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过年扫红包的时候扫到一个特殊的二维码,我卷入到了一场巨大的阴谋当中……

    过年扫红包的时候扫到一个特殊的二维码,我卷入到了一场巨大的阴谋当中……过年扫红包的时候扫到一个特殊的二维码,我卷入到了一场巨大的阴谋当中……

    你春节扫过红包、薅过羊毛吗?

    我相信,很多人都这么干过。

    今年春节,集五福、扫红包,各种APP我下了一堆,零零总总的薅了好几百。我有个专门的分享群,大家互相分享薅羊毛的心得。

    后来发小给我发了个二维码,说是每天扫一下,最低都有一百多元。

    作为一个资深的羊毛客,各种套路我见多了,我以为这羊毛跟从前一样,不是消费红包,就是境外消费红包,不然怎么会有那么高的金额?

    可那天我一扫,就出了个1322元真是把我都惊了,手机差点丢地上!这可是我这一年薅的最深的羊毛。

    但那红彤彤的红包上写的不是恭喜,而是一句话:你回来了。

    我以为是随机的词儿,也就没在意,顺手把二维码分享到了群里。但是那帮羊毛客跟我说那二维码什么都扫不到,就是一堆乱码,我也没在意。怕二维码过期,当时就绑卡提现。

    但是到了第二天,我又想起了那个二维码,我发小说了,每天都能扫,每次不低于100,哪怕别人说他过期了,那我扫一下也没什么是吧?

    这一次依旧让我扫出了红包。

    16543元!

    妈耶,我差点把手机给扔了,我数了两遍,一万多,这商家是疯了还是我疯了?

    但这二维码依旧只有我能扫,其他人扫不了。

    这让我暗爽不已。

    也不知道这个二维码能持续多久,但就这么一直扫下去,我还上个屁的班。

    这一次,红包上面也有字:我等你很久了。

    你回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这两句话联系到一起我头皮发麻,心想估计只是个巧合。

    对,就是巧合。

    第三天我依旧去扫了二维码。

    这一次比前两次更多,175894元。整整十七万!

    看到银行卡到账的信息我快兴奋的飞起来。

    红包上的话我只扫了一眼,也莫名其妙,更让我确信,之前那两句话能连在一起纯属巧合。

    明月落地可活。

    这话看起来就像是用机器随便打的,一点逻辑性都没有。

    然而那个二维码从第四天开始便扫不出任何东西了,无论怎么扫,都是一个新年快乐的图片,配着那句机器打出来的“明月落地可活”六个字,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心想,之前那两天估计是系统bug,商家总算发现了这个bug,但是已经给我发了这么多钱,所以,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干脆把这个二维码给关闭了。

    我叫叶枫,在镇子上的工厂里打工。

    这几日过年便回了村,我家住在牛家村,村子名虽然这样,但全村姓牛的,就只有一户。

    转眼间已到了大年初四,再过几天就要去上班,忽然没了大羊毛可薅,早上起床的时候,我的那张脸那叫一个生无可恋。

    我娘挺八卦的,饭桌上时便跟我说了个传闻:“村头那个牛结实的媳妇怀了个崽,足足18个月了还没生下来,都说怀了个哪吒,要做法呢。”

    “假的吧。”我闷头扒饭,开口说道。

    “当然是真的,牛结实快烦死了,还说,再生不下来就去做引产。”

    我只听说过六七个月做引产的,甚至胆子大点的8个月做引产,18个月怎么做引产?

    这生下来是个啥?

    “牛结实的媳妇连名字都取好了,说怀了个仙女,取个名字叫明月。”我娘就当说了个传闻,也没太在意。

    我扒着饭,却突然听见了明月二字,倏地抬头,瞪圆了眼睛问:“叫啥?”

    “明月。”

    明月落地可活。

    这几日,那六个字像是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随便一想,便觉得头皮发麻。原来明月说的不是天上挂的那个月亮,而是怀胎18个月没生下来的孩子。

    明月落地可活,如果明月没落地呢?那我不是要死了?

    但我转念一想,这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八成就是机器打出来的字,只是巧合罢了。

    可如果真是巧合,那么前面两个红包所联系起来的话,也都是巧合吗?

