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WordPress后台-外观-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

  • 查看作者
  • 社会人

    昨天是三姨家表弟生日。

    貌似是20岁生日?

    安排了四五桌人一起吃饭,家里人加厂里人加表弟同学,一共五桌人,不收礼,就是聚聚。

    赶逢家庭重大活动时,那我肯定都得参加的,毕竟代表的是一份子。

    好在白天时发小们都各奔东西了,这样晚上的空档我就能留下来了。

    晚饭时,喝酒的一桌,不喝酒的一桌,小孩子一桌,同学两桌。

    这时的喝酒是指好好喝一下的意思,所以我就和厂里坐一桌了,聚一下也不容易,也该好好喝一下。

    一桌敬完,刚好两杯,好在正好,没喝多。

    这时呢,表弟带着一帮子同学过来了,至少有七八个。

    我回过头一看,把我吓一跳,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玩了吗?

    敬完一杯后又呼啦啦回去了。

    作为他哥呢,那我也得表示一下,得过去回敬下。

    过去又喝了好长一会,这时换啤酒了,一聊才知道貌似都是00后,有几个是表弟的小学同学,之前听他提起过几次。

    为此,我特意把他们几个拉了过来,单独一起喝了一杯,并且说了句:你们认识有十几年的时间了,这份感情一定得珍惜。

    他们几个异口同声的说了句:必须的。随即一饮而尽。

    开始吃蛋糕,吃完蛋糕,上半场应该结束了,家里人和厂里人都回去了,我知道他们还有下半场,随后诈了他们一下:走,下半场去。

    好嘞,去温莎,包厢已经订好了。

    这么一说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常客。

    本身我是不准备去的,但考虑到他们酒喝的都比较多了,不放心,还是跟着去吧,万一出了事情就麻烦了。

    分几辆车打过去,足足有十几二十口子。

    我先把包厢费付了,算作表弟的生日礼物了,他们一拥而上,唱歌的唱歌、掷骰子的掷骰子、抽烟的抽烟,玩的不亦乐乎。

    温莎,这次是我第二次过来。

    第一次过来也是跟一个将近00后的小伙子过来的。

    由此都让我产生了一种幻觉,就是南京的小年轻们难不成都只来温莎嘛,其他家不认?

    好在都没要喝酒了,我也不敢让他们喝酒了,我给他们拿了一些矿泉水,在边喝矿泉水边摇骰子,也是有意思。

    我和表弟一起唱了几首歌,我的好兄弟、从开始到现在……

    他知道我喜欢张信哲的歌,所以特意点了几首张信哲的歌。

    包厢费是两千块钱,我是怎么理解这个两千块钱的呢?

    就这么几首歌就值了。

    兄弟之间的感情也是得培养的。

    平时没有什么机会和表弟培养感情,尤其是现在他也大了,都成年了,整天不沾家,更别说和我们培养感情了,没什么感情他就很难能听得进去你说的话,所以他现在基本上听不进去家人的话,那么我只有先融入他的生活里去。

    去年我很认真的和他聊过一次,但发现没用,第二天就忘了,后来也就没再聊了。

    如果继续这样任由他下去呢?

    也很危险。

    在场的很多表弟的同学朋友应该仅仅都是玩玩而已,真正能玩到最后的很少,真正能用心玩的更少,圈子变野了,套路就多了,钱没了不要紧,关键是很可能身体也没了,抽烟酗酒就不用说了,很可能还会沾上毒,而且可能性还很大,我国目前的吸毒人群占比还是很高的。

    所以经历过这次呢,我还是蛮意外的,没想到表弟现在玩的都这么野了,本应该在读书的年纪却玩成了社会人。

    浪费了大好年华。

    所以一个学生只会有两个极端,一个是学习成绩特别好的,一个是学习成绩特别差的。

    这种极端随着年龄的增长,差别会表现的越大。

    优势是,当下玩的很开心、很快乐。

    (完)

  • 0
  • 0
  • 0
  • 28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