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前世今生

    我流川千年万年的看守着忘川河,唯一一次擅离职守,是为一只受了重伤的千年小狐狸花重烟,却因此触怒了玉帝,被贬下凡历劫二十年。

    “流川哥哥,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如果觉得对不起我,那就以身相许好了。”

    “以身相许吗?好……好啊!”

    “小丫头,我开玩笑的,不必当真。”

    流川拒绝重烟是有原因的,万年前,流川有一个爱人,是一株荷花。只不过流川是仙,荷花却不是仙子,而是一株修炼了近五千年的花妖,然而仙妖有别,他们的恋情自然是不被允许的。

    玉帝为了惩罚流川,将他贬至忘川,命他千年万年的看守忘川,无故不得擅自离开,每一百年回天庭述职一次。就在流川去忘川上任的第一天,荷花妖便被玉帝变换的流川给杀害了。流川至今不知荷花已死了近千年了。

    然,荷花至死不相信流川会这般待她,死后第一百天投胎到了狐妖一族。再次见到流川,荷花已没有了前世的记忆,变成了现在的小狐妖花重烟。

    荷花妖不恨流川杀了她,流川却足足恨了她几千年,只因玉帝说荷花为了提升妖术,嫁给了妖王穹天,接近流川也只是为了提升妖术。

    “流川哥哥,我是愿意嫁给你的,你是不是嫌我年龄太小了?”

    流川回过神来,说道:“是呢,我若娶了你,别人会怎么看我,又会怎么看你?我岂不是成了老牛吃嫩草。还是等你长大一些再说吧,说不定到那时你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便看不上我了。”

    “不会的,流川哥哥,你等我,等我长大嫁给你。”

    “哈哈,等?等有何难?只是早在几千年前我就不在相信爱情这个东西。小丫头,爱一个人很痛苦,而且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真爱。”

    “为何?为何我听到流川哥哥的这句话会感到心痛?”花重烟在心里说道

    “重烟,时辰到了,我要下凡了,后会有期。”

    “流川哥哥,我相信爱情,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等我长大了我就去找你。”

    流川没有回答,哈哈大笑了几声,便扬长而去。

    天上一天,人间十年,花重烟至今留在忘川,没有离开,她想替流川守护着忘川。

    花重烟来到人间,见到了流川,只是现在的流川不过是一个十岁多的孩童。

    虽然如此,花重烟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流川。重烟走过去抱起了小流川,高兴的问道:“宝宝,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流川。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

    “流川?历了一次劫连名字都没换。”花重烟放下小流川,喘了口气,接着又说道:“流川哥哥,你不过才一岁,怎么如此重啊?”

    “姐姐,你怎么叫我哥哥啊?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吭吭,你听好了哦,我叫重烟,花重烟。”

    “姐姐,你明天还会来找我玩吗?”

    “姐姐明天不来了,姐姐有很重要的事。但是,你记着,等你年满二十,姐姐一定会来找你的,只是到时候你可别把姐姐忘了!!”

    “好,一言为定。”

    “流川哥哥,我会一直等着你,等着你来娶我。”

    重烟回到忘川后,依然不忘每天朝流川的方向看上几眼,每每见到有人欺负流川,她都会出手教训那人,不过,流川也很少受人欺负,他不欺负别人就算不错了,偶尔也会碰上几个他打不过的。

    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流川长大了,风流倜傥,仪表堂堂,他家的门都快让媒婆给敲烂了,每天来提亲的人世络绎不绝啊。但是,流川迷迷糊糊中记得有一个叫重烟的姐姐说过等到他二十岁这年会来找他,他便一直等着,盼着他二十岁这年,所以来来往往的媒婆都让他拒绝了。

    流川左等右等,终于在他奄奄一息这一天把花重烟给等来了,见到了他等了二十年的那个人。

    花重烟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流川,愤怒不已,跑出门外指着老天骂了起来。

    玉帝现身流川家,对花重烟说:“念在你替流川守了这么久的忘川,朕告诉你一个能救活流川的办法,不知你是否愿意听我说?”

    “我听,只要能救流川。”

    “距离这忘川城一百里的地方,有一座五毒山,那里有一种仙草叫蛇骨草,摘下它,每日喂它一滴你的心头血,喂养七七四十九日,待百日后便能救回流川,解了你给他中下的相思毒。”

    “我给他中下的相思毒?怎么会是我害了他,怎么会?”

    “是你,却又不是你。你们姻缘匪浅,前世的债,今世来还。”

    “前世的债?”

