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镜子里的精灵

    (一)你是谁

    一个三面环水的平原小村庄,几十户零零散散的农家瓦房的后方,是大片郁郁葱葱的樟树林和草地,此时正逢炎暑季节,黄昏五点多的时间,树上的夏蝉小鸟依然呱噪得很……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不知何时,森林小道上传来一阵清脆的女童歌声,似微风拂柳般清凉舒适。随着歌声越来越近,一个身穿小碎花连衣裙的娇瘦小女孩映入眼帘,两条齐肩的马尾辫随着主人一蹦一跳的步伐也上下跳跃着,乌黑的齐刘海下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正在左右转动,似乎在寻找什么。

    “哈,大黄,原来你在这里啊。”当她跑到一头正在眼巴巴看着她的大黄牛面前时,才知道原来她刚才是在寻这头大黄牛。此时被牛绳拴住的大黄牛焦急得很,看到小主人来到身边,轻哞了一声,四只脚开始躁动起来,似乎在向小主人求救。

    “又把自己给缠死了,你怎么那么笨呀!”小女孩看到大黄牛的牛绳缠住了好几处小树根上时,双手叉着腰,一脸无奈地说道。大黄牛像认错似地低下头,轻轻蹭了下还没有高过它的小女孩。几番折腾,小女孩终于耐着性子把牛绳全部绕开,虽然累得满身大汗,但看到被解放了的大黄牛撒了欢地跑到草丛处饥不择食的样子,也咯咯地笑起来。

    “小燕子……小燕子…….”正当小女孩在认真地为大黄牛拔草藤时,随着两声公鸭似地呼唤,三个小男孩走近了她身边,其中带头的男孩一脸坏笑地继续说道:“小结巴,你在学校跳了一首《小燕子》,出名了知道吗?”

    “我…..我….要回……家了….”当知道是村里那三个最爱欺负弱小的调皮男生时,小女孩感到十分讨厌,结结巴巴费力地挤出几个字后牵起牛绳想回家。

    “唉唉唉,干….干什么嘛,还….还早呢,我….我…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带头的那个小男孩比小女孩高了个头,一脸凶相地拦住小女孩,还故意学小女孩说话结巴的样子。

    “什…..什么….游….戏?”郭果最害怕的就是面前那个男孩,虽然同她是同宗堂兄妹,沾点血亲,但这位堂兄可从来没把她当妹妹看待,一点亲情都没有,她和弟弟从小不少被他欺负。

    “你先蹲下!”带头的男孩命令式地瞪了一眼小女孩,小女孩不明所以地蹲在地上,这时带头的男孩一跳从小女孩头上跨过,瞬间那三个男孩爆笑起来。带头男孩继续对着一脸愕然的小女孩叫嚣道:“叫你在学校当乖学生,你还不是要受我这胯下之辱!”

    小女孩顿时才发应过来,红通通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头向那三个得意的讨厌鬼砸去,但无奈她身小力弱,一眨眼,那三个调皮鬼早已跑得没影了。

    天黑之前,小女孩将大黄牛牵回牛舍后便闷闷不乐地回到家中,才想起今天爸爸妈妈带弟弟去外婆家还没有回来,家犬黑团也不知道跑哪疯了。看到饭桌上中午妈妈为她留的饭菜,此时也没有胃口吃,便先把热水烧好,以备家人回来用。随后就关上大门来到二楼自己的小房间里,安安静静,冷冷清清,加上今天被欺负,小女孩憋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昏暗又狭小的房间里,只听得到“嘤嘤…..”的哭声。

    “怎么这么吵啊,我还没睡够呢…..”突然,小房间里一声奇怪的嘀咕声将小女孩吓住,挂着泪珠的小圆脸四处张望,但此时天已经有些暗了,房间里所看到的摆设也都是黑呼呼一团,背靠着床席地而坐的小女孩赶紧跑到房门边将灯打开。瞬间有灯光照耀的小空间,原本心怦怦直跳的小女孩也平静了许多。

