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红线拴不住爱情

    一个冬天的早晨,天微微亮,奕欢冷的裹紧了蓝色小棉袄,手里拉着一个行礼箱在村口公交车站下等车,她掏出手机拔通了一个号码,她对着电话大声说:“青桐,你怎么还没来,在家磨蹭个啥?”

    “奕欢,别急,我来了。”青桐拉着行礼箱正朝奕欢走来。

    青桐和奕欢从小订了娃娃亲,两个人从小玩到大也有感情,正所谓的青梅竹马,两家父母就等她俩到法定年龄结婚。奕欢法定年龄到了刚好二十周岁,但是青桐法定年龄是二十二周岁,他只有二十一周岁,还要等一年。两个人商量好,外出打工一年,赚了钱回来把婚事办的风风光光。

    青桐放下行礼箱,从口袋里掏出带红玛瑙的红绳手链,他把红绳手链拴在奕欢右手上,微笑着说:“奕欢,我用月老的红绳拴住了你,你这辈子都跑不掉了”。

    “好哇!那我用自己编织的手套,套住你让你也跑不掉。”奕欢说着给青桐戴上蓝色的毛线手套,手掌心是用红线织了一个爱心。

    这时公交车来了,两个人拖着行礼箱上了车,一个小时候后,两个人在县城的长途汽车站买了去邻县的车票。

    下午一点多钟,两个人几经周折才来到邻县一家服装厂。奕欢去了缝纫组,青桐去了裁剪组,两个人除了上班,休息时总在一起,谈理想谈未来很是开心。

    一天晚上下班后,奕欢想经过厂房去男生宿舍找青桐,她在路上意外看到青桐,也不顾身旁的女工们,远远地就喊:“青桐,青桐。”

    等奕欢走近一看,吓了一跳,认错人了,怎么这个人跟青桐长的很像?她尴尬地连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杜若停住脚步,朝奕欢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满藐视,嘴角微微向上一扬,一句话也没说,一甩头走了。

    这个厂是杜若家的,是杜氏集团的一部分,他们家主要做房地产生意,他们家可是这个县头号大富翁。杜若可是他们家长子长孙,肩负重担继成家业,杜爷爷看杜若年青,就让他在服装厂煅练,磨磨性子,过几年再学做房地产生意。

    “你们看,奕欢想巴结领导都快疯了。”女工婉欣嘲笑说。

    “幸亏杜老板没理她,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女工阿雯脸上露出鄙视的神情。

    奕欢受到了侮辱,气得眼泪在眼眶打转,她转身跑回了女生宿舍,也没心情去找青桐了,青桐打来电话她也没接。青桐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急急忙忙去找奕欢,在女工宿舍门口听到女工们议论奕欢,他才知道事情的经过,他气得头冒青筋朝女工们怒吼,女工们看他长的是有点像杜若,大家吓的一哄而散跑开了。

    青桐找到了奕欢,他对她说:“奕欢,等我们在这里学好本领,回去我们自己办个服装厂,当老板有什么了不起?”

    奕欢想想说:“对,我们有一年的时间,会学会很多东西。”

    青桐和奕欢去街上闲逛,两个人没有什么钱,就买了几斤水果,青桐在心里发恨想:以后要是有钱了,一定带着奕欢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几天后,车间主任通知青桐说,杜老板找他,让他去老板办公室,青桐不知道什么原因,还以为哪里做的不好得罪了老板,心里想着:大不了辞职不干了。

    青桐来到杜若的办公室,他轻轻地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他看到杜若正在看一份文件,杜若抬起头示意让青桐坐下,青桐倔犟地站在那里说:“老板,你找我什么事?我还在上班正忙着呢!”

