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实例分析:作品的差距是怎么产生的

    实例分析:作品的差距是怎么产生的

    学生的原文

    侄女阿琴又是电话又是微信,一直在询问我何时进城做工,因为两个孩子读书,家里己经欠了几万元债,可我又实在不忍心把年迈的婆婆扔给患有严重气管炎的丈夫。 今早,一场中雨就一直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院墙外的菜地里,一条一条雨丝从天而降,雨水受菜叶的阻挡,​不能直接钻下地,不得不跌落在那些手掌宽、尺来长的苦荬菜叶上,淡蓝色的菜叶上一下子便聚下了许多一粒粒晶莹透亮的水珍珠,雨条持续地击打着菜叶,而菜叶上的水珍珠就干脆在纤长的、摇晃中的菜叶上快乐地滚动着。 菜畦旁边的那些香附孑草叶,它们可经受不住雨条的捏弄,虽然是野草,它们纤长的身姿又是如此的娇柔,一场不大的风雨,早已经把一条条嫩绿的细草叶,击打得东歪西倒,横直交错。 ​

    我大范围修改

    雨一直下个不停,雨水在苦荬菜淡蓝色的叶子上勉强稳住身子,很快叶片一斜,亮晶晶的水珠跌落在干涸的土地上,随着雨势增强,叶子倒伏在地,任有雨水冲刷,闪着白光。

    阿琴的微信:哪一天进城做工,到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去车站接你。

    哪一天,我不知道哪一天。

    一阵风将香附孑草叶吹得东歪西倒,像理发店地板上散乱一地的乱发。对面胡家的土墙被雨水浇得湿透,墙皮一点点剥落下来。这雨一时停不下来。

    婆婆在里屋干咳了两声,我等她咳出第三声,可是第三声却没了下文。不会喘不上气吧?我绷紧了身子,准备站起来。婆婆突然像撕裂一张破布,发出一长串咳嗽,仿佛这块破布永远也扯不到底。

    侄女阿琴又是电话又是微信,一直在询问我何时进城做工,因为两个孩子读书,家里己经欠了几万元债,可我又实在不忍心把年迈的婆婆扔给患有严重气管炎的丈夫。

    作者一股脑写出来,不但拥挤,而且并不感人。  事情要拆开了写。

    而且这是真实的要求,并不是说运用某种技巧。

    当你意象出现一些烦恼的事情,并不是一股脑,而是一点点出来。谁也不会一股脑,会很痛苦。


    一点点表现,读来感受也会逐渐增强。

    我们都会说写作的真实,但表面的真实和内在的真实,是有区别的。讲故事很容易一股脑堆砌,

    只有描写进入意象,才会比较真切带着感情和意味。

    这些都是我自然地去写,并没有刻意,三五分钟也不容多想。

    雨一直下

    不需要写中雨。

    为什么这么做呢?

    1.会摆脱束缚,因为你不一定能准确描写出中雨和小雨的区别,为何束缚自己?

    2.即便是中雨,也不需要说,而是描写来表现。

    阿琴的微信:哪一天进城做工,到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去车站接你。

    同样的。为何去掉侄女

    因为是不是侄女不重要。

    如果是侄女,需要这个人物做配角,那么在后面的相遇中可以表现,比如利用对话。

    阿琴的微信:哪一天进城做工,到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去车站接你。

    我的像电影镜头。代入感是不是强一些?

    哪一天,我不知道哪一天。

    这句是什么?内心独白。

    会不会让读者以为是一句短信回复?不会。回复短信不会这么写,只会写-——我也不知道哪天能离开

    一阵风将香附子草叶吹得东歪西倒,像理发店地板上散乱一地的乱发。对面胡家的土墙被雨水浇得湿透,墙皮一点点剥落下来。这雨一时停不下来。

    土墙剥落,也同时是心理描写,心情崩塌的感觉,很痛苦。描写的视角需要转移,才会丰富,多角度。

    当然可以写电线杆,写大树,写屋顶,等等。丰富一点,有些层次,目光不能在一个地方。主人公既然心里茫然苦恼,看什么景色都苦恼。

    婆婆在里屋干咳了两声,我等她咳出第三声,可是第三声却没了下文。不会喘不上气吧?我绷紧了身子,准备站起来。婆婆突然像撕裂一张破布,发出一长串咳嗽,仿佛这块破布永远也扯不到底。

    这一段只写婆婆,不写老公。就是不要过于密集

    意象里婆婆的咳嗽就要表现精确,不是随便写两句打发,表现力体现在每个地方,才有最终的表现力。试图一次总结性表现,那是说教。

    为什么我写了三声呢?说明平常都是三声咳嗽。今天两声,很揪心,而第三声如同撕破一个破布,说明病情加重了。真是屋漏偏遇连阴雨,太痛苦了。

    所以说没有一句是不咸不淡的话。写作运用平常话,大白话,但是如果不能有情有意味,那真是白开水了。

    我没有作者的意象,我想象作者的意象,加上我的个人经验。依然还不错,是不是?

    这就是意象的代入感,意象的表现力,能够传情达意。


    真我的语言没有声音,但是你可以听到,你听到的是小语言,也就是意象的语言。你是一个抄写员记录员,真我才是写作者。

    婆婆在里屋干咳了两声,我等她咳出第三声,可是第三声却没了下文。不会喘不上气吧?我绷紧了身子,准备站起来。婆婆突然像撕裂一张破布,发出一长串咳嗽,仿佛这块破布永远也扯不到底。

    这段话根本不是我的,我从没有想到。可是在我写下的时候,我惊诧莫名。

    大家常见的情况是,一句话里塞进去很多信息,却没有一句精确

    要取舍,要舍得。不是事实如此,就得这么写。

    随着意象来,每一句都不会多余,也不是闲话或者废话

    你在意象里看到什么,准确说它呈现给你什么,你就表现什么

    意象里有时间地点吗?

    没有。

    早晨

    这两个字我也去掉了。是不是早晨,需要表现,比如天色的描写。而且大多数情况不需要写早晨。这些时间地点的标明,不利于意象的展开,很容易让作者跳戏,而不是精力集中在意象上。上午下午一点都不重要。

    从意象出来的语言,句句都像真言。

  • 1
  • 0
  • 0
  • 688
  • wuxiangyu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