气般。

            直到婴儿不舒服地哼唧,克毅紧张地询问,燕子才仰头闭闭眼,深深地吸口气,再睁开眼,干枯瘦削的脸上浮起一层稀薄的微笑,因太瘦而显得更大更黑的大眼睛里闪着亮得骇人的光芒,仿如一团幽幽燃烧的鬼火,诡异非常。

          “好!我们的女儿,你不是给她起名叫如珍吗?她就叫如珍,好不好?”

              “如珍似宝的如珍!!”燕子一个字一个字地重复着。

              一直小心翼翼的克毅听到了,长长吁了口气,放下心来。

              “你还病着,好好休息,等身体好了再抱孩子,我先抱孩子给保姆带,好不好?”

                燕子仿佛脱力般软在床上,没说话,只是闭着眼睛摆摆手,示意克毅抱孩子出去。

            轻松愉悦地离开的克毅,没看到,被子下燕子紧紧地攥着的手,青筋暴露,长长的指甲刺入掌心,鲜血长流。

         

          燕子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压抑住要冲出喉咙的尖叫和呜咽,气得浑身发抖,两个手掌心已被长长的指甲刺得鲜血淋漓,染红了洁白的床单。

          “赵克毅!冯丽娜!你们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总有一天,你们会遭报应的,且有那么一天,哈哈,你们等着吧!……呜呜……我可怜的儿子……” 死死地将头埋入厚重的被窝,用力地揪住被子,燕子将凄厉的哭笑声一层层掩埋,不传出一星半点。

        “我要你们也尝尝失去孩子的滋味,你们等着……等着看……”心里那股要毁灭一切的愤恨排山倒海呼啸而来,让燕子美丽的小脸一片狰狞, 因隐忍而绷紧的身体青筋历历。

          六个月前,亲耳听到,亲眼目睹了丈夫赵克毅的背后算计及背叛,深受打击的燕子因情绪过于激动导致胎动流血,在失魂落魄中没注意看路滚下楼梯,身上多处严重擦伤,小腿骨折,滚下楼梯时伤到胎儿,难产及大出血不止,一个白白嫩嫩的大胖儿子胎死腹中,而燕子因失血过多几度陷入险境。闻讯赶到的陶母一听到此消息,惊急加交之下,血压陡然升高,兼冠心病发作,晕倒于地,虽然抢救回来,却只能一辈子与轮椅为伴。

            “孩子,咱别伤心,咱后面再多生几个,别伤心,咱还年轻,啊?”一夜间头发白了大半的陶父,望着女儿惨白惨白,全无血色的小脸,如大山般坚韧了一辈子的男子汉忍不住泪湿了眼眶。

          “爸,你怎么有那么多白头发啦?”没愰过神的燕子呆呆地问。

            “孩子呢?刚刚梦中我听到他的哭声,快抱孩子过来给我瞧瞧!”燕子急急又问道,四处寻找婴儿床。

            “孩子,听我说,宝宝已走了,已上天堂重新投胎了,他和咱们没无缘份,咱不哭,啊!”陶父如小时候一样,抱着女儿,轻拍她的后背安抚,让女儿不哭,自己却止不住老泪纵横,一对龙凤胎啊,本来还有几天,自己就可以当外公了,现在……

          “啊……”燕子终于想起那坠入黑暗前的疼痛,还有那相护而去的背影,一种撕心裂肺的噬骨之痛和窒息感,让她凄厉地尖叫起来,如失去幼崽的母兽,让人闻之心酸落泪。

          赶过来的医生,为燕子打了镇静剂,终于安静下来的燕子,又被推入急救室,因心情起伏太激烈,又引发了血崩。

          为了不让燕子因心情影响病情,在征得家属同意后,医生在滴液中加了安眠作用的药。陷入沉沉睡眠中的燕子,双眉紧蹙,眼角泪水不止。

          如此,又过了三四天,再度睁开双眼的燕子,入目的是陶父如霜的满头白发和坐在轮椅上的母亲,望着苍老了几十岁的父母,燕子放声大哭,哭得不能自己。

          望着苍白瘦削得像个纸人的女儿,两老悲痛不已,泪如雨下。

            “燕子,别哭了,你看你惹得爸妈那么伤心。”赵克毅上前抱住燕子的肩膀。

            正在痛哭的燕子,像触电一般,一把甩开赵克毅的手。

          “放开我!!拿开你的脏手!”燕子厌恶地喊道。

            “燕子!!”陶母拉住女儿,转身满怀歉意对克毅:“燕子病糊涂了,克毅你别介意!”

        “燕子,你怎么啦,我是克毅啊?”