    “谁……刚才…….谁在说话…….”灯光下,靠着房门的小女孩环顾着安静又光亮的房间,有些好奇又有些害怕。

    “呃…..有人能听到我说话?真稀奇。”那个奇怪声音继续在嘀咕。而此时小女孩根据声音的来源,也已经找到大概范围,她有些迟疑,但又好奇地向窗户旁边老旧的红漆大衣柜走去。

    “是….是你在说话吗?你….是谁呀?”红漆大衣柜中间镶嵌了一面椭圆形的大镜子,小女孩紧张地咽了下口水,看向大镜子,刚好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紧张到脸煞白的模样。

    “你能听到我说话?”小女孩打量了衣柜和镜子许久,那声音却迟迟没有再响起来,当以为是自己刚才的幻觉,正欲离开之时,突然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措不及防地吓得小女孩跌落在身后的小床上。

    “你….你是镜子?”小女孩惊吓不已,但又被好奇驱使,强装镇定从床上爬起来,站到镜子面前,继续问道:“你为什么可以说话?”

    “看你好像被我吓得不轻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很好奇你为什么可以听到我说话呢?”镜子虽然没有直面回答小女孩的问题,但语气颇有歉意。

    “你….你还可以看到我?”小女孩惊奇得倒退了几步。

    “你都能看到我这面镜子,我为什么不能看到你?”镜子用不以为然的口气说道。

    “我有眼睛、嘴巴、鼻子,可是我看不到你的,你是怎么说话,怎么看的呢?”小女孩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镜子。

    “哈哈哈,不用看了,你看不到的。不过,我活了一百多年了,第一次居然有人类能听到我说话,这点让我很惊讶。”

    “一百多年?你比我太外婆还大呀,可你的声音一点都不苍老啊,好像….跟我差不多大…”

    “丫头,我可是精灵,有灵力的,怎么可以拿你们人类跟我比呢。”

    “你是精灵?那你会飞吗?会变魔法吗?”小女孩一脸兴奋地跑到镜子跟前。

    “呃…..咳咳,谁跟你说精灵就会飞,会变魔法呀?”

    “电视上放的呀……书本上也是这样写的…..”小女孩坚定地回答。

    “电视?书…..不也是你们人类自己编的吗?大人骗小孩的,可别当真。”

    “哦,这样啊。”小女孩有些失落,但转脸又恢复正常地问道:“对了,我叫郭果,今年十岁,你可以叫我小果,你叫什么名字?”

    “呃….名字?我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他们都叫我老家伙,这个算名字吗?”

    “老家伙?哈哈哈哈,这个好像不是名字。恩….有灵力的镜子,要不我叫你灵镜吧?”

    “恩,听着比老家伙顺耳得多….我同意。”

    “不过,你刚说他们?他们是谁呀?你的伙伴吗?”

    “算是伙伴吧,诺,就在这屋里,正都在看着我们呢。”

    “啊…..”小女孩又惊恐地环顾下四周,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都说了,你看不到的…..”

    “为什么你们明明存在,我看不到呢?”

    “不只是你,你们人类都看不到,听不到,你能破天荒地听到我说话,已经算个奇迹了。”

    “好神奇,能跟我讲讲吗?”小女孩在镜子面前蹲下来。

    “天下万物,都有自己的灵性,不管是鸟类、兽类、树类和我们物件类。你们人类有灵魂有思想,可以沟通,我们也是一样的,因为跟你们不是同类,所以你们自然与我们沟通不了。”

    “可是….你们能看到我们,能听到我们说话,而且还能听懂,我们却一无所知,这不公平!”

    “唉…..我们都成了你们人类的工具,这还不公平啊?”

    “呃…..好像也是哦。”小女孩沉默一会,又继续说道:“那你以后可以经常陪我聊天,可以做我的朋友吗?”

