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相见不如怀念

    相见不如怀念相见不如怀念相见不如怀念

    科技改变生活。

    “但有些时候,不是越改越好。”新文嘟囔着说。

    好不容易才爬上中岩市的中寺牛头窍,正准备冲刺上寺,登上丹梯危楼去看那“岚开秀岭浓于画,云散清溪曲似环”、“香云缭绕丹梯外,花雨缤纷碧涧隈”的美景,“滴滴滴”,微信信息提示音突然响起。从包里掏出手机来看,上面是乐老师的信息:“箭总一行已到眉山,请速安排人接待。”

    新文这才想起,集团老箭一行五人,说好了今天来眉山,但是晚上,自己爬完中岩寺回去正好,怎么提前了?

    和乐老师通电话,原来是老箭在成都觉得无趣,想早点来吃东坡肘子,所以把时间前移大半日。新文只好和陪同的人告辞,怏怏不乐地下山,打道回眉山接待箭总。

    其实,新文所在的“集团”是个不产生任何效益或者说自己得不到任何实际好处的“社团”,甚至连“社团”也说不上,仅仅只是一个大家都有些喜欢写诗赋词的“集体”,被远在中原的老箭利用微信聚拢起来,建了一个微信群,听说还有一个QQ群,大家在里面乐呵乐呵,相互吹捧,自得其乐而已。

    老箭极会来事儿。

    从后来看到的简介上,新文知道老箭原来是当兵吃军粮、后来上过战场立了军功,再转业至地方做到副厅级退休,因为“天生爱好古诗词”,经常写些身边人身边事,把在单位内部发现的好人好事也用“格律诗词”写下来,大家就都公认老箭有文化,是个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老箭后来成了“著名作家、诗人”。

    老箭退休后,突然发现,自己写作的那些诗词传读的人渐渐少了。更让人生气的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居然说老箭写的是“打油诗”,当然也有说写的是“古风”。委婉的也有,只说“韵脚欠妥”、“个别字句平仄有问题”。老箭有些生气:“都说写作这事儿,越写越精,为嘛我越写越往后退?以前蹲厕所随便一憋,一首精美绝伦的诗就写出来了,不但微信朋友圈、公众号上发,连那些《诗刊》、《典藏》都争着约稿。如今自己退休莫得事做,时间充足得很,正准备大展宏图,在写作这条路上再创辉煌,你几爷子就说我不行?是我没当官了吧?”

    老箭岂是愿意任意服输的人?

    靠着平日里的写作功底,老箭很快拉起一帮志同道合者,建群办社,按照干部编制,也参仿了部队建制,组建了“全球华文写作社团”,自任社长,下设副社长、分社长、各大办公室。通过短时间运作,“社团”迅速发展壮大,大家踊跃交流写作经验不说,还频频投来作品稿件,要求刊登。

    老箭申请的微信公众号一日一刊,还是稿多如牛毛,读者日众,关注量攀升。老箭见机眉头一皱,马上心灵所至,通过先前任职时留存的关系,申请了一个书号,开始大张旗鼓地征稿收稿,为大家众筹出书。

    微信群里有的是附庸风雅者,也有一部份在读、在职的文学爱好者,需要“印在纸上的字”去做敲门砖。所以老箭变“箭总”,书印了一套又一套。这下,箭总的崇拜者重新多起来,腰包也在万众喝彩声中,不知不觉地鼓起来。箭总审时度势,马上把爱好变成职业,决心要在新行业再大干一番。

    新文就是在这时认识乐老师的。

    乐老师是省城地震局的一位领导,也是箭总曾经的部下,平日里的爱好是摄影和写作。新文第一次看见乐老师写的诗,还以为乐老师是个年轻帅哥或者漂亮美女,哪知通过诗歌下面的微信联系,乐老师原来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头!

