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姐姐走了

    小霞的姐姐一大早去世了,小霞一家人既为失去至亲的人感到伤心,又对姐夫的一意孤行感到悲愤。

    就在昨天,小霞的大哥作为娘家的代表和妹夫商量,自己妹子命苦,得了绝症,阎王爷要命怨不得别人,只是她的身后事,就在她亲手置下的房子里操办,热热闹闹送她最后一程,也是她的心愿。

    小霞的姐夫却不同意,想着自从二月间检查出妻子犯了绝症,就一直积极地治疗,希望挽救她的生命,可是才过去两个多月,就将手头原本不多的积蓄都花光了。现在落了个人财两空,丧事只能从简,拉到自己的老家去办。

    小霞的大哥对妹夫讲,在集镇的房子里操办,费用是多一点,退一万步讲,万一妹妹的丧事让妹夫亏了账,他们娘家人凑齐,决不让他因为妹妹的葬礼而欠外债。

    但是妹夫就是不答应。在小霞他们娘家人看来,姐夫之所以不愿在他现在居住的房子里操办姐姐的丧事,而要拉到那只有几户人家居住的山沟沟里为姐姐办葬礼,姐夫是有私心的。一则费用少一些,再则或许过不了一年两载,他又会迎娶新人进门。

    毕竟姐夫才四十出头,人长相不赖,加上集镇有自己的房子,自己还有一门帮人吊顶装修的手艺。只是这几年姐夫认为条件过得去,有些养尊处优。

    双方因为姐姐去世后在哪儿办葬礼这件事闹了些不愉快,哥哥气得看了眼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妹妹就回家了,留下小霞帮着照顾已经病得神志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姐姐。

    望着巳经瘦得不像人样的姐姐,小霞几度落泪。这癌细胞真厉害,三个月前还胖嘟嘟比较丰满圆润的姐姐,现在瘦得皮包骨。看着病魔一天天侵肆着最亲的亲人,自己却无能为力,还有比这更残忍的吗!

    小霞感到困惑,这到底是命中注定,还是姐姐自己太不拿自己当回事了。

    去年九月份,姐姐就经常咳嗽,开始还以为她感冒了。家人劝她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她却不以为然地说“我这么丰满,病几天看能不能苗条一点。”

    到年底时,姐夫一家人回娘家走大家,姐姐咳得厉害,还胸闷气短,连饭都没吃多少,大哥当着全家人的面骂了姐姐一顿,姐夫说过完年就去医院看看。

    过了正月月半,哥哥问他们什么时候去医院检查身体。当时姐姐还笑说正月间不去医院,不然一年都要往医院跑,过完正月就去。

    二月一到,姐姐姐夫才去医院检查,当时就查出姐姐的病情挺严重,已经是肺癌中晚期了,医生断言最多不超过三个月生命。

    尽管家人积极支持姐姐治疗,可是还是无法拉住病魔的脚步,这几天姐姐已经感觉不到痛苦了,她时而喃喃自语,时而一个人笑。

    小霞问姐姐笑什么?

    姐姐似乎刚从睡梦中醒来似地摇头,一会儿又自言自语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里。来看望她的亲人们看她这神态,都摇摇头叹息一声“就是这两天光景了,都出了异样了。”

    果真平时一直卧在床这头的姐姐最后一晚,忽然辗转着睡到床的那一头。姐姐的婆婆低头垂泪,不停叫着姐姐的名字,姐姐拉住她的手不放,断断续续说这辈子无法尽孝了,要她好好照顾自己。

    第二天一早,姐姐就咽了气。姐夫早请好了车子,等姐姐换好衣服,清洗干净后,就被抬上车,永远地离开这栋她亲手置下的房子,躺到那大山深处的青山绿水之间。

    其实到哪儿办葬礼,葬礼办得再隆重再热闹都不重要了,因为这些姐姐都看不到,也回不来了。这辈子和姐姐做亲人的缘分尽了!

  • 0
  • 0
  • 0
  • 32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