    “别急,别急,我有事和你商量。”杜若接着又说:“青桐,我观察你有好几天了,你长的像我二叔,我二叔在二十年前失踪了到现在还没消息。”

    “我可不认识你二叔,我也不想和你家攀上关系,世界这么大长的像又不稀奇。”青桐皱了皱眉。

    “自从我二叔失踪后,我爷爷总是一个人守着老屋,每天拿着二叔的照片,默默地看默默地流眼泪,二十年从没离开过老屋,他怕二叔回来找不到家人,我看爷爷思念二叔挺可怜 ,我想让你去陪伴爷爷,顺便给我当司机,陪伴爷爷公资双倍,我有时会叫你给我开车,我会给你额外奖励。”

    青桐站在那里想了半天,心里不停地纠结着,杜若看穿了青桐的心思,他不着急让青桐慢慢想,他知道在金钱的诱惑下青桐会答应的。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就陪你爷爷一年,一年后,我会带着奕欢回老家结婚。”青桐终于下定了决心。

    “可以,一年后,是走是留随便你,你去收拾一下,下班后我带你回家。”杜若说完低头继续看文件。

    青桐恍恍惚惚地从杜若办公室出来,他感觉像是在做梦,使劲地咬了咬嘴唇,痛让他知道不是在做梦是真的 。他回到车间跟组长说明情况,组长羡慕的不得了,说他被老板选中真是有福气,万一哪一天杜爷爷高兴,他不是升官就是发财,毕尽杜氏集团还是杜爷爷说了算。

    青桐回宿舍收拾好东西,然后跟奕欢告别,其实奕欢舍不得青桐离开,她想到青桐能多挣钱活又不累,也就一年的时间,她稍微放心了。青桐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奕欢,杜若带着他先去蛋糕店买了一个大蛋糕,然后开车载着青桐回家。

    今天是杜爷爷六十八岁生日,杜若妈妈准备了一桌子菜,给杜爷爷庆祝生日,当青桐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大家都愣住了,特别是杜爷爷颤颤巍巍地走过来高兴地说:“小二子,你可回来了,爸爸的眼睛都望穿了。”

    “爷爷,他是青桐不是叔叔,只是跟叔叔长的像而已。”杜若解释说。

    “爸爸,你想想弟弟现在的年纪,怎么会是一个小伙子呢?”杜爸爸说。

    “是呀!我还停留在小二子走的时候那个样子,孩子过来坐我身边。”杜爷爷说着拉着青桐的手,让青桐坐在他身边。

    杜若跟爷爷说让青桐陪伴他,杜爷爷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连连说好。吃过晚饭,杜爸爸在生日蛋糕上插上蜡烛,杜爷爷闭上眼睛高兴地许了愿 ,然后吹蜡烛切蛋糕,让青桐没想到的是杜爷爷把第一块蛋糕给了他,他吃惊的不知所措。

    “爷爷 ,您弄错了吧!我可是您的亲孙子,您每次都会把第一块蛋糕给我的。”杜若吃醋地说。

    “阿若你别吃醋,这么多年我疼你还不够吗?我难得和青桐有缘,破例一次,你不许跟他抢。”杜爷爷固意板着脸。

    吃完蛋糕又吃了点水果,晚上九点左右,杜若送青桐和杜爷爷回老宅。杜若悄悄告诉青桐,二叔的房间不要进,爷爷最讨厌别人进二叔的房间,他也很少进二叔的房间。青桐虽然记住了杜若说的话,每次他经过那个房间都忍不住想要进去看看,好奇的心一直驱驶着他。

    有一天,青桐趁杜爷爷午睡,他偷偷拿了钥匙打开了杜二叔以前住的房间。房间很整洁,落地印花蓝色窗帘,推拉门衣柜旁有一个书桌,书桌上方有一排书架,书架上有几本书,一个小汽车模型 ,书桌上有一台老式彩电,床头柜摆着一个台灯,台灯旁有一个像框,像框里的杜二叔有一张漂亮的脸。青桐不自觉拿起像框看了又看,他好像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这个房间好像有魔力吸引着他,青桐还意外看到房间里挂着一副蓝色妖姬十字绣画,那副画好美,美的让人心碎,是怎样的一双巧手才能绣出这么美的画。

