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一条命=82万吗?

    一条命=82万吗?一条命=82万吗?

    1

    一大早,我还懒懒在床上。

    母亲在外面不知和谁说着话。

    “走了?赶紧去找找啊!”母亲支招给她。

    “死了!从工地楼上摔下来了!”

    “啊,我还以为两口子吵架,生气走了呢!她那么年轻!孩子还没成人!”

    “不就说嘛,孩子咋办?只能先瞒着,不让他们知道。我这年纪大了,也帮不了他们。”

    “这个事儿你别和人家说啊!”来人叹着气,然后出去了。

    起床后,我问母亲了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来人是 后院里的大奶奶,也算是我的近亲。她的儿媳妇今年38岁,在附近建筑工地打工,不知怎么回事,竟从14楼掉落下来。

     2

    早饭后,我在大门口晒太阳,大奶奶气昂昂地走过来,一路带风,衣袂飘飘。

    她应该有70岁了,却还是旧时模样:她就是那种人,她年轻时你不觉得她年轻,老时你也不觉得她有多老。依然是不合体的肥大且皱巴巴的破旧衣衫,个子不高,两手插在口袋里,走起路来速度极快。

        看到我,她停下来又是一番抱怨:“就这样死了,把两孩子留个我,我能咋办?”

    的确如此,她话里话外没有痛惜,只有抱怨。

    “都不容易啊,她一定也不想死!”   我劝她。觉得她话里有话:你去死好了,别为难我啊。这让同样身为儿媳和母亲的我,感觉很不爽!

    “你很多年没在家,都不知道她平时多差劲。过年过节都不理我!”她血红的眼睛直直地瞪着我,愤愤不平。嘴巴开开合合,絮絮叨叨地诉说着儿媳妇如何不孝敬她。

    清官难断家务事。无论怎样,自家的儿媳妇,命都没了,不该再计较过往的恩怨。

    我只是听着,没说话。她大概觉得无趣,转身进了另一个胡同里。

    我怀疑她告诉了村里能见到的人,因为一上午村子里都传遍了:许艳从楼上摔死了。这个下午村中大路上,三两成群,都在议论此事。

    傍晚时分,父亲回来,带来更多详细消息。我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前一天晚些时分,工地上已经有人下班了。她在14楼搅拌最后一车水泥浆。不知怎么,脚下一滑,人朝后退了两步,跌入电梯井中,电梯刚巧去了16楼,留下巨大的深深的黑洞。尽管被东西挡了一下,人还是重重落在一楼。

    救护车来时,人还能说话,自诉浑身疼死了。然而,到了医院就失去意识,B超显示,内脏都摔坏,已经不可治。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以惨烈的方式,她含恨离开了她眷恋的一切。

    放心不下啊! 作为女儿,她还有年老的父母要赡养;作为妈妈,她还有一双儿女没有抚养长大。

    她的丈夫心疼她的早逝,也抱怨她太贪财:”明明让她别去工地干活了,家里收拾好,照顾好孩子就行了。偏不听!”

    这两个月里,夫妻俩挣了四万多。在农村的确诱惑很大。但人们不知道的是,她想尽快还清借款。家里盖起三层小洋楼,看上去金碧辉煌的。其实,还有借款没还清,加之,到北京给孩子看病花去很多积蓄。

    老迈的母亲伤心不已:女儿这一辈子,没有机会享过福。在娘家穷,婆家更穷,拼了命,干到死。

    “这个事工地得负责,安全工作没做到!”父亲断言。“不赔偿说不过去!”

    第二天,马路上热热闹闹人群传了很多消息:

    “赔偿了82万!”有人爆料。

    “啧啧!还真不少钱!”有人羡慕。

    “她娘家人要抢钱!”

    ——–

    “分 82万,这下得热闹啦!” 有人兴高采烈地说。

    “听说,她家姐姐看到钱来了,上去就抓,该给她家人吗?”

    当然不能给啊,关她娘家人啥事?

           “就是啊,太不像话了!”

    我听着他们的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实在不敢苟同。转身回家时,家门口也站着另一群人。父亲母亲,还有大奶奶和四太太在议论关于82万的分配。

    这个钱应该给他老公,来养两个孩子。这是他们一致的观点。

    真是一群法盲啊!

    给他老公?谁能保证他把这笔钱花在孩子身上?万一,他拿去赌了嫖了怎么办?他还年轻,难免会再结婚,这钱如果落入别的女人手中,岂不是对逝者的最大侮辱?

    谁来监督这笔钱的使用?

    我忍不住插嘴:“根据继承法,许艳的父母和孩子是第一顺序继承人,所以,当然有她父母的,叫赡养费!抚恤金是按照血缘关系分配的!她老公没有权利支配这笔钱!最好交给第三方监督,专款专用!”

    他们全都吃惊瞪着我,好像刚刚发现一个叛徒。

    “许艳这个人是怎么来的?是她父母生养的,所以才有了这么个人吧?”我解释到。

    “你不懂乡里的规矩,不要乱说话!就知道法律上说,法律上说!回屋里去吧!”父亲瞪着我,相当恼火地说。

    我回到院子里,脸上带着笑意:“爸,我其实就是想告诉你:万一我出了意外,我的财产里,有你的一份,没错!”

    世上 最爱你的那一个人,永远是生你养你的父母。无论是关爱,还是批评,我都欣然接受:父母尚在,就是人间最大的幸福!

    爱情会淡,婚姻会变,亲情却永远都在那里。失去孩子,父母的痛不会随时光消减,爱情和婚姻关系里的那个人,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去年,一个男人为妻子车祸痛不欲生。今年却见他乐滋滋迎娶新人。

    善待父母吧,他们的爱最真,真纯!

     4 

    纷纷扬扬的传言,究竟有怎样的真相,我没有去打听。之后几天,我偶尔遇见她的儿子和女儿,从我家门前过时,眼睛里没有太多悲伤。孩子还小,从母亲离开,他们还没有独处,还没有体验到母亲的去世意味着什么。

    他们的悲伤应该在这些时候:

    放学后,再没有温热的饭菜摆在眼前,只有沉默的冷水冷灶;

    晚上,再没有明亮的灯火为他们点亮,只有风从门口穿堂而过;

    冬天来时,没有人为他们准备好柔软干净的棉衣;

    生病时,再也没有温暖的手,抚摸你的滚烫的额头;

    孤独时,你想念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眼前——    最爱你的那个人,真的不再回来!

    “宁要讨饭的娘,不要做官的爹!”乡间俗语如是说。大意是:权利算不得什么;钱也没那么重要;最值得珍视的是感情,是爱!

    82万,一堆没有温度的纸币,能等同于一条鲜活的生命吗?

  • 0
  • 0
  • 0
  • 75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