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雾》

          这个藏在城市小巷的昏暗小房子从未让她喜欢过,哪怕是一点点。在南方的春季,窗户经常布满雾水,仿佛窗外永远都是同样的天气“唉,总是这样潮湿闷热。”小娟感叹道。她想起了自己的家乡,夏天总是风和日丽,让人心情舒畅。这让刚起床的她又增添了一丝烦恼。可她很快就压制住自己的情感,因为她知道那些从前的美好时光早就在岁月中流逝了,从前是不可挽回的。

            她今天起床很早,因为男友天亮之前就在等候她了,她从窗边回到化妆台前,靠着不太明亮的灯光睡眼朦胧的观看镜片中的自己,她皮肤从来都很好,她的确相信上天眷顾这回事,要不然她的皮肤怎么会一直这么好呢?至于长相,就像蛇一样,没错,这是男友说的,有一次,她问男友:“你觉得我好看吗?”男友说“当然,你比电视上的蛇好看多了。”男友指着电视机播放的《青蛇》说。“那你觉得我像哪条蛇呢?”“青色衣服那个,你比她好看你知道吗?”就从那个时刻开始,她就一直认为自己长得比蛇妖还好看,虽然她更希望自己是白素贞。

          三年前她和男友刚认识的情景,她还记得很清楚,她那天只随意的涂了点淡妆,也许她当时都还不懂得化妆,她想男友肯定喜欢那种淡淡的妆容,就像三年前十六岁的自己纯净透明的心。今天是他们相识三周年,于是小娟故意按那天的妆容来打扮自己。

          陈浩从来都是一个急性子的人,他不喜欢自己的计划被别人打乱,无论什么样的事情,他都喜欢有条不紊的进行,除了做爱。

          “娟,你得快点了。”男友就坐在她身后的沙发上焦急地说道,双手交叉在胸前。眼中充满了不耐烦,他穿了一件深蓝色的格子衬衫,那是小娟特意为他买的,为了庆祝他们相识三周年,她特别喜欢他穿起来的样子。

          “怎么样,亲爱的?”她把身子转过去对着男友。

          “口红,口红,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涂鲜红的那种,唉!”

          “男人总是健忘,自己喜欢的东西占有之后就不再用心了,男友肯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罢了。”小娟想到这里,嘟起小嘴,转过身子,从柜台里拿出了口红。当她把深红色的口红均匀的涂在嘴唇上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甚至样子都不相像。

          巷子太窄,车子开不进来,他们必须步行一段路程,穿越这座幸存的城中村。雾水由于积累得太多了,忍不住要从空中洒落,他们只拿了一把雨伞,匆忙的在小巷里穿梭,夜晚还没褪尽,只有稀疏暗淡的几束灯光投射在每户人家的窗户上,人们还在睡梦中,小巷中蒙蒙细雨,他们脚步急促,难免被雨淋湿。

          以前小娟最享受的是从身后把男友抱住的感觉,在街上,她需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的爱情,她爱得有多深,她有多幸福。有时候她甚至觉得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她也无怨无悔。而现在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她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就像两个陌生人,黑暗冰冷的空间里只有几声雨刮胶条摩擦玻璃的声音,仿佛有一堵墙挡在他们两人之间,那堵墙的墙面就像他们所住的那个房间的外墙一样呈灰色,上面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青苔,雨水打在上面会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现在这种处境呢,从爱到恨到底需要怎样的经历,或者说,她们两个从来都没有相爱过,那只是她一相情愿的梦幻?就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小娟甚至厌恶他们两个的这种不可原谅的关系。

          他们两个认识的时候只有十六岁,本来各自在大城市中漂泊,就像海上的一叶扁舟,摇摇晃晃,没有明确的目标,这是年轻得像他们这样的人的权利,只有十六岁,那是一种看似拥有无限未来和可能的年龄,在这种年龄,对于抛弃学业的未成年人,未来会更加漫长得可怕,在生活中,他们被允许浪费时间,允许随时辞掉自己不喜欢的工作,特别是那些让小娟记忆犹新的失业之后的漫长而无所事事的夏天,他们两个就在这种夏天中相遇。在那个夏天里,他们两个完成了从一个小孩变为成人的转变,就在一个城市当中,他们相恋,并且做爱,互相依赖,真实的做了一回爱情电影里的男女主角。但是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爱情电影的结局不会只有一种。

