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暗恋 诉

    暗恋  诉

    暖暖的午后,慵懒的感觉让人昏昏欲睡,让人思想不自觉的松弛着,让感知的灵魂更是飞到了天外的风里。

    云儿坐在咖啡屋里,傻傻的发着呆,面前的咖啡是第三杯了,可是要等的人还是没有来。

    “哼!喝完这杯,你还不来,就拜拜!”  不过,这样的狠话云儿只是在心里说着,在上第二杯咖啡的时候就在说了。

    云儿在等他的学长,也是她暗恋的对像,天知道花了多少血本走了多少关系求了多少人,才认识了,才有了今天这次算不上约会的约会。

    学长想学钢琴,刚好云儿的钢琴还弹的不错,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见面,关于云儿教学长弹钢琴事宜的商讨。

    只是为什么学长还不来呢?迟到一个小时了,还真是好意思哦!好像是他现在有求于自已吧!

    哼,真的不要等了,虽然喝完咖啡可能会有的节目会很让人向往,可也太没面子了,不要了,真的不要了。

    第三杯咖啡喝到一半的时候,终于下定了决心,走人了。

    本想打个电话或发个信息,提醒也或催一下的,可第一次见面又还是想保持着矜持,唉!只是 ,还是失望了,臭学长,有什么了不起哦!不就暗恋你吗?这么拽。

    走出了咖啡屋,可心里的叨唠却还没有停。

    晚上十点的时候,睡意朦胧的云儿趴在电脑前打着盹,只是手机却发狂了响了起来。哦!是学长耶!

    “云儿学妹,你睡了吗?”

    “没,还没!”

    “今天很不好意思哦!下午的时候挺忙的,所以就把跟你见面的事给忘了,直到现在才想起来,你去了吗?等了多久呢?”

    “啊!下午见面?哦,好像我也忘记了哦!我没去的,所以你不用说不好意思的。”

    “哦!那还好。嗯,那等下次再约喽!

    “好,下次再约。”

    “嗨!云儿学妹,你好吗?” 坐在学校草地边石蹬上假装看书的云儿,很显然的让这样的声音给打断了看书的专注。只是,真的是专注吗?

    根据最新得到的消息,还有自已跟踪得到的答案,学长傍晚的时候会喜欢在草地边的这条小路上散步,安静的戴着耳机听英语读物。                                                        于是,云儿胡乱的在图书室借了本书傻傻的坐在了这,在望到学长走来的身影后便假装认真的看了起来。

    “嗨!学长,你好!”                            些些的紧张,来自心里,却不是假装,是真的紧张。

    “嗯,我可以坐在这吗?上次约了没有去说再约的,却一直没时间,今天刚好遇到了,我们可以谈谈学钢琴的事吗?”              摘下耳上的耳机,指着云儿旁边的地方,学长说着。

    “可以啊!当然可以啊!”                        算是惯性的把身体往一边挪了挪,却是小的不能再小的距离。

    “从下个礼拜开始,我就有时间开始学了,不知道你会不会有空?还有,我们就在学校的钢琴室学,行吗?我会去跟老师申请时间的。”

    “嗯,可以呀!我随时都行的。”

    “那,为了表达我的谢意,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啊!吃饭?你请我吃饭?”

    “是呀!怎么,不行吗?”

    “不,不,不是。好,我一定赏脸。”

    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已的衣橱翻了又翻,呼!要穿什么衣服才好呢?云儿突然觉得自已真的是太不会买衣服了,把所有可以穿的衣服看了又看,竟没一件让自已觉得满意,天啦!当初买这些衣服的时候自已在干什么呢?唉!

    只是,在室友的提议下,还是无奈的选了一套前不久买的只穿了两次的衣服,出了门。

    又是提前半小时来到了学长约见的地方,等着。

    男女生约会,不是应该男生先来吗?迟到不应该是女生的特权吗?为什么在云儿和学长这儿,竟完全相反了呢?不过,也无谓了,云儿不是那种娇气的女生,不稀罕那种幼稚的行为。

    看着时间,望着学长会出现的方向,一分一分,期待着那熟悉身影的出现。

    好在,终于出现了。                                在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十分钟的时候,学长来了。呵,看来,学长也是挺懂体贴的男生哦!知道约会的时候男生要早到才行。

    学长向老师申请了每次一个小时用钢琴室的时间,每个星期可以用四天,收到学长的信息时,云儿开心的整晚都在做美梦。        一顿饭让两个人熟悉的很多,云儿从一开始的会紧张到一点也不紧张,再加上偶尔在草地边的巧遇,便一点紧张的影子都没有了,随意成了所有的感觉。

