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我怎么可能不原谅,你大大咧咧的离开,不经我同意又回来

    我怎么可能不原谅,你大大咧咧的离开,不经我同意又回来我怎么可能不原谅,你大大咧咧的离开,不经我同意又回来我怎么可能不原谅,你大大咧咧的离开,不经我同意又回来我怎么可能不原谅,你大大咧咧的离开,不经我同意又回来

    文|王家颖

    最好听的心里话:我既感动于周林的情真意切,他和赵贞茹形影不离穿梭在林荫小道,图书馆,荷花池,食堂,不问节令变更。同时我又为他很久都没有得到回应的付出感到怜惜,在旁人眼里,他们已然早已是令人艳羡的情侣,而只有他自己体会得到这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令人进退两难的折磨。多次明里暗里向赵贞茹示意心中积聚已久的公开秘密,都被她拐弯抹角岔开话题,每一次心瓶装满的向往都被摔得支离破碎,他明明是万夫莫敌的常胜将军,却在感情的这块阵地上败得溃不成军。

    01   

    柳树又抽出了新芽,同行几个人长吁短叹“不经意间”竟是这么短暂。就像我,明明大学已毕业三年,却还一直沉浸在校园初来乍到的幻想中。同样,周林一厢情愿喜欢学姐,在她后面屁颠儿跟着,最后花钱为学姐堕胎……这也是三年前的事了。

    被时光硬生生隔开的这三年,一面未见,我们在各自的生活地图上圈圈点点。每每念起周林,像是一首平仄相间的绝句,意犹未尽,屌丝多情。

    从寝室起床到上课教室,周林只需要短短五分钟,飞驰速度至少是我们寝室一行人的三倍。起床后,他一边刷牙一边撒尿,哼着小曲,膀胱的收缩与口中牙刷左右交替的节律保持高度一致,一泡尿的功夫,便是一整天生如夏花绚烂的一瞬。这样说并不是空穴来风。

    我们寝室独立卫浴,即使这样,周林床位仍然离最南面的洗手间最远。“最远”这个词当时在他心里只是一个心理变量,因为至多只有五米远。就是五米远的距离,让众人对周林的“耐力”既刮目相看,又甚为不解:明明前一天晚上睡觉前就已经是尿意正浓,我伟大的室友周林不知道采取怎样五迷三道的手段把膀胱照顾得服服帖帖,翌日早上课前五分钟才撒尿与刷牙齐头并进,哼着小曲,抖着两只小腿,享尽人间厕所之欢。

    当我在生活的地图上遇事一筹莫展之时,周林一边刷牙一边撒尿时的至理名言还常能使我另辟新径,如释重负:难道活人还能被尿憋死?

    周林的床位在门背后上铺。有人回寝室时,推开门的刹那他都会睡眼惺忪伸出脑袋探看来者是何人,眼神交会后继续昏睡意淫。有时候室友推门的劲稍微过猛,门沿顺时针方向转动约135度,就会不偏不倚砸中周林脑袋,这是因为他在睡觉时有一个异于常人的动作:把头伸出,超过床沿边界,整颗狗头,不,整颗人头悬挂在空中,状似倒立。我们问其原因,周林当时神神叨叨说,那是老子在《道德经》中悟道的方法,一脸虔诚说如果我们想早日得道成仙,他便不辞辛劳亲自授教。众人异口同声:“老子”俗世常人,还五根不清,呜呼哀哉,还是算了。恍恍惚惚三年稍纵即逝,周林口中“此老子”是否是“彼老子,”现在仍然是一个值得考究的哲学问题。

    02

    周林的无厘头使得他在任何场合都熠熠生辉,左右逢源。大二开始,班长一职连任三届。每遇靠点名才能留住学生的老师,他竭尽全力帮翘课的同学打掩护,这些同学对他感恩戴德,深受大家信任,组织能力也实至名归

    那天,空气仿佛能被一根烟头点燃,伏天的太阳用它炙热的“心情”照顾得整个校园火急火燎。这天周林仰躺在床上,两腿之间角度约莫45度,笔记本电脑置于肚子,一丝不挂,标准的“人”字形。也是这个偶然的机会,惬意的造型,与送水大叔意外形成了千丝万缕的关系,让人又惊又喜的是,大叔还兴高采烈与周林达成口头协议:免费为我们寝室提供一个月的饮水。因此周林名副其实包养了我们一个月。