    “当然,不过你要答应我,我的存在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要是让你们人类那些大人知道了,我就要遭殃了,要知道,这些大人都是胆小如鼠,心胸狭窄的家伙。”

    “恩恩,我保证,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谢谢你,小果,你是第一个愿意和我们做朋友的人类。”

    “嘻嘻……其实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从小到大,我没什么朋友,因为我说话有结巴,他们都爱嘲笑我,戏弄我,所以我也不喜欢跟他们玩。除了我跟我们家大黄和黑团讲话不会结巴,但是它们没法跟我聊天,现在好了,我跟你讲话也不会结巴,我终于有朋友了。”小女孩开心地笑了起来。

    “大黄?黑团?都是什么东西啊?”

    “它们不是东西,是一头牛和一只狗,我们家养的。”小女孩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有机会我带它们来介绍给你,不过不行,大黄是牛,不能进家里面,会被爸妈骂,明天我带黑团来见你,它很可爱的…….”

    “郭果…….”楼下突然响起了妈妈的喊叫声,打断了小女孩兴奋地言论。

    “我爸妈回来了,不跟你聊了,不然他们会发现的,我要下去了。”小女孩紧张地站起来。

    “那我要睡觉了,刚才睡得正香被你打断…..”看着小女孩远去的背影,镜子哈欠连连地说道……..

    (二)黑团

    天蒙蒙亮,小村庄在勤劳的鸡鸣之后渐渐苏醒,几个年纪大的老人已经吆喝着把自家的牛牵往林间草地。叮铃铃……一家老旧青砖瓦房的二楼小房间里传出阵阵闹铃声,楼下院子里正伸懒腰的大黑狗只是竖了竖耳朵,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

    “早上好,灵镜。”郭果顶着一头草窝,睡眼惺忪地站到镜子面前。

    “好什么呀?这么早,谁会好呀…….别吵我,我还要睡呢…..”镜子发出痛苦的语气。

    “要起来吃早饭了……..我记得你昨天睡了很久了,都赶上我家那两头大肥猪。灵镜,你每天就是睡吗?那你要吃东西吗?”此时的郭果已经清醒很多,对着镜子一边打理自己的乱发,一边好奇问道。

    “睡眠才是我的食物,我除了醒就是睡,你不用管我,等我睡饱了再说吧。”正贪恋着睡眠的灵镜也不在意自己被说成猪。

    “这么能睡,恐怕猪都要佩服你………..那我下楼咯,大黄还等着我呢。”听到灵镜发出沉重的呼噜声,郭果无奈地耸耸肩,走出房门………..

    “呜….呜呜….”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半梦半醒的灵镜突然感觉到身旁有个不明东西一直在他面前低吟,便极不情愿地眯开半眼,哪知眼前一只黑溜溜的狗头正吐着舌头不耐烦地东张西望。

    “咦,吓死我了!”这下灵镜如被一盆冷水浇灌而下,彻底地清醒了。待他看清楚原来是郭果抱着一条大黑狗蹲在他面前,这才松了口气。

    “嘻嘻….灵镜,你终于醒了,我午饭都吃了,幸好我们放暑假了,不用去学校,否则我得晚上回来才能跟你玩呢。”郭果听到灵镜被她抱来的黑团吓到,赶紧把黑团的头转回到自己的怀里。但突然想到,把黑团抱来就是要把它介绍给灵镜的,便又把黑团头转向灵镜继续说道:“看,灵镜,这就是我昨天晚上跟你提到的黑团,因为它全身都是黑的,毛绒绒的看起来像个团子,所以我们就取名叫黑团,它在我们家已经呆了三年了,它可是我们家得力的看家护卫,也是我的朋友。黑团,黑团,这是灵镜,我昨天新交的朋友,以后我们都是朋友啦。”