    “是,你的前世乃是一株荷花,虽为荷花,却不是仙,而是一株修行千年的花妖。流川在遇见你之前,并不是看守忘川的守护神,因与你相恋,触犯了天条,被贬至忘川。而你被我一念之差变作流川的模样给杀害了。”玉帝停了停又说道:“流川因为朕和众神的挑拨,恨了你几千年,所以当你愿意以身相许时,他才会拒绝了你,并非他不喜欢你,也非他知道你的前世,只是他怕了,怕再一次受伤。”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仙也非生来就是仙,生而为妖也非我所愿,你为什么要拆散我们?我不跟你废话了,我要救流川哥哥,无论如何,哪怕要我死,我也要救他。”

    重烟走了没多远,回过头来,见玉帝还站在那里,便又说道:“仙也不都是好仙,妖,也有好妖,不要用世俗眼光来看我们妖类。仙、魔、妖、人,都有好有坏,并非只有妖和魔才是坏人。”

    “话虽如此,但朕作为三界之主,岂能无视天条,放纵你们。你可听过牛郎织女?”

    “听过。”

    “人尚且不能和仙结合,何况你是妖。去吧,去五毒山吧,百日之内,流川不会有事。”

    “流川哥哥,原来我们前世便已相识相爱,这一世,我们莫要再辜负彼此,等我,等我向你解释前世的种种误会。”

    重烟只身来到了百里之外的五毒山,找到了玉帝说的蛇骨草,并用心头血喂养了七七四十九日,于百日的最后一日赶回来救活了仅剩一口气的流川,也在回来的前一天恢复了 前世所有的记忆。

    醒来后的流川恢复了仙术和前世的记忆,看着重烟,心中有说不出的苦涩,便命人将重烟赶了出去。

    重烟自是不愿出去,她还等着向流川解释前世的种种误会,怎肯就此离开。

    “流川哥哥,千年前我被玉帝变换成的流川给害死了,然后玉帝又联合众仙欺骗了你,说我为了提升自身修为嫁给了妖王穹天,于一百天后我投胎到了狐族,也就是现在的我狐妖花重烟。前世,我并没有负你,我接近你也不是为了提升自身修为,即使最后被“你”害死,我也没有因此怨恨过你。”

    流川一脸惊愕的看着花重烟,对她说的话半信半疑,说道:“你怎知你的前世是荷花?谁告诉你的?”

    “是我自己想起来的,我从五毒山回来后便恢复了前世的所有记忆。流川哥哥,前世我是真心爱你,今世亦是真心爱着你,你若愿意,重烟今生今世便再也不会离开你,即使你不愿意,重烟也不打算再离开你了。”

    “不,我不相信,千年前,玉帝亲口告诉我,你为了提升妖术嫁给了穹天。他作为三界之主怎会欺骗于我?我不信,我不信!你走,走啊!!”

    “流川哥哥……”花重烟看着流川那双满布血丝的眼,知道自己勾起了流川的恨意,只好先行离开,日后在解释。然,花重烟刚踏出房间,便被流川喊了回来,花重烟以为流川相信她了,便又折返了回来,只听流川说道:“你刚刚说五毒山,你去那里做什么?就凭这八百年的道行,你去那里做什么?”

    玉帝突然凭空出现,说道:“是朕告诉花重烟五毒山上的蛇骨草是唯一能救活你的办法,且需要用心头血喂养百日,所以她为了救你,只身去了五毒山。花重烟为你做的一切,朕全看在眼里,也确实为她心疼,自你下凡历劫,她便一直替你看守着忘川,不曾离开,但是朕作为三界之主,有天条摆在那,朕,还是不能成全你们。”

    “过来我身边,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花重烟看到流川如此关心自己,心里自是高兴,虽然流川面无表情,开口说道:“流川哥哥,我没事,不过一点心头血而已。”

    “陛下,我想听你解释一下荷花的事,荷花她究竟有没有嫁给穹天?”

