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但那】人傀。

    【但那】人傀。【但那】人傀。【但那】人傀。【但那】人傀。【但那】人傀。【但那】人傀。

    【但那】人傀。

    只是有那么一瞬间,我确定是你,往后,却一直不敢肯定,爱你还是爱自己。

    【夫妻】

    丰奇略是一名傀儡师,他做的傀儡惟妙惟肖,逼真且强悍。

    很长一段时间,丰奇略都没有再制作傀儡,因为他的傀儡用于搏杀,总是易坏。不断的修补,让丰奇略倍感焦虑,可能每个匠人都不太喜欢自己的作品被破坏,哪怕它不可避免。

    燕幼仪是丰奇略的妻子,今天,她又收到丈夫送的雕花,美极了!

    她将雕花小心翼翼的摆在特制的柜子上,就连那个装花的柜子,也是丈夫的作品,整个房间,布满了丈夫仅有的浪漫——雕花。

    但燕幼仪更喜欢真花,她曾跟丰奇略说过自己喜欢花,喜欢花的香味。

    结果,她却收到了满屋子的雕花。

    可能有时候,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去喜欢对方,却忘了对方是否真的需要。

    【生活】

    今天是丈夫停工的第二年,家里的积蓄已然见底。

    “不做,你回去吧”

    又有人来求丰奇略做傀儡了,这个家伙燕幼仪认识,杀手榜第四的杀手,代号“天”,他要做替身傀儡,这种傀儡会让人误以为对方已经死亡,是保命的手段。

    但这种傀儡也最易损坏,基本上是用一次就坏一次。

    “嫂子,帮忙劝劝”

    天看到燕幼仪过来,说道。

    燕幼仪走到丰奇略的身边,告诉它今天已经没有米下锅了。

    丰奇略踌躇了一会儿,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先交一半定金。”他说。

    那天,丰奇略将自己锁在制作房里一天一夜,做了一夜的傀儡,交货的时候,天兴奋极了,这个傀儡和他太像了,神态,五官,身材,无一不是完美无瑕,天像抱着孩子一样把傀儡收了起来,然后离开了。

    第2天, 燕幼仪没有收到雕花。

    月末,丰奇略收到了一组碎片,落款是——天。

    我爱你,所以为了你我宁愿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

    我也爱你,但为了生活我不得不逼你做你不喜欢做的事情。

    但是不快和裂痕,都藏在我们的爱情里。

    【坚持】

    今天,又有人来求丰奇略做傀儡了,这个家伙丰奇略也认识,杀手榜第三的杀手,代号叫“地”,他要做一个潜行傀儡,这种傀儡可以从地下进行突刺,杀人于无形,但因为长期在地下穿行,同样十分易坏。

    长期的营养不良让丰奇略十分清瘦,明明只需要做一些傀儡就能改变现状,但丰奇略却再一次拒绝了。

    地来到了旁边燕幼仪的屋子求助,却看见燕幼仪正在组装着傀儡,夫妻这么多年,陪伴丈夫的时间里,她学习到了很多。

    包括,制作傀儡。 

    地请求燕幼仪帮他制作一副潜行傀儡,出三倍的价格。

    燕幼仪看着丈夫憔悴的身体,燕幼仪勉强答应了。

    因为技术不够精湛,燕幼仪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做这一个潜行傀儡,交货的时候,地看到傀儡颇有丰奇略制造的影子,高兴极了。

    地付了钱,离开了。

    一旁的丰奇略发现了傀儡的不稳定,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想着或许经历些挫折,你会明白,我现在的心情吧。

    我爱你,你不喜欢做的事,我帮你做。

    我也爱你,哪怕你觉得我坚持的,只是因为我不愿意。

    【失去】

    早上,两人吵了一架,丰奇略不记得起因是什么了,衣服邋遢,还是没给礼物什么的吧。

    生活在武侠世界,所谓的神雕侠侣之下,也并没有每天郎情妾意的甜腻,滚滚红尘,看不破可能是我对你唯一的执念吧。

    丰奇略说很多话,大概是把所有的不满全都说了吧。

    你不懂我的坚持啊。

    你不懂傀儡。

    不懂我。

    之类的。

    燕幼仪也说了很多,也许不是全部的不满,但是她也记不太清楚了。

    我不喜欢雕花。

    生活不过了吗?

    想要个孩子。

    之类的。

    然后,燕幼仪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她独自呆了很久,看着满屋的雕花,突然她又觉得这个男人是爱她的吧?虽然,她不喜欢,但这满屋的花不就是证明吗?女孩子,在恋爱里,总会比对方早踏出原谅的那一步,对吧?

