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火葬场的事

          ‘三叔啊!我是实在找不到工作。要不然打死我也不可能到这儿上班。’小李子环视着火葬场周围。四处长满了杂草,破败的院子远离喧嚣的市中心,偶尔传来令人作呕的气味。这一切对于三十左右的青年人来说在这里工作实在是痛苦的经历。

        ‘你以为这地方是谁想来就能来的?要不是我有关系,怎么轮也轮不到你来?’他三叔抽着利群很不屑的说。‘这地方就是闷点,但是挣钱啊!有了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能挣多少钱?’小李子两眼放光,屁颠屁颠的凑过来。

          他三叔瞅了他一眼,‘你小子啊!好好跟着学。不出一年,让你有车有房……’

        话还没有说完,铃铛响了。叔侄二人马上回到烧尸间。过世的是位老人,看样子走的很安详,一身的名牌服饰,稀疏的头发梳的油亮亮的。‘快,把他身上查查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三叔边说边搜查着。

            ‘什么?’小李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弄死人钱,这是不是太丧良心了?’

            ‘能让你发财就行了呗!你以为那些有钱人的钱都是那么正大光明吗?’三叔训斥着‘等你有钱了别人只会关注你多有钱谁会关注你那钱是怎么来的?咱们就是往死人身上弄点值钱的,国外都把死人碎了尸把有用的部件在卖到市场上去。能用就行,谁知道是怎么来的。别说了,快干吧!’

            阴冷的风吹的小李子浑身发抖,手脚不自觉的哆嗦着。他缓慢的挪过去,触碰了一下死者‘对不起,对不起啊!’毕竟是第一次,小李子害怕极了,既然干了就听三叔的吧!

            叔侄俩把死者从里到外从前到后也没发现什么值钱的。小李子哆哆嗦嗦的说‘算了吧!烧了吧!他家人都还等着呢!’

          ‘急什么?他们还得去看墓地呢?’三叔饶有兴致的又查看一遍。‘哟!你看见没?我就说这是个有钱人!’三叔兴奋的叫着。只见他强行扒开死者的嘴,死者露出两排金牙。

        ‘你……你……你想干什么?’小李子吓得话都说不成。他不敢相信三叔居然想把死者的金牙拔出来。

          ‘帮我按住。’三叔熟练的掏出钳子,硬生生的塞进死者的嘴里,使劲薅那几颗金牙。

          小李子不敢相信三叔居然干出这种事情,看了一眼忍不住呕吐起来。‘三叔,诈尸啦!他的腿动了。’吓得小李子目瞪口呆,慌忙靠在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颤抖着。

          三叔斜了一眼,‘没事儿啊!就是神经动了动。看把你吓得!’三叔一使劲大金牙带一块肉都拔了出来。

          ‘三叔,你就不害怕,他变成鬼魂来找你啊!这么干你良心就过意的去吗?’小李子惊恐的问着。

          ‘习惯就好了。当你看到一沓沓现金时你就不这么想了。鬼晚上才敢出来,他们怕光,可有的什么都不害怕,还光明正大的出来害人哩!那才是可怕的!’三叔擦擦汗。又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死者‘您一路走好,我烧的利索点。’说完按下了按钮,死者进入焚烧室,不多会儿熊熊烈火包裹着死者。

            而死者的家属被带到一间屋子,里面有各种骨灰盒,还有几张地图。从里屋出来一个老太太‘都过来啦!是给老人选墓地吧!’老太太打量着死者的家属,神情凝重的说‘节哀顺变吧!每个人都要回家的。作为他最亲近的人咱们还是为他选个好地方吧!让他也早点安息!’

            说着摊开一张地图,旁边是醒目的价目表:一级只提供骨灰盒安放处每年两万;二级占地五平,每平三万,赠精品松柏;三级占地二十平,每平四万,赠精品松柏,赠各节令扫墓上坟,代亲人哭孝;四级五十,每平五万除了以上优惠墓碑坟墓都请专人雕刻,专人看风水。众亲属看的瞠目结舌,小声议论:这死人住的比活人住的都贵,还有哭孝的。活着的时候不好好享受,死了弄在好能知道吗?

          ‘这话说的可不对!’老太太推推地图,打开电视机,里面播放的净是些离奇诡异事件,老太太不慌不忙的说到‘人啊都有灵魂,给他找个好的归宿,他在那边过的舒坦喽,自然会保佑他的后人平安健康富贵荣华,咱们可不能不信这个,你看看电视上演的某某以前过得也不好后来经人指点,为父迁坟,结果呢名利双收,富甲一方。这要是老人归宿不好了,那你们想想他不舒坦了那还不天天托梦说事儿啊?!买房才住七十年,墓地却能保佑几代人,你们要是忙了我们也替你们尽孝,这样面子里子都有了。你们都是孝子贤孙,你们说是不是这么回事?’

          本来议论纷纷的家属慢慢都安静下来,老太太看这帮人都不吭声了,从身后拿出一份协议‘现在正是优惠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多少人争着抢着要名额呢!’这时电视上出现一句广告:为了活着的人更好给逝者选块风水宝地吧!让我们在报答一下父母的恩情吧!

            众家属有点动容,随老太太进了里屋。

        日薄西山,倦鸟归巢。一辆帕萨特缓缓驶来,下来一个四十多岁戴金边眼镜的男子。小李叔侄早早的恭恭敬敬的在路边等候。三叔赔笑着递过去两样东西:‘张秘书这是送您的金佛,保佑您平步青云。这是给上边的。您看,这儿就还让我们干下去吧!下月保证比这还多。’

            男子轻蔑地看了一眼三叔,把东西装进了公文包,临走丢下一句话‘回去我们会好好研究研究的。’

        望着他的背影,小李子清楚的看见他的身影是扭曲的血红色,刹那间他的心不寒而栗。

     

  • 0
  • 0
  • 0
  • 5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