    其实弹钢琴,云儿并没有多厉害,不过要用来教一点也不厉害的学长还是绰绰有余的。

    第一个星期,没有教太多,只是说了些基本的理论,然后就是让学长熟悉键盘,一条长蹬,两个人坐着,云儿不敢挨的太近,只能用力的感受着来自学长身上的气息。

    第二星期,开始教着练指法,云儿在一边弹着,学长在另一边跟着,虽然音会不一样,但调是一样的。                                      而且,跟着学着之间,两个人手无意的触碰就成了常事,好喜欢这样的感觉,手与手之间的触碰,比拉着手还要感动,比牵着手还要浪漫。

    第三星期,开始用一些简单的曲来练了,弹着之间,身体不经意的摇晃,让两个人不再只是手的触碰,而是身体也开始有了。

    云儿从没觉得时间过的是如此的快,跟学长在一起时的感觉占满了脑海里所有的空间,在一起时就拼命的积攒,没在一起的时候就拼命的回味,像着了魔一样,不能自拔。

    学长的笑很迷人,学长的声音很好听,学长的脸很帅,学长的英语很棒,学长的文采很好,校刊上出现最多的作品都是学长的,学长是学生会的主席,每次有什么活动,都可以看到站在台上的学长光茫万丈着。

    只是,这样的学长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当然,这只是云儿一厢情愿的认为。            当然也是有一些根据的,跟学长这么熟了从没听他提过女朋有友这几个字呢?而且,从云儿的消息渠道得到的情报也是学长没有女朋友的。

    所以,云儿的脸上像开着的花一样,每天每天的都是那么灿烂,于是,云儿决定向学长表白了。

    “学长,周六晚上你有时间吗?”            在一个小时间学习时间结束的时候,云儿很自信的问着。

    “嗯,有啊!有什么事吗?”                  两个人的熟悉,已然像很要好的朋友一样了,学长看着这个小学妹的时候,脸上的笑总是越发的灿烂了。

    “那个,周六我生日,请了些朋友一起过的,所以看学长会不会有时间,也赏脸一起来。”

    “呵!你生日!好啊,好啊!我一定到,也一定会送一份大礼,来谢谢你这么长时间教我弹钢琴的。”

    其实,云儿的想法是打算在生日那天向学长表白的,暗恋很苦,所有人都这样说,可云儿却没有这样觉得,因为学长跟她呆在一起的时间比任何女生都多,学长跟她熟悉的程度比任何女生都深,而且有时候在学长看自已的眼神里也会看到喜欢的影子,这是女生独有的感觉!                                          所以,云儿决定表白了,敢暗恋就要敢表白,哼!

    云儿的十八岁生日,终于到了。

    拉着室友逛了一天的街,总算找到了自已觉得很满意很满意的衣服,在生日的时候穿的衣服,要把自已打扮的很漂亮,很漂亮,要让学长迷的眼睛一眨也不能眨,呵!那样,他听到了自已的表白,就不会想有拒绝的想法了。

    云儿的生日会是在KTV里的包厢举行的,在邀请之列的朋友,死党,闰蜜们都早来了,只是学长却迟迟没有来。

    给学长打电话,不接,不过很快的回信息说“在路上了,很快就到。”                  总算,让云儿的心安了下来。

    朋友们都没有空手来,礼物堆一堆在沙发上,只是都没有让云儿觉得多开心,她在等着学长说的那份大礼。

    可是,当一个女生挽着学长的胳膊出现在包厢里时,云儿就那样懵懵的呆了半天。

    不过,马上云儿就像没事人一样了,学长的大礼,真的很大,一个大大的熊娃娃带着一盒大的巧克力。

    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疯狂,真的很疯狂,生日会,不就是要开心,要疯狂的吗?

    喝歌,拉着学长唱对唱情歌,不过不会太明显的表达着那一份强忍着的喜欢。

    一个人唱苦情歌,唱的眼泪直流,好在包厢里灯光很暗,没人看见。

    喝酒,每个人敬酒都不拒绝,猛干着,不想要停下来,一直喝着。

    跳舞,一群人在包厢里疯了似的蹦着,跳着,一直动着,却一点都不像舞,学长和那个女生没有一起跳,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

    眼泪一直流着,蹦着跳着的时候更是流的更凶,暗恋好苦,这是谁说的呢?这是谁说出来的呢?是不是他也跟云儿一样,这么惨呢?

    云儿喝醉了,没有人知道她是因为伤心。

    只是,即使醉了,云儿也没有说出原本打算向学长表白的话。

    暗恋,很苦!却,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如果能成为真实的爱情的暗恋,是不可以叫暗恋的,云儿后来才懂的。

  • 0
  • 0
  • 0
  • 96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