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妖兽世界

    妖兽世界

    彼时,妖兽出没,天下大乱。

    在一个城郊的农庄里,一片火光冲天。房屋已然尽数烧毁,凄冷的寒风中,仿佛还能听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这时,从茫茫的火海中,冲出了一个人。此人,满脸焦黑,衣服上还冒着火星子。但他顾不得疼痛,怀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拼命往前奔跑着。

    突然,一只巨型怪物出现在他的后面。但见此怪物,狗头狗脑,青面獠牙,周身布满妖异的红色鳞片。它一边张开血盆大口喷着火,一边朝他奔袭而来。

    眼见着他就要被妖兽追上,突然,黑暗中,他一脚踏空,从一个斜坡上滚落了下去。而妖兽也已经来到了坡边,它看着暗深的下方,发出了一声地动山摇的吼叫,然后转身离去。

    次日凌晨,一夜昏睡的他从疼痛中醒来,他慌忙翻看了一下怀中的孩子,发现孩子并无损伤,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他发觉自己的双腿已然没了知觉,料是掉下来的时候摔断了。所幸的是,双手并无大碍,还能用它们来移动身体。于是,他把孩子用包裹绑在前胸,露出孩子的脸,然后用双手撑着地面,一下下往前挪去。

    这是一个人兽混战、兵荒马乱的时代,他带着孩子在地上挪了很长一段时间,而等孩子能自行走路的时候,他就让孩子跟在自己的身边。他姓项,给孩子取了个单名勇,他希望孩子能勇敢地活在这个险恶的时代。

    项勇从小懂事,虽然他知道把他养大的这个人不是他的亲生父亲,但他就管他叫爹。他们一路乞讨到的食物,他的养父总是舍不得吃,总是要多留给他,然而项勇也只是吃了一些,而剩下的大部分都被他存放了起来。因为到处闹饥荒,饿死的人满山遍野,这讨到的食物来之不易,他得为他和他的养父有所打算,多为自己和养父留点活路。

    当项勇长到手上有劲儿的时候,他就开始用绳子拉着他的养父到处流浪。养父起初是不同意的,毕竟孩子还太小。但他拗不过倔脾气的小项勇,后来也就只能由着他。不曾想,从小就一直使力的项勇,随着年岁的增长,力气变得越来越大。到他八岁的时候,竟已经能背着养父到处走。

    这天,黄昏时分,他们流浪到一个村庄。这个地方没什么活气,遍地尽是白骨。而在他们刚迈进村口的时候,突然,从远处移动来一个黑影。当他们能看清黑影之时,全都吓得魂飞魄散。原来,爬来的是一只硕大无比的蜈蚣。而蜈蚣正用它那阴森血红的眼睛盯着他们,嘴里还发出骇人的尖锐嘶叫声。

    此刻,项勇急忙背起他的养父,拼命地往回跑,而养父则催他赶紧离开,不要管自己。项勇哪肯将他的养父一个人留下,继续疯狂地奔跑着,嘴里还发着“啊——”的吼叫声。

    但蜈蚣的移动速度实在太快了,眨眼间就来到了项勇的背后。正当蜈蚣举起镰刀般的脚插下去的时候,突然,有个人影腾空而起,一把宽大无比的巨型开山刀,砍向了蜈蚣的大脚,只听得“哐”的一声,蜈蚣的脚被挡开了,但却没有砍断。趁着这个间隙,项勇背着养父往前已经跑出了一段距离,然而他还是停了下来,因为他想看一下到底是谁救了他们。

    当他回身望去的时候,只见一个满脸胡子,身穿黑色长衣,左肩包一个巨型鬼脸肩甲,右手持一把宽大无比的开山刀的汉子站在他的斜前方。而此时,这个汉子正与那只庞大的蜈蚣对峙着。

    突然,一阵狂风吹过,蜈蚣猛地扑向了汉子。而汉子则拔地而起,双手挥舞着开山刀,仿如雨点般砍在蜈蚣的身上,但却都只是看到溅起的火花,却未曾砍入一分一毫,足见这只蜈蚣的外壳是相当的坚硬。

    当是时,汉子又跃身到蜈蚣背后,接着再次腾空而起,对着蜈蚣后背的中间节位砍了进去,瞬间有暗绿色的液体喷了出来。而疼痛难忍的蜈蚣嘶叫着,发狂了起来,它张开了嘴巴,胡乱地朝着四面八方喷射着同是暗绿色的液体。

