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想做狐狸精的莫小姐

    想做狐狸精的莫小姐

    01

    莫烟仔细看了看部门经理发给她的培训通知:时间是6月中旬,地点在W市H区某酒店会议厅。

    她心里忽然有一丝莫名的兴奋,她想起前两天叶漾对她提起,6中旬他在W市有个会议。

    “一个机会!”她的心跳得有些快,头脑中闪过的某些念头让她的脸颊有一点发热。

    犹豫了片刻,莫烟填了一张休假申请单交给了部门经理,休假时间是培训期的前两天。

    然后,她打开QQ把自己的培训通知发给了叶漾,并附上留言:“我提前一天到W市。”

    不一会儿,那边回话,简单明了的几个字:“好!我去接你!”莫烟微微笑了一下,心里恨恨地说:“就做一次狐狸精,又怎样?!”

    02

    叶漾是莫烟两年前认识的网友,和她不在同一个城市。

    网络交友盛行的年代,网友相见似乎是很通俗流行的桥段,但身处俗世,谁又没有些许恶俗的过往呢?

    莫烟的QQ好友分类简单明了:亲朋老友,同事,客户。除了客户是工作需要添加的相对陌生的人,其他都是身边熟悉又真实的人,所以,莫烟其实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网友。

    她是个崇尚简约的女子,二流大学毕业,在本地一家不大不小的私企里谋了一份白领的工作,每天干活吃饭睡觉,偶尔和朋友同事出去玩乐,无事的时候听音乐看电影写点小文章,平凡的人,就该过平淡简单的日子,

    莫烟是个安静且知足的小女人。

    03

    一个被工作压榨到没有时间午休的午后,牢骚满腹的莫烟忿忿地发了条说说:“孔子曰:中午不睡,下午崩溃!”这时候叶漾突然蹦出来回了一句:“老子曰:喝杯咖啡!”

    莫烟吓了一跳,她不记得这个从客户堆里忽然出现的人是什么时候加进来的,可能是自己添加客户的时候没注意错加的吧,不管怎样,看到他回复的这么一句之后,不禁哈哈一笑,心情竟然没那么糟糕了,于是,和叶漾的网络交流就这么不经意地拉开了序幕。

    莫烟没想到自己和陌生人也可以有这么多共同的话题可以讨论,从速溶咖啡界的霸主“雀巢”到唯美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白酒黄酒红酒到川菜粤菜日本料理,《红楼梦》《黄金时代》到《斗破苍穹》,天马行空,随性惬意。

    原来,闲暇的时光里,有一个可以交谈的人感觉也还不错。

    04

    虽然莫烟自认为是现实和虚幻拧得很清的人,却也抵不过时间的日积月累,和叶漾的网上对话经过半年后,已然成为了一种日常习惯。

    工作生活遇到的开心或不开心的事,看到好的文章或电影后的一些心得感想,分享给叶漾已是那么自然而然的事。

    莫烟心中的叶漾是个很绅士的男人,温和有礼,机智博学,幽默里还带有一点小调皮。

    叶漾有时候很忙,但对于莫烟的留言都必定会回应,如果回复不及时,也必会说明原因。

    熟络起来后两人的交谈中也偶尔会有一些略显暧昧的字眼,但叶漾很注意分寸,好似浅酌了一口酒,尔后轻拂一下嘴角,轻描淡写不着痕迹。

    莫烟很享受这种浅尝即止的含蓄,暗自回味着,内心藏着淡淡的喜悦。不可否认,叶漾是个不错的网友。

    05

    有一天,叶漾对莫烟说:“我要来你的城市出差,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莫烟回答说:“好!” 于是,她第一次见到了叶漾。

    真实的叶漾跟想象中的基本吻合:温和有礼,博学健谈,风趣幽默。

    只是,莫烟没想到他才三十岁,竟然是德国一家知名企业驻国内分公司的总经理,见面之前,莫烟一直认为他只是那个品牌的一般销售人员,天知道是什么样的机缘巧合才会让她在茫茫网络上不小心捡到了他!

    她想着不知不觉就笑了,叶漾也笑,露出洁白的牙,嘴角还泛起两个小酒窝。莫烟在他的笑容里觉出了如沐春风般的温暖。

    吃完饭互相道别,叶漾说:“莫烟,你很可爱!”说完伸出手放在她的头顶,温和地揉了揉她顺滑的头发,莫烟心里忽然涌出一点涩涩的滋味,叶漾的这个动作,自然得像自己的兄长。

    从此,叶漾由网友晋升为真实世界中的好朋友,但是因为不在一个城市,莫烟每天依然通过网络跟他分享自己的日常。叶漾寄了一次生日礼物给她,不是很贵重,却恰到好处。

    06

    莫烟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另一个女人口中卑贱无耻的“狐狸精” !

    那天中午,莫烟正在午休,手机响了,来电显示竟然是叶漾,她很诧异,因为他们上次见面的时候虽然互留了电话号码,却极少有过电话交流,按下接听键,莫烟迟地“喂?”了一声。

    一个女人尖锐犀利的谩骂声猛地从听筒里倾泻而出,脑子懵了大概半分钟时间莫烟回过神来:自己被叶漾的女人认作了可耻的“小三”,被当做狐狸精揪住了尾巴用最恶毒最难听的句子狠狠咒骂,对方气势汹汹根本没给她半点辩解的余地。

    然后,她听到由远至近的叶漾的一声严厉的低吼:“你做什么!”