    青桐正沉静在那副画里,他忽然感到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他吓了一跳,回头紧张地望着站在他身后的杜爷爷,连连说:“杜爷爷对不起,我不该不经你的同意,偷偷来杜二叔房间,我错了,请您原谅。”

    “孩子,别怕,谁都会犯错的,你是好奇忍不住,看完了就离开吧!”杜爷爷难得没生气。

    青桐吓的赶紧离开了房间,在以后的日子里,青桐有杜爷爷的呵护,他像掉进了蜜罐,日子过的甜丝丝的。

    青桐周日休息,他先送杜爷爷去杜若家,然后准备去找奕欢,在他刚出门没走多远,突然被杜若叫住:“青桐,今天帮我开车,奖金一百块钱怎样?”

    “不行啊!今天我和奕欢约好了去醉仙楼吃醉虾。”青桐为难地说。

    “青桐,我有一件事想让你帮忙,我妈妈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叫佩琳,我不喜欢,可是我妈妈让我今天陪佩琳吃饭,要不,你去陪佩琳吃饭,奕欢我来搞定。”杜若说着赶紧给青桐塞了几百块钱。

    青桐又犯难了,是去还是不去,他在心里纠结着,杜若拽住青桐就上了车,杜若开着车穿过了几条街,在一家西部牛排店停下。他拉着青桐走进一楼大堂然后躲进了男卫生间,他和青桐互换了衣服和鞋子,给青桐的头发梳理整齐,戴上眼镜,还在青桐嘴上涂了男士唇彩,他还不忘在青桐身上喷男士香水。

    青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敢相信自己原来有这么帅,现在他有点小小自恋,杜若不忘叮嘱说:“青桐,二楼雅座,女孩叫佩琳别弄错了。”

    青桐没办法硬着头皮去赴约,他心里很清楚杜若拿他当炮弹,最好把佩琳炸跑 。青桐刚到二楼,一位年青女服员引导他在一间精致舒适安静的房间坐下,这个房间杜若早就预定好了,青桐见佩琳还没来,他向女服员要了一杯橙汁,他正悠闲地喝着,佩琳穿着一件天蓝色貂绒大衣走了进来。

    佩琳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她妈妈为了生儿子,从小就把她给了舅舅,她舅妈生儿子时大出血,医生为了保命拿掉了子宫,不能生育了,她舅妈想要女儿就要了佩琳。佩琳妈妈和杜若妈妈是闺蜜,她们希望两家联姻,佩琳从小长在舅舅家,杜若和她并不熟,只见过一次,他见佩琳长的不好看又有大小姐脾气,很是反感。

    佩琳跟青桐打过招呼,坐在青桐对面,一会跟他说个没玩,一会叫来服务员,说什么牛排熟透了老了咬不动,红酒没醒好,口感不好,青桐心想:怪不得杜若反感呢!他也看不惯佩琳大小姐脾气。

    青桐张大嘴几口就吃掉牛排,端起酒杯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佩琳睁大眼睛看着他说:“阿若,红酒是慢慢品,牛排是小口吃,难道你忘啦!”

    “佩琳,我赶时间还有事,你随意。”青桐说完起身就走,他不敢看佩琳的脸,佩琳气得脸色铁青。

    在醉仙楼靠窗户旁边的桌子,奕欢和杜若并排坐着 ,奕欢面前堆满了虾壳,杜若面前一个虾壳都没有,杜若害怕吃醉虾,他一想到虾活活醉死在酒里,身上就起鸡皮疙瘩,所以不敢吃。

    “青桐,真是奇怪了,你怎么不吃呀?醉虾可是你最喜欢吃的菜。”奕欢说着剥了一只虾塞进杜若嘴里。

    杜若勉强咽下去,胃里一阵翻滚,一张嘴吐了出来,他尴尬地说:“奕欢,今天我胃不舒服,不想吃了,剩下的虾你承包算了。”

    “青桐,平时你怕吃少了,总跟我抢,也许是老天在惩罚你。”奕欢望着杜若笑了起来。

    这时杜若手机响了,他让奕欢慢慢吃,他出去接个电话,他一边走出大门,一边对电话说:“青桐,这么快就搞定啦!什么?你来啦!太好了,我在醉仙楼门口等你。”

