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你是我的未来

    你是我的未来你是我的未来

    下午六点半左右,咖啡店里放着轻悠的小曲,木质桌椅还有匍匐在墙面上的藤蔓给店里面的环境展现出古朴与自然。其他店里也差不多,喜欢弄些花草植物。这是B城一贯的作风,或许退休的长辈厌倦了像A城快节奏的生活方式,都跑来歇歇脚,余生闲闹。

    宋辉在这家咖啡店里兼职,不过他还是个学生。如今普遍网上教学授课,宋辉选择的学习时间是上午和晚上,下午赚点零花钱。

    “小辉,回去读书了啊?”沈叔是这儿的常客,喜欢坐在靠着落地玻璃的沙发上,等待着夜幕的光景。

    “是啊,沈叔。马上要高考了哦。”道应一声,辉便出门骑上自行车,迎着夏日暖风扬长而去。

    因为两边人行道较宽,马路显得很纤细,来往几乎没有汽车行驶。每次这个时候,天空就会开始浮现飘动的绿光,时暗时亮,像一缕绸丝翻卷重叠;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而夜晚成了情侣们闲情逸致的机会。据说因为磁力的缘故,走近的两人手机可能会同时互相打来电话,不知是真是假;出于神化,恋爱男女把这句话附上“真爱”,万有引力会见证两人的相爱。

    他飞快地蹬脚踏板,正想着回家吃的是什么时,刚要过个路口转弯,没想到被同样骑车的撞个正怀。

    “哎哟,会不会骑车啊!”是个女孩,倒在地上叫惨。

    辉也正愁呢,看了一眼,顿时开颜:“我说是谁呢,走路不长眼;不是撞上我你估计就不起来了吧。”

    “哏哏,那可不。没个五十一百我还真赖在这儿了。”不用宋辉扶,女孩利落起身;拍拍衣服裤子,笑呵呵地对着辉傻笑。或许父母喜欢吃香菜,女孩就叫香菜,是他的表妹;整天和邻家“狐友”们瞎混,干练身子满是热闹劲。

    宋辉把自行车扶正了,“对了,我听说,你是有事来找我对吧?”

    “嗯,我爸在A城开了一家包子铺,明天开张,要个小伙。你帮忙打理一下呗。”表情忽变,哀声道。

    “可是我没时间啊,白天要在家学习。”

    “你说你个死脑筋就会读书,明天向店里请个假;上午和我过去,下午晚上都归你,好不好嘛?”她有点急了。

    “好吧。”谁叫宋辉有个小机灵鬼,自己又老实,结局往往是哥哥妥协顺着她来。

    第二天两人如期搭上最早的电车,去了A城。细细想来,宋辉还真没来几次A城,这次好好体验一番。刚下了车,辉被眼前的壮观震惊到:

    一座座数百米高楼大厦印入眼帘,不如说是风格不一的建筑群,像玩具一般在空中叠加组合,严谨拼凑;大楼之间用宽敞的布有零星绿植的玻璃走廊连接,不会阻挡了日光照射。建筑之下是一条条长而宽的街道,让人显得很渺小;沿街店铺规整平齐,不尽的电车在街道中央穿行,熙熙攘攘的人群步伐快速行走着。

    帮忙张罗完叔的包子铺后,时间还早,两人溜着出去逛了一下,乘着电车慢慢欣赏一片繁华之景。宋辉暗暗下决心,要在这高大的楼宇里工作,A城寄托着他全部的未来愿景。

    有点无趣了,他发现一座图书馆,拉着香菜下车走去;用“一座”没错,如果你也能看见的话。“真是个书呆子。”

    “旁边似乎有抱怨的声音呢。”

    在图书馆里,楼上楼下陈列的书望去密密麻麻,好像这里真是被书造起来的。他最感兴趣的是物理,听闻最新一期的《黑洞引力》更新了,B城还没有,趁着机会问问前台。

    前台管理员是个女孩,和宋辉年纪相仿,正低头看书。他走过去,悄悄地对女孩儿说“你好,请问一下,物理科学相关书籍在哪找?”