    随后电话断了,一切戛然而止,周围一片死寂,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似乎都停止了,屈辱羞愧愤怒悲伤恐惧各种滋味猛地涌上胸口,握着电话的手也不住地颤抖。

    她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被狗血了淋头的狼狈气息。

    平静下来后莫烟越想越来气:不见面地聊了这么久,一句越界的话都没说过,一年了见一次面,规规矩矩吃个饭,自己连他的衣角都没挨着,世上有这么不专业的狐狸精吗?这锅背得着实有些冤枉!

    然后莫烟带着“惹不起躲得起”的悲壮,一股脑地拉黑了叶漾的QQ和电话号码,之后,就那么失魂落魄地呆坐了一下午。

    07

    一个月后,叶漾千方百计地找到了莫烟。

    其实任何的解释和道歉都是多余的,如果不是自己心有不甘的念头占据了大部分头脑,莫烟不会接受叶漾的回归。

    她认为失去叶漾所带来的空虚失落以及不习惯的感觉总会随时间的推移逐渐减退,更何况他们之间好像也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桥段值得怀念一辈子。

    但“狐狸精”这三个字扎在了莫烟的心里,无端生出许多委屈和愤愤不平,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化解。

    一切似乎恢复到往日的状态,莫烟的生活依旧简单平静,只是和叶漾的聊天次数明显减少,而且也不主动分享自己的日常了,通常是他来问什么,她就回应什么。

    叶漾说话的语气也有细微的变化,多了一些小心翼翼,仿佛生怕呵护不周莫烟就会消失不见一般,尽管如此,莫烟始终还是觉得有股隐隐的幽怨缠绕在心间。

    08

    直到这一次去W市培训的通知下来,莫烟忽然产生了强烈的要去见叶漾的愿望。

    相识两年,仅仅见过一次,而且还闹出那么难堪的局面,按常理,莫烟和叶漾应该是彼此很果断地划清界限的,但是叶漾坚持要继续联系,莫烟也没有拒绝,她自己也很奇怪,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不咸不淡不深不浅,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却又难以割舍。

    莫烟开始有点痛恨这种含糊不清。

    09

    清早出发,坐了几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将近中午才到达W市,莫烟很疲惫,有些无精打采地下了车,但是见到在出站口一脸阳光地看着自己的叶漾她还是发自内心地笑了。

    叶漾依然很温和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接过她的行李,随后很自然地牵过她的手。

    接下来的大半天,叶漾就这么牵着她的手在繁华的W市浏览观光,悠悠闲闲地吃吃玩玩,莫烟很安心地享受叶漾安排好的一切,没有感觉任何不安和负担,叶漾也很放松,自从见到她后,嘴角一直都是上扬着,两个人愉快地交谈,时不时惬意地大笑。

    晚餐的时候喝了一点酒,莫烟脸颊微热,她听见叶漾对她说:“莫烟,你真可爱!”

    “仅仅,只是可爱么。。。” 莫烟微微眯着眼望着叶漾。“单纯可爱,简单美好,是的,和你在一起,我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简单而且美好!”

    叶漾微笑着低头看着她,轻轻将她拥入怀中,温柔地说:“你让我感到快乐”。他阳光般灿烂的笑颜让莫烟有些心神荡漾。。。

    10

    叶漾言辞恳切地对她说:“莫烟,我希望能时时和你在一起。所以,你能不能留在W市,这边是我管辖的区域,你在这里,我们可以常常见面。如果你想上班,这边有很多相关公司的负责人和我关系不错,我可以给你安排个合适的位置。”

    莫烟枕着他的臂弯依偎在他怀里半晌没有声音,叶漾迟疑了一下接着说:“我知道这样很自私,可是我真的很喜欢跟你在一起。。。我保证像上次那样的事情绝不会再发生。。。我们在一起真的很快乐,不是吗?”

    莫烟抬手轻抚着他的脸颊,笑了笑,还是没有说话,她觉得自己有一些心动,害怕一张嘴就会应了叶漾。

    原来,当“狐狸精”的感觉是这样的。。。

    11

    莫烟最终还是放弃了当只狐狸精的机会,因为她发现自己并不喜欢那种感觉,她只是个简简单单的女子,并不想让自己陷入到复杂的境地中。

    她也没有为爱牺牲的孤勇,更何况单方面的牺牲是不明智的,叶漾至始至终也没有表示会为了他们的感情放弃什么。她认为世界上的情感,除了父母对子女的爱是不计回报的,其他的诸如友情爱情都是需要相对等价的付出的。

    如果,她留在W市,她和叶漾之前建立的简单和谐的关系就将被打破,平衡一旦失去就必定会混乱,她可能会要求更多或斤斤计较,到时候叶漾也可能会渐生不满或开始厌弃,最终的结局也必定会不好看。

    她肯定自己一定做不了这样的狐狸精。

    所以她跟叶漾说了再见,回到自己的小城市,继续自己安静简单的平凡日子。

    感情都是自私的,你有你的顾虑,我也有我的原则,也许触碰底线后的结局终将会是渐行渐远吧。

  • 0
  • 0
  • 0
  • 43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