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小和尚路遇妖怪之后

      初次见到小和尚时他是真的小,只有豆丁点大,拎着个水桶摇摇晃晃洒了一路。我心地好,看不过去,现身帮了他一把,谁知他见到我竟然丢下水桶大哭起来。

      “妖怪!”

      “谁是妖怪。”

      我平生最怕小孩子哭,连忙失了个封口决,让他呜呜咽咽只能掉眼泪发不出半点声音。

      “我是妖精知道吗?最善良了。”

      他哭着摇摇头,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我到底于心不忍,叮嘱一句“不准大叫”,遂解了法术。

      他打了两个嗝,法术一解便抽抽噎噎地说:“我要叫我师父来收了你。”

      我手一扬,水桶立正,洒在地上的水重回桶内。

      “你这小和尚怎么不懂知恩图报,佛家都是这么教的吗?”

      “才不是,”小和尚眼睛通红地争辩道,“师父说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是呀,”我指指水桶,“你现在欠我数千滴水,这辈子怕是报不完了,竟然还想着叫师父来收拾我。”

      小和尚看看水桶,眼圈更红了,揪着衣角搓了好久,似是下定决心道:“我、我不告诉师父了,你快点离开寺院别回来了。”

      “这可由不得你。”我身形一化,重回雾中。

      小和尚惊得长大了嘴,也顾不上哭,探着身子伸出手往前摸了摸,捞得一手空气,方才揉揉眼睛,重新拎起水桶。

      我悄悄施法替他托起水桶,让他的后半路走得稳稳当当。

      之后小和尚每天都会来后山打水,而我也总会暗中施法助他一程,偶有师兄路过夸他气力大,他便会害羞地缩起脖子往我消失的地方瞟。

      我则现出原形,在他师兄的背后对他作出一个鬼脸。他微微一愣,也对我吐吐舌头。面前的师兄奇怪地摸摸光脑袋问他怎么了,小和尚又乖得不说话了。

      寺院这地方当真奇怪,把好好的小孩都教成了一般模样,木雕石塑的,净会说些不明所以的玩意儿。

      晚上我溜进小和尚房间,在众多小光头中找到脑袋最圆的那个,而后在他的鼻尖上轻轻一点。小和尚便摇头晃脑地站了起来,轻悄悄地走出房门,直至后院才恍然惊醒,慌张地瞧着四周。

      我在他的后脑勺一敲,看他吓得腿直哆嗦,仍故作镇定地大喊:“何方妖孽。”

      “是妖精,不是妖孽。”我憋笑说。

      他先是松下一口气,再是一瞪眼。

      “又是你这坏妖怪。”

      “都说了我不是妖怪。”

      我蹲下身,凑近小和尚。

      “你为什么老说我是妖怪啊?”

      “因为你长得……长得……”

      他声音越说越小,到了最后几个字几乎微不可闻,我忍不住追问道:“长得怎么样?”

      小和尚耳根倏地一红,竟对我使出铁头功,转身就跑。

      “长得像猫妖!”

      我听了气得鼓起脸,我这么善良的狐狸精,哪里像猫妖了。

      小和尚真是没见过世面,他一定只知道猫。

      我决定以后显出原形,再抓一只猫妖来,让他好好认认清,这世上的妖魔精怪是千千万万种的,免得下了山,漏了怯,被人嘲笑去。

      自从遇到小和尚,我在寺院的日子变得有趣了许多,小孩子是不记仇的,我没事就喜欢逗逗他,再哄哄他。他总是气哄哄地跑走说再也不想见我,然后又会不由自主地靠近我。

      我看着小和尚一点点长高,圆圆的脑袋有了拉长的趋势,心中忽然有了计较。

      我趁着圆月之时,跑回修行的山洞去,翻找族人留下的典籍,什么《法术大全》《修仙百态》啊,几十年的耐心都用上了,看得我头晕眼花。然而翻了几天也没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到寺庙。

      此时春光大好,树上花满枝桠,树下光头蹭亮。

      走一路,洒一路的小和尚,心不在焉地迈着步子,小小的身躯随时都会倒地的样子。

      我趴在树枝上,随手一翻,像往常那般托起他的水桶。

      小和尚似无知觉似的继续超前走了几步,忽而身体一 顿,惊喜地抬起头,两只眼睛到处寻找着什么,直到看到我。

      小和尚假装无意中瞥到我,磨蹭到树下,别别扭扭地问:“你这些天去哪里了?”

