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原创】凤鸾生

    【原创】凤鸾生【原创】凤鸾生【原创】凤鸾生【原创】凤鸾生【原创】凤鸾生【原创】凤鸾生【原创】凤鸾生【原创】凤鸾生【原创】凤鸾生

            祈贵妃接过侍女锦绣奉上来的桃花茶,芊芊细手拿起茶盖,青花瓷的茶盖轻轻摩擦着小巧精致的茶杯,幽幽的桃花香便从茶杯里传出。祈贵妃轻抿一小口,嘴边便浮出了浅浅的笑容,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娘娘,皇上身边的小德子传话来说,桃花庵的桃花都开了,皇上最近忙于朝政就不陪娘娘去赏花了。”锦绣一面说着,一面慢慢接过祈贵妃手中的茶具,等着祈贵妃说一句话。   

          “吩咐下去,呈祥宫所有人一同随我去桃花庵赏花。”祈贵妃一边理着自己的衣袖,一边说道。

          “谢娘娘恩典!”锦绣欣喜地跪下,向祈贵妃拜了三拜。

          “行了行了,起来吧。叫些人带上篮子,我们采摘一些新鲜桃花酿些皇上爱喝的桃花酒。”

            去往桃花庵的必经之路是御花园,现在正值春季百花齐放,自然少不了许多妃子在在御花园赏花。“娘娘,你看那牡丹开的真艳呀,要我说牡丹正如娘娘一样富贵红艳,后宫那些妃子哪能和你争艳呀。”

            祈贵妃顺着声源看去,是新晋封的安贵人身边的贴身侍女涟漪正在讨好自己的主子。“娘娘您天生丽质,皇上当然更加疼你,祈贵妃哪能和你比呀~”

            “娘娘,我们需要出面吗?”锦绣的声音在祈贵妃背后响起,祈贵妃眼里便显现出一丝冷漠与阴厉。

            “不必,身在后宫谁没有被人说过闲话,这些又算得了什么。”祈贵妃用手抚摸着手中圆纱扇上绣的牡丹,低头说道。细微的阳光洒在祈贵妃身上,她白的像是在发光,黑长的睫毛像羽扇一样扑扇扑扇,而颈后的桃花烙在阳光下也仿佛得到了滋养,红艳地栩栩如生。她身后的锦绣似乎有些看呆,宫中怕是没人再能与她争艳了吧,锦绣心想。

           

          太阳逐渐下降到了山后,呈祥宫的宫女们也收集了满满五篮的新鲜桃花瓣。“娘娘,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咱们该启程回宫了。”祈贵妃点了点头,松手让微风吹散手中的桃花,转身离去,头也不回,徒留微风与桃花缠绵的空寂。花舞花落泪,花哭花瓣飞,花开为谁谢,花谢为谁悲。

            “娘娘,这些桃花瓣除了可以酿足够的酒,奴婢还可以做一些桃花糕给娘娘尝尝。”锦绣一面搀扶着祈贵妃,一面开心得说道。

            “贱婢,你走路没长眼睛吗?”一阵杂乱的争吵声吸引着准备回宫的祈贵妃,“锦绣,你过去看看是什么人在御花园里大肆喧闹。”祈贵人缓缓扇动手中的圆纱扇,纱扇中央的红牡丹此时如血色般红艳。

            看着娘娘这番模样锦绣自然知道祈贵妃有点恼了,本来皇上不同来赏花贵妃就有点不乐,这一下倒是全给激发出来了。“回娘娘的话,是安贵人正在教训一名毛手毛脚的小宫女呢。”锦绣小碎步跑来,低头答道。

            “又是安贵人,现在游戏有点意思了。”锦绣看着祈贵妃眼里的阴冷,就知道祈贵妃要怎么做了,锦绣笑而不语,默默搀扶着贵妃向安贵人处走去。

            “你这贱婢,还不认错,你今天冲撞的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小心让你掉脑袋。”涟漪指着一个衣着青色衣裳的宫女嚷嚷道。青衣宫女背影单薄,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垂到柳腰处,她低头跪下的姿态让祈贵妃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更添几分楚楚可怜。

            “好大的口气,红人?”涟漪气汹汹地抬起头来,发现说话的人是祈贵妃便赶紧低头行礼。“仗着皇上几天盛宠就这么大的架子,安贵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祈贵妃慢慢走到安贵人面前,注视着安贵人的眼眸。