    别说这在我们村是个新闻,就在整个省都是个新闻。

    大中午的时候,一辆面包车进了村,那面包车上都是生面孔,一水儿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但每个人脸上都是凶神恶煞的。

    那面包车上左边写着“无痛人流,你我都轻松”,右边写着“不要998,不要888,只要298”。

    我心里咯噔一声,牛结实总算下定了决心,要把孩子打掉了,可这找来的医生,也不像是正规医院的。

    丢了碗,我便朝着牛家的方向火急火燎的赶了过去。

    我过去的时候,牛家里三层外三层围着都是人。牛结实就坐在自家门口的那棵大树下,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房间里一声比一声高的呼喊声令人头皮发麻。

    “别动我孩子,别动我孩子!”

    那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将牛结实媳妇滴溜起来,往面包车的方向拽了过去,一看就打算去医院做引产。可牛结实的媳妇瘦小,一个大大的肚子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危险,那医生护士毫不怜香惜玉,将牛结实的媳妇一把抓起来,便推搡在了地上。

    若正常人这么摔倒在地上都能出个好歹,更何况是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

    我大吼一声:“你们做什么?这是要杀人吗?”

    牛结实推搡我一把:“关你什么事?一边呆着去。”

    我气不打一处来:“那是你孩子。”

    牛结实脸红脖子粗的,一跺脚:“老子没这个孽种。”

    连家属都同意,那帮医生更是肆无忌惮。

    “牛结实,你若伤了我的孩子,我做鬼也不放过你。”牛结实的媳妇看上去瘦瘦小小的,竟能发出这样的吼声。

    牛结实转过头去,不敢看地上的媳妇,只冲着旁边的医生迅速的摆了摆手。

    那医生便迅速围了上去,把牛结实的媳妇拖上了车,可人刚刚上去,羊水便破了。

    顿时站在我旁边,那老婆子说道:“羊水破了,这是要生了。”

    一时间,医生们的动作都停了。

    村长一跺脚,提着旱烟袋子在牛结实的脑袋上就是一下:“你是不是傻?那是你的娃!”

    一语惊醒梦中人,或许是村长那一旱烟袋子,终于把牛结实给拍明白了,他连忙央求村里的老婆子给他媳妇接生。反倒是那帮医生,被人晾在了一旁。

    院子里面的男人都被赶了出去,一群大姑娘小媳妇围在牛结实媳妇的身旁,我心里面一块石头也落了地。不管最后一个红包上面的话是不是机器打的,但看着孩子能顺利生下来,我心里面也舒坦。

    但婴儿的个头过大,很快便出现了难产。

    牛结实从最初被旱烟袋子砸了一下之后的喜悦,到后来咬牙切齿,面色通红。

    再加上村里那帮爱嚼舌.头的,都说18个月生下来的是个怪胎。

    牛结实的脸也就从红润变得青紫,再由青紫变得火红,气呼呼的喘着气,站在门口那棵老槐树下绕着圈,就像是一个红了眼的牛。

    时间1分1秒的过去,一盆一盆的血水被端了出来,牛结实的媳妇叫声也越来越微弱。

    期间有些人已经离去,可我不见明月落地,心里就不踏实。

    可我一个大男人,也没办法冲进去帮忙。就在所有人都干着急的时候,突然一声婴啼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村长老泪纵横。

    可就在所有人都松口气,甚至很高兴的时候,牛结实霍然站起,他做了一个让我们都惊讶的举动。

    他直接冲进了产房,从接生婆子手上夺过了那个还没来得及剪了脐带的婴儿,连胎盘一起抓了出来。

    “妖孽,妖孽!”牛结实抓了那个婴儿,跌跌撞撞的走到了自家水井的边上,高声说道:“老子没你这个孽种!”

    扑通一声!

    孩子被他丢进了水里!

    我当时脑袋就嗡的一声,人都快站不住了,慌忙朝着牛结实跑去,一脚踹在他的腿窝子上,他被我踹倒在一旁,我伸头看了一眼,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我用手机当了电筒,却依旧什么都看不见,那孩子也像是消失了。

    虎毒都不食子呢,牛结实这个混账!

