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遥远的星球(5)泪滴

    遥远的星球(5)泪滴

    “刘老三,我们死了吗?”朱大常问我。

    我反手给了他一巴掌,我问他:“疼吗?”

    “疼。”

    “那说明我们还没有死。”

    “你怎么知道死了就不会疼?”他摸着红肿的腮帮子,又问我。

    他一下子把我问住了,我怎么可能知道死了会不会疼,我只知道,做梦的时候,不知道疼。我可以肯定我们没有在做梦,但到底死没死,我伸开双臂,摸索着向前走了两步,不但什么也碰触不到,连脚步声衣服摩擦皮肤的声音,都没有。

    白色,全是白色。

    我想,我们大概是真的死了。

    我和朱大常一前一后站着,很久没有说话,突然,我跳起来,又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他圆睁着眼睛,诧异地看着我。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我早就觉得你他妈的奇怪了,不要以为我不打你,你就可以一次两次地打我。”

    我情绪高涨起来,抢上前薅住他的衣服,抡起胳膊,“噼里啪啦”的,一顿乱扇他耳光,我一边扇一边兴奋地笑道:“听见了吗,这清脆的声音,还有我们说话的声音,你嗷嗷乱起的声音,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给我住手,你神经病啊,你再敢动我一下试试,唉,你还他妈打我,我可还手了。”朱大常抱着头,捂着脸乱窜,可任凭他怎么跑,都阻止不了我扇他耳光的兴趣,谁能理解我在这样一个空洞虚无的空间里,听见那样的响声是多么的亲切呢,我不能让声音断了,我疯了一般,追打他,他哭了,眼泪像一串珍珠,被一颗颗搁置在他逃窜的路上。

    不知打了多久,我的胳膊酸疼无比,回头一看,面包车远得只剩一个黑点,仿佛白纸上的一个小污点,而两行晶莹剔透的眼泪,为我们摆出一条回去的路,我双手拄着自己的膝盖,粗喘了几口气后,抬头看那些眼泪,一颗颗悬浮的眼泪,映着一张张疯了的我和哭了的朱大常的影子。

    我饶有兴趣地围着一颗眼泪,看了又看。里面活动的我和朱大常,保持刚才疯狂追打的动作。朱大常觉得我已经没有了打他的力气和兴趣后,捧着肿成猪头的脸,走到我的身旁,用肩膀扛了扛我,口齿不清地说:“我的眼泪在飞。”

    我扭头看他,他条件反射般抱头捂脸蹲到地上,我拖着他的胳膊,把他拉起来,说:“别怕,我胳膊疼得厉害,抡不起来了。”

    他放心下来,与我并肩站着,说:“你到底发现了什么,疯了一般地抽我。”

    “抱歉,我被寂静给吓坏了,就想听个响。”我说。

    “操,你如果是认真的,我非宰了你。”

    “我认真的。”

    “你他妈当真是认真的?”

    “当真,你是摆摊卖烤串的,我是摆摊卖毛蛋的,咱俩差就差在你需要早起串串,我可以睡到中午,不用串串。”

    “这么一说,我想吃串了。”朱大常眼角又泛起泪花。

    我上前伸手,捏住了朱大常挤出眼角的泪滴,泪滴柔软弹滑清冷,像一颗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橡皮糖,里面映着朱大常泛着忧伤的脸盘子,我试图用力捏碎它,可任凭我呲牙咧嘴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没把它捏爆了。

    朱大常觉得我玩得有趣,伸手向我讨要,在我手里难以捏碎的泪滴转到他的手里,瞬间融化,从他手指缝里流走,流进空白的空间里,划出了一道色彩斑斓的划痕。

    那道划痕边缘整齐,里面色彩流动,如孩提时把玩的万花筒。

    我激动地去抓朱大常的手,朱大常的手仍保持着泪水流走的动作,他一脸木然,难以相信自己那双洗了十几年猪下水的手,除了烤串,还有如此神奇的能力。

    映着我和朱大常打闹映像的泪滴,纹丝不动的摆在那里,或许,它们就是帮助我们离开这片虚无的钥匙,我迫不及待地摘取它们中的其中一颗,然而泪滴如钉在那里一般,我生拉硬拽一番,没有动分毫。

    我连忙拍了拍还在发楞的朱大常,示意他出手,他缓过神来,把手举到眼前,晃了又晃,说:“刘老三,没道理啊,我又蠢又笨,如果咱俩个非要挑一个人来拯救世界的话,也应该是你,为什么偏偏是我。”

    他说到最后,已经憋不住自己的笑了,这个白痴,自己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了。

    我好想再扇他一百个耳光,可此时,我忍住了,还等着他能创造出些什么奇迹。

    朱大常果真没让我失望,他用他厚实有力的嘴唇,把两只手,亲得涎水四溢,正当我隐隐作呕的时候,他张开双臂,像一只被捅了屁眼的大鹅一样,摇摇摆摆地跑了起来。

    沿着来时的路,朱大常展开的双手,碰触到的泪滴,一颗颗融化,白色的空白被泪水,划出一道道深不见底的色彩斑斓的划痕,划痕兀自延伸生长,逐渐黏连,重合,化成一片,视野里的白,很快伴随着朱大常沉闷的步伐,化作耀眼夺目的五光十色。

    看着跑远的朱大常,仿佛看着一直掉色的七彩孔雀,把一张白纸给涂满了颜色。

    我朝着色彩的地方,迈了一步,便一脚踩空摔了进去。

    我看到成丝成缕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如千丝万缕的丝线,碰触到我的皮肤的时候,柔软温暖,还带着一股香甜的味道。

    远处,传来“噗呲”一声,朱大常呜呀乱叫起来,我还没搞清楚状况,也“啪嚓”一声着了地。

    揉着被摔疼的屁股大腿,我看到朱大常躺在我的前面,还好他是脸先着的地,肥厚的大脸,保证了他的安全。

    他看见我也摔下来了,搓着大脸蛋子,朝我喊:“没事吧你,这又他妈的什么情况?”

    我摇摇头,也不知道这他妈的什么情况。

    身子底下是我们熟悉的土地,头顶上不是我们熟悉的蓝天,而是那毛线团一样的五彩缤纷斑驳陆离的天空。

  • 0
  • 0
  • 0
  • 73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