    不一会青桐赶到醉仙楼,他和杜若互换了衣服,杜若告诉他说:“青桐,你进去后不要吃虾,我没敢吃虾,我说我胃不舒服,你吃别的,记住了别忘了。”

    青桐点点头开心地去和奕欢吃饭,杜若开车返回家,刚到家就听妈妈在耳边唠叨,说他跟佩琳吃个饭也不好好吃,青桐前脚走佩琳后脚就打电话向杜若妈妈抱怨。

    在以后的半年里,杜若常常叫青桐扮他去约会佩琳,佩琳虽然有大小姐脾气,但对钱财不在乎,舍的花钱,经常给青桐买名牌衣服、鞋子、手表等,带着青桐过着有钱人的生话。青桐的心慢慢地被金钱腐蚀了,他忘了和奕欢的承诺 ,他忘了在过几个月带奕欢回家结婚。

    这一天,奕欢在做衣服时,袖子上错了,组长气得对她直发火,奕欢急的赶紧打电话叫青桐来帮忙,可是电话通了没人接,奕欢气得想把手机扔了,她觉的青桐最近一段时间很反常,见面时间少,有时电话也不接。

    下班后女工们都走了,偌大的车间只有奕欢一个人在那里反工。夜里十点钟左右奕欢终于反工反好了,她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宿舍,没想到杜若给她送来夜宵,一盒特伦苏纯牛奶和一个火腿三明治。

    “老板,你这是奖励员工加班的夜宵,真是难为你了?”奕欢说着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杜若一直等奕欢吃完才开口说道:“奕欢,对不起,我不应该让青桐扮我去约会佩琳,让你们的感情有了分劽。”

    当奕欢知道事情的经过后,气得打了杜若,杜若没有躲,他还对奕欢说:“奕欢,你打我不要紧,可别伤了手。”

    奕欢停住了手,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哭的那么伤心,她跌跌撞撞走在黑夜里,头撞在宿舍的墙上都没感到痛,她第一次感到无助和绝望,十几年的感情说变就变,爱情在金钱面前不堪一击。

    第二天晚上快下班时,奕欢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杜若来到她面前低声对她说:“奕欢,你出来一下,我带你去见青桐,我知道青桐在哪里,我们去拆穿他。”

    奕欢也不管缝纫组女工们的惊愕表情,她跟着杜若去找青桐。青桐和佩琳正在酒吧间里喝酒 ,青桐要了一杯伏特加,佩琳要了一杯加橙汁的伏特加,两个人正惬意地喝着,杜若带着奕欢闯了进来。

    “佩琳,他不是杜若,他是青桐。”杜若的声音很大。

    佩琳愣住了 ,怎么来了两个杜若?她有点糊糊了,生气地问青桐怎么回事?青桐不敢隐瞒告诉了她实情,佩琳听完气得端起酒杯砸向了杜若,幸好杜若反应快躲开了。

    “杜若,你混蛋,你不喜欢我可以明说,干嘛找人来冒充你,骗取了我的感情。”佩琳尖叫着,差点要疯了。

    “青桐,事情都弄明白了,该结束了,你跟我回去好吗?”奕欢没有放弃开始劝说。

    “青桐,你不能跟她走。”佩琳怒吼着。

    青桐站在奕欢和佩琳中间为难了,一个是新欢一个是旧爱,他真的不好选择,可是金钱的砝码在他心里慢慢地倾向了佩琳,他一咬牙心一横对奕欢说:“奕欢,你走吧!我不会跟你走了,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

    奕欢一直望着青桐,那张熟悉的脸变的陌生,让她不认识了,她彻底绝望了,当着青桐的面,她用左手使劲地扯着右手上的红绳手链,红绳断了,几颗红玛瑙珠子散落一地。奕欢用力过猛,红绳割开了她的手腕,鲜血流了出来,她感觉不到痛,她感觉心真的很痛,她终于忍受不了,疯狂地跑出了酒吧间,杜若不放心在后面紧追着她。