          “姐姐这是说的什么话,只不过这贱婢将送去给皇上的桃花丸子给打翻了,妹妹我也就随便教训一下这小小的宫女而已,姐姐这都要插手吗?”祈贵妃低头看着青衣宫女,她脸色已有几道明显的巴掌印,泪盈盈的双眸注视着自己,比起可怜,她看到的更多是刺骨的寒冷。大概是自己看错了吧,祈贵妃收回视线安慰了自己一声。

            “妹妹说的话当然在理,这桃花丸子可是要送去给皇上的,要是迟迟不送去怕是要坏了皇上的心情。不如这宫女就让我带宫去,待她做完桃花丸子给皇上送去,一来防止皇上迁怒于妹妹,二来我还能帮妹妹出一口气?”安贵人还想继续争辩什么,但是看着祈贵妃冷不丁的眼神,便将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吞下去了。

            “那妹妹在这里就谢过姐姐了,妹妹就不打扰姐姐了。”安贵人行礼后便气冲冲的离开,祈贵妃示意身后的两个宫女将青衣宫女扶起。

          “感谢贵妃娘娘的救命之恩,青鸢此生愿为娘娘做牛做马。”祈贵妃细细端详这位唤做青鸢的宫女,小巧的瓜子脸、樱桃小嘴、高挺的鼻梁,这眼睛好似一个人,很熟悉却又很陌生。“娘娘,娘娘~”左手边的锦绣轻轻唤了两声,便把祈贵妃拉回来现实。

            “青鸢,好名字。以后你就待在呈祥宫做事,以后锦绣会教你呈祥宫的规矩。”祈贵妃说完便示意锦绣回宫。

            “青鸢,这桃花丸子你是和谁学的?”祈贵妃看着面前这碗热腾腾的桃花丸子,这碗桃花丸子与宫中寻常做的不大一样。宫中通常的做法是将桃花瓣磨成浆糊再混入面粉中,而这碗桃花丸子则是保存完整的花瓣,一个个丸子宛如含苞待放的桃花一般。这种做法一直是妹妹祈愿所擅长的,看着眼前这碗桃花丸子,妹妹的脸庞便出现在祈贵妃的脑海里。

            “回娘娘的话,这是奴婢去世的母亲教我的。”看着祈贵妃呆滞的眼神,青鸢起身去厨房带上一碗桃花丸子打算送去皇上的宣政殿,走前她不忘和祈贵妃嘀咕一句,“这桃花丸子要用桃花酒煮着吃才香呢。”

            “锦绣!锦绣!”祈贵妃待青鸢关门离去后大喊道,听到喊叫的锦绣急忙从门外跑进来,连忙问怎么了。“去,去,去把青鸢的底细给我找出来。不可能啊,她早就死了,她早就死了呀~不是她一定不是她。”

            “娘娘,娘娘,谁死了?娘娘,您冷静!”锦绣用力摇晃祈贵妃,尽力使她冷静下来。祈贵妃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的锦绣,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锦绣让祈贵妃靠在她的怀里,轻轻地抚摸着祈贵妃的背。“没事了,没事了,您安排的事情我马上去查。”

            夜深人静,只有几声诡异的猫叫,蝙蝠划过皎洁的月亮,案几上的桃花丸子已经凉透,汤水也被染成了血的颜色。

         

            “爱妃昨晚做的桃花丸子十分美味,倒是让朕睡了个好觉。”祈贵妃边听便笑道,“皇上若是爱吃,臣妾下次再做便是。”说完便笑着把斟好的桃花酒递过去,他并没有接过祈贵妃递过来的美酒,而是顺势将她拉入怀中。“美酒,应当配美人。”便将祈贵妃抱起向床榻走去,怀中的祈贵妃低着头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手中的酒洒了一地,窗帘落下又是一片春宵光景。

       

            第二日清晨,锦绣便来服侍祈贵妃起床,一阵梳妆打扮后,青鸢便端上热腾腾的早餐,祈贵妃示意青鸾退下。“青鸢将桃花丸子送去给皇上的时候说是我亲手做的,这宫女倒是做事处处为主人。”

            “是,青鸢的身份查清楚后在娘娘身边照顾得还算周到,娘娘从来不喜欢哄着皇上来陪娘娘,这下倒好,这婢女倒是会说话做事,让娘娘更加受宠了。”锦绣边帮祈贵妃盛了碗燕窝边说道。“娘娘,我看青鸢倒有一些做菜的手艺,您可以考虑留她在身边一段时间。”祈贵妃没有说话,她也喜欢这个青鸾,可是总觉得她与死去的妹妹有些相似,她带有妹妹的气息,甚至有些时候她会以为她就是妹妹。“娘娘,您最近好像胃口不太好,要不要请白太医来瞧瞧?”