      我笑眯眯地说:“你想我了?”

      他耳根发红,争辩道:“才没有,我是怕,怕你被师父收了。”

      我点头:“哦,你是担心我了。”

      他低下头,没有反驳。

      我瞧着小和尚的小脑袋,愈发感到欢喜,告诉他我是去找法术了。

      “什么法术?”

      “让你永远也长不大的法术。”

      小和尚听了,瞪大眼睛说:“你果然想害我。”

      “说得真难听,我是为你好,”我垂下手,“大和尚都不是好东西,你永远做我的小和尚不好吗?”

      小和尚盯着我的指尖,犹豫了半晌,摇摇头,说:“不行,我要长大的。”

      我失望地收回手:“那你就变得和他们一样好了。”

      “我……”小和尚欲言又止。

      我无意再听他念经,下了个结界,倚着树干,闭上眼。

      哼,不就是一个小和尚吗,只要我想多少个小和尚都能有,他要长大,我还不要跟他玩了呢!

      小和尚突然看不见我了,很是着急,丢下水桶找了半天,见找不到人,又凝望着我呆过的地方,直至师兄来寻人了。

      我看着他低着小脑袋,拎着撒光的水桶,被训斥了师兄一路,心想算了,长大就长大吧。

      长大了,就没人可以骂他了。

      瞧他那么可怜,我偶尔大发慈悲陪他玩玩吧。

      我期盼着小和尚在我的感化下能出淤泥而不染,偏偏事与愿违,他愈长大愈木头,对我的把戏一清二楚,任凭我怎么逗他都不会有甚反应了。

      我不满满地戳戳小和尚逐渐摆脱稚气的脸庞,青涩褪去,圆润的下巴开始有了明晰的线条,我每次看都会后悔当初一时心软放任他飞速长大。

      人类的孩子心智成熟地总是比妖快。

      “你听老和尚念咒的时间都比跟我玩长了。”

      “不是念咒,是讲禅。”

      他按下我的爪子,将我抱入怀中。

      “我今日的课业尚未没完成,别闹。”

      “课业有何好看,”我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跳到经书上,“有我好看吗?”

      他笑着摸摸我的绒毛:“自然是不如你的。”

      “那你还看。”我料他是个傻的。

      小和尚摇摇头道:“课业每日都要完成的,否则愈拖愈多。”

      “让别人……”我脱口而出。

      “嗯?”他眯起眼。

      我噤声。

      我还记得之前有一次看他扫地,叫他交给别人去做。他说自己的事要自己做,我却告诉他自己的事别人做,接着手上便多了一根扫帚。我惊讶非常,小和尚扬起头,笑得眉眼弯弯,奶声奶气地学我说话。

      “自己的事别人做。”

      阿弥你个大光头。

      小和尚看起来一脸纯真,学起坏来,比我这个妖都快。

      我若再说让别人去做,他万一把经书推给我,那我可真要去见佛祖了。

      我摇摇尾巴,跳到窗台,窜了出去。

      小和尚不陪我玩,我自己还不会找乐子吗?

      我转转眼珠,在树荫的掩映下,挠挠爪子,费力地掐了个诀,转瞬化成老和尚的模样,捋捋长胡子,重新踏入屋内。

      “今日你很好,很刻苦,先休息吧。”

      小和尚看看我,又看看天。

      “师父,我仍有许多不懂的地方。”

      我瞄了一眼,他密密麻麻写满蝇头小子的书,说:“时候未到,时候到了你自然会懂。”

      他又说:“师父,可现在晌午未过,休息是否太早了。”

      我说:“不早,不早,该用午膳了。”

      小和尚眼里含着笑意:“师父无需担心,我用过膳了。”

      我睁大了眼睛:“什么,你背着我偷吃!”说完,连忙捂住了嘴。

      小和尚装模作样地侧过脸:“咦,师父你说什么?”