    天空忽然飘起了秋雨,雨水从奕欢的发梢落在了她的眼里,又混合着眼泪从脸颊落在衣襟上,奕欢跑累了跌倒在雨中,路上行人很少,天色暗了下来,街上的路灯,散发着橘黄色的光,奕欢纤瘦的身影淹没在雨中。

    杜若脱下外套给奕欢穿上,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条蓝色帕子给奕欢受伤的右手包扎好,他抱起了奕欢,然后搀扶着她往回走,奕欢嘴里喃喃地说:“杜若,我想回家。”

    “好,我送你回家。”杜若想都没想就答应。

    奕欢回到宿舍换掉了湿衣服,收拾好东西上了杜若的车,杜若递给奕欢一瓶矿泉水和一个汉堡 ,奕欢吃不下汉堡,只喝了几口水,杜若喝了一口水,快速地吃完汉堡,然后他打开了汽车导航,连夜送奕欢回家。

    一路上,两个人默默无语,奕欢渐渐疲倦,她的头不自觉地靠在杜若的肩上睡着了。半夜十一点多钟,杜若摇醒奕欢说:“奕欢,快醒醒,你看看是不是到你们村了。”

    奕欢揉揉睡意朦胧的眼晴,借着车灯透过汽车前方挡风玻璃,朝四周望去,她惊喜看到了她们村的公交站牌,站牌上消楚地写着她们村到镇上的公交路线。

    “杜若,再向前开二百米就到我家了,谢谢你杜若。”杜若深夜送奕欢回家,奕欢有点感动。

    车子很快驶入奕欢的家门口,杜若下车拖着行礼箱,奕欢下车来到家门口,她用双手使劲拍着大门喊着:“妈妈,快开门我回来了。”

    屋里的电灯瞬间亮了,奕欢的妈妈打开了门,紧张地问:“欢欢出了什么事,怎么深更半夜回来了?

    奕欢爸爸接着也出来了询问:“欢欢,这个男孩子是谁?青桐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奕欢抱着妈妈一边哭一边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奕欢的爸爸妈妈听完气得跳了起来,说明天去找青桐爸爸妈妈理论,奕欢拦住爸爸妈妈不要去找青桐的爸爸妈妈理论,她受不了别人说三道四,在她背后指指点点,好像做错事的是她。

    奕欢爸爸妈妈谢过杜若后,奕欢妈妈赶紧去铺床,好让杜若早点睡下。杜若睡在硬板床上盖着簿被子 ,不一会就睡着了,他太累了,硬板床硌他后背也不觉的难受。

    杜若在奕欢家住了几天,他看奕欢慢慢地从青桐的感情中走了出来,他也放心了许多,在吃早饭的时候,杜若对奕欢和她爸爸妈妈说:“叔叔阿姨,明天我准备回去了,谢谢你们的热情款待。”

    “奕欢,今天,天气挺好的,你陪杜若去爬山吧!”奕欢爸爸提出见意。

    奕欢妈妈高兴地准备了一些熟栗子、香葱鸡蛋饼、油炸鸡腿、两瓶矿泉水和几个苹果,装在一个斜挎包里让奕欢背着,准备中午在外面吃。

    秋高气爽天气是真的好,金黄色的太阳暖暖的照在身上,在不远处收割过的稻田里,有几只鸭在寻遗落的稻谷,稻谷场上的稻草人,静静地守候在那里,不在乎风刮跑了帽子,电线杆上的麻雀,叽叽喳喳地吵着要去另一个地方觅食,黄色的小野菊盛开在道路两旁,有一只枯叶蝶在树林里翩跹飞舞着,山林里传来布谷鸟的叫声,一片黄树叶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枝头。半山腰处的枫树林,枫叶像火焰般在燃烧,杜若瞬间感觉秋天原来这么美。