    丰奇略呢,气大概生了一早上的气吧,随手做了一个雕花,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么生她的气为什么还要做雕花,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丰奇略已经雕完了,还是那么一丝不苟,生动逼真,大概,比以前所有的雕花都要漂亮吧。

    拿着雕花,站在燕幼仪的门前,却没进去,他总觉得,这不是自己的错吧。

    然后门开了。

    两个人对上的第一眼,丰奇略的眼神有些倔强,约是不想服输。

    燕幼仪呢,或许从开门见他的那一刻起,他大抵又能确定,这个男人还是爱他的吧。

    然后。

    如果没有那突兀的寒光,这大概会是丰奇略和燕幼仪夫妻生活中千万个雷同中的一点亮光。

    刹那间,精致的傀儡从地下潜遁而出,匕首刺穿了她的心脏,鲜血顺流而下。

    “不……”

    丰奇略声嘶力竭的大喊。

    随后,满屋子的雕花炸开,每一朵的叶片都像是一根离弦的箭一般激射而出,杀手榜第一杀手绝技,火树银花,铺满了这隐居之地的每一个角落,杀了来犯之敌。

    地,凶手是地,但他早已经在封奇略的杀招下变成了血人。

    仅仅是因为,燕幼仪的傀儡做得不好,让地的任务失败了。

    呵,什么破理由。

    甚至都比不上幼仪在青菜里放多了盐。

    燕幼仪躺在他怀里,使劲的蹭了蹭,这大概是他抱得最认真,最紧的一次了吧,没有想傀儡,也没有想机关,眼里只有她。

    嫁给他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一开始,大概是不讨厌吧。

    仅此而已吧。

    那天。

    燕幼仪,死了。

    我爱你,本想为你遮风挡雨,却不料淹没了你一辈子。 

    我也爱你,一开始,我确定是你,往后,生活种种又让我迷失。我不能确定,不敢确定,毕竟,生活是那么的枯燥,难行。好在是我先看到了结局,所以,请好好爱自己。

    【爱情】

    今天,又有人来求丰奇略做傀儡了,这个家伙丰奇十分熟悉,杀手榜前四的杀手,代号叫“玄”,他要做一个防御傀儡,这种傀儡可以正面进行防御,吸收伤害,当然,易坏,非常易坏。

    玄是丰奇略和燕幼仪的朋友,听说了两个人的事,下葬的那一天他还去送了一朵白花,因此对于傀儡,他也没报什么希望。

    当他来到隐居之地的时候,却看到了让他震惊的画面,丰奇略燕幼仪两个人坐在台阶上喝茶,有说有笑的,羡煞旁人。

    燕幼仪活过来了吗?

    并没有。

    所以,眼前的燕幼仪只是丰奇略做的一个——傀儡。

    思念成疾吗?玄想。

    或许吧,丰奇略给自己做了一个燕幼仪的傀儡,传说中,天下第一傀儡,燕幼仪。

    更奇怪的是,对于玄想要做傀儡的提议,丰奇略轻易的接受了,没有拒绝。

    此后,再多的傀儡封奇略再也没有拒绝过。

    他再也不送他雕花,而是每天采下院子里的鲜花送给她。

    他再也不沉溺于傀儡房,而是更多的陪在燕幼仪的身边。

    努力赚钱,努力养家。

    然后,她发现,自己竟爱上了自己。

    或许,你的爱,并没有属于任何人,只属于你自己。

    【终】

    今天,没有人来求丰奇略做傀儡了,但却有一个十分熟悉的家伙,杀手榜排行第二的杀手,代号叫“黄”,同样是傀儡师,听说丰奇略做了一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傀儡——燕幼仪。

    “所以,你是来抢的?”

    “对”

    黄放出了自己的防御傀儡,潜行傀儡去攻击燕幼仪。

    他想试试这个传说中独一无二的傀儡是怎样的,但却被丰奇略本人几次三番的阻止了。

    丰奇略完全没有让燕幼仪参战的意思。

    “既然如此,我就先杀了你,再看看你的傀儡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黄本就实力强悍,说是第二,但那是丰奇略退隐之前,而今,此消彼长之下,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超越了丰奇略。

    天罗十八刀,刀刀入人魂。

    终于,丰奇略不敌倒地,

    一刀之后,丰奇略的身躯散开了。

    黄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丰奇略,竟是个傀儡。

    这么说,你……

    黄看着传说中的完美傀儡燕幼仪。

    只见她缓缓的站起身来,提起长剑,纵身而来。

    一剑,只是一剑,就割断了黄的咽喉。

    燕幼仪看着破碎的丰奇略。

    谎言,似乎成了真。

    那一天,我做了一个燕幼仪,凭借我多年的技术,她竟与我心中的燕幼仪一模一样,只是我问他:“幼仪,今晚吃什么?”

    整整一整夜,我等了整整一整夜却没有听到她的回答。

    然后我意识到,我的燕幼仪缺了一颗心。

    彷徨,无措。

    然后,我化作了她,胭脂,水分,甚至身体。

    最后,燕幼仪活了,丰奇略,却死了。

    那时候我终于体会到了幼仪对我的爱,但是我,却不存在了。

    往后的朝夕相处,我甚至不明白,我究竟是爱你,爱是爱自己。

  • 0
  • 0
  • 0
  • 22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