    “你好呀,黑团小家伙。”郭果怀里的黑团本还在懵然状态,一会儿舔舔郭果的小手,一会用鼻子左嗅嗅右嗅嗅。突然灵镜的一声招呼,黑团蹭地挣出了郭果的怀抱,一声低吟后开始龇牙咧嘴,全身绒毛微微竖起地站在郭果身旁,这副要打架的样子令不明所以的郭果有些惊愕。

    “黑….黑团你怎么啦?”郭果小心翼翼地试着想要抚摸黑团的头,却被黑团躲开,从未有过这样的情况,小郭果也有些害怕了,转头求救般看向镜子。

    “看来它也能听到我说话,说不定它还能看到我呢,狗的听觉、视觉和嗅觉果然厉害,灵性十足的家伙啊,难怪能够为人类所喜爱。”灵镜不出声则已,一出声郭果身边的黑团直接炸毛,惊恐地夹着尾巴一边后退一边却大声吠叫,就连活了百年的灵镜也害怕地连连苦笑道:“喂喂,黑团兄弟,我又没招你惹你,我也从来没有吃过狗肉,至于对我这么敌意吗?”

    “灵镜,看黑团这样子,以我对它的了解,好像是想要攻击你了…..怎么办?楼下我妈妈和弟弟还在午睡呢,可别把他们吵醒了…..”郭果焦急地站在镜子面前不知所措了。

    “攻击我一面镜子,过分……..好你个胆小狗,你就这么欺负小果的朋友吗?亏她还把你也当朋友呢。啊….就因为我是异类,就容不下我了,你一狗怎么也跟那些人类学得这么势利啊……胆小狗,你叫….你叫什么叫….”看来被炸毛的已经不只是黑团了,郭果已经在傻眼中。但经过灵镜这么大骂一通后,黑团好像不似刚刚叫得那般凶狠了,没过一会儿,居然停下来了,只温柔地朝郭果看了一眼后便“呜呜”地夹着尾巴出房门了。

    “这…….”呆呆地看着黑团消失在门口,郭果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它似乎听懂了我说的话?”原本气上头的灵镜随着黑团出去也渐渐平静下来,继续说道:“也是,你一小屁孩都能听懂我说的话,那它这个灵性十足的家伙自然不在话下。哎,小果,我刚刚骂得会不会有些过分?要不,你去看看它,顺道替我道声歉吧?”

    “你骂得确实有些凶,我都惊呆了…..”郭果毫不留情地说道。

    “呃…..至于这么耿直吗?”

    “我去看看黑团,你放心吧,黑团不会跟你计较的。”说着,郭果已经走出了房门。

    “………………….”

    郭果来到一楼,大厅两边的房间门都紧闭着,所幸妈妈和弟弟还没醒。家里静悄悄地,烈日当空,院子里热浪滚滚,外面大树上的知了在拼了命地抗议着,郭果望眼便看见黑团静静地趴在院内左前方的大桂花树下,眼睛虽眯着,但耳朵已经竖起来了。

    “黑团,你没事吧?”郭果蹲在黑团旁边,轻轻抚摸着黑团,替它顺了顺有些杂乱的毛,渐渐地黑团睁开双眼,抬起头趴下耳朵,摇着尾巴向郭果身边蹭去。没过多久,黑团与郭果已经玩得不亦乐乎,郭果看黑团心情好起来了,便继续说道:“黑团,刚刚灵镜向我承认错误了,他说要向你道歉,你会原谅他吗?”黑团似懂非懂地向郭果摇摇尾巴。

    (三)你会陪我长大吗?