    我当即便绑了水井上面的绳子,又拿了一只村长递过来的手电筒,着急忙慌的便往水里跳,想着趁这时候把孩子捞上来,新生儿体重轻,说不定会漂在水上,不至于淹死。

    我娘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拉着我的手不让下,我水性还可以,安抚了我娘几句,便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

    下面一片漆黑,最让我惊讶的就是那孩子的身体真的没了,我下了井之后,便进入了冷水当中,冷得我直哆嗦。

    哪怕有电筒,我摸索了老半天,都没摸到孩子的身体,我心里面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

    然而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摸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那肯定就是孩子的身体了,只是这孩子的头发挺长,宛若水草一般的缠.绕在了我的手腕上。

    我心里狐疑,刚出生的孩子头发怎么这么长,想着这孩子,毕竟在娘胎里面呆了18个月,肯定有些不同的。

    我着急忙慌的把那孩子的身体往外带,然而刚出水面,我用电筒照了上去,可我手上哪里是什么孩子的身体,那分明是一个头发很长,满目疮痍,一脸苍白,且七窍流血的女人尸体……

    我当即吓得大叫一声,松开那女人。可女人的头发缠.绕在我手腕上,我便不停的挣扎着。

    由于我的动静,上面的人还以为我找到了尸体,便拉着绑在我身上的那根绳子往上拖。在挣扎中,那女人的头发也终于不再缠.绕着我的胳膊,不多时,我便被村民们拉了上去。

    村长急得直跳脚:“孩子呢?”

    我哆嗦了老半天,一闭眼睛就是那女人惨白的脸,拼命摇头,咳嗽一声:“没看见,好像没了。”

    村长气的用旱烟袋子在牛结实的脑袋上敲了数十下:“你这是杀人啊!”

    原先那些神色凶悍的医生和护士,早就跑了个干净。牛结实耷拉个脑袋,捂着脸在地上打滚,不少村民们冲了上来,围在牛结实的身旁,你一拳我一脚。

    牛结实被打的疼,大声吼道:“这不能怪我呀,你们都说他是个妖孽,他就是个妖孽,你们为一个妖孽出什么头?”

    牛结实的媳妇在两个婆子的搀扶下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差点晕死过去,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气势汹汹的冲来。

    村民们也不敢在旁边呆着,一个个跑了个干净,牛结实的媳妇一刀剁在牛结实的脖子上:“你还我的明月,你还我明月!”

    牛结实的鲜血溅起来半米多高,我就在一旁,温热的血溅在了我的脸上,吓得我浑身哆嗦。

    牛结实翻着白眼,登时就没了气。

    他媳妇满身浴血,横刀立马的站在那里,面无表情,木讷的眼神里没有任何光泽。半晌过后,忽然开始冷笑,是那种很平静的笑,平静里面又带着绝望。

    牛结实的媳妇瞪圆了眼睛看着每一个人:“是你们害死了他,牛家绝后了,你们所有人都要死,明月落地可活,不落地,所有人都得死!”

    他媳妇说完这话,突然用那把菜刀抹了脖子。

    我呆愣在原地。

    不是因为牛结实的媳妇死在我面前有多震撼,而是他媳妇最后那句话。

    明月落地可活。

    这不是巧合,不是巧合。

    我浑身颤.抖,咬着嘴唇,半晌都说不出来话。我娘手忙脚乱的把我带了回去,目睹了这一场牛家人的闹剧,村里的人都惊呆了。

    村长报了案,牛家一家三口全死了。

    自此牛家村再也没有牛家人。

    我洗了三遍澡,喝了许多姜汤,都觉得浑身发凉。我总是想起在水井里面遇见的那个女人,那般冰凉柔.软的触感,以及头发缠.绕在手上半晌都没有办法挣脱的感觉。

    牛结实的葬礼如期举行。

    这是村里自发的一场葬礼,村长怕夜长梦多,牛结实的孩子到现在都没找到尸体,据说警察来了之后找了大约整整一天,最后实在没了办法,用孩子刚生下来擦过身子的那块布,当作了衣冠冢,村里决定第二天便一同下葬。

    当天夜里,我被村长拉去守灵,跟我一起的还有连同我发小王春山的六个年轻人。

    村长说我是属虎的,符合镇子上请的那个阴阳先生的要求,必须得过去守灵。

    我推脱不成,想着晚上,反正还有王春山作伴,薅一晚上羊毛也不觉得累,毕竟这是我最爱干的事情。

    为了壮胆,我提了一瓶酒过去,同王春山侃大山,后来提到了他给我分享的二维码,便借着酒劲,把之前发生的事情都说了。

    王春山一脸迷茫:“我哪给你发过什么二维码?真要有那么好的事情,我为啥不自己留着,非得分享给你,我欠啊?”

    我翻出微信的聊天记录给他看证据,可我却发现,他给我发的图片还有聊天消息什么的都不见了。

    全文在公众号:好运小说   书号:10190

  • 0
  • 0
  • 0
  • 50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