    那天,送水大叔一刹那推开寝室门,周林双眼炯炯有神,目不斜视沉浸在毛片中,那里坚挺如柱。周林尴尬笑着,轻声细语问大叔要不要一起“学习学习。”送水大叔家有娇妻,当然不会心急如焚,只是慢慢将头偏移过去。他魁梧的身躯还不至于能够与床齐平,该死的电脑屏幕反光,即使这样,大叔还是与周林通过空气中特殊的介质孜孜不倦言谈着。

    “请您帮……号寝室送水,”不多时,送水大叔电话铃声响起,真是大撒风景。

    “把你内存卡给我,给你下载好,明天过来拿,”周林望穿大叔意犹未尽,嬉皮笑脸对他随口一说。

    “内存卡容量太小,回家换一张大的,你电话号码多少,明天再过来。”

    送水大叔约莫35岁,不会使用电脑,更不知道何为U盘,他智能手机的保护壳是翻盖式,也许是使用时间较长,手机边框有些许掉漆。

    着携着带周林的盛意,大叔如获至宝存了周林电话号码,满心欢喜给刚才来电的寝室送水去了。

    翌日中午一点钟,寝室七个人睡意正浓,此时周林的来电铃声响起,“千年等一回,等一会啊……“一首《千年等一回》唱得我们咬牙切齿,真想把周林大卸八块。我们一起咒他看毛片电脑中病毒。

    “在,嗯,好的。”接通电话后,我们只听到周林捂在被子里回答了四个字。

    十五分钟后,有人敲门。是送水大叔如约而至,音调很高,不管其他人的昏昏欲睡。把大容量内存卡递给周林,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弄丢,大容量就此一张。商定好“交货”时间后大叔便兴高采烈扬长而去。

    那几天,数次听到火急火燎大叔“催货”的来电。周林的回复是我们寝室水快喝完了,送水的时候顺道到寝室取内存卡。不是周林没有“现货”,就是比较懒,没有把这件“毛事”搁在心上。其实,D盘早就满了。

    一室友灵机一动玩笑:既然我们周林同学宅心仁厚,资源共享,何不让送水大叔给点回报?

    “送桶水喝吧!”众人心有灵犀。

    大家最初的损意,让大叔送桶水喝只是一种不正经的调侃。

    几天后,急不可耐的大叔快步流星来寝室取内存卡,两人相谈甚欢,与周林聊了很久后,得知他是独自经营一家桶装水店。最后,整个寝室被周林包养一个月的事情就永久载入了我们放浪不羁的流年。后来每次路上与送水大叔偶遇,两人就会寒暄一阵,或相视会心一笑,笑的含义只有他们彼此才懂。

    毕业以前,周林一直对大叔资源共享,两人“不正当”的微妙关系始终没有改变。但是周林变了,变得不再一边撒尿一边刷牙,变得“敏而好学”,变得早出晚归,变得伤痕累累,变得痛切心扉。

    因为,他遇见了赵贞茹,一个风一样的女子。

    03

    九月份,开学第一周,也是周林大二第一周。步行街人群熙熙攘攘,各种风味小吃让人垂涎欲滴,五颜六色的裙子款式各异。周林和一室友的肚子早就饱食得圆圆滚滚,气定神闲欣赏着比肩而过的姑娘,还不时还对她们的浓妆淡抹品头论足一番。

    “你们也来逛步行街了啊,我是你们学姐,叫赵贞茹,和你们室友何宇是老乡。”

    “学姐好,你们逛多久了?”周林略显惊讶又怯生生回答刚才从后面轻拍他肩的学姐,把思绪从施了粉黛的姑娘身上牵拉过来。

    同比肩而过的姑娘相比,学姐没有一点描眉画目的痕迹,五官端正,单边酒窝,看起来就很娴静。这是周林对学姐初识的第一心理画像。与学姐同行的还有另外一名女生,应该是学姐的室友。他们微笑示意算是打过招呼了。

     “你们有多余的钱吗?我看中了一个包,带的钱不够,差150块,回学校明天还你。”

    周林身上只有100块,还有50是向同行室友借的。

    周林在学校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位学姐,更不知道她的名字。学姐向他借了钱,也显然不知道他的名字,因为轻拍他肩膀的时候是“你们,”而不是直呼其名。学姐准确无误地叫出他室友何宇的名字,才使他敢大胆倾囊而出羞涩囊中仅有的100。