          他们很快就遇到各种困难,他们两个都没有学历,微薄的工资距离实现他们的理想生活就像十六岁对于距离年老体衰一样漫长。也是一个同样无所事事的夏天,小娟记得在他们租的那个昏暗的小房子里面,他们两个的那番对话,“娟,无论如何你都要答应我,我真的很爱你,你是知道的,没有人会像我一样爱你!”小娟趴在男友的身上,脸蛋贴着他的胸口,她没能发现他的心跳有任何变化,:“如果是这样,我跟其他男人上床后,你还会爱我吗?”“我绝不会抛弃你的,等挣够了钱,我们就一起离开这个城市,我们在别的地方买一套房子,然后就结婚。”小娟把头抬起,正好和男友四目相对,斜阳把余晖抛洒进来,小娟不能辨别男友的表情是真实或虚伪,和她无法辨别怎样的爱情才是她真正想要的爱情一样,因为她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经验,她只知道她不能没有爱情,对于爱情有所付出,是值得的。甚至对她来说有种疼痛的浪漫,在电影当中,那些为了养活家人而出卖自己肉体的女人是会博得观众同情的,那么为了爱情做同样的事情又有何不可呢?十六岁女孩的浪漫情怀,对爱的憧憬,已经过多的占据了她的思想。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事情都有所改变,如今小娟渐渐的明白了一些事情,她发现欺骗自己的灵魂比欺骗自己的肉体要痛苦得多,一开始她只觉得自己不能一天里和两个男人睡觉,即便一个是她爱的男人,一个完全陌生,一个免费一个收钱。后来她发现自己离那个十六岁女孩越来越远,他也已经不是从前那个男孩,他在床上甚至没有她接的客人真诚,他免费使用她的肉体,而同时又要为了利益考虑而不得不掩盖自己的厌恶。小娟觉得插进的是一条灼伤灵魂的东西,他们两个甚至连肉体交易都算不上,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在她们每次做爱的时候都随着频率在窗外炽热的空气中蒸发,消溶在窗口的玻璃上,可他却带着谎言不断推送,直到她被欺骗灼伤的眼眶滑落泪水。

          早上的阳光灿烂明媚,把城市的雾水逐渐蒸发掉,在这种情况,人们才会从一夜的梦中清醒过来,这时候他们才会清晰的看清楚头顶的红绿灯,以及剩余的秒数,来往的车辆与人群,然后将自己的人生以一种意识串联起来,这是人类超凡的能力,从人生的理想,情感,财富一直到下一秒该往哪个方向,多么让人赞叹的能力。灵性之领袖,万物之首长!

            “这红绿灯真是太慢了。”男友在驾驶座里骂道。小娟看着被雨水淋湿的沥青路面反射出的细小光点没有说话。

          在人生最重要的十字路口,小娟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痛苦而伟大的抉择,她怀孕了,两个月前在医院意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刚满十九岁,她想要把孩子生下来,“你不是开玩笑吧,我们怎么养活它,你这种想法一点用处都没有。”“我会靠我自己的努力,我会挣更多的钱,我会把它养大的。”“你凭什么,就凭你出去卖?再说了,我可不敢肯定那孩子是我的。”“陈浩,你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唉,说说而已,当真了?”也许就在那个时候,就是一切接近尾声的开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发生巨大的裂变,半年以来,堵在他们中间的那堵墙从未被越过,而且越来越厚。男友对她的冷淡明显来自于她的独断,他喜欢的是十六岁的她,顺从的像小猫一样的她,但更重要的是,小娟挣的钱少了,甚至自从她怀孕以来,她就没有再接客,直到今天早上,男友说客人开了很高的价钱,说就接这最后一单就同意她把孩子生下来,这是什么意思,一个父亲载着一个怀了自己孩子的母亲去卖身,就在他们相识三周年之际?在她看来这和地球末日毫无分别。想到这里,小娟的眼睛开始模糊了,车窗外的风景开始变得越来越朦胧,她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眺望才可以让泪水留在眼眶里,而不会流下来,破坏她的妆容。

