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被手机毁灭的世界

    被手机毁灭的世界

    如果你对一座城市充满不满,那么多半由于你在这里满目阑珊。

    归根结底,你的无能为力让你活得很不如意。

    北京是座神奇的城市,见证了苏荷从一个工地农民工到世界五百强企业部门经理的逆袭,更重要的,苏荷在这里收获了友情、亲情跟爱情。

    早十点,苏荷拿着一个刚被秘书送进来的汉堡站在自己办公室大大的落地窗前俯瞰这座城市,用不了多久苏荷会拿下一个奖金几十万的大项目,以后苏荷决定带着心爱的女朋友肖雪远走高飞,逃离这座人挤人人吃人的城市。

    苏荷俯瞰过去,楼下有个农民工正拿着一个馒头在咬,他昂头看了苏荷一眼,擦了擦满头的大汗,摇了摇头,突然,自己的iPhone213提示一条新闻,苏荷点开看了看。

    “据悉,高哈研究院成功研究出卡齐H2B病毒,该病毒可以成功治愈癌症,但如果使用不当……”

    苏荷把手机重新放进口袋,开什么玩笑,自己有了钱,还有什么得不到呢?

    上午苏荷约见了投资商,他们惊讶于他的年轻有为跟谈吐非凡。

    “飞总,那没问题我们晚上一起吃个饭把合同签了吧?”苏荷把飞总送到了门口,轻声问道。

    “好。”飞总斩钉截铁。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飞总朝苏荷挥了挥手,上了自己的车。

    苏荷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自己女朋友肖雪发来的短信。

    “我饿了,你回来记得买点吃的啊。”

    苏荷皱了皱眉,摇了摇头,走进一家饭馆随便点了几个她爱吃的菜带了回去。

    他打开门把吃的放到了桌子上,走到卧室打开门,发现她还在睡,而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好了,起来啦,我买好饭了。”

    她睁开眼,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笑了:“你总算回来了,我都快饿死了——饿的又睡着了,你忙你的吧,我再睡会儿——”

    苏荷边往外走边说道:“不行,快起来吧,每天睡那么久对身体也不好啊。”

    他在卫生间把牙膏挤到了牙刷上面,再次返回卧室,在她嘴巴上轻轻刷了几下,随后揉了揉她的头发:“好啦,起来起来。”

    她睡眼惺忪的样子很是可爱,终于听话地爬了起来,洗好后开始了边玩手机边进食的动作。

    苏荷翻看朋友圈,发现她昨天下午发了一条动态:不要被别人左右生活。

    其实苏荷几乎每天都在轻声叫她起床,并不是嫌弃她懒,而是觉得睡太久真的不好,但或许她们四川人的生活节奏就是如此,她很反感苏荷这样叫她。

    难道自己就是她口里的“别人”?

    苏荷这样想着,心里有些难过。

    “苏荷晚上在外面吃饭,要晚点回来。”苏荷拿起包往外走。

    她头也不抬:“哦,少喝点啊。”

    晚上一切都很顺利,吃饭、喝酒,对方拿出了合同,这时苏荷偏偏觉得阵阵腹痛来袭,急匆匆奔向了洗手间。

    蹲下后他再次拿起手机刷起了朋友圈,发现她又发了一条朋友圈:

    跟闺蜜和她男朋友一起出来玩,这么冷的天儿让苏荷们单身狗怎么办啊。

    配图是他们三人的合照。

    他的心突然抖了一下,撕心裂肺的痛,忽而又是一阵压抑,头发胀。

    “我们分手吧。”

    这条消息发过去后她很快回了苏荷一个字:好。

    苏荷再也控制不住,哇哇大吐了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角有液体流出,不知道那是汗水还是泪水,手里的手机也滑落掉进了马桶中……

    方五方六是一对盗贼兄弟,他们跟一般的盗贼不同,他们不偷钱——在他们看来偷钱是最低级的盗窃——他们只偷拿钱也买不到的东西,再去换钱。

    这次雇主让他们盗窃的正是高哈研究院研究出的卡齐H2B病毒,他们成功地拿到了病毒,躲在了一个小区里。

    这时,楼上突然掉下了一堆生活用品,正好砸在了两兄弟的头上。

    “嘭”,装有卡齐H2B病毒的试管掉在了地上……

    返回餐桌的苏荷开始骂骂咧咧地耍起了酒疯,旁边的助理涨红了脸,将茶水倒向了他,他才清醒了几分,但飞总看到这样的苏荷眉头紧锁,毫不犹豫地撕掉了合同,转身打算离开。

    “飞总,我刚刚喝醉了,对不起,咱们就近重新打印一份合同吧……”苏荷跪在地上,拉住想要离开的飞总。

    飞总用力一甩手:“滚,还跟老子发脾气,真给你点脸了。这次不跟你们公司合作了!抱歉!”