    “小心!”汉子话音刚落,已经有一团液体射向了项勇他们。此时,项勇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的养父用左手抓住了项勇的右肩,然后从他的左侧蹿身到他的胸前,用自己的后背生生地挡住了那团暗绿色的液体。瞬间,那液体就腐蚀进他养父的皮肉里,而且还在极速地扩散。

    “爹——”项勇哭喊了起来。

    “孩子,不要哭,这个世界不相信眼泪。”养父慈爱地看着他。

    “爹,是我害了你。”项勇还是止不住地流泪。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养父说,接着他干咳了两声,继续道:“我累了,我想回家了。我们的家乡在遥远的南边,那里也有一只庞大的怪物,我们村里所有的人都是被它杀死,包括你的亲生父母……”话还没说完,养父就断了气,但他的手依然往南边的方向指着。

    而这时,前方的汉子正在与蜈蚣做着最后的殊死搏斗,他的那把巨型开山刀已经浸满了暗绿色的液体。当他将蜈蚣的头颅劈开的时候,这只庞然大物终于倒了下去。而正当汉子以为就此结束之时,突然从蜈蚣断开的头颅里喷射出一只透明的虫子,瞬间就穿进了汉子的身体,他浑身一个颤抖,叹了句:“看来我的命数已到。”

    然后,他将开山刀插在地上,解下肩甲,并从怀中取出一本书籍,接着又望了望项勇那边,最后将这本书籍放于刀旁。当汉子做完这一切,便转身走到一处空地,盘腿坐下,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他的身上燃起了火焰。而随着烈火的愈加凶猛,他的体内发出“吱吱吱”的凄厉叫声,身上的表皮也一会儿这边凸起,一会儿那边凸起。

    项勇瞅见前方燃起了火,就先安放好养父的躯体,然后跑了过去。当他看到是那个汉子烧着了,本想要去灭火,却见汉子对他摆了摆手,接着又指了指那把插在地上的开山刀,之后就再没了动静。

    项勇不明白汉子为什么要自燃,但他既然不让自己帮忙灭火,应该有他的道理,毕竟看过刚才的那一番厮杀,他知道汉子肯定不是一个凡人。于是,他跪下身,给汉子磕了几个响头,然后向那把开山刀走去。

    当他来到这把宽大无比的开山刀跟前,发现刚才那只巨大的怪物此刻已然不见了,而地上只留下一只普通的小蜈蚣。项勇有点不能明白,不过也没有多想,他拿起了地上的书籍,然后准备去拔那把开山刀,然而无论他怎么拔,怎么拽,开山刀一直都纹丝不动。这下可把他急坏了,因为他担心有人会路过此地,然后把刀拿走,毕竟这把刀是汉子的遗物,但自己一时又无能为力。后来,他决定先安葬了养父和汉子,然后在此处暂住一段时间,一来可以多陪陪在这个尽是残骸的世界上自己唯一的亲人,二来再想想有什么办法能够拔出这把巨大无比的开山刀。

    秋去春来,光阴荏苒,一晃十年过去了。这天,在东边的一条小道上走来一个满身煞气的少年。只见他身穿血红色长衣,左肩包一个邪气的鬼脸肩甲,右肩则扛着一把宽大无比的巨型开山刀,而在他身后不远处赫然瘫倒着一只身躯正在逐渐变小的似鸡非鸡的巨妖。且在此后不久,北边的一头猪形怪物和西边的一只羊形妖兽也相继死在了它们的老巢。

    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背着养父到处流浪的项勇。而那把他当初始终拔不出来的开山刀,如今已然扛在了他的肩上。十年了,他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一边修炼当年那个汉子留下的那本书籍,一边将之付诸实战,四处斩妖除魔。而时至今日,他终于觉得他可以带他的养父回家了,回到他养父魂牵梦绕的那个村庄。于是,他来到养父的墓冢,收拾了养父的骸骨,接着一如儿时背着养父般,将养父的骸骨用布包好背在了身后,然后向养父死时一直指着的南边方向走去。