            旁边的这个男人会体会到她的痛苦吗?不,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感受到她所承受的一切,他只在乎钱,两年以来,当其他男人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当她被陌生人占有身体的时候,她所承受的痛苦,那些被噩梦占据的夜晚,狼狈不堪的场面,只有动物般的欲望和零落的尊严。通通倒影在她的脑海当中,编织成一张无限大的恐怖网络,罪恶的阴影笼罩着她每天的生活,而比这些还要可怕的是他们每天都得装作没事发生一样,她们还是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睡觉,还一起规划未来!他出卖了自己的良心,用她去换取金钱,她背叛了自己的肉体,而他则背叛自己的灵魂,“这比地狱还要糟糕。”这是小娟每天对生活的总结。她无法像从前那样爱他,他也只爱从前的她,他只爱从前那个无论肉体和灵魂都只属于他的女人,这是中学生都能求出的答案,一个人不可能只想要精神恋爱。她知道这是他们两人之间永远都无法逃脱的惩罚。车子驶过最后一个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男友把车停了下来,小娟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

            “我上去了。”小娟说。

            男友只是点点头,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机。小娟觉得非常失望。“我很快就会下来的。”小娟望着男友的脸,在心里对他说。就像小娟第一次接客一样。

            那天男友送她到酒店的楼下,在摩托车上,小娟不肯下车,她就像小孩抓住心爱的玩具一样,为了心爱的玩具,不惜采取一切手段,她从后面把男友搂住,用双手将男友围了一圈,眼泪就像崩溃的水坝。“你怎么不听话了,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这只是暂时的,难道你不想我们未来过好一点吗?”“我知道,你必须要答应我,要一直都爱我,好吗?”“当然,我会一直对你好的。”“是爱,我要你一直爱我。”“我会一直爱你的。”“你一定要做到。”“我永远不反悔。”

          这次她很快下了车,就像人在长大后迟早都会放下心中最爱的玩具,而且她已经明白自己所向往的爱情其实从来都没有在她的手里,他对她的不是爱,而是利用,赤裸裸的利用,包括肉体和灵魂,他也没有能力成为一名丈夫和父亲,她所向往的一切都已化为灰烬,留下一段荒唐的往事。她乘坐电梯来到十楼,像刚才一样,小娟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

            她走出电梯,在一间房门前敲了敲,门五秒钟就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出现在房门口,望了小娟一眼说“进来吧。”

            “就按刚才的价格吧,微信还是现金?”小娟看着这位一大早就要求欢的男人没有说话。

            她拿手机打开了和男友的通讯栏,她发道“人已见到。”两秒钟后弹出男友的回复“好的,收到钱了吗?”她犹豫了一下,发道“我不想做这个了,啊浩,我想做一个好母亲,我想把孩子生下来。”两秒,三秒,小娟突然觉得时间比任何时候都要漫长,可男友依然没有回复。她把手机关掉又打开,眼睛已经再次乏出泪水,她发道“啊浩,如果我把孩子生下来,你还爱我吗?”男友过了两分钟还是没有回复。这是预料中的结果,但她依然用了“爱”字。她发现这是她对这份感情最明显的错觉,她只是向往这个字,却早已失去了它。

            “我已经好了,我们开始吧。”那个男人全身赤裸的站在她旁边说道,手指开始在小娟的大腿上抚摸。

            “不好意思,我想上一下洗手间”。

            小娟走进洗手间,用清水洗掉脸上的泪水,眼睛变得清晰起来,她在镜子前再次认真的观察着自己的脸,仿佛要从新认识自己一样,她在镜子当中看见了一位母亲,她微笑着,那笑容与小娟的母亲把她生下来时在产房第一次看见她的笑容是一样的,母亲第一次把她抱在怀里,吻她,她的脸第一次感觉到了母亲泪水的温度。母亲说那天天气很好,而前一天却下了很大的雾,她这辈子从未见过那样大的雾水。一种狂喜从陈菲的心中弥漫开来,它冲破了所有的悲伤,就像阳光拔开了一夜的迷雾。母性的力量在她的心中激烈的不断涌动,终于,她鼓起勇气,打开房门,毅然离开了酒店。

          在一夜浓雾消散后,一位母亲走在明媚的晨曦中。

  • 0
  • 0
  • 0
  • 1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