    苏荷还是没有留住飞总,半个小时后老板给他打来了电话,告诉他明天准备把工作交接一下离开吧,没了飞总公司在本地的市场根本打不开。

    苏荷求他留下自己,他说没办法,董事会商议后决定的。苏荷看着手机,叹了口气,向墙角扔去……

    肖雪知道苏荷跟自己提了分手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只是觉得跟闺蜜她们一起玩,只有自己,就像单身狗一样,才开了那样的玩笑,不想苏荷却那么介意。她越想越生气,拿出柜子里他给自己买的东西打开窗子往下扔去,边扔边喊:“去你妈的,姓苏的,分就分吧。我怎么会难过啊,一点也不难过啊!”

    卡齐H2B病毒开始在空气中散开了,最先遭殃的是方五方六两兄弟。

    “哥,你不是查了资料,这个病毒如果直接在空气中蒸发会有副作用,那副作用是什么——”方六环视四周,这才发现自己的哥哥方五已经抛下自己跑到很远的门口了。

    “哥,你……”

    方六突然一阵抖动,倒了下去。

    方五朝这边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他当然查了资料,所以来不及跟弟弟解释就赶紧跑来了。

    这种病毒如果透过呼吸道吸入体内,是致命的。

    他还打算继续跑,却已经被飘来的病毒气体钻入了体内,“噗通”,方五应声倒地。

    很快,卡齐H2B病毒在世界范围内扩散开来,科学家根本来不及研究出应对这种病毒的试剂,因为他们一度觉得自己保存的很完善,而且秘密研制的结果不会很快被人知道。

    显然他们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方五方六还有媒体。

    病毒开始扩散开来,一大批一大批的人死了过去,几个人挤在一个密闭的屋子里,屋子里的氧气已经就快没了,幸好地下室储备了足够他们使用半个月之久的氧气罐,他们还有手机可以联络外界,企图获得生机。

    为首的人正是苏荷——这间屋子也是他买下的——病毒扩散后秘书第一时间通知了他。

    秘书爱上总裁这样狗血的剧情显然不会出现在我的小说里,苏荷比我们更清楚他的秘书并不是对他忠诚贴心,而是清楚在这样江河日下的环境中,唯有金钱跟地位恰可以让她存活下去,她无所谓这个人是谁,阿猫阿狗或者方五方六。

    这间屋子里有苏荷,肖雪及她的父母,当然还有我们可爱的秘书。

    每顿饭都由苏荷均量分配,他甚至要将每一碗饭成熟具体的重量再发下去。

    “这些饭根本吃不饱,苏荷,你再给我加一碗。”说话的是肖雪的父亲,花白的胡子随他的发言上下颤抖,远观起来倒像米粒沾到了嘴角。

    “不行,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联系到外面的人。”

    苏荷还在尝试用手机联系外界,但听筒里除了滋啦的电流声什么应答都没有。

    肖雪的父亲有些不悦了,眉头拧在了一起,敲了敲桌子:“等我们出去,就让我们家小雪跟你分手!”

    肖雪在一旁小声提醒道:“爸,我们已经分手有段时间了。”

    她的父亲显然吃了一惊,轻轻咳了一声,语气缓和了不少:“你俩出去后就和好吧。”随即又话锋一转:“女婿啊,你就再给我一碗饭吧,行不?”

    苏荷将自己刚吃了一口的饭给了肖雪的父亲,房间终于又重回安静。

    食物在越来越少,氧气在越来越少,每一天他们都会捏住手机不断地朝外界打电话,既没有人接听,也没有人打回,网络早就断了,电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断掉了,烛光被点亮的时刻很适合安静祈祷,但这帮人更想远离恐慌向上帝激动地求饶,他们似乎能感受到屋子外面不断有人倒下或者被感染,他们似乎也清楚用不了多久自己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压抑感在这帮人中间酝酿、发酵,终于在一个深夜,不知道谁的手机铃声吵醒了大家,有人再也忍不住了。

    “我受不了了!我要出去,死就死吧!”看来是秘书最先受不了了,她拿着还在响起的手机威胁苏荷,“你要手机就把食物跟钥匙给我,我要出去,我不要跟你们待在这里了!”

    苏荷满足了秘书有关食物的要求,钥匙捏在手里犹豫不决,他看看肖雪,又望望肖雪的父母,不知所措。就在这时,秘书突然冲上来抢走了苏荷手里的钥匙,朝门口跑去,苏荷没有第一时间去追她,而是捡起了被她扔下、依旧在响的手机。

    “喂,你好,请……”

    “嘟嘟嘟……”

    秘书已经跑到了门口,咔擦一声打开了门……

    “铃铃铃,铃铃铃……”

    苏荷被手机的铃声吵醒,从梦中醒了过来。

    等等?

    只是一个梦,太好了,自己不用死了。

    不过,钱呢,一切呢,高高在上的世界呢?

    中午,苏荷拿着昨天剩下的一个馒头在街边咬着,昂头望向天空,发现不远处高楼上面有一个人看了自己一眼。

    苏荷很羡慕他的生活,抬手擦了擦满头的大汗,摇了摇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灵通,下午一点了,又该爬上工地继续干活啦。

  • 0
  • 0
  • 0
  • 68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