    女孩听见声音,赶忙抬头;原来刚才在发呆。她仰视着宋辉,顺手指了指。

    宋辉也看着她,两人对视。好些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哦”一声匆匆离开。找到了自己要的书后,他陷入了回忆:刚才,第一眼就令他心动的,是她澈亮的明眸,可又略带些忧伤与无助;长发披散在肩头,空气刘海慵懒地爬在脑门;还有莹润粉色的小嘴唇,微微张开,确实受到一点惊吓。想到这,他脸红了。那个女孩是如此文静优雅,可一脸惆怅的表情令他怜惜。

    “喂!发什么呆呢!”又是香菜。

    “哪有!走了,回家。”

    宋辉拿着书,再一次走向她。出示了学生卡后,她再一次望向他“你是B城的?”

    “这样吧,这本书我帮你借了,你留个电话给我,行吗?”“嗯。”

    答应过后,宋辉还是有点疑惑,他可没听说过学生借书还分城区的。

    这时,香菜跟过来,双手拽着宋辉的胳膊。

    “我叫雨欣。”

    “我是……”还没等他说完,雨欣头又沉沉低下,低得更深了。

    “宋辉。”尴尬地出门。

    香菜也冒个泡:“A城的人就这么没礼貌吗?”

    “不知道,也许他们对B城印象不好吧。”

    接近高考的边缘,宋辉把兼职辞了,好好在家复习备考。在一个下午,他意外地接到了陌生电话。

    “喂?”

    “宋辉?”是雨欣的声音。

    他紧张起来,连忙说道:“哦,那本书我看完了,真的不好意思忘记时间了。”

    “还没过限期。是我想在B城走走,你能带带路吗?那个……既然看完了,就换给我吧。”

    “好。”宋辉窃喜着,自己还能和雨欣有交集。

    两人在电车站牌下见到了。之后,如雨欣所说,宋辉带路;只是略微尴尬,他在前走着,她后面跟着,沉默的氛围圈住二人。周围也很安静,不时有宠物狗奶叫两声,自行车响铃。

    他刻意放慢脚步,有时因此两只手会无意地碰在一起。天空渐渐泛出红晕,正是害羞的样子。雨欣不知是什么时候走上前,并肩同行;宋辉心里乐呵着。

    他们才意识到走了好久,又回到了站台。

    “你为什么想着来B城走走?”

    “我第一次来B城。听朋友说,这儿很美。”

    “可A城也很美不是吗,繁华热闹;我以后要去那,闯出一番天地。”

    “A城?你打消这个念头吧,没有希望的。”

    这句话,砸在了宋辉的心窝,没有一丝余地;可他依旧自信:

    “为什么?我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吗?”

    “没有为什么。”没有想到,女孩子出口的话可以如此冰冷。

    电车来了,雨欣拿着要还的书上了车,宋辉目送,眼里却没有一点喜悦;他彻底地寒了心。

    这时,一双手蒙在宋辉眼前,身后传来熟悉的窃笑声。总是能在街上碰见香菜,可是他没心情闹了。

    再怎么说,有自己的实力加上信心,宋辉不会放弃的。高考成绩下来,他毫无疑问地取得B城榜首,投给A城的科研简历也成功了。

    在A城上班的第一天,他算是第一次进入楼宇,体会到了真正现代建筑的格调与伟大。原来,这些建筑群功能不一,卧室、办公位和餐厅,都是通过垂直交通到达,实在方便。安顿下来,他敲了人事部的门。

    “您好,我是B城来的毕业生。”宋辉语气轻和,显出胆怯。

    “什么,B城?哦,知道了。”

    交代一下事项,宋辉一人便在自己的工位忙活。他张望四周,想着和前辈们打招呼来着,可是没人搭理,无视自己的存在。两个月的实习期;一天下来,上司压给宋辉的任务可不小,自己桌上的文件是最高的。出来歇会儿,宋辉站在玻璃走廊上,痴痴地对着天空的绿光发呆;四下植物也暗沉沉的,尽显丧气之态。

    “宋辉?”轻细的声音。

    他转头,看见了雨欣;第一反应是想给她脸色,把对她的欣赏与钟爱通通丢在内心最深处。“你不是说我没机会吗,然后呢?”他走近了几步,“世上说的不是你一人说了算,你没资格在我这评头论足!”声音越来越大,“我要你看着,我,宋辉!是怎么一步步爬上去的!”似乎快被心头的怒火冲昏了,他的脸色越发炽红。

    “看什么看!你厉害,你最厉害!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原本的温和变成了近乎抓狂的声音,她快要哭了。宋辉才觉察到,自己这样对一个女孩是不是太过分了;可是为了尊严,他刚露出的悔恨又被藏得严严实实。

    最后,两人背向而行;绿光打在孤独悠长的走廊上,冰冷清幽。两人各自快要走到尽头时,电话响了。宋辉拿出手机,屏幕上写着两个大字:雨欣。他觉得不可思议,不可能吧?