    新文倒不计较,自己已经结婚,也不跟人耍朋友,老头小伙无所谓。渐渐地两人谈的话题多起来。乐老师的幽默风趣和为人处事,让新文这个才出校门上了几年班的小女生受益匪浅。乐老师给新文介绍了很多写作平台,当然包括箭总的“全球华文写作社团”,后来这个名字变更为“全球华文创作集团”。

    不知道是自己年轻的头像吸引人还是自己写作水平确实高,新文由乐老师介绍加入箭总的微信群三天,就被箭总慧眼识珠,提升为集团副秘书长;还没有搞清楚集团内部架构,新文又被升任为集团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自己写作的诗歌、小说接二连三地被发表在集团微信公众号上。

    还以为自己遇到了贵人,可以换个地方到“新办公室”上班,但问了几次“集团”情况,都没有得到箭总答复。又以为至少可以得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兼职,新文却接到箭总的信息:“鉴于目前集团为全球华文创作者提供的刊发作品书页有限,凡刊发于本集团微信公众号上的作品优先刊发在集团纸质书籍上。你的作品在遴选之列,请按每页购书一本计,购书价格每本一百元人民币,内部优惠八折,多购多刊,累计一百本以上,可在编委列名……”

    新文大吃一惊: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文字,不但没有稿费,如果编入集团出版的书,按照一页30行诗或者800个字符的标准,再乘以八折后的价格,大概一首诗八十元、一篇散文三四百元、一部小说上千元,这倒底是买还是卖?自己一个月是有七八千块钱的工资,但要缴房贷车贷还要时不时出去旅游,连化妆品都要在“双11”抢购,对这自讨苦吃的“爱好”便有些不以为意,老公也打趣自己:“你不是副总编吗?副总编还是要倒拿钱在自己出版的众筹书里发文章?要不你出本自己的专著吧!”

    箭总看新文对在众筹书里发文不闻不问,提示了几遍,又把新文提升到集团副总编的位置,还在一期微信公众号刊发新文的作品时,特别加了个“编者按”:“本集团美女作家新文,近年来笔耕不缀,创作出的优质作品不但得到国内外名家指点认可,还屡屡刊登于国内国外知名媒体……”

    新文实在不好意思箭总这样抬高自己,就发信息给箭总:“箭总,我的作品想积集出版,就不再在集团众筹出的书里占用宝贵的页面了。”

    “好,我马上来和你谈出版事宜,专门给你提供一个书号。”箭总很快回复,并且附上旅行计划安排。

    叫苦不迭的新文哪有钱自己单独出书?再说自己那些文字真印成书,不知道是不是会笑掉读者大牙?老公冷笑:“你玩玩可以,但拿钱印书,第一是占用国家资源,第二是给读者眼睛增加负担,这第三嘛,可惜了你辛辛苦苦上班挣的那俩钱……”

    但箭总要来和自己见面洽谈啊,怎么办?

    “谈谈谈,这哪是谈出书啊?”新文老公忽然严肃起来。

    “不谈出书谈啥?”新文莫名其妙。

    “还不是你那微信头像惹的祸!”新文老公皱眉,不悦起来:“穿睡衣也就罢了,还画那么浓的妆,不是明摆着勾——引么?”

    新文一看,自己的微信头像确实春光灿烂,特别是那沟壑,让人遐想无限,脸立时红了。

    “箭总是个正经人哈,虽然他是想让我出钱,但没有其他意思。”新文划拉着箭总的微信头像,让老公看。一个戴着眼镜的文质彬彬的男人,正气而且富有感召力,无论如何也不会和猥琐扯上关系。老公明摆着多心了。想了想,箭总既然来了,就拉老公和自己去见他一面吧,说明原委,不出书将来大家也是朋友。

    见到箭总活人的那一刻,新文有些呆住了。

    眼前的男人最起码比箭总微信头像老二十岁以上,甚至连微信头像上的那个人的影子也找不到:肥头小眼,一脸凶相,那块头、那从眼缝中射出来的绿莹莹的光……要不是自己的老公就站在身旁,新文差点落荒而逃。

    好在有老公礼节性地安排酒晏,和箭总一行人相谈甚欢。

    但在电视台做记者的老公说了好多诗人作家的名字和作品,箭总都一无所知,老公就笑呵呵地和他们哼唱起:“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对箭总要新文出书的事,老公只说了一句话:“她呀,心气傲得很,要出书就要找莫言这样的人写序,这能办到么?”说完“哈哈”一笑,继续喝酒。

    箭总毫不客气:“你只要能出钱,也能办到!”

    新文终于后悔起来:“真不该加入‘全球华文创作集团’,这箭总,可能有些离谱了吧?”

    想着想着,借敬箭总酒的机会,一口干掉了一大杯酒,颓然跌坐在老公身旁,似乎醉了。

    老公经常说:“电脑那端,可能是条狗。”看来,电脑那端,坐着的也不都是和自己有共同爱好的人。

  • 0
  • 0
  • 0
  • 1.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