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你配不上我这么好的姑娘

    你配不上我这么好的姑娘

    1

    陆周终于带我去了那家酸菜鱼馆,酒足饭饱之后,陆周打开了他的皮夹,微笑着递给收银姐姐三张百元大钞,这是我们交往的两年里,陆周最慷慨的一次。

    出了门之后,陆周拿开我的手,往后退了一步,若有所思:“许佳怡,这是我们的散伙饭。”

    其实那天不是什么好日子,是我的错,我非要在愚人节这天和陆周约会。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陆周在逗我,这个连冷笑话都讲不出来一句的闷骚男,竟然在逗我!

    于是我的小拳拳就火速砸在了他的胸口,一点也不淑女地哈哈大笑,在那一瞬间,有些预感后知后觉地闪过我的脑海。

    陆周从来不会开玩笑,从来都不会。

    “你知不知道你每次砸我胸口都会很疼!你以为你真的是娇俏的软妹子吗?你每次笑得那么大声,不觉得很丢脸吗?许佳怡,你和汉子真的只有性别这一个差别,我不送你了,我赶着回家五黑。”

    陆周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把我丢下,为了该死的英雄联盟跑得比兔子还快,飞奔的背影像是在逃离什么会吃人的妖魔鬼怪。

    我的手机在这时候传来通知铃声,我缓缓地打开,距离《金刚:骷髅岛》七点五十的场次还有半小时,系统提醒我及时取票。

    等我再抬头,哪里还有陆周的影子。

    2

    2017年4月1号,愚人节的晚上,7:22分,我被陆周甩了,在江源路的我家酸菜鱼馆门口。

    我还是去看了《金刚:骷髅岛》,一个人,就算男朋友突然没了,我心爱的抖森是不会离我而去的,我告诉自己。

    那场电影到底讲了什么,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记得我好心给一对座位分开的情侣让了座位,然后苦逼兮兮地坐到了角落。

    说实话,我不羡慕,半个小时之前,我还不是单身狗,我想我只是有些悲痛,但是找不到发泄的出口。

    直到电影出现第一个人类打怪兽的场面,我强装坚强的脸垮了下来,而后,我的泪水就决堤了,说泪流满面也不夸张。

    最后电影结束,我埋着头,躲在明晃晃的放映厅一动不动,还是善良的保洁阿姨给我递过来一张不是面巾纸的纸。

    “阿姨,有软点的纸吗?我还想擦脸。”

    说完这句话我被自己逗笑了,鼻涕眼泪一大把,阿姨掏了掏口袋,她把叠得整齐的卫生纸分了我一半。我在想,她可能等下是要去上厕所的,没想到碰到了我。

    不知道是哭了太久的原因,还是问题出在那几张粗糙的卫生纸上,我出了影院,四月的晚风呼啦啦地吹着,像容嬷嬷的毒针扎进了我的整个脸颊,火辣辣,还有点切肤蚀骨的刺痛。

    3

    我还记得,以前暗恋陆周那会儿,我小女儿姿态地告诉死党,一旦喜欢一个人,快乐就会变成双倍。

    就算陆周喝我递过去的水,我都能闻到空气里恋爱的腐臭味。

    可是后来我发现,一旦喜欢一个人,不止快乐能变成双倍,难过也是双倍。

    死党跟我说,像我这样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姑娘,就算有天被他翻了牌子,总有一天也会被打入冷宫,然后我眼睁睁看他继续翻别人的牌子。

    我嗤之以鼻,总以为像我这样对陆周的女孩不多了,陆周没瞎,他看得到。

    事实证明,陆周的眼神一开始的确是好的,他明亮的大眼睛盯着为他鞍前马后的小跟班,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陆周就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悠悠来了一句:“那就试试看。”

    从那以后,“那就试试看”变成我有生以来听过得最动听的情话。

    爱情的花骨朵真的绽放了,在我暗恋陆周的第六个月。

    我可以在球赛现场光明正大地帮他拿外套,也可以肆无忌惮给他递水为他擦汗,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就连他身上的汗臭味都成为我专属的宝贝。

    在我们交往的第一个月,我们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约会。

    赴约的早晨我化了淡妆,整个人美滋滋的,还涂了母上大人新买的美宝莲口红,唇红齿白,做作得叫我自己都吓一跳。

    我没等到陆周,那是他第一次因为该死的LOL放我鸽子,当然了,还有以后的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甚至最后分手也不例外。