    他还是接了,可最无语的是,两人同时喊出:

    “喂!”

    回头,他们再一次对视;这一次,双方都没了争吵的气焰,也没有刺骨的嘲讽。仅仅就是,傻傻地、不假思索地看着对方。宋辉不想承认的事实是,心脏发出震耳的砰砰声。他真的心动了,对眼前的女孩,会说尖酸刻薄的话、会随时翻脸的女孩儿;眼睛停留在她的轮廓、她的长发、她的身体,甚至想窥入她的灵魂、她的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偏离视线。雨欣加快脚步,不想多待一秒。

    雨欣受够了这里的一切。父母对她严厉苛刻,只为让她与自己一样走在A城的最顶尖;朋友们相互攀比,只会根据相貌装饰评价他人,连一个可以交心的都没有。雨欣觉得,自己在这热闹无比的A城里是特异的孤独,她不想要虚伪的社交圈子,不想再交朋友,不想被父母的后台关系所威胁、指示;她只想找到真实的自己。放肆痛苦过后,是无尽的麻木与绝望。

    她一如既往地坐在图书馆前台,失落地埋下头,对着书本发呆。意外间,雨欣听到了一场对话,“B城,那有着与A城截然不同的美;生活方式也大相径庭。”

    又意外间,她见到了一位B城的男孩。雨欣想留他的电话,想让他带自己进B城转上一圈,想在次碰见他时给上自己的关心。

    可是她搞砸了,她吃了另一个叫香菜女孩的醋。第一次,他们亲密地挽在一起;第二次,在电车上看着她遮住他的眼睛,他抓着她的手。

    可是,在走廊上碰见了宋辉,她想安慰他;想对自己过分的话做出辩解,因为对A城的一切她痛恨至极。

    不曾想过万有引力的奇迹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她真的很喜欢那个来自B城的叫宋辉的男孩。

    宋辉决定道歉,他实在做得过分。在表妹面前练习了好几次,又出戏了好几次。终于,他鼓起勇气,打通了电话,约雨欣出来。

    “太好了,她同意了!”

    “啊?就这样同意了?要是我非要你等十天半个月的,哼!”

    宋辉和香菜都认为,要把雨欣叫来叔的包子铺,好好款待一番。两人在图书馆门口见的面,都含蓄地三言两语。

    “对不起。希望你能忘记。”

    “接受。”

    来到了店铺,香菜赶忙拉着雨欣,一串串好话喷出。雨欣终于知道,香菜是宋辉的表妹。晚上,他们又走到了一条走廊上。

    “离实习期结束还有一点时间,我要拿出最出色的方案证明我的实力。”

    雨欣露出微笑,握住他的手。“相信自己。”

    宋辉将雨欣搂在怀里,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他们在对方身上,都能看见自己的未来;即使雨欣知道事实,宋辉艰难挣扎。因为未来,就是两人相互照顾这么简单。

    残酷终究还是到来。宋辉的方案落水,两个月的实习期结束,他没能留在A城;而雨欣,她已经找到了方向,不再受父母的威胁,不再在意周围的眼光,奔赴B城。

    因为B城的资源有限,不能与时俱进,宋辉干脆把自己的抱负压缩,成为一名科幻作家,同时不忘关注资讯,发表微薄的意见。

    还是那家咖啡店,几经周折,宋辉还是奋斗的起点,不过从服务的身份换到了常客。而雨欣小姐,打理着这里的一切,不时还偷望着坐在角落的安静的男孩。

    一个晚上,宋辉吻了雨欣。

    “你当初为什么那般冷漠?”

    “因为……那是我的面具。”

  • 0
  • 0
  • 0
  • 1.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