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皇宫小丫头

    皇宫小丫头

    叶溪溪是御史叶府的大小姐。年方十六,模样生的可爱俏皮,古灵精怪的,深得老爹叶福恩的宠爱。

    可是近日,叶福恩面部愁云惨淡,每次上朝回来,总是忧虑重重,叶溪溪看到了,就问起他怎么了。

    原来叶福恩本就是一个小官员,对朝廷也没什么大贡献,皇上最近攻于朝政,便想整顿朝廷风气,叶福恩想了想,很有可能被罢官或者贬职。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爹,这世上只要不是性命相关的,都不算事。”

    “怎么不算事,丢了我这顶官帽,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么?”

    得,叶溪溪这爹啊,有一个不好,就是视官如命。

    “爹爹,大不了我们回老家,买块地皮,做做小买卖也可以啊,再不济还有外公呢。”

    “你…你,爹怎么能回老家呢,这不是让你外公看扁了么,当年他就不让你娘嫁给我,说我不争气,如今我怎么可能回去。”

    叶福恩有点气上头了,叶溪溪赶紧上去捋了捋他的胸口,“好好好,不回去,那也没什么啊,既然没官做了,那我们就在这柏京做个闲人,那多逍遥自在。”

    “真是说得轻巧。”

    “那怎么办啊,那皇上要罢免小官,提携能人,女儿也没办法啊。”

    叶溪溪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没法子了,她老爹啊,就是把官职看得太重了,这些年又没什么建树,她要是皇帝,也不想养闲人,当然,这些她只敢偷偷腹诽一下。

    叶福恩看了几眼自己的女儿,突然眼睛一亮,“溪溪,马上就是一年一度的的宫中选秀女了,你进宫吧,就当帮帮爹了。”

    叶溪溪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她爹这是要卖女求荣啊。

    “爹,我还小…”

    “不小了,你娘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嫁给我了。”

    “我长得不好看,皇上看不上的,去了也白去。”

    “谁说我女儿不好看的,貌比嫦娥。”

    “爹,我不去。”叶溪溪抱着柱子不放手,“爹,听说那皇上残酷无情,杀戮残忍,还暴戾无常,你忍心看着女儿去送死么?”

    “我的小祖宗啊,你都是听谁说的,这诋毁帝王,是要诛九族的啊。”

    “反正我是听别人说的,爹啊,哇,呜,我不要进宫。”

    叶福恩见拖她是拖不动的了,干脆撒了手,往外走去。叶溪溪偷眼看到,脸上顿时笑了,他老爹应该是放弃了。

    谁知叶福恩扔下一句,“我去找个画师,画幅你的画像,得替你把名额报上去才行。”

    “哇…哇…呜…呜…”听到这句,叶溪溪又忍不住嚎啕起来。

    算了,叶溪溪想了想,既然老爹已经打定主意,那她就见招拆招,进宫选秀,那落选不就好了么。于是画师在给她画完了画像之后,她特地用手指抹了一滴墨水,使劲得摁在了自己的下巴上。

    “我就不信,这样还能选上。”

    宫中芳华殿中,太监张西呈上一沓画像,“皇上,这是朝中大人递交的画像,他们的女儿也到了适婚年龄。”

    上官昀抬眸看了一眼,眸子里的厌恶一闪而过,他登基不过半年时间,如今朝中大臣就迫不及待的要将自己的女儿塞进后宫了。

    “呈去给太后吧。”

    “是。”张西就要退下。

    由于后宫现在无妃嫔,所以现在后宫一切事物还是由母后那边在打理,上官昀想了一下,,还是叫住了张西,“这事不用劳烦他老人家了,放这吧。”

    上官昀便亲自拆了画像看,如今朝势有些不稳 ,还是要给那些老臣面子的,拆到叶溪溪的画像的时候,说实话,被她下巴上的痦子惊了一下,原来是御史叶福恩之女。

    “这等相貌,怎么也敢往宫里送。”张西也在旁边嘀咕了一句,不多想,上官昀便把它放到了落选的那一边。

    终于选完,上官昀离开了芳华殿,张西要将他选好的画像要送去内廷办,就要这些女子择日进宫了。叶溪溪的那副画像正巧被风吹落下了,张西看了看地上的它,距离选中的那沓最近,应该就是选中的了。