    “灵镜灵镜,快醒醒…..”又是一大早,身穿黄色连衣裙的郭果站在镜子面前,边叫边用手拍着镜面。

    “小郭果,你又干什么呀?”又是被强制拉出美梦的灵镜已经濒临崩溃。

    “我要陪爸爸去给外婆家送西瓜了,可能要明天才会回来,我怕你晚上没看见我着急,所以跟你打声招呼,那你继续睡吧,如果你无聊,可以叫黑团过来陪你。”

    “你放心去玩吧,我能有什么无聊啊,这一屋子的家伙还嫌不够吵啊,才不要那黑狗来呢,除了朝我汪汪几声,可从来不给我正眼,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不跟它计较。”看见可爱的郭果一脸真挚的样子,灵镜内心突然有些感动,他从未想过一个人类,会这么地关心他。

    “哈哈,忘记了你的这些同类。”郭果环顾了下房间,才想起这些桌子、凳子和床等家具可都是灵镜的伙伴呢,便也放心道:“那我要出门了,顺便还要去跟黑团打声招呼呢。”

    “注意安全,玩得开心!”

    “老家伙,这小孩对你可真好,同在一个房间,差别怎么这么大呢?”郭果走后,灵镜本想继续沉浸在梦里,不想房间依然不安静。

    “就是啊,我身为提供给她睡的床,本应该最珍惜我的,可她老是喜欢在床上蹦来蹦去的。”

    “你这还好啦,看看我这书桌,没电的时间就直接把蜡烛点在我脸上,看看把我这脸烧出这么大块疤痕。”

    “你们就别抱怨了,比起那些脾气暴躁,一心情不好就拿我们出气的人,小郭果算好的,她只是听不到我们的诉求,自然也就感受不到我们的心情,再说她还只是个小孩,不能完全怪她。”

    “就是,凳子说得有道理,她还小,又感受不到你们的心情,自然无法做到面面俱到。”听了这么多抱怨,终于有个公正的声音出来,灵镜高兴地大声应和:“你们放心,等她回来我会提醒她,小郭果是个好孩子,只是缺个引导她的人,你们以后可别再说她了,否则别怪我倚老卖老啊。”

    “呦,从未见过老家伙这么护短过啊,还是为一个人类…..”

    “人类怎么啦?只要是对我老家伙真心实意的,那我也不是面不懂感恩的镜子。”

    “说得好……哈哈哈哈…..”

    第二天晚上七八点钟灵镜才等到迟迟归来的郭果,刚想开口问为什么那么晚,却看到郭果郁郁寡欢地来到他旁边,背靠着他蹲着,安静地将头埋进臂弯里,一言不发….

    “小果?小郭果?”看着伤心沉默的郭果,灵镜以为又是被哪个调皮鬼欺负了。

    “灵镜……你会死吗?”半天,郭果才将头抬起来,靠着衣柜门喃喃地问道。

    “当然,没有什么是永久的,只要我这寄住的镜面一有损坏,那我就知道我离死不远了,除非我能像之前一样提前找到新的镜子寄存。”虽然很纳闷眼前这个才10岁的小孩竟然谈起了生死,但灵镜还是很认真地回答了她。

    “死对于大伯母来说,也许真的比活着更容易,要是我们没有看到…..要是爸爸没有去救她….也许大伯母就……就死了……就再也不用受苦了…….可是….”郭果似乎没有听到灵镜的回答,表情痛苦地自言自语起来,一通莫名其妙,断断续续的话还未说完,眼眶竟红了一圈。

    “小果,你…….”灵镜刚开口,郭果一个转身,将自己的额头抵在镜面上,两行泪珠从她脸上垂直落下,全身微微颤抖,灵镜也被吓得将本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灵镜,我好害怕…..”郭果一边哭一边哽咽道。

    “小果,别怕,有什么害怕的事情说出来,我帮你出出主意……”