    快中午时,奕欢和杜若终于登上了山顶,山顶地势平坦,杜若在山顶绕了一圈,意外发现一些碎砖头碎瓦片,奕欢告诉他,在古代山顶上是有一座庙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座庙没有了。两个人坐在山顶上吃午餐,奕欢边吃边告诉杜若,这座山里有一个石门,石门里藏有宝藏,当地村民和探险家都不敢挖开石门,相传山下面是海,山脚处有一个地方,一年四季从来没干过,有碗口大的泉水从山里流出,聚成一个深潭,村民们取名叫龙井。

    杜若跟奕欢说着他的想法,等他回去后,他就派人来这里考察,看看龙井里的水能不能做矿泉水,他想来这里投资办矿泉水厂。

    太阳开始西斜,两个人收拾好东西快速下山,在经过枫树林的时候,杜若不走了想进枫树林玩,他想看红枫叶,随便摘点红枫叶回家做植物标本。奕欢告诉他枫树林有鬼不能进,二十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年青男子从山上跌落在枫树林,头撞在石头上死了,就埋在枫树林里。

    杜若心里一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二叔二十年来一直没有消息,会不会……他不感想下去了,他坚持让奕欢陪他进枫树林看看,杜若紧紧握住奕欢的手,他感觉奕欢的手心冒汗,身体颤抖着。

    杜若和奕欢怀着忐忑的心,慢慢走进了枫树林,晚霞映在枫叶上,枫叶显得更红了,不远处有一块空地,空地四周没有杂草,很显然被人清理的很干净,空地中间有一座孤坟,坟前立着一块墓碑,墓碑上没有写死者名子,墓碑上镌刻着:某某大约二十多岁,意外死于1990年5月20日。

    杜若回忆他二叔是1990年4月份离家出走的,二叔失踪有二十年零五个半月,时间上比较吻合,他赶紧拿出手机给孤坟拍照。奕欢等杜若拍完照,紧张地拽着杜若的袖子,叫他赶紧离开,杜若看天快黑了,这里冷嗖嗖,而且奕欢胆小害怕,他也不想多停留,赶紧握住奕欢的手离开了枫树林。

    两个人回到家天已经黑了,村子里的农户都点亮电灯,远远望去像星火鱼灯似的。奕欢的爸爸见奕欢和杜若回来了,赶紧拿出珍藏的五粮液白酒,奕欢妈妈赶紧摆碗筷,招呼杜若和奕欢吃饭。

    杜若看今天的晚餐很丰富,有一盘红烧栗子鸡,一盘糖醋排骨,一大盘麻辣小龙虾,一盘茭白肉丝,一盘香菇青菜,一盘丝瓜炒蛋,一碗鲫鱼汤。这些都是农家菜,杜若挺喜欢吃,奕欢妈妈不停地给杜若夹菜,奕欢爸爸不停地劝杜若喝酒,杜若一高兴就多喝了二杯。

    杜若借着酒劲,他向奕欢爸爸询问二十年前埋在枫树林,那个陌生人当时死的情况。奕欢爸爸回记:二十年前的一个午后,他正在自家山上掰野笋,他突然听到对面山上传来青桐爸爸的呼喊声,他闻声赶到时,已有好几个村民也听到声音赶到了,大家在枫树林里围着一具年青男尸看着,死者穿一套深蓝色的运动服,一双黑色耐克运动鞋,死者的前额正抵在一个大石头上,额头上有伤口,血早就干枯凝结了,石头上残留死者的血迹,村民们商量赶紧报警,警察们来了给死者拍照验身,询问当地村民也没查出什么结果,警官无奈吩咐当地村民给死者埋了,死者的资料档案存在县公安局里,这是一起无头案,村民们怀疑死者是外地人来这里旅游,不慎脚滑从山上跌落在枫树林里。

    杜若告诉奕欢爸爸妈妈,他二叔二十多岁在二十年前失踪了,走的时候也是穿着运动服和运动鞋,奕欢爸爸妈妈闻听大吃一惊,心想:世界这么大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