    路途遥远,他跋山涉水,途中又不断地斩杀出没的邪魔妖兽,终于在一个落日的黄昏,他回到了已经是一片废墟的故乡。

    他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把包裹放好,然后提上刀就走。他要去找那只妖狗,他要把它的狗头砍下来,然后用这个狗头来祭奠自己的养父,祭奠自己的亲生父母,祭奠整个村子所有死去的人。

    当他看到那只妖狗的时候,虽然自己已经身经百战,但还是有点被惊到了。这只妖狗显然比他之前遇到的所有怪物都要来得巨大,它此刻正伏在地上,仿如一座大山。而只是片刻,妖狗好像突然嗅到了人的气味,一下子站起了身,瞬间遮天蔽日、飞沙走石,项勇急忙用开山刀挡在自己的身前。然而,一会儿过后,世界竟平静了下来。此时,项勇再次抬头望去,却发现这只妖狗竟然立于原地摇起了尾巴,而它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似乎还流露出一丝亲昵。但这一切仅仅只是转瞬即逝,紧接着,妖狗就咆哮着向他狂奔而来。

    项勇立马提刀迎了上去,在要靠近妖狗身体的时候,一下子腾空而起,对准狗头就是一刀下去。但未等开山刀触到它的脑袋,项勇就被扑面而来的烈焰弹了回来。他在空中旋转了几下,然后安然落地。接着,他又提刀绕着妖狗四周疾速飞驰,而妖狗则一路朝着他狂喷火焰。不一会儿,妖狗周围已经燃起了一片火墙。这就是项勇要的结果,既然妖狗能喷火,那么他就想以毒攻毒,让妖狗被自己所喷射的烈火围住,形成一个包围圈,然后他再在茫茫火海中寻找战机。

    项勇咬了一下手指,然后在自己的额头画了一个血八卦,瞬间他周身变得一片通红,仿如一个血人,而手中的开山刀和肩上的鬼脸肩甲此刻也绽放出诡异的光芒。他一个纵身跃入了熊熊火海,一路疾驰,四处闪现。而此刻,在火海中一时迷乱的妖狗硬是找不准他的身影。

    正当妖狗惑乱之际,突然,项勇闪现在它的眼前,一刀势大力沉的直刺,扎中了妖狗的左眼,顷刻间,一股血红色的液体喷射而出,妖狗痛苦地疯狂咆哮着,对着项勇抽身离去的方向直射出一条粗大的火舌,接着就是一路狂喷。

    然而,让妖狗万万没想到的是,项勇非但没有躲避,而且竟然踏着火舌而上,一路向它的另一只眼睛刺来。说时迟,那时快,妖狗突然硬生生地把整张嘴从面部伸了出来,一口就咬住了项勇。而项勇身体虽机敏地躲过了妖狗的咬合,但左手还是被锋利的牙齿刺穿,整个人卡在妖狗口内的牙龈处。当下,项勇一不做,二不休,咬紧牙根一刀砍断了自己的左手,然后单臂奋力举起开山刀,一路从妖狗的上颌划了下去,把妖狗身体的背面从里向外硬生生地切开。而妖狗在被切割的过程中,痛苦嚎叫,但却丝毫没有办法,只是用锋利无比的爪子把自己抓得血肉模糊。

    当这只巨大无比的妖兽轰然倒下的时候,遍体鳞伤的断臂项勇才从它已经开了口的背部里跳飞了出来。而在他落地的一瞬间,他急忙点了一下自己的穴位,为还在不断溢血的左臂止住了血。接着,项勇双眼直直地盯着倒在地上的妖狗,突然抬头向天狂吼了一声“啊——”。

    而正当项勇准备离去的时候,地上已然变小的妖狗发出了“汪汪汪”的微弱叫声,它再一次摇着尾巴,眼含亲昵地看着项勇,仿佛曾经认识他一样。之后没过多久,妖狗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其实,这么多年的杀戮,每回这些妖兽一死,就会变成它们原来应有的模样,而项勇的心中不是没有疑惑,但因为一直有仇恨相伴,所以他不愿去多想。而此刻,大仇已报,妖狗的那种眼神又再次唤起了他曾经的疑惑。后来,随着见闻的增广,他才知道,这个世界本来是没有妖兽存在的,只是由于长久以来人类对环境的极度污染,最后才导致了各种生物的变异。

    那只死去的妖狗,很有可能曾经是项勇家看家护院的小狗,而后来的它只是身不由己地活着。

  • 0
  • 0
  • 0
  • 28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