          燕子没说话,两眼喷火死死盯着赵克毅。

          “燕子,你不认识我了吗?你怎么啦?”赵克毅既懵懂又无辜地看着怒目他的燕子。

            “呕……呕……”望着一付无辜可怜模样的赵克毅,燕子忍不住恶心呕吐起来。

            …………

          燕子身体上的伤慢慢恢复了,心里的创伤却日夜凌迟,血肉模糊。

          元气大伤的燕子,整日只能休息静养,可对赵克毅的愤恨和失去儿子的悲痛,噬骨入髓,日夜发酵,让她不得安宁,很快,人也煎熬得枯干瘦削,神色恹恹。

          担忧不已的家里人,听到赵克毅说“心病还需心药解,燕子是因为失去孩子自责至深才如此,不如抱养个孩子过来,看能否开解开解……”觉得可以试试,看能不能让日益憔悴消瘦的燕子振作起来。

            于是,有了以上克毅抱女婴给燕子那一幕。

            家里人欣喜地看到,燕子的精神一天一天地好起来。

          好转起来的燕子,对如珍那真是宠爱有加,如珍似宝,一刻不准离开眼前,不顾尚且虚弱的身体,亲自带孩子,甚至将婴儿床从保姆处搬过来,放在自己睡床边,每夜三番五次起床看顾孩子,温柔而慈爱。

            一年过去了,燕子恢复了旧模样。不再瘦得皮包骨头,虽然依旧瘦削,但面色红润,雪肤墨发,加上气质悠然,静谧淡泊,故而美丽如昔 ,楚楚动人。

            而如珍,也已一岁多,长得更加漂亮更加可爱,每天迈着胖胖的小短腿跌跌撞撞地跟前跟后叫“妈咪”。

            赵克毅每天下班回家后最大的乐趣就是逗如珍,听着孩子嗲声嗲气地叫“爹地”,享受着如珍娇嫩柔软小嘴的亲吻,搂着如珍胖呼呼,软绵绵发着奶香的小身体,心里甜蜜蜜的。

            如珍越大眉眼越像赵克毅。有一次赵母搂着如珍,笑眯眯地说“如珍长得真像克毅小时候的样子,说是亲生的都有人相信……”

          “老话说,谁带的孩子像谁,这证明如珍和我们有缘呀。”

            瞟了一眼神色紧张,一下子僵硬起来的赵克毅,燕子笑吟吟地解释道。“可不就是亲生的”心里又加了一句。

        “对,对,燕子说得对,哈哈,我们等会儿去买些衣服怎么样?好久没陪你们出去了。”克毅干笑两声,忙岔开话题。

        “帮如珍多买几套吧,顺便带她去照几套写真。”燕子爱怜地抚摸着如珍柔软的头发。

        “好!好!多买几套。”赵克毅讨好地附和,燕子自从流产以后,对他的态度又回到了未结婚前的冷漠。

            时间慢慢地滑过去。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燕子如往常一样和保姆带孩子出去散步。

            回来惊慌失措,如珍弄丢了,报了警,调了监控,发现那天那段路刚好在抢修线路查不到。以赵家和陶家的财力和影响力,竟然一点线索也没有,如珍从此石沉大海,再无音讯。

            伤心悲痛惋惜是难免的,但全家最受打击的是赵克毅,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头发里竟然生出不少的白头发,大家虽然疑惑,但想想最疼孩子的除了燕子就是克毅,如珍最粘的也是克毅,想想也觉得可惜,克毅对如珍是真的视若已出,宠爱有加,所以如珍才会越长越像他吧。反之燕子,可能经历过流产丧子之痛,反而坚强了不少,虽然伤心,但不像上次那样痛苦崩溃。

            赵克毅这段时间,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最爱的宝贝如珍弄丢后,丽娜每天哭哭啼啼的,在肚子里怀孕5个月的孩子也流产后,精神不太正常,需要他陪伴安慰;燕子自责兼伤心之余也变得神神叨叨的,眼睛亮得异常诡异,每见到他就惊怕地扑过来“克毅,我刚做梦,如珍在哭,浑身血淋淋的,手脚给折断了,被丢在路边乞讨,我好怕啊……这是不是报应啊,儿子没有了,如珍也不见了……”。像祥林嫂一样重复着这个可怕的梦境,哭泣不安。

            赵克毅每次听到燕子的哭诉,想起如珍那甜甜的小酒窝,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粉粉嫩嫩的小嘴也,红扑扑白嫩嫩胖嘟嘟的小脸蛋,柔软小身子,又软又黑又细的头发,每次回家扑过来细声细气唤爹地,“叭哒”一声的亲吻,再想想燕子哭诉的梦境,被撕心裂肺的痛苦和恐惧淹没了,痛得不能呼吸。

