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虎口逃生

    从武汉坐火车抵达江西赣州,天已日暮。我背着牛仔包,随着人流走出站口,四处张望,就看见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从一个角落冲过来朝我挥手。

    “会飞的鱼,”她叫我的网名。一口浓浓的四川成都话。

    “你是?”我狐疑的盯着她。

    “我是空谷幽兰,”她兴奋的说,“我的真名叫杨玲,就是我约你见面的!你一定还没有吃饭吧,现在跟着我走,家里饭菜都弄好了!”

    她穿了一件黑色风衣,衣领竖得老高。一头漆黑的头发在夜色中闪闪发亮。她的身材修长。鹅蛋脸上挂着可亲的笑容。

    我随她走到大街上,叫来一辆的士,我们一起上车。我把牛仔包从身上卸下来,放在旁边的座位上。手机忽然响了,是大姐打来的电话:”海龙,你见着那个女人没有?她人怎么样?现在网上的骗子太多了。尤其以相亲为名的。如果觉得不对劲,马上回来。听见了没有?”

    我把电话挂了。杨玲看了看我,笑了起来:”是不是担心我是坏人,把你卖了?”

    ”怎么会,”我说,”我们都是成年人,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而且我相信你绝不会骗我!”

    ”就是嘛!”她一边说一边慢慢朝我靠拢过来,一股女人的幽香立刻缠绕了我。我的心怦怦直跳,”人家就是太想你了,所以才约你见面的。”

    一个月前,我通过微信摇一摇认识了她,加她为好友。一番聊天下来,对她顿生好感。而且我年纪不小了,家里为我的婚事都很着急。尤其是大姐,四处为我张罗对象,但我一个也瞧不上。她们不是太傻就是太俗。没有一个是我理想中的女孩。

    她约我到江西赣州见面,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大姐急了,骂我:”你脑子让驴踢了,网上的东西能相信吗?如果她是骗子怎么办?”

    我说:”我相信她不会骗我,她对我是真心的。再说我是一个男的,能骗了什么去?”

    我知道大姐爱我关心我,因为母亲在我十五岁就因病离世。父亲不久犯罪入狱。抛下我和大姐相依为命。如今大姐已经成家,但对我的管教从没有放松。

    ”好吧,见一面就回来!”大姐拗不过我只得答应。”如果不对劲,马上回头。知道不知道?”

    下了车,我跟着杨玲走进了一个城市小区。她住在三楼,我们拾级而上。她对我说过,她在这个城市做一些小生意谋生。具体做什么生意,她没说。我没问。我相信她。好像她说什么我都相信,真是奇了怪。我想这就是缘分吧,缘分把两个天南地北从未谋面的人聚在一起。你想不相信都不行。

    ”铃……”她在三楼按响了门铃。

    门呼的一下拉开了,一个声音叫道”是玲姐回来了吗?我们都在等着你吃饭呢。肚子都快饿瘪了。”

    门口出现了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孩。脸色有些苍白,眼睛不大,眼神透露出古灵精怪的调皮。杨玲轻轻拍了拍女孩的头,对我介绍说:”这是家乡的一个小妹,上周才过来的。什么都好,就是太闹!”

    我们走进房间,女孩把眼光投向我,笑嘻嘻的说:”玲姐,你眼光不错。姐夫挺潇洒的!”

    杨玲啐了她一口,笑骂道:”就你没个整形,快去把他们都叫出来吃饭吧!我也饿了!”

    我这才发现,房间很大,大约有七八间卧房。每个房间都有人,有男有女。我有些奇怪,忍不住悄悄问道:”这些都是什么人,怎么和你住在一个房间?”杨玲沉默了一阵,缓缓的说:”都是一些穷苦的家乡人,家里没有收入,我就让他们来这里找活干,住在一起,是为了节约,也为了相互有个照顾。没别的意思。”我很想问她做什么生意,话到嘴边又憋回去了。吃过饭后,杨玲安排好我的房间,我到卫生间冲了一个热水澡,躺在床上关灯休息。黑暗中思潮起伏久久难以入睡。初夏的凉风不断的从窗口吹进来,吹在身上,竟然有一种很浓的寒意。

    第二天吃过早餐,杨玲拉着我出去逛街。我说,你不用做生意了吗?她笑着说,你刚来,我要陪你,天大的事放在一边。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温暖。暗想,她还是爱我的。知道体贴关心我。

    我们逛完街,折西向东,走进了一条胡同。我问杨玲去干什么。杨玲神秘的说,给你介绍一些朋友。我皱起眉头。朋友?什么朋友?杨玲说,别多问,一会儿就知道了。我心里顿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也许是杨玲让我尽快的融入她的生活圈子,让我的身份得到她朋友的认可吧。我想。

    胡同尽头有一扇铁门。我和杨玲推们进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很大的院落。两边栽了两棵硕大的桃树。树上花开得正艳。院子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一群男男女女排成几行,双手挥舞,口中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做什么。站在他们前面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眼神狂热,声音嘶哑,做着各种滑稽的动作。杨玲朝他叫:“王老师你好,我把我男朋友带过来了,麻烦你给他讲讲课。他什么都不懂呢!”