    “傍晚和爸爸回来,却在马路上看到大伯母一个人向河中间走去,河水快到她脖子那了,还好爸爸水性好,将大伯母救起回到大伯家,可是大伯不但不关心,还对着全身湿透,躺在地上的大伯母又踢又骂……”平静下来的郭果将今天发生的事娓娓道来,说到后面脸色有些惨白,想必是对那残暴场面还很后怕,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唉,你可怜的大伯母怎么会遇到这种混蛋。”听了郭果的讲述让灵镜想起六十年前他亲眼目睹的暴力事件:那是一对结婚两年的小夫妻,由于两人一直没有孩子,丈夫就把这件事怪在妻子头上,每每喝点酒就找怀不上孩子的理由对妻子拳脚相加,直到妻子半死不活才肯停手,那可怕的场面灵镜每每都不敢睁眼看。后来妻子绝望地服农药自杀了。丈夫一年后却又另娶她人,没过多久,那残忍的丈夫原形毕露,竟对刚生产不久的新妻大打出手,可悲的是新妻的娘家人只大骂了女婿一顿,又安慰女儿看在孩子的份上,最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虽说事情经过了六十年,但只要一想起,灵镜依然还是很愤怒,而此时灵镜更心疼眼前的郭果,她还只是个孩子,怎么能让她目睹这样残暴的事,难怪被吓成这样。

    “大伯母平时对我们都挺好的,有什么好吃的会叫堂姐分享给我们吃,六岁的时候还耐心教我认钟表上的时间……最讨厌大伯了,又凶又暴躁,还喜欢喝酒,一喝醉就要打骂大伯母和堂哥堂姐……真不知道当初大伯母怎么会嫁给这样的人……”郭果越说越气愤。

    “禽兽不如的东西,只能说是他掩饰的太好!”

    “我不明白…..一个人有强硬的大拳头,不应该是用来保护自己最亲近的人吗?为什么偏偏伤害的却是自己最亲的人?”

    “拳头硬有什么用?可不是每个人都配得上人类这个身份,有些人只是套一副人的皮囊,但他的本质是魔鬼!”灵镜温柔地对着面前的郭果说道:“小果,你要记住,有时候人的外表就是骗人的,以后你长大了,会遇到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一定不要轻易去相信他们,外表可以伪装,但本质绝对伪装不了,你要学会多观察。”

    “长大了这么复杂吗?那我可不可以不长大,一辈子做个小孩。”郭果苦恼的撇撇嘴说道。

    “哈哈,小丫头,这是自然规律,谁都改变不了,不过不要着急,顺其自然,慢慢长大就好。”

    “那你会陪我长大吗?”

    “我答应你!”

    “那我们打勾……不对,你没有手,那我在你镜子上盖个章….”说道,郭果的右手大拇指重重地按在了镜面上。

    “好,我记住这个章了。”

    “灵镜,要是哪天你突然不见了怎么办?”

    “只要有完整的镜面容我寄住,我就不会消失的。”

    “难道不是每面镜子都住着一个精灵吗?”

    “这…也没毛病,但是所有东西都要等很长时间后,才能形成自己独特的镜精灵,所以我如果在一面新镜子生出精灵之前占有它,那它的精灵就是我咯。”

    “难怪你能活一百多年……那有一千多年的精灵吗?”

    “当然有,不过这些老古董应该要不被陈列在博物馆,要不还埋在地下呢。”

    “明天去恳求妈妈帮我买面小镜子,给你备着。”

    “小果聪明!”

    “嘻嘻….”难过了这么久,小姑娘终于眉开眼笑了。

    “好啦,很晚了,你肯定很累了,赶紧睡吧。你大伯母的事不要难过了,你爸爸妈妈都帮不了的事情,你一个小孩怎么能左右,你大伯母是个成年人,今后要怎么样,在于她自己的选择。”

    “唉,想也不用想,她只会选择忍气吞声……”郭果说完叹了一口气,便直径躺在床上,关灯之前与灵镜道了声“晚安”。

    (四)灵镜的“消失”

    “灵镜,看,我妈妈终于给我买了一面镜子了。”一个安静炎热的午后,不用想,熟睡的灵镜再次被郭果吵醒。已经习以为常的他睁开眼,看见郭果手里拿着一面崭新又精致的小台镜,开心地在他面前摇晃。

    “别晃了,我眼都花了。”灵镜嘟囔着。

    “喜欢吗?我挑了很久呢。”看得出今天郭果确实很开心。

    “还不错,有眼光。”