            “也好,上一次白太医来也是一个月之前了,夏天就要来了,怎的老是有点反胃。”祈贵妃说着又感觉胃里一阵翻腾,也不知是不是最近天气转热的原因,竟开始有点馋杨梅了。过了片刻,锦绣便带着白太医来了。 

         

            祈贵妃看着眼前这个衣着雪白绸缎的男子,他乌黑的长发似丝线般散在肩上,下巴与鼻梁仰视看起来似连成一线,一双如桃花般的丹凤眼很是灵动,雪白的肌肤几乎要与服装融为一体。“见过贵妃娘娘。”白太医拱手行礼,锦绣便关门退去。“娘娘,近来感觉如何,听锦绣说娘娘这几日胃口不佳,臣为娘娘准备了一些消食的药品……”

          “白清城,你现在就这么怕我了吗?”祈贵妃生气地拍着面前的桌子,质问面前的白衣男子。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眼前这个衣着华贵,骨子里却孤独的女人,他感觉自己的心隐隐作痛。特别是泪珠滑过她精致的脸庞时,他差一点妥协甚至求她放过自己。

          “贵妃娘娘,我只是一名御医,现在我的任务是为您保障身体健康。”他强忍住自己的情绪,尽可能地不被察觉。“娘娘?我是你的祈梦呀,我受够了这宫中的折磨,我求你带我走,去浪迹天涯。”是啊,五年前祈梦嫁入宫中前也是这么祈求他的,他本想带着祈梦用尽毕生所学一起浪迹天涯、救助他人。但终究是他先松了手,他无法忘记祈梦被抓上轿子的一刻的眼神,祈求、煎熬、怨恨、痛苦,但更多的是希望。

          “对不起,当初是我对不起你,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我自己所能在宫中保全你。”白清城低头轻声说道,他将一块雪白的绸布铺在祈贵妃的手腕处,闭上眼睛开始把脉。“贵妃娘娘……恭喜,您已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清城哥哥,我已有一个月身孕的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去,就当是为了孩子。就说近几天怀上的。”看到祈贵妃神色慌张,白清城便知道此事涉及甚大,自然为了贵妃会保护好秘密。

          白太医后脚跟刚离开呈祥宫,整个皇宫便都知道祈贵妃有了身孕,一些趋炎附势的小人看得宠的祈贵妃怀上了龙嗣,便更加争相来讨好。

       

          近一个月来皇帝虽然每日来陪祈贵妃用晚膳,但却留宿在新晋封的几位妃嫔处,原以为那些妃子只是单纯的想要争宠,却没想到一日为她试毒的宫女就这样死在她的面前,她开始慌了神,她不要这荣华富贵,她只想保护这个孩子,可这后宫的嫔妃却见不得她好,可惜自己得宠时身边没有相识几个得力的妃子。看到祈贵妃日夜担心惨死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侍女锦绣献上一妙计。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教,祈贵妃眼前的这个小宫女已经褪去了当时的胆怯与青涩。“青鸢,你跟在我身边已经有一月有余了。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你愿意吗?”祈贵妃紧张地握住自己的手,她知道把身边的侍女献给皇上借此留住皇上的心这件事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成功则两人受宠且荣华富贵,失败则自己也会受到迁怒。“不用害怕,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敢做的事情。”

          “娘娘您的恩情我一辈子也无法报答,我一定会拼命去守护您。”祈贵妃震住了,这话,好像有人和她说过,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青鸢果然不负祈贵妃的期望,不仅独占盛宠,而且还很是照顾怀有身孕的祈贵妃。在祈贵妃即将临盆时,青鸢已经到达了可以和祈贵妃平起平坐的地步了,封称皇贵妃,宫中现在已有流言传哪位贵妃将成为皇后,有人说是祈贵妃,因为她即将为皇室添子嗣;又有人说是皇贵妃,因为她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不断越级晋封。

       

