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今晚有幸聆听了孙教授关于什么叫农业文化遗产的讲座

    今晚有幸聆听了孙教授关于什么叫农业文化遗产的讲座今晚有幸聆听了孙教授关于什么叫农业文化遗产的讲座今晚有幸聆听了孙教授关于什么叫农业文化遗产的讲座今晚有幸聆听了孙教授关于什么叫农业文化遗产的讲座今晚有幸聆听了孙教授关于什么叫农业文化遗产的讲座今晚有幸聆听了孙教授关于什么叫农业文化遗产的讲座

    2019.5.5

    早晨接到通知,“今晚到五街开会”。

    涉县旱作梯田保护与利用协会设在五街村部二楼,开什么会不清楚。

    傍晚碰着同江,我问他开什么会,他说孙教授来了。

    孙教授4月在香港中文大学调研,香港的傅红芬老师发来一个海报,孙教授于4月10日中午12点至下午1点30分作《村落传统:乡村振兴的文化根基》的演讲。

    她说,“可惜那天我有事不能去听”,

    “他快回北京了,到了北京,好好策划王金庄的事情。”我告诉傅老师,孙教授会来王金庄讲课的,可以到王金庄听课。她希望有缘听到孙教授的课。

    今天晚上孙教授要在五街举行两个小时的讲座。我急匆匆赶到二楼,碰到了香港《大公报》记者,不是傅红芬,而是顾大鹏。

    我和顾大鹏老师最初相识,缘于一篇

  • 0
  • 0
  • 0
  • 32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