    杜若和奕欢爸爸商量,他明天不回家了,想让奕欢爸爸陪他去县公安局调查二十年前的无头案,奕欢爸爸点点头表示同意,奕欢在一旁开口说:“爸爸,明天你陪杜若去公安局要问清楚,不然杜若回家也不安心。”

    “欢欢,爸爸知道啦!”奕欢爸爸高兴回答。

    那天晚上杜若久久不能入眠,他和爸爸联系过,说了他在这里的事,他爸爸用QQ发来二叔年青时候的照片,而且还说一有消息马上赶过来。杜若对二叔没什么印像,因为那时候他还小才三岁,他从小是看二叔的照片,听二叔的故事长大的,二叔在他心里是血浓水的亲情。

    第二天,杜若开车带着奕欢爸爸去县公安局报了案,公安局领导很重视,赶紧打电话叫来当年办案的老警官。老警官翻找出当年的案件卷宗,他一一给杜若讲解,还给杜若看当年拍的死者照片,死者遗物,一块江诗丹顿名表,一个和田玉平安扣,一个黑色皮夹里有几千块钱。

    杜若吃惊地看着死者照片,和他QQ上的像片多么相似,还有这块手表,记得爷爷说起过,有一个香港朋友送给他一块江诗丹顿名表,那时候爸爸和二叔都想要,最后爷爷给了二叔,二叔小时候身体不好,奶奶给他带上一个和田玉平安扣。

    杜若把死者的照片和遗物用手机拍了下来,又用QQ发给爸爸看,不一会爸爸QQ回复,确定死者是二叔,他准备带着爷爷赶来。

    杜若告诉老警官,他二叔来这里不是旅游的,是来找一个叫阿雅的女人,当年二叔和阿雅相恋,家人不同意,把二叔锁在家里一段时间,结果二叔还是翻墙逃走了,杜若断定二叔的死肯定跟阿雅有关系。

    老警官询问奕欢爸爸说:“你们村有四十一二岁的阿雅吗?”

    “青桐的妈妈叫阿雅。”奕欢爸爸支支吾吾地说。

    杜若一听又大吃一惊,怪不得青桐跟自己长的像呢!难道青桐是二叔的孩子。

    公安局领导带着老警官和几个年青警察,拿着枪全副武装开着警车奔向青桐家。只见两辆警车鸣着警笛从村子中间穿过直奔到青桐家门口停下,警察们跳下车把青桐家团团围住,村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都跑过来张望。

    青桐妈妈正在厨房做午饭,两个警察冲进厨房拿出手铐将她铐住拖了出来,她嘴里大喊着:“警察同志,干嘛抓我,我又没犯法?”

    “阿雅,二十年前死在枫树林里的那个人,你认识吗?”公安局领导不紧不快地问。

    青桐妈妈心里一惊,瞬间安静下来,她知道二十年前的密秘再也隐瞒不了。

    “阿姨,我二叔叫杜宇,在二十年前,他离家出走来找你,他是怎么死的,是不是和你有关系?”杜若走到青桐妈妈面前大声问道。

    “警察同志,你们放开阿雅,杜宇的死与她无关,杜宇是我杀的,你们来抓我。”青桐爸爸从外面回来,他的声音很大。

    “不……杜宇的死是个意外。”青桐妈妈终于爆发了,浑身颤抖着,讲述当年发生的事。

    杜宇和阿雅意外相遇相恋,阿雅不知道杜宇爸爸给杜宇订了婚,杜宇不喜欢房地产老板的女儿,他不承认爸爸订的婚事,爸爸不承认他和阿雅的恋情。阿雅意外怀孕了,她很害怕就去找杜宇,去他家却没有找到杜宇,却被杜宇的家人赶了出来。阿雅没办法回到家,又遭父母嫌弃,她忍受不住别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说闲话,她绝望了一气之下就跳了河,幸好青桐的爸爸青松救了她。当青松知道阿雅未婚怀孕遭世人唾弃活不下去才跳河,他真心替阿雅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难过,他对阿雅说孩子是他的,他去阿雅家提亲,尽快和阿雅结婚。