      我吐吐舌头,解了术法,变回自己的模样。

      “好哇,你耍我。”

      “冤枉,”小和尚说,“是你耍我才对吧。”

      我蹲下身,趴在他的桌上,托起下巴。

      “好无聊,你就陪我玩嘛。”

      小和尚伸手碰了碰我的鼻尖。

      我正待高兴,又听他说不行。

      “哼,课业,课业,整天都是课业,难得我抽空陪你玩!”我垮下脸说。

      “你是整天都在玩吧。”他的语气听来颇为无奈。

      “你是不知道我的辛苦!”

      我嗷呜一口咬住他的手,留下一道浅浅的牙印,然后转身跑出去。

      寺庙果然养不出好人,小和尚天天板着个脸念经,愈发像讨人厌的老和尚了。

      我气不过,潜入人间,看那些青楼女子如何把只会掉书袋的书呆子们逗得面红耳赤,局促不安。

      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个晚上,我在心中默默揣摩她们的一言一行,自认了然于胸了,便志得意满地回到山上。

      我比人类厉害多了,一个小和尚还拿捏不住吗?

      小和尚的房间燃着袅袅禅香,我在这里等他,一见他进门便定住了他的身形,然后在他错愕的目光下一件件褪去身上的衣物。

      “小和尚……”

      我依偎到他的身上对着他的耳根轻轻呵气,看着那里慢慢染上薄红。

      “我们来做快乐的事吧。”

      他额上冒汗,冷声道:“你再这般胡闹下去,休怪我不客气了。”

      “我就要你不客气。”

      我勾起嘴角,在他的耳朵上重重一咬,听他呼吸一滞,尚未来得及得意忽的头疼欲裂,翻滚在地恨不得削了脑袋。

      耳边不断传来咒声,我勉强提起一口气,睁开眼睛,但见他口念佛咒面露金刚,恍然发觉他已不是那个能仍我随意封口的小豆丁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之后我拍开他拉我起来的手,气呼呼地冲出窗外,打定决心三天,不,五天不再理他。

      然而在山中转了半天,我又忍不住转回来掐了个隐身决,坐在窗边看他坐佛念经。深山寺里,最有趣的还是小和尚。

      晚上我再度溜进他的房间里,他正在冥想,听见异动知道是我,张开了双手。我伏到他的膝上,让他给我按摩头顶。

      “下次莫要淘气了。”

      我才不是淘气,我是看不惯他老气横秋的样子。

      “你都要从小和尚变成老和尚了。”

      “人都要变老。”

      我拿头顶顶他的肚子,闷声道:“不如你收了我吧。”

      他手上一顿:“你可知妖被收了会有什么下场。”

      我满不在乎道:“能有什么下场?大不了被你抽筋拔骨,吃了内丹。”反正作妖的,十个有九个会是这种下场,我死在小和尚手上不算太亏。

      他摸摸我的头,半晌,长叹一口气。

      “傻妖。”

      一次失败,我也不再去触霉头,调戏不成就每天看他吃斋念佛,如此又过了好些时日。

      在静谧的夜里,我会怀念走路摇摇摆摆的小和尚。那时候我骗他在烈日下扎十个时辰的马步便能学会飞檐走壁的武功绝学,他竟信以为真,直把自己烤晕过去,差点在师兄弟中留下痴儿的称呼。

      眼下,我慵懒地趴在树上沐浴阳光,一颗石子就落到了头上。

      “不要睡了,等会儿让我师父瞧见,有你好受的。”

      小和尚抬起手,拽了拽我坠下的衣摆。

      我不以为意地瞄了他一眼:“我怕老和尚不成?”

      “你不怕,我怕,”他催促道,“快下来。”

      我冲他吐舌头:“胆小鬼。”而后一个翻身,轻飘飘落下地来。

      他伸手捡去我发上的落叶,攥紧手心里,嘴角隐隐透着笑意。

      “还说不是猫。”

      我蹙眉:“你在质疑我高贵的血统!”

