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老唐》


    01

    老唐走出筒子楼,去了最近的电梯,这地下的太阳年久失修,光亮大不如从前,他走的有点急。

    出了电梯,老唐压低了帽檐,拐了几个弯到了一个角落,一辆车停在这里,车窗上映着的月亮影子渐渐隐去,露出来一张人脸。

    “快点,天快亮了。”车里的人开了口。

    老唐答应着上了车,在后排也不东看西看,他一直闭目养神。

    “下车。”前排的人再一次开口,老唐不得不感叹一句这车的性能,不愧为“移动的床”。老唐到的是一个大仓库里,仓库很是空旷,只有小隔间的门口站了一个人。

    “林老哥,这次应该不严重吧。”老唐笑嘻嘻的打着招呼。

    门口的人皱了皱眉:“再有下次,就彻底报废了。”

    “下次…没有下次,没有下次。”老唐依旧笑嘻嘻,走进了隔间。

    隔间是一个人形高的大箱子,老唐费力打开了箱子,拿出来口袋的芯片,开了流点。

    十五分钟后,老唐准时出来了。

    “老哥,就麻烦您再等个五分钟了。”

    门口的人点了点头,老唐放下心来,上了车。

    办完了事,老唐挺高兴,打量起了这车玻璃。老唐一直对这玻璃好奇,听说是一种新开发材料,可以听车主的命令,车主不想让人看外面,是怎么也看不见的。

    02

    下了车,天色微微亮,老唐心情不错,去买了早餐,早餐这东西只有地上买的到,地下生活的人没有早餐这概念。

    老唐还没把钥匙片放进卡槽里,门就开了。

    “弄好了?没坏吧?”开门的是老唐的老婆。老唐胡乱应了几句,进了门。

    老唐的老婆接过袋子,又说:“叫儿子起来看看书,这单位必须考进去!”

    老唐的儿子自小就不聪明,也不爱与人交谈,大了更是沉默寡言,今年25了,考了几次政府单位,面试就被刷了。

    的确,谁会喜欢不说话也不会来事的人。

    老唐没去,瘫在躺椅上,抽了口烟:“这次的工作多亏了老宋,上次要不是着了徐三那小子的道,我早就轻松了,还是老宋实诚,他老婆你多照顾点。”

    “知道了,知道了,连自家都不成样子,还寻思照顾别人。”

    “知道就好,这做人呐,还是要留几分,说不准以后哪天就……”女人最后几句话说的小声,老唐没听到,要是听到了,按老唐这脾气,可不会如此和气。

    “滴——”,房间的门开了,老唐的儿子手里拿着一本书,这书是最新的产品,纸质的电子书,书城里什么书都能找到,又有翻书的感觉。

    这书刚上市的时候,老唐花了大价钱才买到的,拿到手时还感叹,被欲望支配果然是人的本性,以前嫌麻烦,用手机看书,现在又回归原始,喜欢一页一页翻了,可是老唐又不得不承认,是欲望驱使人们想方设法来满足,所以才有了他昨天晚上去拿的东西。因此,老唐即使嘴上嫌弃,可为了儿子的工作,还是大出血了一次。

    03

    老唐今天早上是被老婆吵醒的,他这几天工作量一下减轻了许多,得以睡几天懒觉,之前那段时间,他每天起早贪黑,吃饭都顾不上,到了家也直接瘫在了床上。

    其实,老唐不在乎起的有多早,睡的有多晚,主要是脑仁儿受不住,他年纪大了,记性大不如从前,又要强迫自己记下许多东西,任谁都顶不住。

    那天在逼仄的房间,老宋喝了点酒,问他徐三那小子的事,他能说什么,只好胡乱的说了几句,圆了场,好在老宋有这么一个优点——喝酒忘事,不然他还真不知道如何解释。

    其实,他也不清楚怎么回事,用他老婆的感叹的一句来说:“这是祖上积了德。”

    三年前,他和老宋,徐三他们在工地旁边喝营养液。

    “等老子哪天有了钱,老子天天吃粮食。”这是徐三说的,说罢,啪的一声,地上就多了一推玻璃渣。

    “老宋,我看你还喝的挺开心,我直话直说,上次说的活儿,你们愿不愿意!”徐三有点火气。

    老宋为人老实,他不恼火:“我老了,胆子也磨小了,还有老婆孩子要养,能糊口就不错了。”徐三嗤了一声,转身走了。

    老唐没插嘴,他默默喝完了没有味道的营养剂:“走了,老宋。”

    他叫上老宋,还没走几步,就听到后头有人喊:“老唐,老唐,工地门口有人找。”

    老宋先走了,他自己去了工地门口。

    04

    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靠在移动车上,老唐和他对视了,他走上前来:“请问是唐林华唐先生吗?”