    翌日,学姐把钱给何宇,转还了周林。

    周林从何宇口中了解到,学姐与何宇家离得很近,她平时早出晚归泡在图书馆,校级院级形形色色的活动基本不参加。周林心里嘀咕到,难怪没有更早一睹学姐芳容。

    周林与学姐赵贞茹学姐仅一面之缘,所以谁都没有跨出主动要对方联系方式的第一步。另外,开学第一周,周林忙不迭地整理班务,不知不觉很快在脑际中弱化了只有单边酒窝的学姐。

    约莫一个月后,周林在教育心理学课堂上百无聊赖刷QQ,系统提示他可能认识的人,其中就有赵贞茹学姐。周林主动申请添加了好友,这一次,他不再是赵贞茹流年中的局外人,因为她,周林在爱情的漩涡被割得遍体鳞伤。

    04

       “下了好大的雨,回不了寝室,肿么办?。”九点半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周林看见了学姐在QQ空间发的动态。

    “学姐,你在图书馆等我,亲学弟给你送伞过来。”

    与学姐第一次比肩漫步,是在滂沱的雨中,须臾的时间学校主干道积水就漫过了脚背。倾盆大雨之际,周林将学姐送到寝室楼下,折返到自己寝室后,一双鞋早已浸满了水,裤脚也湿透了一半。

    其实,雨点过大,同样没有饶过学姐,一双鞋湿漉得通透。也许伞的唯一作用就是串联了两颗彼此陌生的心,使这场雨变得与众不同,从而铸就了是暗恋开始,暧昧的升华,一场若即若离的发酵。

    一场雨牵线,将周林饱食终日的慵懒削得所剩无几。他开始早出晚归,屁颠儿屁颠儿跟在学姐后面,泡图书馆,陪学姐逛街,吃饭。

    有一次寝室聚餐,饭后已是掌灯时分,不过夜场才刚刚开始。接下来的项目是K歌。玩筛子,划拳……喝酒作为惩罚。

    周林是出了名的一杯倒,每次都是我与何宇搀扶他回寝室,这一次也不例外。

    扛着周林踉踉跄跄到校门口后,我和刘宇将他置于旁边的草坪上,我俩到边上的小卖部买槟榔和水果。眨眼的功夫,周林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估计是想尿,憋不住了,离寝室也很近,就先回寝室了,”刘宇说道。

         回到寝室,厕所里没有周林的撒尿声,打电话也没接。我和刘宇一个箭步从五楼冲出去寻觅他,看见周林坐在一楼楼梯间,低着头。我们再次搀扶起周林,深一脚浅一脚踩在楼梯踏步上,很难相信他是刚才独自一个人从学校门口歪歪斜斜到一楼人。

    “你刚才干嘛去了?”

    “给赵贞茹买奥尔良烤翅。”

    我和刘宇面面相觑,妈的,自己都烂醉如泥了还不忘给家里的媳妇儿买烤翅。

    不知怎的,我一大男孩,眼睛鼻子充斥着酸溜溜的味道。

    我既感动于周林的情真意切,他和赵贞茹形影不离穿梭在林荫小道,图书馆,荷花池,食堂,不问节令变更。同时我又为他很久都没有得到回应的付出感到怜惜,在旁人眼里,他们已然早已是令人艳羡的情侣,而只有他自己体会得到这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令人进退两难的折磨。多次明里暗里向赵贞茹示意心中积聚已久的公开秘密,都被她拐弯抹角岔开话题,每一次心瓶装满的向往都被摔得支离破碎,他明明是万夫莫敌的常胜将军,却在感情的这块阵地上败得溃不成军。

    “给赵贞茹买奥尔良烤翅。”赵贞茹,赵贞茹,赵贞茹,只有情感预热到某种厚度才会直呼其名吧。

    寒假,赵贞茹接了家教,住在学校很久,周林则放假回家,只有晚上九点以后才能从电话中听她简单清点白天的趣闻轶事。

    赵贞茹不知道在家的周林这时正在集聚我们三五损友精心筹备表白的事情,气球的颜色,蜡烛摆多大的心形,那家花店的玫瑰更精致,说些什么……

    05

    三月份,风的骨头还是很硬,打在人的脸上冷若冰霜,那又怎样,在周林炙热滚烫的心的面前仍不堪一击。赵贞茹寝室楼下挤满了直打哆嗦的同学,她绞尽脑汁也不会想到半个小时后她会是被表白的女主角。