      “是我不好,才疏学浅,孤陋寡闻。”

      小和尚用另一只手牵起我,覆着薄茧的手将我的手包了个满满当当。

      我跟在他的身后,望着他近年来不断抽高的背脊,不禁感慨人的成长于妖而言真是弹指一挥间。

      “如果你死了,我一定会很难过。”我苦着脸说。

      他哭笑不得:“现在谈我的死期是不是太早了。”

      “不早不早,”我哀伤地说,“几十年挺快的。”

      他满是无奈:“你啊……”

      我暗暗地想,倘若他不想死,我就把内丹给他,少说能叫他多活十数年。

      想完我立时心满意足,挠挠他的手心,自我感动道:“我对你实在是太好了,像我这般好心的妖精可不多见。”

      他说:“像你这般傻的妖精确实不多见。”

      长大后的小和尚似乎总喜欢叫我傻妖。

      那日我如往常一般百无聊赖地倚在树上晒太阳,却听到树下的小沙弥说下届住持非小和尚莫属了。

      我心下一惊,暗道不好,住持岂不是要老得掉渣了。况且,住持是老和尚顶顶不好的那一个。

      惴惴不安地等到夜间下课,我急急奔向小和尚的桌边。

      “听说你要当住持?”

      他翻阅经书头也不抬地问:“听谁说的?”

      “反正就是听人说了,”我抽开他的书劝道,“你可千万不能当住持,当了住持就真的回天无力了,我也救不了你,只能眼睁睁看你变成个老木头。”

      他说:“我当不了住持。”

      “为什么?”我问。

      “因为我愧对佛祖。”他看了看我,“我也愧对你。”

      我不知他何时愧对了佛祖,我确知道他愧对我,当即抚掌。

      “是了,是了,你还欠我几千滴水的恩情呢!”

      他似是好笑,又像苦笑地摇摇头。

      “傻妖。”

      暗红的烛火映在小和尚的脸上,照得他黑黢黢的眸子晦暗不明。他望着我的脸,略略出了神,任凭我怎么逗弄也是不说。

      我头一次发觉,我已经琢磨不透他了。

      我非常不喜欢雨天,雨后的寺院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沾了水汽的毛发更是比平日重上几分。是以,有雨的日子,我都会窝在小和尚的枕头上,团成一团悠闲地打个盹。

      起初小和尚见着我还会蹑手蹑脚地关上门深怕吵醒我,现在他一瞧阴云密布便会把我抱在膝上,然后自顾自地翻看经书。

      我翻过身,仰躺着看向他的下巴,挠了挠他的手腕。

      他反手捏捏我的爪子:“乖,睡觉。”视线始终未离开过书本。

      我瘪瘪嘴:“天天看,能看出花来吗?”

      他的目光在我脸上稍一停顿,随即离开。

      “能看到你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说?”

      “比如说你为什么能安然自若地穿梭在院中不被师父发现。”

      我打了个呵欠:“当然是因为我法力无边。”

      “你这点法力怕是只能吓吓小孩子,”他点点我的鼻子,“因为你有灵性,有佛缘。”

      我一跃而起:“呸呸呸,你才有佛缘。”

      他失笑:“我是和尚。”

      我气闷:“你哪里看出我有佛缘了?”

      小和尚说我的头上有佛印,除非我故意现身,否则谁都无法察觉到我的妖气。

      佛印……

      我摸摸额头。

      当年老和尚灭我全族,一把火烧了狐狸窝,唯独留下我。

      我年少不更事,尚不能化人形,说人话,看见他手上沾着族人的毛竟天真的以为他是家里的客人,嘻嘻闹闹地要缠着他玩。

      老和尚手中似是结了一个印,堪堪停在半空,最后长叹一声,往我额上一点。

      “罢了。”

      我不明所以,觉得他摇头晃脑的日子甚是有趣,一路跟着去了寺院。这一呆,就呆到了老和尚圆寂的那一天。

      回到家,面对空空荡荡的窝,找不到一个族人,回过神来,发现连报仇的对象都不在人世了,我一人在山中游荡了不知多少岁月,到头来仍是进了寺门。

      见到了拎不动水桶的小和尚。

      眼看着小和尚长成了一个书呆子,我试图用最笨的方法阻止过。

      我趁着小和尚不在,把那些该死的经书放进火盆里,我想没有书看了,他总该陪我玩了。

      谁知小和尚回来的比想象中更快,我心急又心虚,一时忘记用法术遮掩,翘着尾巴挡在火盆前面冲他咧嘴傻笑,直至小和尚变了脸色。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看见他神色惨白地飞扑过来,紧接着尾巴一痛,余光里爆出一线火光。

      是火盆里炸出的火星,险些烧到我的尾巴,被我后退的一撞,火盆整个倒了下来。

      小和尚用赤手推开滚烫的火盆,一手拉住我,拽下床被盖上去。

      小和尚气极败坏地说:“你犯什么傻!”