    “哎,今天在县城,要不是弟弟吵着买玩具,我才能磨得妈妈答应给我买这面镜子呢。”开心之余,郭果眼里一闪而过的落寞被灵镜看见,他一直都知道,郭果的父母对弟弟郭实很疼爱,但对郭果不太上心,再加上郭果从小结巴又内向,不及弟弟嘴甜活泼会讨大人的欢心,亲戚来到家里也是围着郭实聊天,完全忽视郭果。所以灵镜也能想得到,为了这面镜子,郭果定然招妈妈数落了。

    “谢谢你了,小果。”既然见郭果极力在掩饰自己的委屈,灵镜也装作不知情。

    “谢什么?我们是朋友呀,你喜欢就好!”

    “那你可有带礼物给黑团?”

    “恩,带了个肉包给它,咦?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好啦?”

    “呵,我们就没有好过,我只是怕它到时不开心又拿我出气呢。”

    “嘻嘻…..黑团也是个女孩子,你就不要跟它计较啦,而且听妈妈说,它最近又怀宝宝了。”

    “难怪最近脾气这么大,跟个母夜叉似的……”

    “这话要是让黑团听到了,你肯定要挨吼了。”郭果笑着把新镜子放在衣柜旁边的书桌上,看着窗外,继续说道:“你现在可以到新镜子里面吗?这样我就可以带你去外面玩了。”

    “不行….不行不行,我每换个容身之器都要消耗大量的灵力,我也就才百年的灵力,耗不起…..不得万不得已,我可不敢轻易换新容器。”

    “好吧…..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等,到时我带你去看大黄,它吃起草来可快了,但有时很调皮,有一次我被牛绳绊倒,它竟然从我手上跨越过去,还好它有分寸,不然它这一蹄子下来,我可惨了…..”

    “哈哈……这家伙。”

    “带你看完大黄,我们可以再去河边玩会,在沙滩上挖出一条长长的深沟,让河里的水沿着沟流过去,没多久就能抓住几条自投罗网的小鱼,可有意思了…..”

    “这些小鱼,这么蠢的吗?”

    “还有还有,我还要带你去我们家的西瓜地里玩,那里有个用小木棍和竹席搭起来的帐篷,西瓜刚熟的时候,我们就要在帐篷里守着西瓜地,以防别人来偷西瓜,等到爸爸把西瓜卖得差不多了,就不用再守了。最近白天我一有时间就是在西瓜地里抓蟋蟀和蝴蝶,渴了就捡个不那么好的小西瓜坐在帐篷里解渴…..”说到这,郭果开心地笑起来。

    “听着还挺好玩的….”灵镜也开始向往了。

    “还有很多好玩的事呢,比如去树林里做秋千玩;用桑树枝做弓箭;去棘刺篷里捡野鸡蛋,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扑到一只野鸡…..”郭果越说越兴奋。

    “哇,外面的世界还有这么多好玩的…..”

    “你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带你玩。”突然郭果转脸便不开心起来:“不过暑假过得可真快,再过两天就要开学了,又得去上学了。”

    “上学不好玩吗?”

    “当然不好玩啦,每天都要老老实实地坐在教室里,上课不认真还得被老师打手心板,数学题做不出来就不能吃午饭,最怕的是老师让我朗诵课文,一结巴又要受到全班同学的嘲笑….虽然经常提醒自己不能结巴不能结巴,可是一紧张嘴巴就不听我的话了……”

    “没事的,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克服结巴,要对自己有信心!”

    “恩,我会的!”

    ………………………….

    “灵镜,你看,这是我们学校新发的校服……”开学第一天回来,身穿蓝色长衣长裤,两肩上镶嵌着白色加红条校服的郭果,背着书包跑回房间,还在门口就迫不及待地朝灵镜的方向喊道。可是当她抬眼望向窗户边时,那里已经空落落一片。

    “灵镜?灵镜?”郭果脑袋一片空白,焦急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确定衣柜已不在后,飞速地奔向楼下,“妈,妈,我房间里的大衣柜呢?”