    我临时把死党叫了出来,我们一起去吃了大红帆的自助,人均消费五十五,我们两个十九岁的少女整了七罐啤酒,我喝了六罐,喝得我委屈得不要不要的,哭得稀里哗啦。

    死党在第二天发来信息,她说陆周不是我的真命天子,他不值得我这么好的姑娘。

    我诚然是记得昨天的酒后真言的,可是陆周一通电话就让我缴械投降了,不对,就连缴械投降都算不上,陆周压根没有发觉我的不对劲,他让我去北食堂找他,他要和我一起吃午饭。

    我觉得我一个人生闷气也挺没意思的,或许陆周真的就是这么大大咧咧的人,没有女儿家的细腻。

    4

    那晚为他哭红眼眶的光景,我从来不曾提起,我不想那么矫情。

    至于我的女汉子性格,大概是在交往了两个月之后暴露无遗。

    我不是没有过小温柔,也不是不会潋滟柔情,只是陆周的眼睛从来不会因此对我多做停留,他没有眸目深刻地凝望过我,从来没有。

    他说,“许佳怡,你做你自己就好了,不用学别人烫什么大波浪,扎马尾就行。”

    我望着镜子里费了老半天劲才做的发型,第一次有了无法靠近的惶恐,其实只要他说一句,扎马尾好看,我的心理落差就不会那么大。

    不是许佳怡扎马尾漂亮,不是大波浪不好看,是大波浪不适合许佳怡。

    可尽管如此,尽管陆周给了我一次又一次的失落,我依旧相信陆周的眼睛不瞎,依旧自圆其说,之于陆周,我是不同的那一个。

    “陆周对我特别好啊,他情人节还陪我去溜冰了。”

    我的一群室友聚在一起八卦我和陆周的情人节动向,我脸不红心不跳地秀恩爱。

    我没有撒谎,情人节那天,我们真的在约会。可是不是他陪我溜冰,是我站在场外远远望着他。我的脚踝扭过,习惯性地,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跑去溜冰场溜冰。

    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恋爱了,这段感情里只有我在瞎激动,那些冷暖只有自己知道。

    直到现在我再回顾和陆周的过往,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早就不知不觉变成可怜的家伙。

    我喜欢陆周,喜欢到没有自我。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没有错,是我先喜欢他了,是我自己不愿意看清。

    因为我喜欢得多一点,因为是我追的他,所以就注定了,我永远比他低一等。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我不忍心先挂电话,舍不得先说晚安,不愿意放手,做不到洒脱。

    我其实早就清楚我们要成为一别两宽的路人,可是我就是做不到先说分手,我要成为留在原地的那个人,成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痴痴傻傻注视的那个人,我不能掉头就走,我还要看看他是不是会回头看我,眼神不舍,满脸悲伤。

    5

    而这一天终于来了,陆周在愚人节跟我玩笑似的真的分了手,我也真的留在原地了。

    结果多少有些讽刺,他是跑着离开的,逃也似的消失在了人海中。

    而理由是英雄联盟。

    两年了,我的地位都没比得过游戏和篮球,我是不是很挫败。

    我之所以哭,大概不是因为陆周,大概是因为,我的喜欢一个人的热烈在那一刻冷却,这场得不到等值回应的感情,以幽默诙谐的方式画上了句号。

    五一节假日,死党推荐我看了一部老片,金城武的《重庆森林》,她说这人设和我出奇地相似,说不定能找到共鸣,治愈了也不一定。

    “小姐,请问你喜不喜欢吃菠萝?”

    “其实了解一个人并不代表什么,今天他可以喜欢凤梨,明天他可以喜欢别的。”

    我曾经以为,全天下没人比我了解陆周,我暗恋他六个月,和他恋爱两年,细枝末节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可是到头来呢?

    愚蠢的人才用认识的时间来衡量一个人对你的感情。

    我就是那个愚蠢的人,蠢了八百多天。

    恋人分两种,一种是因为喜欢而在一起,还有一种在一起是因为得过且过,分开了是为了寻找另一种得过且过。

    我和陆周,属于第二种。

    他或许又要对第二个许佳怡一样傻乎乎的姑娘浅尝辄止地动心,或许遇到了让他约会会提前半小时到的漂亮姑娘。那时是马尾还是大波浪,也就真的无关要紧。

    陆周没有喜欢过我,又或者有那么一点点的好感,而更多的,是感动。

    感动得来的感情,都会因为感动结束而结束,没什么善果。或许我在陆周那里爱的发生,是用来教会我怎么放手,告诉我什么才叫值得。

    6

    我拦不住风,留不住不爱我的人,更抱不到整片天空。

    不过不要紧,我以前也以为我会一辈子只喜欢陆周一个人,可是就像电影里说的,秋刀鱼会过期,肉酱会过期,就连保鲜膜也会过期啊,得不到回应的感情当然也会过期。

    在一段完全不对等的感情里,喜欢得多一点,困顿的时间就久一点。也许我至始至终放不下的,不是陆周,而是喜欢陆周的那段时间里,掏尽一颗心喜欢一个人的热烈。

    那些随时能从我身边溜走的人,不是我要去的未来。

    爱人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爱生活。

  • 0
  • 0
  • 0
  • 2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