      我小声说:“书……”

      “还管什么书,”小和尚说,“万一烧到你怎么办?”

      皮肉焦灼的味道混着烟蔓延在屋内,我嗅嗅鼻子,找到他背在身后的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泪水落到他血肉模糊的手指上,刺得他浑身一颤。

      小和尚放软了语气:“没事,没事,你不是妖精吗,给我施个法就好了。”

      我摇摇头,眼泪兀自掉个不停:“我其实是个小妖,不会伤口复原的法术。”

      “没关系,”他抵住我头,“我会,就是比较慢。”

      后来小和尚因为误烧经书,养好手后被罚了一个月的紧闭。他不愿吃我偷来的馒头,我便和他一起饿肚子。

      算起来,我们也是有难同当的了。

      小和尚合上书,揉揉我的耳朵。

      “在想什么,这般出神?”

      “在想……”我轻轻咬住他的手指,“你的肉比我香。”

      怪不得族人说不要轻易把心交付于人,原来只有人会让我们感到心痛。

      小和尚总说我傻,他才是真的傻。

      竟然当着全寺僧弥的面说自己犯了色戒。我在他身边看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像他这么禁欲的和尚,哪可能犯色戒。然而他在老住持面前,就是一口咬定,受了三辊亦无悔意,气得老住持将他关在经阁罚他抄完全部经书方才出来。

      “老头子怕是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我替他不平,“你又不是妖怪,能抄上个一百年,他分明是想让你住到死。”

      偏偏小和尚半点不恼,只是好脾气地朝我笑笑,搅得我一肚子火气没地撒。

      “老头叫你不许说话,你当真不跟我说话?”

      我狠狠地咬住他的手背,磨牙。

      “老头叫你不要理我,你岂不是永远都不会理我了?”

      小和尚仍是缄口不言,他提起墨笔在宣纸上画了一只小狐狸。

      我瞄了一眼,不满地说:“你把我画丑了。”

      他笑着又画了一只小猫。

      我连忙捂住纸:“不许画别妖!”

      蘸满墨汁的笔尖落在了我的脸上,轻轻画下几笔,像是羽毛骚得我痒痒的。

      我“咯咯”直笑,肚里的怒气彻底泄了个精光。

      这时阁门开了,入门来的和尚看到纸上的狐狸,神色大变,忽然喊道:“妖怪!师兄被妖怪眯了眼!”

      我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小和尚已在我身上下了一道符,将我抛出窗去,连声催促道:“走!”

      很快,老住持带着他的几个弟子赶来,他拿起小和尚画的那张纸端详片刻,白眉一竖,喝道:“知不知错!”

      小和尚抿着唇,没有说话。

      我愤愤地挠向窗帘,那是我的画,他凭什么拿走,奈何小和尚的符咒让我不能再靠近半分。

      我费力地凑过去,听他说了一句“弟子尘缘未断,六根不净。”

      老住持沉默半响后,说:“你都想好了?”

      小和尚募地跪地磕下三个响头。

      此时,老住持露出了与当年的老和尚一样的表情,他也说“罢了”。

      这一日,小和尚被逐出了寺院。

      所有沙弥都不能明白,住持的得意门生到底犯了什么戒。

      我见他面色惨白地久立于寺门前,心疼道:“何必呢,你哪里犯了戒。”

      他闭上眼睛:“犯了就是犯了。”

      我瞧瞧他的脸色,握住他的手问:“这样犯戒了吗?”

      “犯了。”

      “那……”我壮着胆子地在他的脸颊飞快地亲上一口,“这样也犯戒了吗?”

      他睫毛一颤,低声道:“犯了。”

      我心情大好,摇着他的手道:“犯了便犯了,反正你也不是和尚了,怕什么。”

      他望着我道:“我不怕佛祖,怕你。”

      “怕我带你犯戒吗?”

      “怕。”

      “那你是该好生怕怕。”

      我紧握住他的手,一步步走下山去,我希望这一路永远都走不完。

  • 0
  • 0
  • 0
  • 26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