    “哎呦,干什么呀,毛毛燥燥的,你要把我吓死啊!那大衣柜你爸把它给劈成柴了。”正在厨房切菜的妈妈被女儿的喊叫吓了一跳,顿时来气地凶道。

    “为…..为什么…..劈了?”郭果被妈妈凶得有些害怕。

    “下午做卫生时不小心把上面的镜子打碎了,反正那衣柜也很旧了,就叫你爸抬出来劈了。你放心,衣柜里的东西我帮你放到衣箱里了。”恢复过来的妈妈继续忙手上的活。

    “碎了….”郭果自言自语地转身往二楼房间跑去。

    “你干什么呀?赶紧把作业写完……”一心想着灵镜的郭果,丝毫没有理会妈妈的叫喊。

    “灵镜?灵镜……”回来房间,郭果拿起书桌上的小镜子,紧张又期望地小声叫道。可是镜子半天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郭果心里害怕极了,她害怕灵镜没有来得及进入这面镜子,也害怕这个最好的朋友已经消失了,她永远也找不到了。

    “你答应过我,你会一直陪着我,会陪着我长大……你要食言了吗?……”郭果感到异常难过,仿佛天塌了一般,趴在桌上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

    “小果……小果…..不要哭…..”小镜子里带着哭腔的声音,一直都在,只是郭果再也听不见了。当郭果妈妈打碎镜子下一秒,灵镜就已经进入了旁边的小镜子内,可是万万没想到,这面小镜子竟是双面镜,外一面内一面,正常人类买镜子是很难发现的,灵力五百年之下的精灵误入进去便会终生被禁锢在里面,与外界断绝一切联系,别说是郭果这个人类,就连同类也无法再听到他的声音。此时在双面镜里的灵镜,既后悔又感到幸运,后悔当初忘记把这一重要信息告知郭果,这样也许郭果就有可能会猜到他还在,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难过。感到幸运的是他没有消失,还可以继续陪着她长大,虽然她已经不会知道了。

    “怎么了?这孩子又哭什么?”郭果的哭声惊动了全家,父母跑上楼来询问,可是郭果仍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原本漠然的父母倒有些担心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郭果便发烧昏迷了,连续一周的打针吃药才逐渐好了起来,也是郭果第一次体会到了妈妈无微不至的关怀,但是这并没有让郭果感到多少开心,也许是早已经习惯了妈妈的莫不关心,也许是还未从灵镜消失的痛苦里走出来……

    四年后的暑假……

    一个扎着马尾,身穿白色T恤的妙龄少女,静静地趴在二楼窗前的书桌上,睁着那双黑亮的大眼睛出神地望着窗外,外面树上的夏蝉一如往常地呱噪着,少女坐起身双手托着下巴喃喃地说道:“………灵镜,过完这个暑假我就要去县城上初中了,以后也会住宿在学校,我的结巴也在李老师的鼓励下治好了,现在不但没有人嘲笑我,还有很多同龄伙伴和我做了朋友,我应该开心对不对?可是现在的我一点都不开心,四年前你消失了,一年前黑团也消失了,听妈妈说可能是被狗贩子抓走,后来大黄老了也被爸爸卖了…..曾经让我最开心的三个好朋友都离开了我,这是为什么?难道这就是要我长大的代价吗?这代价…..太痛了…..”说到这,少女早已是满脸泪水,但很快被两只手抹掉,少女倔强地扬起头,继续说道:“不过你们放心,既然已经长大了,既然你们回不来了,那我便会好好地长大,习惯长大。”

    书桌上的小镜子里,传来一声任何人都听不到的声音:“加油…..小果!”

    ……….<完结>……..

  • 0
  • 0
  • 0
  • 69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