    当内廷办的传召到达叶府的时候,叶溪溪瘫坐在地上,叶福恩倒是高兴的跪下,“感谢祖宗保佑,感谢上苍,保佑溪溪进宫当上贵妃。”

    叶溪溪欲哭无泪,那皇帝什么眼光。

    第二日,叶溪溪在叶福恩的监视下,被打扮的艳丽招展,叶溪溪叹了口气,坐上了马车,忽然听到一声低低的啜泣,她撂帘子一看,她老爹在抹老脸。

    “爹爹,你怎么了,是不是舍不得女儿,要不然我不进宫了,留下来陪您。”

    “傻孩子,爹这是高兴呢,你进宫了这是光耀门楣的事,去吧孩子,在宫里不比家里,好好照顾自己啊。”

    “哦,我知道了。”欸,老爹这个没良心的。

    走在一行秀女当中,大家都是艳丽光彩,叶溪溪这才放下心来,看来自己低调一点就行了。

    “茹姐姐,好害怕自己选不上啊各位姐姐们都比自己漂亮。”

    “清妹妹,你这么温柔动人,怎么可能选不中,恐怕我才选不上了。”

    “茹姐姐,你貌比仙子,怎么可能选不上。”

    叶溪溪听着只想翻白眼,这塑料姐妹花,变相的夸着对方。

    路过执笔太监处,叶溪溪又偷偷沾了点沫,趁着别人不注意,轻轻点点了在自己的脸颊,看起来像小雀斑。

    选秀正式开始,皇帝和太后坐在高位上。太监念到名讳的便上前到殿内。

    当念到御史叶福恩之女叶溪溪进殿时,上官昀的眉头挑了挑,这个名字,他似乎没选上的。

    “抬起头来。”上官昀发声。

    叶溪溪便提了一口气,抬起头来,一眼看向高位上的上官昀,第一眼是,好俊俏,第二眼,嗯,好凶。

    果然是那画中之人,只不过那颗痦子却不见了,代之的却是满脸的小黑点,看了一眼她的右手指尖,有些黑印,她还往里收了收。

    “芳华殿还缺个侍读的婢女,朕看,就她吧。”

    太后和张西看向皇帝,这,不是选秀么,怎么就突然选中婢女了。

    叶溪溪一听没选上妃子,心里暗暗窃喜,却发现自己还要去当什么侍读婢女,那这样自己不是天天都要伺候那暴戾的皇帝,苍天无眼,叶溪溪欲哭无泪。

    就这样,叶溪溪成了芳华殿的宫婢,每天都鞠躬屈膝的,伴君如伴虎,在上官昀面前连气都不敢出。

    张西是知道真相的人,他看不起叶溪溪,一找到机会就嘲讽她。

    “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法子,别以为你去掉了痦子,混进秀女当中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了,现在还不是当个低下的婢子。”

    “你高尚,你不也是个太监奴才么?”

    叶溪溪刚开始都是隐忍着的,但他实在是以为她好欺负,每见她一次,就说她一次。

    “我可是大内总管。”

    “我还是皇上御赐的侍读婢女呢。”

    “你,你,麻子脸。”

    “你无根男。”

    两人拌起嘴来,张西扬起白拂就要扫她,叶溪溪赶紧跑,“张西,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告诉芦苇姑姑。”

    张西见她拿他相好来威胁他,更是要追着她打去了。

    窗前的上官昀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嘴角上扬,他笑完才发觉,原来自己已经很久没笑过了。

    他本来就想看叶溪溪想搞什么动静,才把她安排到自己身边,这一个月观察下来,也不见她有什么动静,看来是他多虑了,叶福恩也不像那种老狐狸,要把自己的女儿安插在自己身边啊。

    “皇上,墨好了。”叶溪溪磨好之后,退到一旁。

    “叶溪溪。”上官昀第一次唤她,叶溪溪心中一惊,完了,暴戾皇帝是不是要发脾气了。

    “嘭”的一声,她跪下了,这把上官昀和张西吓了一跳。

    “奴婢知错了,求皇上恕罪。”

    “哦,你何错之有?”

    叶溪溪心里直打颤,我什么错都没有,但还是得认错。

    “奴婢墨没磨好,这就重新磨。”好吧,她承认,刚刚没用力磨开。

    上官昀下笔沾墨,似乎没听到。“你是错了,以后把脸上的黑点洗干净了,再来御前伺候。”

    叶溪溪心里一凉,妈呀,他发现了,该不会要治她欺君之罪吧,怎么办怎么办?