    王老师大步赶过来,走到杨玲身边,对我微笑:“欢迎你的加入,杨玲已经和我说过了你的情况。不要吃惊,慢慢你就知道,杨玲都是为了你好。我们所做的事业,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伟大的事业。”

    我吃惊的看着杨玲,又看了一下那个王老师,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杨玲刚要解释。王老师把她拉到一边,低声讲了几句什么。杨玲转身对我说:“你和王老师先聊着,我等一会来接你回去吃饭。”

    王老师找来两把竹椅,我们各自坐下。我的心犹如吊着两只铁桶,七上八下。

    王老师咳嗽了一下,清清嗓子,然后很严肃的对我说:“你想脱离贫穷,一夜暴富吗?”

    我连忙摇头,表示并不是不想。而是觉得不可能。

    他似乎看透我的心事,接着说:“一夜暴富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在现在,在这个以经济为中心的社会,早已经不是新闻,且不说明星一夜暴富,我们普通人,只要敢大胆思想,大胆去干,也一样可以实现。”说到这里,他问我一个问题:“你知道穷人为什么穷,富人为什么富有吗?”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又说道:“穷人就穷在这里,”他指了一下自己脑壳,“穷人就穷在思维,思想的狭隘,什么都不敢想,更不敢去做,所以就越来越穷,富人正好反之。”

    我仿佛觉得他说的有一些道理。

    他开始侃侃而谈:“现在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我们面前,只要我们敢干,就一定会成功。”

    我说什么机会如此宝贵。他说:“其实说穿了也不稀奇,很多人以为我们是传销组织,其实不是。我们做的是直销。何为直销?就是跳过一些不必要的商贩,直接到厂家拿货出售。我们这些人就是销售者。如果加入我们,就可以以最低的价格拿货,高价出售,里面的利润可想而知。当然要加入我们也是有条件的,首先要交入会费,一个人三千六百六十元人民币。”他顿了顿,说:“只要你成了会员,你发展更多的人来参与,你的空间就会更大,赚钱会更多,一夜暴富,你还觉得是神话吗?”

    我频频点头,似乎从未见过如此伟大的设想和构思,完全为之臣服不已。王老师对我显然很满意,对着铁门外拍了几下手掌,叫道:“杨玲,你可以把你男朋友带回去吃饭了。”杨玲满脸绯红的走进来,对我说:“我一直在等你,你现在才真正是我的男人,我们回去吃饭吧!”转过头又对王老师说,“谢谢你,王老师,你讲的太好了,我们穷人没有别的路,这是唯一属于我们的一条路,我们一定坚持到底,永不后悔!”

    从院子里出来,走到大街上,我再也忍不住说道:“杨玲,我真的看错你了,原来你约我见面,是骗我的!”

    杨玲格格笑道:“我骗你什么了?你这人好没良心,我给你介绍这么好的事业,你不感谢我,还讲出这样的话,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我说:“你以为你加入这个组织,就真的能一夜暴富?”

    杨玲瞪着我:“你不相信吗?你傻啊!你不就是我口中的菜吗?你这样的人越多,我一夜暴富的机会就越大。”说到得意处,杨玲哈哈大笑起来。一张好看的脸完全扭曲,变成了魔鬼。

    我恨恨的说:“是我自己蠢,还相信什么人间真爱,否则也不会巴巴跑到这里上你的当。不过你们也不见得有好下场,传销毕竟违法,被警察抓住,一样逃不掉。”

    杨玲大笑起来:“你这人真傻得可爱。传销组织为什么越抓越多,你知道其中的缘故吗?”

    我不懂。像白痴一样看着她。

    她说:“这里面有一个秘密,你们这些人绝不会知道的。就是,就是。”她的声音忽然压得好低,因为街上的行人有几个在回头看她:“就是国家在暗中扶持我们,表面上打打杀杀,其实都是做给别人看的。”

    厌恶,恐惧,紧张,同时抓住我的心。我知道我必须当机立断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这个可怕的女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眼看距离昨晚住的小区越来越近,我忽然情急智生,一个踉跄跪倒在地,双手捂住肚子,作出非常痛苦的样子。杨玲果然吓着了,连问怎么回事。我说估计水土不服,吃坏了肚子。让她扶我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坐下。趁她不备,一记重拳打在她的头脑勺上。她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倒了下去。

    离开杨玲,我急急如漏网之鱼,忙忙如丧家之犬,夺路而逃。冲上街头,拦住一辆的士,直奔赣州火车站。用手机在网上订了晚上十点钟的车票,逃进了火车站侯车室。在候车室的卫生间,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息。有人奇怪的看着我,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也不想理会他们,因为我知道杨玲清醒之后,一定会火速召集人寻找我的下落,她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所以我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藏在卫生间坚守不出。等候乘车时间来临。果然,没过多久她的电话打过来了。我不由自主的摁了接听键。里面立刻传来她得意的笑声,大笑道:“你跑不了的,到处都有我们的人,你如果识相,早点出来跟我回去,我们还是朋友。如果让我抓你回去,后果会怎么样,你可以想一想。好好考虑一下!”我吓得直哆嗦,连忙把她挂掉,把她在电话联系人中拉黑。

    夜幕悄然降临,我站在卫生间透过窗户向外看,在车站外面,灯火辉煌。果然有一些人探头探脑的寻找着什么。一件黑色的披风不时在他们中间往来穿梭。是杨玲!我的心弦再一次绷紧。虽然知道她绝对发现不了我,却依然有一种凉意在身上四处蔓延。这个毒蝎的一样的女人,但愿我永远都莫要再看见她!

    这种恐怖的感觉一直到登上列车,结结实实躺在车厢里里面,知道自己完全脱离出虎口,才一点点消失。第二天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车窗,照在我身上,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充盈全身。活着,自由的活着,真好!……

  • 0
  • 0
  • 0
  • 64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