    老唐有点疑惑,还是点了点头。

    “请您上车,您碰上了一个天大的好事。”男人开口,怕老唐不答应,又加了一句:“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

    好事?天大的好事?除了他儿子考上了单位,他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好事,他想了想还是上了车。

    男人打开车上的3D全息投影,蓝色的光慢慢凝汇成一个人形,一个和老唐一模一样的人形!

    也许看出了老唐的惊讶,男人开口道:“这是我们公司新产品,由最新的芯片和类皮肤材质组成,能从身体构造和心理高度还原一个人,使用者也可以自己调节模式,总之,他可以像你,也可以代替,不,成为你。”

    老唐听的一愣一愣的,他反问了一句:“克隆?”

    男人眼里闪烁着蓝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

    老唐虽没有什么能力,但是简单的星球法则他还是懂得——克隆违法!

    “这可是违法的勾当,你可别找我。”老唐开始慌了,前些日子他们家隔壁那个神秘邻居被抓了,他不在家,是晚上听他老婆说的。

    六个警务人员个个高大威猛,穿着最高端的防护衣,从房子里带出来一个瘦瘦小小的男人,据说男人犯了法则最严重的罪——科技罪。

    犯了这种罪的人是要被送到星级监狱的,他们在星级监狱改造,出来以后直接作为试验品,发往其他星系,去寻找最适人类居住星球。

    虽说女人的嘴不可靠,但老唐想想这画面,还是有点虚,他不想去什么阿卡星,姆塔星,他还等着儿子出息呢!

    “唐先生,我们是有资格证的公司,这个产品也不违法,我们现阶段正在试行,对普通消费者进行跟踪记录,您成了这个幸运儿。”男人微笑。

    “不违法?那也不行,我是普普通通的公民,怎么会选上我呢?我不要。”老唐犹豫了一会,还是拒绝了。

    “您还记得您上一次买的纸质电子书吗?是我们生产的,我们从百万消费者中选中了您,您真的不想尝试吗?”男人语气诚恳:“说不定还能给您带来意料之喜。”

    老唐想着刚刚徐三和老宋的话,陷入沉默……

    05

    下车的时候,老唐直接去找了徐三,谈了会儿话,晚上又叫着老宋,三人围着喝了一晚上的酒。

    第二天,城西的工地就只剩老宋一个人了,老唐和徐三一起去了城北的郊区。

    2090年,地球上能开发的资源都几乎被开采完,前些日子,星际勘察人员又从地下10万米深的地方发现了一种透明液体,据说可以做成防止地球被其他星球撞击的防护罩,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开采工作如火如荼的进行,可是谁也不敢贸然开采,即使科技发展如此之快,对未知的恐惧却不会伴随着发达的技术而消失。

    于是星际发布招聘令,招募勇敢的公民,对他们再进行培训,最后前往10万米的深处进行开采。

    说是勇敢,其实大家都清楚,星际不会让精心培养的技术人才去担危险,只好招募“勇敢”的公民,给予丰厚的星际币,让他们去开采。

    徐三和老唐接了这个招聘令,一起去了城北郊区——新材料的开采地。

    新到第一天只需登记信息,第二天才开始培训,培训5天之后,就可以下去开采了。

    “走吧,明天再来。”徐三填完了表,拉着老唐走了。

    “你说老宋真是胆小,咱们在这里几天顶他累死累活一个月,这么好的事也就他这样死板的人不愿意…”徐三回去的时候,嘴上不停。

    老唐一言不发,他想:说不定人老宋才是个明白人。

    回到家已经是傍晚了,老唐喝了营养液,和妻子在房间里谈话,卧室里的灯一直亮到了凌晨。老唐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和妻子走出卧室,开了门。