    不时有人发出哀怨,说神秘的女主角怎么还不如现身,冻得两脚拔凉。众人像是在等待表白的气氛驱走空气的冰冷。

    “来了,”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众人齐刷刷将头转过去。

    赵贞茹被我们班两个女生推搡过去,站在蜡烛围成的心形中间,看到早就伫立在里面的周林,她俨然知道眼前的一切了。

    “答应他,答应他……”众人齐生高喊。邻近几栋楼窗户全是探出的脑袋。

    周林手捧红色玫瑰,口若悬河道出了演练千千万万遍的表白金句。

    起初,赵贞茹的嘴唇将启未启地看着写满一脸期待的周林,始终一言未发。在众人一阵又一阵的高喊中,她努力征服像是麻木似的面部肌肉: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

    “有男朋友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不知道?”周林在心里自问,任他如何寻寻觅觅也搜寻不到这些问题的蛛丝马迹。

    周林还未从疑问中抽脑出来,赵贞茹旋即折身上楼而去,众人也在一片长吁短叹中消散开来。

    周林回到寝室,我们尾随其后。那晚,周林喝了很多酒,我们都没有睡觉。

    周林半醉半醒不止一次在洗手间上吐下泻:他誓死下辈子要做女人,五大三粗的女人也行,没人爱的女人也行。因为女人有第六感,他就能够预知赵贞茹是何时有男朋友的了,也让他早点知道赵贞茹原来不喜欢红颜色的玫瑰。

    我安慰:女人的第六感也不准,是女人用来吓唬男人的,子虚乌有,你看沧桑世道,仍然有不少女人被劈腿。

    周林振振有词反驳:那部分女人仅仅是为数不多,第六感发育不健全的不幸者。

    我顿时语塞。

    在世间所有的情感面前,我们都显得太过势单力薄,亏盈不由你我。如果有一部分女人因第六感发育不健全而遭遇不幸,那么也必然有一部分男人因为爱得深沉而招致悲伤以维持平衡。有一天,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一个人像你以前一样爱得尽力,被伤得心痛难熬,打破平衡,你才得以拯救,不过,也许需要很久很久。

    06

    很多同学开始忙得焦头烂额,准备考研,考编,出国。学长学姐的经验使我了解,大三下学期至关重要。周林准备考编,与他父母想法如出一辙,他自己也清楚知道家里光景不好。而这半年以来,赵贞茹渐渐淡出了周林的视野,越来越模糊。

    大三课很少,周林除了白天勤勤恳恳复习准备考工作外,晚上还在酒吧兼职,6点至1点。调音,开酒……他很快轻车熟路。

    “你来这里上班没有多久吧,” 晚上十一点,一名女士问周林。

    “三个月。”

    听了周林的回答,她没有再只言片语,离开了酒吧。

    “还记得我吗?”周林第二次见到这名女士,是三天以后。周林把她领到卡座,聊了数句。女士保存了周林的电话号码,说以后还会常来。

    那段时间,梦子每天都去周林上班的酒吧喝酒,一个人。

    梦子,是她的名字,存周林电话号码的那天晚上发短息告诉他的。慢慢地,周林与梦子更加熟络了,客人少的时候他们聊很久。

    “你身上没有学生爽朗的朝气,眼睛噙满了本不该有的老气横秋,”31岁的梦子说完后,举起杯子,故意把头仰得高出平时很多,慢慢悠悠喝了剩下的半杯啤酒。这天晚上,周林酒意微醺,昏昏暗暗的灯光没有能掩盖住过往情深的记忆,反而将深埋心底的赵贞茹向她倾吐出来。

    梦子喝得很多,是周林搀送她回家的,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她家离他上班的酒吧这么近。

    周林一路若有所思,思量出电梯口时梦子说的那句含糊不清的话。

    周林不知不觉到了寝室楼下,才12点。那天客人很少,梦子又喝了很多,经理应允周林送她回家,提前下班。

    随后几天,梦子都没有再去周林上班的酒吧喝酒。他琢磨认为,大概是梦子上次喝得太多,有点自以为难堪吧。

    一天下午,周林还没有走到校门口,就远远看见校门口左右踱步的梦子,他加快步伐迎上去。

    “梦子,你怎么在这里?”周林略微有点惊诧。

    “等你,已经来

    了30分钟了,打算给你打电话,估摸着你可能在图书馆,这个时间你也差不多上班了,就……。”