    “荷花被朕变作你的模样给杀了。如果朕不这么做,你不会安心在忘川做守护神,定会为她律犯天条,所以朕便一不做二不休将她杀害了。”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你竟骗了我几千年。”

    “朕为了你的前途,只能这样做。你本是我天界战神,前途不可限量,却因一株荷花,触犯了天条,被贬至这忘川。后又因为这只小狐狸,被罚下凡历劫,如今我不能眼看你犯错,而不加以阻止。”

    花重烟始终站在流川身边,一双手因为紧张而无处安放,手心尽是冷汗,她害怕,害怕玉帝将她带走,那么这一走怕是再也见不到流川了。下一秒,花重烟的害怕成了真,只听玉帝老儿说道:“花重烟,你随我走,从今日起,天牢便是你永远的家,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将你放出来,你就在天牢安心修炼吧,若是有缘,我可渡你成仙。”

    “不行,你不能讲她带走,她是我的,只要我流川在一日,便任谁也不能将她从我身边带走。”

    “你为什么要一再拆散我们,我虽是妖,可我一心向善,一千年来我从未伤及一条人命。生而为妖并非我所愿。如若可以选择,相信没有一个人愿意做人人惧之的妖或魔;仙也非生来就是仙,如果没有人潜心修炼,哪里来的仙。人,不一定都是好人,妖也非都是坏的。为什么神、仙、人要如此待妖类和魔?妖魔鬼怪,就一定都是坏的吗?这都是些什么狗屁道理?”花重烟浑身上下冒着一团团黑气,眼神犀利,花重烟为了能和流川在一起,入了魔。

    “不好,花重烟入魔了,今日朕再次,绝不容许你们胡来,花重烟,我必须带走,如若不然,她一旦入魔,便从此万劫不复,只有死路一条。”

    “重烟,不要这样,千万不要为了我让自己走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我宁愿从此和你分开,也不要看你化魔。陛下,请你将重烟走吧,我相信只要重烟潜心修炼,我们终会再见。”

    “流川哥哥,重烟不要离开你,我不要当什么狗屁神仙,就是死,我也要和流川哥哥在一起。”

    “你走吧,我不爱你,从未爱过。试问,我一天界战神,怎么会爱上一个狐妖。陛下,你把她带走吧。”

    “好一个从未爱过。哈哈哈哈!!”花重烟终因爱生恨入了魔,消失在众人眼前

    “不好,花重烟彻底化魔,天下又要生灵涂炭。流川,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事因你而起,就要因你结束。自今日起,恢复你战神身份,去捉拿妖狐花重烟。”

    花重烟从此堕入魔道,成为魔尊穹天的左膀右臂。

    流川遍布大江南北的寻找花重烟,却怎么也没想到,花重烟已堕入魔道,成了穹天的手下。

    两千年后的一场天魔大战中,穹天战死,花重烟做上了魔尊的位置,并且命人每日给她送来一名童男共她吸食。

    妖王琉越来拜访花重烟,但其醉翁之意不在酒。花重烟自是看出了琉越的来意,便把话挑明了,她不会和妖界联盟,更不会下嫁琉越,因为千年来重烟心中始终有流川的影子。千年来,花重烟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向玉帝,向流川证明自己。

    花重烟因爱生恨,因恨堕魔;千年前,还是荷花妖时,因流川而死;千年后,又因流川堕魔。流川因荷花,被贬至忘川;又因花重烟被贬至凡间历劫;也因花重烟堕魔,而恢复战神本身。此二人,生生世世,解不开的情结。

    流川来到魔界,见到了花重烟。

    “你来做什么?”

    “重烟,不要在继续害人了,你恨的人是我,为何要连累无辜百姓?今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请你放过那些无辜的百姓。”

    “恨你?你也配让我恨?”花重烟咬牙切齿的说道:“您乃天界战神大人,玉帝老儿身边的红人,红的发紫,我区区一只狐妖哪敢恨战神大人。”

    “重烟,如果你肯放下仇恨,我愿意为你放弃战神的身份,我流川从来都不稀罕当什么天界战神。”

    “如果两千年前,你这么说,我会很感动,会不顾一切跟你走;今时今日,你说什么都没用,我不会再相信你的鬼话。你走吧,我今日有些不舒服,没工夫杀你。”

    “重烟,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哼,多谢战神大人关心,我花重烟死不了。”花重烟对手下说道:“快去给本尊抓一百个童男来。”

    “花重烟,今日我流川在此,绝不容许你残害无辜生命。”

    花重烟和流川大战了四天四夜,两败俱伤,就在这四天里,魔界遭到了妖界的偷袭,损兵无数。花重烟把这一切都怪罪到了流川头上,说他和妖界联合起来害她,一怒之下,激活了赤魔血眼,将流川杀了,挂尸于忘川城城楼上。

    花重烟于当天夜里将妖王以及他的部下杀了个精光,然后在流川坟前自杀了。

    阎王爷为了成全花重烟和流川,让他们分别投胎到了两个大户人家。

  • 0
  • 0
  • 0
  • 45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