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灯盏

      序章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印象中黑暗的光明只有一个,那就是前台上的油灯盏。

      那时候住的是土房,房梁上是一根非常粗壮的大木头。在房子里的地面上,因为常常踩踏,变得光滑而冰凉。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因为在夏天屋子里是非常凉快的!

      那时我还小,不是太会记事。家里也很穷,夜里大多数都是在屋外吃,因为亮而又有非常好的空气。

      但是,屋外的蚊子和虫子特别多。也许是爷爷心疼我,我们一家常常是在屋里吃的饭。

      饭就是简单的稀饭,偶尔加一点青菜和咸菜。

      在吃饭的时间里,唯一的光源就是我想要描述的主角了。

      那盏灯!

      这盏灯我很讨厌它,因为它很脏,还有着一股浓浓的气味。

      因此,在每当吃饭的时候,我都离灯盏远远的,害怕这个脏兮兮的东西。

      它长得很脏,被污垢遮住了它本是劣质玻璃的本质。在瓶口内,有一处燃放灯芯的地方。不过,因为太过污黑,我是根本看不清楚。

      我对它的印象除了脏,还有一个就是每晚温馨的吃饭时间。

      为什么说是温馨?

      因为人在长大后就会发现,以前陪自己吃饭的家人、朋友、伴侣,他们会随着时间,在餐桌外,一一离去。

      我是被妈妈搂在怀里,喝着那为数不多的稀饭的。稀饭的味道早已忘记的一干二净,但是,那盏灯光下爷爷那满是皱纹的皮肤我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也许,当时的我并没有想那么多。但是,这一副画面却是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了。

      昏黄的灯光,爷爷那并不是太干净的脸,还有在爷爷身后被拖得长长地巨大的身影。

      这一幕,却是在那一盏不起眼的灯光下照得清清楚楚。

      大概是03年吧!我有着一处极浓的印象。

      爷爷死了。

      被白布盖满了屋子的,屋里挤满了,很热!

      我想要逃出去,但是,却被一个人抱住了。

      她带我走屋里面。很吵,非常吵。里面的人全部在哭,我听不出这哭声到底是什么。

      当时的我,也许还在刚刚醒来的朦胧之中。

      喇叭声,敲鼓声,还有担着棺材的架子。

      我们坐上了姑爷的客车——或许是吧——我傻傻的坐在车子里的一角。

      这一幕,也是我为数不多印象深刻的地方。

      是下雨天,没错,天空下着蒙蒙细雨。马路上偶尔穿过一辆车,车里依然非常喧闹。

      在近些年里,我在清明节上坟时。我听到亲戚说我:“这个孩子当时都不哭。他爷爷怎么疼他”之类的话。

      我当时没有多想,因为我觉得一个孩子在当时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觉得伤心呢?也许,他连自己爷爷去世了也不知道。

      对于爷爷的印象,除了那盏灯。还剩下一幕,爷爷拉着我的手买东西的景象。

      当时,家里穷,爷爷省下买烟的钱给我买了冰棍。这些我都是知道的,因为我脑海里有着这一幕。但是,他们还是不胜其烦的告诉我爷爷有多疼我。

      我喜欢听他们告诉我爷爷与我的故事。因为,我对于我们两个的印象实在太少。

      可是,我却是一个都没有听到,脑海里所能记得的,也还是那个颤巍巍的老人拉着我小手的景象。

      05年的时候,土房子拆了。油灯盏也不见了,它们随着那塌落的房子一起消失了。

      我爸爸花钱盖了三间小房子,不贵的,非常的简便,只有三间。

      这里是我人生童年的全部。它的皮肤随着时间而泛黑,泛裂,它的脚随着时间而开裂;它的那两扇本来崭新的眼睛,变得污黑破烂,它肚子里的景象更是不堪,随意摆放的物品,而物品全部都是破旧的东西。

      尽管如此,我在这里十一年。这里带给我的感情,像是被钢铁制镶嵌住的锁链,它紧紧的锁住我的感情,我的记忆中的敏感。

      最后一次回到以前的破落房子,也要是追忆到15年了。

      当我把目光投向那片熟悉的地方时,此时却已经变成了被林木和藤蔓,以及满是杂草的地面。

      我找到了那盏油灯,上面满是泥土,我是在一片废墟中看见了它。

      

       一

      腐朽的木板,缺角烂板的桌子,污黑散发异味的石床。

      石床上有着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棉被,这棉被因为常年没有清洗和晒阳。在空气,到处都是它的气味。不仅仅是气味那么简单,它的身体也变得极其干硬,与石头已经别无二致了。