    门外是一个人形高的箱子,老唐和他老婆一起轻手轻脚的把它搬进了卧室。

    深夜,房间里依旧传来细微的声音,灯亮了一整夜。

    第二天清晨,老唐径直出了门,向城北郊区走去。

    过了一会,房间的门再一次打开,老唐和妻子走出来了。

    “能行吗,不会被发现了吧。”

    “行,一定行…”

    “那你怎么办。”

    “我在城南找了一个活,我下午回来,他凌晨回来,没人会发现。”

    这个老唐也出门了,向着城南。

    两个老唐,一南一北,一个下午回家,一个凌晨回家,整个计划天衣无缝,直到三年后的某一天……

    06

    那天老唐把模型送去检测,城北的开采区不能请假,所以他把芯片里的记忆整理了一下,又在城南请了假,就去了城北。

    老唐在地下碰到了徐三,打了声招呼,就拿起仪器开始干活。

    一干就到了傍晚,他们的休息时间到了,坐升降机上去的时候,徐三吐槽说:“这新搬来的仪器还真不如之前的呢。”

    老唐几乎没怎么干过开采的工作,他有些累,附和道:“是啊,之前的好用些。”

    地下有些暗,老唐揉了揉腰,没注意徐三的突然禁声。过了一会儿,头顶传来些许光亮,徐三盯着老唐的后脑勺,微黄的光一瞬而过,徐三瞪大了眼睛。

    上了地面,老唐脱下帽子,走在前面,徐三的脚动了动。

    “你不是老唐,你是谁?”徐三声音从后面传来,老唐的步伐止住,他笑着回头。

    “你是不是干活干疯了,那我还说你不是徐三呢?”

    “我早就怀疑了,上次我说我认识单位面试的人,问你要不要给你儿子通融通融,你当时不说话,过了几个月才又提起这事儿。”徐三很是严肃。

    “嗨,那不是抹不开面子吗,等我想通的时候,还好没错过。”老唐还是笑。

    “那这次呢?”

    “这次?这次怎么了。”老唐背在后面的手动了动,有些微微颤抖。

    “这次的换新机器的时候,泄露了一些材料,我无意间碰到,又不小心蹭了你的脖子…”

    这话一出,老唐想到徐三刚刚的问话,他眼睛微瞪。

    他发现了?他怎么会发现?不可能!

    老唐还没开口,徐三又接着道:“这材料不能碰皮肤,若是不小心碰到了,在暗处会有荧光,刚刚…你后脖可没有一点光亮!”

    老唐一听,眉头一皱:“一说这个我就来气,昨天关灯,我老婆还问我呢,我可洗了好久。”

    其他人都散了,洞口周围只有老唐和徐三两人面对面站着,老唐还想说什么的,徐三缺却突然笑了:“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上次…”徐三说到一半,眼睛忽然失神,看向老唐后面,他抬手指了指后面:“你…”。

    老唐回头,看到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他笑了:“来了。”

    老唐再次转头看着徐三:“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别怪我们。”语毕,身后另一个老唐走上前,他手里握着一个长条。

    “徐三,你说你管什么闲事呢,这记忆棒是刚刚研制出来的,你可真幸运,提前享受了。”老唐的声音响起。

    那个老唐已经抓住了徐三,徐三挣扎着,谁也没看见他眼睛里有一阵蓝光闪过,他像是想通了什么,开口喊:“你以为你什么都知道了吗?哈哈哈,你才是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怜虫!哈哈哈…!”

    老唐见徐三快要挣脱开来,连忙上前,三个人纠缠了在一起。

    “啊!”一声响起。

    老唐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自己”和徐三一齐掉进后面的洞口了……

    07

    徐三的后事是老唐和老宋连着几个兄弟一起办的,因为徐三父母早亡,又没本事,家里几乎不怎么和他来往。

    老唐他们看着徐三被抬进发射器,又看着发射器朝着冥星驶去,他在心里默念了几句:“兄弟,对不住了。”

    办好事后,老唐走的很匆忙,他绕到了一个小角落,那里已经停了一辆车。

    车窗打开,里面的人瞥了老唐一眼,不耐烦道:“碎片,我们带回去了,过几天以后再来取。”

    老唐忙点头:“好的,好的,麻烦了。”

    之后,他差老宋给他谋了一件高危但来钱快的差事,他前几天已经把人送过去了。

    “滴——”房门的声音打乱了老唐的回忆。

    是小唐回来了,老唐看了眼日历,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公布通过名单的日子!