          原本一切看似美好的结局却被打破,祈贵妃因为难产大出血,大人与小孩只能救一个。“清城哥哥,救孩子,我们的孩子。”祈贵妃抓着白清城的手,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就让他隐瞒。“吱呀”白清城从产房出来,怀里抱着一个孩子。青鸢一声不语便冲了进去,她看着祈贵妃狼狈的样子,跪着过去握着她的手。

         

          “姐姐,姐姐,你不能丢下我。”“青鸢你知道吗?每次你唤我姐姐时我就会想起我的妹妹,她和我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我颈后的桃花烙。五年前,她为了救我跌落山崖,从此再无音讯,她唤作祈愿,与我是双生子。是我害了她,现在该是我得到报应的时候了。”青鸢感觉祈梦的温度一点点褪去,她更加紧紧得握住她的手,却显得苍白无力。

          “我不是什么青鸢,我是你的祈愿啊,姐姐。”说着青鸢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面具下是一张与祈贵妃一模一样的面孔。“愿儿,真的是你吗?”“是我,姐姐。真的是愿儿,我没有死,我跌落山崖的那天一个叫青鸢的姑娘救了我,她命不久矣,便希望我以她的身份活下去,我来找你了,我来保护你了。”

          “以前是我欠你的,所有事情我昨晚已经全部告诉皇上了,祈愿才是他的宿命,不是我祈梦。我这辈子就剩下这孩子了,替我照顾她,让她自己寻心爱的人。”说着祈贵妃将头上的桃花簪取下放在祈愿手里,然后轻轻闭上了双眼,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脸庞滴落在祈贵人的发丝上。

          祈愿感受着手上的桃花簪的冰凉质感,她当然不会忘记,这是清城哥哥送给姐姐十五岁生辰的礼物,都过去六年了,姐姐果然还是无法忘记清城哥哥。祈愿推门出去,她看着皇上与抱着孩子的白太医,“姐姐,仙逝了。”她说出这句话时有些恍惚,她自己都开始怀疑是真是假。

          “愿儿,没事了,我会将梦儿葬在皇家陵。”皇上走过来安慰道说。

          “皇上,臣有一事相求。臣希望皇上恩准,让臣带祈梦离开皇宫。”白太医抱着孩子跪下说道,孩子仿佛听懂了一般,一直在咯咯咯地笑。皇帝别过头看着祈愿,祈愿点点头。“朕准了。”白太医磕了个响头,将孩子给了祈愿,便进屋将祈梦抱了出来。

          阳光透过纸窗射进了大殿,白清城抱着祈梦的尸体朝殿外走去。“你曾说过想拥有自己的桃林,想死去时也葬在桃林。”

          “我以为让你对我死心,让你嫁入宫中便是为你好,都是我对不起你。”

          “你说我还欠你一次乞巧节的灯会,我会用我的余生补上。”

          “……”白清城渐渐走远,祈愿听不清他还在说着些什么,只知道他带着姐姐头也不回。

          五年前太上皇驾崩,皇室暴乱,三皇子沈洛骁眼部遭到重创,生死未卜。传言被一位民间女子救起,独宠后宫,许其一家一生荣华富贵。但没有人真正知道女子出嫁前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祈家死去了一个女儿,救了皇上的那个女儿将嫁入宫中。传言祈贵妃生育一女儿后被皇帝册封为皇后母仪天下,而那位医术高明的白太医带着自己心爱的人离开了皇宫,开始行医天下的旅程。

          “嘻嘻,娘亲你来抓我呀。”桃花林间一身着红色衣裳的小姑娘在嬉闹,她红润的脸颊仿佛就是两朵桃花,乌黑的麻花辫十分灵动,颈后的桃花烙若隐若现。她跑过的地方带起片片桃花瓣,好似在花中起舞的仙子。不一会小姑娘就被口中的娘亲抓到并扑倒在桃花瓣中。“娘亲为何给桃儿取名为祈桃?”

          祈桃身旁貌美的女子将她温柔地搂入怀中,抚摸着她乌黑柔顺的长发,顿了顿说道。“桃儿的一生都离不开桃花,娘亲也将对桃花一样疼爱着桃儿。”祈桃在娘亲怀中感受着爱意和温暖,她看着从树上飘落下的桃花仿佛看到了娘亲年轻时的模样:艳比桃花。

  • 0
  • 0
  • 0
  • 88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