            “或许,这真的是报应,报应自己的风流,报应自己对燕子母子的隐瞒和算计……”克毅揪着头发,捂住痛得要爆炸的头,那痛到要窒息的感觉让他憔悴不堪,精神恍惚。

          这天,他又接到丽娜竭厮底里的电话,恍恍惚惚中急急忙忙赶到公园,正在安慰时,被陪着燕子散心的赵母陶母三人抓了个正着,震惊加失望透顶的燕子,坚决要离婚。凭谁劝告都不听。

          如珍是赵克毅和丽娜所生的事实,让赵家又震惊又理亏,对克毅的一再背叛及欺瞒,让陶家怒不可遏又失望非常,更加心疼燕子所遭受的一切。

          所有的劝阻,在燕子铁了心的要求离婚下,都毫无用处。

        燕子和克毅维持了5年的婚姻结束了。

          燕子孑然一身,只带几套换洗的衣服,和她这些年来自己挣的2万元钱远走他乡,从此不再回来。

          多年后,在S城的一个超级高端的国际时装发布会上,赵克毅和冯丽娜见到了美丽妖娆的陶燕子,作为这场时装秀首席设计师的陶燕子,自信美丽,神采飞扬,那静谧淡然的气质揉合着成熟女人的风韵,异常引人注目。岁月,仿佛分外优待予她,光洁如玉的脸庞和浓密漆黑,光可鉴人的一头及腰长发,纤细有度的身材,不曾沾染上半点岁月的风霜,如一朵盛开的青莲,婉约动人。

            而赵克毅和冯丽娜,头发半花,容颜苍老,是一付中老年人的模样。

            自从如珍丢失,冯丽娜又流产后,他俩这些年没放弃寻找如珍,冯丽娜因流产失于调养,这些年也没怀上过孩子,俩人虽然最终走在了一起,日子却过得不如意。

          陶父因燕子的原因,与赵家渐行渐远,虽然没有刻意打压,但这年头,多的是揣摩上意,滑须拍马之人,赵家的生意多处受阻一落千丈,而赵父赵母惋惜燕子的离去,对罪魁祸首又迟迟生不出孩子的冯丽娜,厌恶冷淡,干脆两手一甩,将生意完全交给赵克毅,去美国跟女儿过日子去了。

            这次参加时装发布会,赵克毅就是想能不能给公司另寻一条出路,同时也带冯丽娜出来散散心,丽娜整天疑神疑鬼的,整得克毅疲惫不堪。

        “燕子……”赵克毅万般不是滋味地唤道。

          “哦,赵总赵总夫人!”陶燕子从众人的簇拥中回首,燦然一笑,生疏而客气:“失陪了,您俩自便!”说罢,头也不回地在众星拱月中走远。

            ……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老天可曾饶过了谁?

            燕子站在高楼上,手里端着杯咖啡,站在窗户边,看着相互搀扶远去的克毅和丽娜,心里百感交集。

            至此,陶燕子,赵克毅,冯丽娜三人的故事结束。

          ……

            一晃,又过去了三年。这天,S城xx中学下午放学,一群青春活泼的男孩女孩像刚冲出篓笼的鸭子,叽叽喳喳往校门口涌去。

          “如珍,快点,看你妈又过来接你了,你妈真疼你!!”几个一起往外走的女孩子中比较眼尖的,发现姿态优美颔首微笑站在校门口路边等待的燕子,回头羡慕地嚷嚷。

            如珍的母亲,是xx中学门口的一帧风景,每次她静静地伫立路旁,含笑等待的身影,是那么的美丽动人,那安然淡泊的笑颜有着一种岁月静好的温暖,让人大生好感。

          “妈……你出国回来啦,去了那么久,如珍想死你啦!”如珍冲着同学胡乱摆手,扬着惊喜的笑容向燕子扑过去。

          “你这孩子……”燕子扶住扑过来的如珍,嗔怪地轻轻拍拍如珍脸上的小酒窝,慈爱地笑道。

          一路上听着如珍叽叽喳喳的撒娇声,燕子温柔的笑容不断。

        不错,如珍就是当年赵克毅和冯丽娜的孩子,当年如珍的失踪是燕子一手策划的。事后,外出打拼站稳脚跟的燕子,回到当初寄养如珍的小山村,接回如珍,领养了她。

          燕子此后一直未嫁,与如珍相依为命……

         

                 

           

             

           

             

             

       

  • 0
  • 0
  • 0
  • 24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