    “怎么样,看到了没有,过了吗?”老唐问的有些小心翼翼。

    小唐没出声,只是摇了摇头。老唐两眼发怔,喃喃道:“没事,没事,家里不差这点钱,下次再去。”

    老唐这两声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儿子,还是在安慰他自己。

    小唐看这老唐这幅样子,嘴唇动了动,还是最后还是一言不发。

    他其实很想说,他养的起自己,也养得起他们,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快结束了,小唐想着默默走进了屋子,他想着:快了快了……

    08

    这一切发生的很突然,老唐没想到,小唐也没想到。

    小唐被国际组织抓获的时候,一言不发,只是一脸固执的看着门外,老唐早就被控制住,他嘶吼着:“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祸患呐。”

    小唐面无表情,眼里有些怀念和固执,盯着前面两个星际刑警,他们扛着被黑乎乎的一个人型高的袋子。

    “儿子,爸爸带你骑大马咯。”

    “你怎么又考倒数,我辛苦挣钱,就是为了你这十几分的成绩吗!”

    “不要急,慢慢学,有我呢。”

    “去什么游乐园,没钱,走开,老子烦着呢!”

    不一样的话,一样的面孔,在小唐脑海里闪过。

    他看着老唐的脸,耳边是女人哭的撕心裂肺的收拾,他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看着老唐,流下两行泪,开了口:“爸,我想去游乐园,爸,我要去游乐园。”

    骂骂咧咧的老唐怔住了,看着小唐,他嘴唇动了几下,却没发出声音,他最后低头叹气:“警察同志,走吧。”

    门关了,走了很远,却依稀能听到房子里的女人说的话:“我就说了带他去,带他去,二十年前,我就说了啊,我说了啊……”

    09

    “这户人家出了事,这房子充公了,你们将就住。”一身黑衣的男人抽了口烟,从兜里拿了钥匙片。

    “出事了?不会不吉利吧?”门口的女人声音带着丝丝不安。

    “部门好心给你们这些人住,废话怎么那么多,不住算了。”

    “诶,别介别介,女人嘛,天生胆小,就信这个,大哥,您别听她的,我们住,我们住,多谢多谢。”女人后面的男人忙掏出口袋里的烟。

    “你小子上道,这户人家的孩子可是个天才,说不定你的孩子能沾点才气,别嫌。”

    “不嫌不嫌,谢谢大哥。”

    黑衣男人开了门,把钥匙片留下就走了。

    黑衣男人渐渐走远,隐隐约约听到了后头传来的声音。

    小孩子稚嫩的声音:“妈妈,我要去游乐园,我要去游乐园。”

    女人微弱的声音:“要不就去一次吧。”

    男人带点焦燥的声音:“去什么去,这房子还要重修一下,哪里有钱去游乐园……”

    10

    公元2190年,有考古学者在地球的某一处地下残骸挖出了一本纸质书,里面没有任何书,只有持书人的日记。

    专家查阅许多往年新闻,最后得出结论:这是百年以前,科技罪犯唐林生的日记!

    本来一本日记不会引起轰动,可这本日记的作者却是唐林生,那个犯罪动机至今不明的唐林生!

    科技人员还原了这本淘汰已久的纸质书,从其中的一篇日记中找到了原因:

    “今天是公布名单的日子,他又问我了,他问的很小心,他也老了,要是在以前,直接就骂出声了。

    我很想告诉他这一切,但我还是没说出口。幸好,我没说,不然我这10年的计划岂不是白费了?

    其实他马上就快知道了,徐三脑子里的记忆芯片也装上去了,我本来是想先吓吓他,再让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他’逐渐取代他,抢走他的一切,就像我小时候一样,让他也尝尝失去的滋味,我连地点都选好了,就在那个快要拆掉的游乐场。

    可是关键时刻,却发生了意外,现在我在考虑plan B,我和公司也谈好了,我帮他们设计,他们再去找他,不过最近刑警那边好像有动静了,那就再等等吧……”

  • 0
  • 0
  • 0
  • 48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