      在这清晨阳光朝升的时间段,破屋子里的硬石床上。一个侧卧在床上的老人,他咳着嗓子缓缓的掀开了被子。

      憔悴的面容,掉色的衣服,多色补丁的黑色袜子。老人披上穿了七八年的灰色大衣,熟练的用木棍挑开炉火,让那本来快要熄灭的火星越燃越大。

      一块石头上垫着木板,木板上又垫着几件实在不能穿的衣服。

      老人坐在上面,他看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嘴角泛起了惬意的笑容。

      窗子没有玻璃,冬天和雨天是用捡来的纸板和塑料袋应付过去的。像是最近这种常晴的天气,他就会把纸板拿下来,晒干。

      老人在这初春的季节,先是在屋子里用热火暖了暖身子。随后用接来的雨水洗了把脸,匆匆漱完口后,就敞开窗,半掩着门,出去了。

      老人是一个孤寡人家,年轻时父母早逝让他性格变得内向。寄住在伯伯家的他匆匆过完十八后,就到城里打工生活。

      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

      岁月悄悄在他脸颊上留下印记,他不知不觉已经三十有余了。

      手里也攒了一笔钱,可以娶妻生子了。

      他没有选择这条路,也许是亲情的失去和这些年的孤独,让他对另一半的期待渐渐下降,年过三十,逐而变成了零。

      三十的他,手里有一笔钱,他到孤儿院里收养了两个非常小的孩子——和他当年年纪正好相仿——十岁。

      他一只手抱着小女孩,另一只手拉着小男孩。就这样,朝着那个“家”走去。

      一年年,十年年,三十年。

      孩子在二十一岁左右就相继离开了,女孩嫁人了,嫁得非常远。男孩,被亲戚唤回,送去上大学了。

      再次空身一身,钱财全无的,年过半百直至六十的他。回到了那个老家,父母生他养他的那个旧到该拆的房子里。

      二

      到了目的地了,是一片草地缓坡。

      阳光爬在了树梢头上,它展开腰肢,再一次照亮世间的美丽事物。

      老人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脑海里回想起了十岁时的他。

      那时,每日就是这个时辰。他与附近几个小伙伴,都背着书包朝着阳光追去,笑容和欢乐弥漫在空气中。久久不曾散去,只因为这是年轻的朝气,孩童懵懂的欢乐与自由。

      老人笑了,这种空气中洋溢着青春的感觉,让他那颗已经枯竭了的心,又重新迸发出了生机。

      “不久,油菜花又要开了啊!”老人身体裹在一团,似乎很冷,即使是阳光灿烂的天气。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老人没有吃早饭,他就这样像块石头静静地坐着,望着缓坡下的田埂,田埂上的朝阳。

      当露水全部滴落在地上时,老人像是被惊醒一般,打了个颤。他慌忙的擦干眼角的泪水,匆匆的站起身来,往“家”的方向赶去。

      熟悉的小道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的明亮,小道上还有着鲜嫩的枝叶摇曳的身影。老人漫不经心的走过,他没有留意这美丽的景物,他很慌乱,很惊恐,很“冷”。

      推开门,最先映入眼帘的不是那张破旧散发异味的石床。

      一张白色的,边角已经磨花了的照片。照片被裱在相框架上,相框架上的玻璃片很亮,看起来每天都被擦的很干净。

      照片里的景物是一座拱桥,桥上有三个人。图中景象是,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被一个三十岁的中年人举过头顶,小腿边上,有着一个女孩害羞的揪着他的裤子。在照片里,中年人笑得很开心,笑得也很温馨。

      老人推开门,自然最先看到这张照片。他本来慌乱惊恐的模样,在看到这张照片后,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他缓缓的走到床边,眼睛一刻不离的望着照片里的两个孩子。

      老人拿起照片,眼睛看着里面的事物,手不停地来回的抚摸着。

      他双眼失去了焦距,嘴里说着自己都不知道的话:“你们在哪里啊?我好想你们啊!”老人说着说着,眼角的流水不自觉的滴落在玻璃片上。他慌忙的擦去泪水,唯恐泪水滴湿了照片。

      老人就这样发愣地盯着照片,时间就这样枯燥的来到了中午。

      “咚咚。”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随着敲门声而来的是一声童稚的喊声:“老爷爷,妈妈说家里有多余的大饼,她让我送给你吃呢!”

      小孩看里面没有反应,也没有多敲,只是把装饼的碗放在了窗户前。

      老人听见脚步声渐渐消失后,他面带羞愧的拿起碗里的两个大饼。

      他每吃一口,心里就默念一声谢谢。尽管,心中百般想要去说声谢谢,可是生性孤僻的他却是连开门的勇气都没有。

      小男孩没有走,他在树后面静静的看着老人拿走饼。他没有立刻跑去拿碗,而是等了五六分钟后,他才小心翼翼的拿起碗,往家的方向跑去。

      男孩很开心,小脸蛋红红的。因为妈妈告诉他,帮助人,是天底下最伟大的事情之一!

      三

      时间看似慢的如同蜗牛的蠕动,其实它比天空闪过的流星还要快。

      太阳已经落下,空气中的冷气像是骤然运送过来一般,它们包裹着整片乡村。

      老人坐在炉前,炉上烧着热水。这些热水还是前些天下雨,花费不小的功法才把它攒出来的。

      炉前空气中热浪把老人身上的寒意驱散,老人手翻动着柴木,眼睛无神的看着在柴木上跳舞的火焰。

      水沸腾后,老人一瓢一瓢把水兑温。感受着温水抚摸着肌肤,不断驱走寒季带来的冰冷。尽管身体很温暖,但是,心中却是缺了一盏灯。

      老人倒不动水,只能弃置,等到明日白天时再来一瓢一瓢的散去。

      冰冷的床侵袭在这热乎的身体上。老人心中像是压了块石头,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喘不过气来。他手忙脚乱的翻过身来,在这黑夜中,他无比精准的抓回了那张照片。

      本以浑浊的目光,在月光下触及到照片时。变得像是温柔的灯光一般,明亮而而又似附有热量。

      这样的漫漫长夜,已经过去四年之久。老人的坚持,或许有对生的渴望。但是,更多的,却是那一盏刺眼明亮而又永不会熄灭的灯。

  • 0
  • 0
  • 0
  • 62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