    阿雅为了孩子能有个爸爸就和青松结婚了,婚后她很幸福,青松把青桐当成自己的儿子,他很喜欢青桐,有一次他听村民们说闲话,说青桐长的不像他,他气得跟村民们打架拼命,从那以后村民们再也不敢乱说了。

    在青桐快一岁的时候,杜宇意外地找到了阿雅,当他知道事情的经过后,他要阿雅和青桐跟他回家,青松不同意就和杜宇发生了冲突,青松的力气过大,杜宇跌倒在地,前额撞在了院子里的石头上。杜宇意外死亡,阿雅又难过又害怕,青松安慰阿雅,叫阿雅不要害怕一切事情都由他顶着,半夜过后,青松借着月光,背着杜宇的尸体来到枫树林,伪装成杜宇在山上游玩意外死亡,第二天青松又假装在枫树林里发现杜宇的尸体,警察来调查也没查出什么结果,青松出钱给杜宇埋在了枫叶林,青松和阿雅每年都来给杜宇上坟扫墓,还把坟墓周围的杂草清理的干干净净。

    阿雅讲完故事如释重负,她感觉轻松了许多,警察打开了她的手铐,释放了她,警察立即逮捕了青松,在押青松上警车时,青桐带着杜若爸爸和杜若爷爷赶到。

    “爸爸,请等一下。”青桐大喊着奔了过去。

    “青桐,对不起,是我害死了你的亲生父亲,我去坐牢弥补对他的亏欠,青桐,照顾好你妈妈。”青松哽咽地说着上了警车。

    “爸爸,我不想你去坐牢,没有你就没有我和妈妈。”青桐一边说一边跟在警车后面跑着。

    警车渐渐远去,青桐停住脚步,他慢慢地转过身,大步朝奕欢走去,在场的所有人都好奇地望着青桐。

    “奕欢,你为什么要带着杜若来调查二十年前的案子?你存心想破坏我家是不是,是我违背了诺言喜欢上佩琳,你要恨应该恨我呀!为什么要牵扯到我的父母?”青桐用手紧紧地掐住奕欢的脖子。

    杜若吓坏了,赶紧拉开了青桐,青桐又和杜若撕打了起来。杜若爷爷颤微微地过来喊着:“青桐阿若快住手,你们是兄弟 别打了。”

    杜若爸爸拦住了杜若,青桐妈妈拽住了青桐,她举起手狠狠地打在青桐脸上说道:“青桐,你对的起奕欢吗?为了过上有钱人的生活,去追求有钱人家的女儿,抛弃了奕欢,你还瞒怨奕欢不该提起你亲爸的死因,你知道吗?这二十年来我没过一天安心的日子,我要感谢奕欢,让我说出了真相,从今以后我可以安心了,青桐,你去跟奕欢道歉,让她愿谅你,还有从今以后你跟你爷爷去过有钱人的日子吧!这么多年来让你跟着我吃苦,实在委屈你了。”

    这时杜爷爷声音颤抖流着泪说:“阿雅,对不起,我不应该拆散你和小二子的婚事,这一切的一切都怨我啊!”

    “爸爸,你不要在自责了,保重身体啊!”杜若爸爸在一旁安慰着杜爷爷。

    青桐跟奕欢道歉,请求原谅,奕欢知道爱情是强求不来的,也没计较原谅了青桐。杜爷爷想带青桐和他妈妈去城里生活,青桐妈妈拒绝了,因为她要在这里等青松出狱,在这里守护着杜宇的坟墓。

    杜爷爷临走的时候,去看了看杜宇的坟墓,他和大家一起在杜宇坟前祭拜,他们在杜宇坟前摆上了供品和白菊花,还烧了纸放了烟花炮竹。

    杜爷爷带着青桐、杜若、杜若爸爸一起回城里生活,这个村庄终于安静了,静的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奕欢知道青桐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是杜若会回来吗?她在心里想着杜若回来看她,回来办矿泉水厂。

  • 0
  • 0
  • 0
  • 51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