    可迟迟又没听到他的这句,此刻殿内鸦雀无声,她忍不住抬眸偷偷看向他。

    却发现上官昀也正看着自己,叶溪溪赶紧低头,妈呀,这太恐怖了,老虎正盯着自己呢。

    张西忍不住轻轻踢了她一脚,“还不赶紧谢恩退下。”

    “哦哦哦,谢皇上,谢皇上。”慌忙提着裙摆退出去了,生怕晚一步就走不了了。

    张西幽怨的看了一眼她的背影,皇上居然不治她的欺君之罪,再看向上官昀时,他的嘴角似乎在上扬,张西揉了揉眼睛,咦,没有,嗯,就是,他家皇上怎么可能对一个小丫头笑。

    但张西还是看她不顺眼,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

    “叶溪溪,咱家要喝茶。”

    “张总管,您的茶。”茶是端上来了,不过是凉的。

    “你这小丫头,这茶怎么是凉的?”

    “夏天可不得喝凉茶么,你老歇着,奴婢去侍奉皇上了。”

    “嘿,这小妮子,跑的真快。”

    叶溪溪在芳华殿混的越来越自在了,渐渐也摸清了上官昀的脾气。

    原来他也没那么可怕嘛,什么暴戾残忍,没有的事。于是,画风就变了。

    “叶溪溪,朕渴了。”

    “皇上,茶来了。”

    “叶溪溪,朕乏了。”

    “奴婢给您执扇。”

    “叶溪溪,给朕念诗。”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换一首。”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叶溪溪,你念都是些什么?”

    “以前教书师傅教的。”

    “你进宫是为了什么?”

    “光宗耀祖。”

    “那你觉得做朕的侍婢是委屈了?”

    “嘭”的一声,叶溪溪又跪下了,“奴婢惶恐,能在御前伺候,是奴婢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起来吧,即日起,封你为御前女官,与张西同级。”

    “啊?”

    “啊?”

    叶溪溪和张西同时惊讶。

    “你不是要光宗耀祖么?张西,御史叶福恩升为太史,去宣旨吧。”

    “是,奴才遵旨。”

    “谢……谢皇上。”叶溪溪眉开眼笑的。

    上官昀看得也格外欣喜。这小丫头,还挺可爱的。

    一日,上官昀伏在案桌上睡着了,叶溪溪拿了件披风就往他身上盖,那么近距离看着他,那么好看的五官,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谁料他仿佛知道一般,突然睁开了眼睛,叶溪溪咽了咽口水,往后退一步,恢复平常的神态。

    “看你的样子,似乎要把朕吃了一样。”

    “嘭”的,叶溪溪又跪下了,本在打瞌睡的张西,突然被惊醒了,看着跪在地上的叶溪溪,这小丫头,又犯什么事了。

    “奴婢不敢。”

    “起来说话,以后不许随便跪了,朕又没罚你。”

    “是。”

    “为何那样看朕?”

    “皇上英明神武。”

    “说人话。”

    “皇上您好看。”

    “噗。”张西忍不住笑了出来。

    上官昀瞪了他一眼,他识相的捂住了嘴。赶紧退了出去。

    上官昀一步步靠近叶溪溪,叶溪溪那个惶恐,一步步后退,都靠到柱子上了,无路可退。

    上官昀将她圈住,说话的气息都呼在叶溪溪脸上了。

    “叶溪溪,有个能让你光宗耀祖的机会,你想不想要?”

    叶溪溪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看到他有些冷酷的脸色之后,又悠悠点了点头。

    很好。上官昀挑眉,“叶溪溪,做朕的妃子,定让你能光宗耀祖。”

    “啊……”叶溪溪还没啊完,某人的嘴唇已经堵住了她的唇,在她的樱唇上流连了一番,果然,跟想象中的一样。

    叶溪溪还是没想到,自己最终还是入宫当上了皇妃,好了,老爹这下应该可以放心了,他的小官保住了。

    欸,不说了,上官昀让她默写的诗词她还没写完呢,比教书师傅还严厉,果然暴戾残忍。

    眼看某人就要走过来了,叶溪溪把纸张一盖,朝他甜甜的笑了。他远远的看着她,也笑了。

    ——全文完。

  • 0
  • 0
  • 0
  • 25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