    “有什么事情吗?”没等梦子说完,周林就打断了她的话。

    “请你吃饭,我帮你向你们经理请假了。”

    周林在心里犹豫不决,但看着梦子精致的妆容,就知道必定描眉画目了很久,盛装出席,对她来说应该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吧。细致的周林换位想来,就答应了。是的,也许周林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是何时变得这般心细了。

    07

    往梦子家方向去的路上,周林以为她有东西落在家里了,取过后再折返外面餐厅,便只顾亦步亦趋跟随而去。到梦子家后,他才幡然醒悟:梦子请他到家里吃饭。看着满桌子的菜,周林垂涎欲滴。

    周林尽管狼吞虎咽,可上次送梦子回家,在电梯口她含糊不清的言语声一直萦绕在他心里。

    “你老公出差了吗?”他拐弯抹角问梦子。

    “离婚了,”梦子平静回答。

    “应该刚离婚不久吧。”

    “你怎么知道得如此细致?”梦子有几分意外,自己离婚的事情,可从来没有告诉过周林。

    “上次喝醉送你回家,在电梯口你自己说的。”

    周林现在能够确定梦子上次在电梯口半醉半醒说的确实就是离婚的事情了。他想,以往梦子都是浅尝辄止,那天应该心情极差才喝那么多吧。

    吃完饭回到寝室时,快11点了,周林发现包里多了2000块。

    几天前,梦子不小心听到周林在电话里告诉父母想报公务员考试辅导班,这么多天过去了,周林都没有提过此事,想必是暂时钱不够。梦子说,先借给他。

    周林认为辅导班不急。第二天,他当面把钱还给梦子,最后还是被梦子说服了。收下梦子的2000块,第三天,他就辞职了,报了公务员辅导班。

    周林在酒吧兼职这几个月,除过够生活费的钱,余下的都给家里了。

    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梦子包养。如果辅导班没有倒闭,是不是就不会像这样转弯,是不是就不会违反红灯停绿灯行的准则。梦子给他买名牌衣服,最新款苹果手机。起初周林都拒之不收,不久后,他的举止判若两人,不时还主动向梦子索要。令梦子感到好奇的是,送他的东西很少看见他用。

    08

    已经花光所有力气将对你的情愫压制心底,只要你对我不闻不问,我就假装不会想起。可于你,我的眼泪始终脆弱无比,不管哪时,你都能轻而易举唤醒对你的记忆。

    打望着来电显示,周林眼睛硕大无比,即使来电不是电话簿里有名字的联系人,可这个号码直到现在还倒背如流。

    “我怀孕了,”赵贞茹啜泣。

    不知为什么,那时周林来不及回想曾经她的若即若离,口里唯一念叨的就是她不要出事。

    周林箭步飞驰到赵贞茹宿舍楼下。“我分手了,还怀孕了,”赵贞茹仍在呜咽。

    曾经深爱的女孩怀孕了,没有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再次站在她面前,爱情上的心如刀绞,也许说的就是此刻的周林吧。

    翌日很早,他陪同赵贞茹去医院堕了胎。那段时间,周林给她买了很多东西,每天都要带她去外面吃饭。周林说,食堂饭菜营养不好。

    后来,周林从赵贞茹室友口中得知了她前男友上班的KTV,几天后,他叫了寝室几个哥们把她前男友狠揍一顿,砸坏了包房的东西。前男友闹到学校,周林陪了4000,记过处分。

    周林半个月没有再去见梦子,他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一天下午,周林和赵贞茹在学校门口逛超市,不知道前一天吃了什么,拉肚子上吐下泻。期间,周林从洗手间出来后在原来的地方没有看见赵贞茹,左顾右盼,她现身于20米远处的货架后面,目光呆滞朝他靠近,一直沉默不语。周林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摇头回答。

    周林不知道赵贞茹是在思量15分钟前梦子的话语,他更不知道其实梦子一直清楚,他把她送他的东西折价转卖给酒吧同事的事情。

    医院堕胎,带她吃大餐,砸坏KTV包房赔钱,周林至始至终都没有让她出一分钱,现在赵贞茹一切都一清二楚了。街道上她低倾着头,后面两步之遥的周林亦步亦趋相跟着。是的,两步,明明很近,中间却横陈万水千山。曾经在周林眼里,她熟悉又陌生,而现在他们扮演角色互换。

    周林上前牵着赵贞茹的手,一直走,不说话。

    ENDING

  • 0
  • 0
  • 0
  • 50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